ZKIZ Archives


乘用车业务换SGMW10%股权:通用增持柳州前哨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0-27/wNMDAwMDIwMzAwNA.html

如果说上海是通用的战略后方,上汽通用五菱(SGMW)所在的柳州,则是通用上汽联盟直指整个亚太市场的前哨。2009年通用确定联合上汽,以SGMW为平台进军印度以来,通用强化SGMW话语权的行动一刻没有停止。

日前,纷纷扰扰的通用与五菱的股权之争终于尘埃落定。记者从接近通用高层人士处了解到,几个礼拜前,通用和五菱已就五菱出让上汽通用五菱10%股权之事达成了一致,一旦该协议得到有关部门批署,SGMW的股东上汽、通用和五菱将分别持有SGMW股份51%、44%和5%。

而作为让出股份的回报,通用承诺将扩大在柳州的乘用车业务。目前三方股东已协商一致,计划在柳州再建一个规模庞大的乘用车基地。

在 SGMW最新公布的信息中,此前公布的SGMW乘用车品牌宝骏的首款车已确定于11月18日下线,并已定名宝骏630。而记者了解到,继宝骏630之 后,SGMW乘用车的整体规划已经出炉,近几年内,SGMW将在宝骏旗下每年推出一款产品,并还将开发SUV、MPV等其他乘用车型。

而这些车型将与通用在华的另一个合资企业上海通用享有同样的待遇——即原形来源于通用汽车的成熟技术,采取联合开发方式进行产品研发,其研发、制造、配套和服务体系的建设完全按照通用汽车的全球制造体系和标准进行。

SGMW续演三岔口

今 年8月,上汽通用五菱在桂林举行宝骏渠道招商大会。在给经销商的“招商说明书”中,SGMW这样写道:到2015年,SGMW乘用车要成为国内自主品牌的 领先者。而根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国内主要自主品牌企业奇瑞、吉利和比亚迪的目标分别为300万辆、200万辆和300万辆,这意味着SGMW这 个微车冠军对乘用车业务的期望值也非常高。

“柳州开发区已专门为SGMW的乘用车拨了地,建一个庞大的新工厂。”知情人士透露。事实上,随 着通用股份的增加,以及由此带来的更多的车型和先进的技术,SGMW已调整了经销商的招募计划。两年前,SGMW计划推出乘用车,先鼓励原微车的经销商建 立SPARK城市展厅,由于SPARK本身产量有限,SPARK城市展厅大都是亏本的买卖,所以当时厂家和经销商达成了不成文的协议,未来SPARK的展 厅中同时能销售SGMW其它乘用车。

按照当时的计划,SGMW并不知道乘用车会走到多远,而当时的GP50(现已更名为宝骏630)更多只是象征了广西自治区政府的“面子工程”。

不 过显然,目前整个乘用车计划都发生了改变。SGMW此次公开招募经销商,并且要求取得SPARK代理权的经销商仍需重新申请,提高代理门槛。记者从 SGMW一位代理商处了解到,SGMW首批计划建一百多家宝骏4S店,前来申请的经销商已经超过400家。除了SGMW原SPARK的经销商外,还有一大 部分来自于新的进入者。

事实上,金融海啸使通用更加倚重中国的合作伙伴。去年12月通用和上汽签署了在香港成立50:50股比的合资公司,共同进军亚太市场的协议。

知情人士透露,正是从那时起SGMW确立了商用车、乘用车和海外基地三大业务板块齐头并进的“三条腿”走路的战略。SGMW微车已经做到全球第一,海外战略和乘用车战略,被视为百万规模级SGMW微车的突破口。

通用老平台的消化炉

按照通用在中国两个合资公司错位竞争的原则,通用并不希望SGMW介入到乘用车领域,以至于在SPARK的归属上,通用内部一直有争议。

但是新SPARK花落上海通用,老SPARK改名,已表明通用在华的策略已经发生了变化,将老一点平台的产品给SGMW发展性价比更高的自主品牌,同时这些产品还能帮助通用去抢占更多新兴国家的市场;而将全球最新的产品拿到上海通用做合资品牌。

既满足了柳州当地政府发展轿车的期望,又避免了雪佛兰品牌分流到SGMW。通用打的就是这个如意算盘。

此 外通用还希望借助SGMW乘用车品牌,去进入更多的新兴市场。通用虽然看重新兴市场的潜力,但通用全球是没有合适的车能去抢占包括印度在内的新兴市场的, 虽然上海通用有些低端产品也能实现对这些国家的出口,但从成本上看,合资企业的产品并不具有竞争力,而目前国内自主品牌企业走上国际还面临很多障碍。

事 实上,在去年年底上汽和通用的协议显示,未来亚洲市场的主力产品,主要将从SGMW输出。记者了解到,目前SGMW的五菱宏光,已经被确认为首款进入印度 的产品。“借助成本低廉的体系,打造的质量稳定的产品,在新兴市场是很有竞争力的,”PAC公司副总裁周方裕认为,在不干扰原先市场的前提下,开拓更多的 市场,通用的做法很实际。

JD.POWER亚太区汽车市场研究总监曾志凌表示:“实际上SGMW正是承接了通用在中国老产品延续的问题,通用将全球相对老平台的产品拿到SGMW,做合资企业的自主品牌。”

一方面满足了当地政府造自主乘用车的希望,一方面又能延续老平台的生命力,同时避免了老平台生产自己合资企业品牌车型对这些合资品牌的影响,这也是合资企业做自主品牌普遍采用的方式。

上汽五菱共赢法则

曾志凌所言并没有贬低宝骏的意思,相反,他认为这样做恰恰也是迎合了SGMW应有的定位。而SGMW将宝骏品牌定位为可靠的伙伴,性价比优越的乘用车,宝骏630定价确定在10万元之内。

周 方裕也认为,宝骏要取得市场成功,必须要找到一个切合实际的切入点。上汽的荣威虽然是自主品牌,但有别于其他纯粹的自主品牌,其中高端的定位不可能与奇 瑞、吉利、江淮等自主品牌在一个级别上竞争,而如果荣威也做低端车,显然也不符合上汽费尽心机将其打造成一个中高端品牌的初衷,而宝骏品牌恰巧弥补了上汽 在中低端自主品牌领域的空白,此外,在通用和上汽齐心打造下,其质量稳定性也有优势,很可能成为上汽抢占中低端市场的有力武器。

五菱曾高调 否认要售股给通用的信息,称五菱无出让股权计划,股权结构不变。虽然,此事一出让外界以为通用与五菱之间矛盾升级,其间,甚至有人将五菱出售股份给通用看 为“历史的倒退”,甚至称五菱要“贱卖股份”。不过记者了解到,这不过是SGMW两个股东商合谋释放的烟幕弹。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更加看 重的是当地的经济发展,税收和就业压力。”周方裕认为。一个大型整车生产基地的建成,不仅能解决以上这些问题,而且还能筑巢引凤,引来更多的零部件等配套 企业的入驻,就这点而言,现阶段汽车企业一直都是各地政府争相引进的对象。目前,位于柳州的乘用车配套工业园已经吸纳众多国内外知名的供应商,为宝骏汽车 提供零部件配套。此外,其产能提升工程也在逐步推进。

“宝骏是自主品牌,品牌和知识产权属于合资企业,如果这个产品未来输出到海外,即便通用根据需要采用通用的品牌,也需要向合资企业交纳知识产权费,当然,这部分知识产权收益占股5%的小股份也能按比例分享。”钟师说,对于地方政府而言,虽然股份小了,但收益将更多。


用車 業務 SGMW 10% 股權 通用 增持 柳州 前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858

柳州鋼鐵集團:行業危機並非企業危機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14/xNNDE3XzQ1NDAxNw.html

2012年,新世紀的第二個龍年,中國鋼鐵產業依然陰云壓頂。

一季度,上市鋼鐵企業幾乎全面報虧,首鋼股份虧逾1.4億元,華菱鋼鐵虧逾6.9億元,鞍鋼股份虧18.9億元……

6月11日,作為鋼鐵行業風向標的寶鋼股份終於撐不住了,今年首次下調碳鋼產品價格100-300元/噸。

困 難重重之下,柳州鋼鐵1-4月份實現利潤5000萬元,已經算是鋼鐵陣營難得的一份優異成績。「鋼鐵行業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危急的時刻,而且未來二三年都難 以根本解決,」5月3日,柳州鋼鐵集團董事長、黨委書記梁景理在勞動節假期的最後一天依然在加班,直到晚上8點才得以抽空接受記者的採訪,他說,「柳鋼同 樣面臨前所未有的困難,對今年的困難,去年就已有所預料,通過一系列的調整措施,我們有信心聽過鋼鐵業最艱難的時刻。」

行業危機,並非每個企業都糟糕

「從 2008年金融危機以後,中國鋼鐵行業就沒有好過,現在,鋼鐵行業在39個行業中已經淪為倒數第一,」梁景理說,今年1—4月份市場上幾乎是全部虧損,而 且虧損額很大,特別是一些大型鋼廠,如鞍鋼、首鋼等,都是如此。柳鋼儘管沒有虧,但盈利狀況不太好,只有5000多萬元利潤。

「實際上這 種困難形勢,我們在去年年底的時候就已經判斷到了,我們採取了幾個措施,採購應該怎麼做、管理應該怎麼加強、措施怎麼才能到位?」梁景理表示,「首先就是 採購方面,我們在去年12月判斷當時的鐵礦石價格已是比較低了,避開了去年9—11月鐵礦石價格比較高的時段,在去年12月到今年2月我們購進300萬 噸,到3月鐵礦石價格又漲起來了,我們成功避開鐵礦石的價格高峰。」

其次就是大力優化產品結構,梁景理表示,現在柳鋼的軋鋼能力大於煉鋼 能力,軋材生產能力1400多萬噸,煉鋼能力只有1100多萬噸,柳鋼的措施就是什麼賺錢就軋什麼,哪怕放空一部分產能問題也不大,比如前段時間,錳鋼線 材賺錢就加大生產力度,熱軋就稍微停下來一些,這種優化平衡結構的調整使得柳鋼至少是比別的鋼廠有一個靈活調整的餘地。

第三就是全面推進 優質增效工作,把職工的積極性調動起來,要求每一個職工把事情都做到最好。梁經理說,公司去年給每一個職工發了一本書《把事情做到最好》,要求我們的職工 一定要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把技術指標、降低成本等各方面都做好,「3月份我們到主要生產廠全部都進行了檢查,哪個廠哪個車間做得不好我們當場就行進點評, 我們發現什麼問題就說什麼問題,我們絕對不會包庇,哪個單位發現問題了我們就公開地點出來,這樣的話讓大家知道,認清當前的形勢是嚴峻的,把我們的事情做 好,才能夠挺過當前的難關。成本控制的效果在3、4月份就體現出來了,我們1、2月份利潤只有幾百萬,但是3月份就有幾千萬,4月份利潤超過5000萬 元,使得我們儘管在目前很艱難的情況下不至於虧損。預計在五六月份鋼材價格還要往下跌,我們相信依靠全體職工共同努力,依靠策略措施到位,一定能夠挺過 去」。

「當前的這種行業危機狀況,預計在未來的兩三年內都比較難根本解決。但是我想,鋼鐵行業是比較難,但不是每一個鋼鐵企業都那麼糟糕,只要把每個工作做好了,一樣可以有經濟效益,把當前的危機能夠化解並度過去。」梁景理說。

去年被銀行「吞掉」數億元利潤

「去 年,我們沒有估計到銀行的貼現率突然間變化這麼大,很多效益都轉給了銀行,以前貼現利率是2‰,去年最高時達到20‰,增長了十倍,」梁景理感嘆,「這個 非常厲害了,一個月20‰,年化貼現利率就是24,我們幾乎是被動地把利潤部分給了銀行,一年下來多交了七八億,這是我們做得最不好的,所以今年我們要把 降低財務成本作為重要工作,本來這七八億完全可以成為純利潤。」

梁景理認為,今年的壓力主要是來自鋼材的價格太低了,價格太低的原因是供 大於求太嚴重,中國現在事實上需要鋼材消費6.3億-6.8億噸,但產能達到9億噸,產能過剩近30%,又由於鐵礦石、煤拚命漲價,兩頭一夾擊,就造成了 鋼鐵行業現在這種困境,「現在周邊鋼廠都非常不好,珠鋼已經破產,廣鋼虧損也非常嚴重,韶鋼也是效益不好,湘鋼沅鋼也是虧損的,貴州的水鋼效益也不好,我 們至少沒有虧,本來我們的利潤可以更多一點,但是我們不想減少職工的收入,在這樣的情況下我們還是保證職工的收入,我們覺得只要柳鋼不虧,職工付出了,我 們還是要給點報酬,我們要體諒他們把工作做好,所以他們會凝聚力更好,會盡力把自己的事情做得更好」。

「未來二三年依然困難,並不意味著 會一直困難,未來二三十年依然是鋼鐵行業最大的機會。」梁景理說,美國發展了100年,用了60億噸鋼材,中國如果要達到目前美國這種程度,要用300億 噸鋼,但是我們現在只生產了40億噸,未來還是有很多機會。隨著全世界鐵礦石開採量不斷加大,今後鐵礦石價格不會長期高企,鋼鐵行業本身在降低成本方面再 做一些工作,鋼鐵行業不會走勢一直這麼差,兩三年後我們肯定會渡過這個難關,關鍵是品種結構怎麼調整,內部管理怎麼到位。

鋼鐵業最大癥結是產能控不住

4 月28日,國務院已經批覆了防城港千萬噸級沿海鋼鐵基地,5月28日舉行了全面開工儀式。對於在鋼鐵產能過剩的狀況下,梁景理董事長認為,這個廣西一號工 程對於廣西有著特別的意義,為了這個項目,武鋼和廣西壓縮了1060萬噸產能,總體產能實際上並未增加。對柳鋼也不會有多大的衝擊,防城港項目主要是高端 產品,柳鋼主要是中端產品,各有各的優勢。

中國鋼鐵產能過剩主要集中在北方,包括河北、山東、江蘇,特別是河北,已經統計到的產能就超過一億多噸,還有很多沒有統計到的。

「現 在中國鋼鐵行業最大的癥結,我覺得是對產能控制不住,比如說,明明知道鋼鐵產能過大,但對民營鋼廠的無序發展各級政府採取非常寬容的態度,環保搞了這麼 久,節能也達不到,這跟地方利益有很大關係,各個地方都認為只有做大,才能夠賺錢,實際上最終的結果是自相殘殺,」梁景理說,所以這種無序競爭帶來的供大 於求是中國鋼鐵行業最大的癥結,「當然我們的鐵礦石受制於人等這些也是,但是我覺得最大的問題還是產能控制不住,如何通過環保、通過節能的措施來限制這些 可能還有待於進一步的探討。」

「我想未來市場肯定是一個優勝劣汰的結果,所以我們把品種質量搞好了,把成本降下來了,最終市場肯定會認可好的企業,當前是最困難的時候,也是最重要的時候,只要能夠挺過去,未來我們還是挺有信心的。」梁景理說。

拓展非鋼業務

去年底柳鋼集團第八次黨代會上,梁景理董事長提出了柳鋼未來五年的發展規劃,核心是「產值1000億、職工收入翻番、實現綠色柳鋼、精神文明建設一定要跟物質文明建設共同發展」四大目標。

「從 目前情況看,實現第一個目標有難度,現在鋼材價格在下降,明年按1200萬噸的銷量,產值700億元左右,還有300個億就要靠非鋼,」梁景理說,柳鋼現 在確定了六大板塊,一是鋼鐵主業;二是金融證券,正在謀劃成立一家小額貸款公司,現在已經選了一個殼,注入閒餘資金,向柳鋼的客戶進行融資,此外在證券上 計劃和券商一起運作;三是做國際貿易,最近在香港成立了一個國際貿易公司;四是鋼材深加工,現在柳鋼都是初級產品出去,而整個柳州市的汽車工業需要很多的 零固件,我們做好以後直接供給他們,鍍鋅產品做到位後也可以直接供給用戶,還有鋼筋網都是屬於鋼材深加工的範疇;五是循環經濟,柳鋼有很多廢渣、廢氣,廢 水,廢氣拿來發電,現在柳鋼自發電率達到了70%;六是物流,柳鋼有5000多萬噸的物流量,我們可以自己解決一部分物流服務,以良好的服務質量來贏得更 多的客戶。

「但對於下游的投資我們不會做,我們會把配送、深加工做好,但是我們不會對它投資,這一點我們是非常明確的。」梁景理說,這方面有非常深刻的教訓,如中鋼公司。

「搞 好一個企業最關鍵的是什麼?是人。但是人最終要靠什麼支持?真的要靠背後的企業文化,企業文化做好了,人才就能夠聚集過來。」梁景理董事長說,從今年1— 4月情況看,鋼鐵主業只賺了幾千萬,但非鋼業務賺了2個多億,非鋼業務銷售收入只有鋼鐵主業的百分之十幾,但是利潤率高,我們在房地產、廢渣處理、水泥、 攪拌站還有發電等,盈利空間都很大。而且這一塊是增加職工福利的一個渠道,是職工出資自己建設,屬於集體資產,屬於職工持股會。

「職工收 入翻番沒有什麼好講的,職工付出了,不管有再大的難度,只要能夠有效益,我們一定要把職工的收入提高上去。」梁景理表示,此外,精神文明建設要和物質建設 同步。這麼多年來,柳鋼就靠著這支隊伍。這支職工隊伍真的可以說是非常好,公司在很困難的時候都是靠職工打拚出來的。

最感謝職工支持

自1972年進入柳鋼,今年58歲的梁景理在這裡真正奮鬥了40年,在11年前就已經從一個普通技術員成長為柳鋼總經理,如今又成為柳鋼新一任掌門人。

談 起這麼多年來在柳鋼印象最深的事,「還是職工對公司領導的理解和支持,每當柳鋼遇到最大困難的時候,是職工給我們支持,完成千萬噸目標也好,搞各種技改也 好,職工給予了我們非常大的支持,柳鋼的職工包括中層幹部,這批人事實上是柳鋼最大的財富,如果沒有柳鋼職工對我、對公司領導的支持,柳鋼是做不下去的, 我真的非常感謝職工和中層幹部對我的理解,特別是在我最困難的時候他們給予了我很大的支持。

梁董事長回憶說,2007年國慶節那一天由於 意外停電導致市政供水停了,斷水後有些漏水進去燒穿了,蒸汽膨脹導致爆炸,把高爐炸開了一個100多平米的大口子,1000多噸鐵礦石、焦炭全噴出來,好 在沒有傷到人。「在各級負責人和技術人員共五六十人參加的緊急會議上,我提議修復使用,但與會所有人都說要拆了重建,都不同意修,不同意的原因是怕發生安 全事故,怕生產時高爐會塌,其實也是為了保護我,不希望我冒這麼大的風險。」梁景理說。

「但是我是工人出身的,對整個機械方面很熟,知道 不至於到那一步,在把修復和重建兩個方案的利弊仔細權衡之後,認為先修復使用、適當時機再拆除重建比馬上重建,經濟效益要多出10億元以上。因為當時的鋼 材價格非常好,每噸接近6000元,30天完成維修可以馬上投入生產,而重建要等7個月,企業經濟損失太大了。」梁景理說,「所以只有我一個人要修,以總 經理的名義來下強命令,希望大家理解,如果出什麼事情我個人承擔,犯錯誤我來承擔,如果要坐牢我去坐牢,講到這個程度,最後大家全部表決,修!而且出什麼 事一起背,所以,雖然是我一個人堅持,但是大家都轉過來了,跟著一起把這個事情做好,最後28天就全部搞好,而且那一年真的是多得了幾十億的效益,直到後 來適當時機才把這個高爐停下來重建。」

「我講這個例子就是說,在這麼極端的情況下,大家還是能夠理解支持,職工幹部在我最困難的時候給了我很大的支持。當然最後證明,我的決定是正確的,我如果不承擔責任,如果馬上就重建,企業損失就很大,但我確實對柳鋼感情太深了,我寧肯拿我的責任來抵,我都不願搞出損失。」

「還 有件事,就是為了發展柳鋼需要新上一個項目,但土地有一部分是農用土地,在土地沒有變性的時候,我就開始搞這個項目,後來被查出來給了個處分,但很多中層 幹部願意去頂替我來盡責,我說你們千萬不要做這種傻事,處分就處分嘛。他們覺得我受委屈,我說只要柳鋼發展了,我受什麼委屈那有什麼關係,這個是為了柳鋼 做好事,要處分我那我沒辦法,我就承擔這個責任吧,從這個事情我就感覺我們職工對於我還是非常理解的,也是很支持的。儘管我被處分了,但一年後就取消了。 受了這個處分後,最冤枉的是沒多久土地變性就搞完了,晚一點的話實際上就沒事了,但我不想因為等那些程序上的事情耽擱工程進度。

所以,我 感覺職工的理解和支持對我的印象最深,如果沒有這一批柳鋼人在這裡,確實是走不下去的,所以我沒有什麼理由去偷懶,也沒有什麼理由去推卸責任,我該幹嗎就 去幹嗎,包括在2006、2007年我們頂著壓力搞技改,產量上到1000多萬噸啊,這個壓力實在是太大了,萬一搞砸了,後果難以預料。所以這些年來職工 的理解和支持對我來說真的是很大的鼓勵。

為職工漲工資被「三扣年薪」

鋼鐵工人出身的梁景理,尤為關注普通職工的收入,提高職工收入是他施政的核心目標之一。據柳鋼知情人士透露,為了給普通職工多發工資,身為總經理的梁景理,自己曾經三次被扣年薪。這事除了少數高管,柳鋼絕大多數普通職工至今也不知道。

「企 業有了效益,就要讓職工的生活水平逐步提高,這有什麼不對嘛,但是那時候國資委那邊老是卡我們的工資總額,老是不夠發,我有時候就迫於無奈就發了,」記者 當面向梁景理董事長求證此事時,他不由笑著說,「因為我們工資總額超出限額,三次被扣年薪,這也沒辦法,寧願犧牲我個人,讓職工確確實實得到實惠。」

說到這裡,梁景理自豪地說,柳鋼的職工收入在行業內高居前列,2011年人均7萬多,在整個廣西也是很高了,在鋼鐵行業大概能排到第二第三,僅次於排第一的寶鋼(人均18萬),這是很不容易的,因為柳鋼的規模比寶鋼小得多。

「我 們的中層幹部的收入比我的還要高,我受國資委管的,他們不受國資委管嘛,他們只要把任務完成了,他們是企業的寶貝。」梁景理透露,全國上千萬噸以上的國有 企業,柳鋼的人是最少的,職工人數最少的,柳鋼60萬噸產量的時候只有23600人,現在1000多萬噸產量,增長了20倍了,但職工人數反而下降到 15000人,柳鋼人均產鋼量是非常高的,但在全國的國有鋼廠裡,柳鋼的噸鋼工資是最低的。「你別看我給職工發那麼多錢,那是因為我們人均產鋼比較多,其 實我的噸鋼工資是最低的。我想,盡最大努力幹好我這一屆工作,為後來者打下一個好的基礎。」


柳州 鋼鐵 集團 行業 危機 非企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05

柳州首富非法吸儲百億家族集體失聯 金融機構如臨大敵 世德散人

http://xueqiu.com/6355936297/29527206
【推薦閱讀】

正菱集團資金鏈緊張背後:激進式擴張遭遇銀行縮貸

一家位列全國民營企業500強、連續多年被權威部門評為「重合同守信用」的大型民企,一位曾榮登胡潤百富榜、被譽為「柳州首富」的草根創業者,卻在短短數年間深陷巨額債務的泥潭。不僅銀行貸款的命脈被漸漸收緊,其民間的高息借貸更是連利息都無法支付,被執法部門立案調查。

在首富傾覆的背後,是轉型升級大趨勢下,不切實際的「大干快上」粗放模式的破產與傳統家族式企業管理的效率缺失。

警方公告「捅破」巨額債務黑洞

警方27日深夜發出通告後,柳州乃至全廣西的金融機構都十分緊張,如臨大敵,很多單位連夜召集風控部門開會商議應對策略

5月27日深夜,柳州公安局的一條微博讓曾經光環耀眼的「柳州首富」廖榮納及其一手打造的正菱集團重重摔落!

據柳州公安局經偵支隊通告,正菱集團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經初查,已於今年4月立案偵查。因案件偵查需要,警方要求與正菱集團(含下屬子公司、公司高管)有集資關係的單位和個人在6月13日前,到指定地點登記。

一石激起千層浪,正菱集團所涉非法吸儲案牽連甚廣,波及柳州幾乎所有金融機構、廣西多家大型企業,和眾多個人債主。

5月29日是警方進行債權人登記的第一天,記者在柳州市柳南區的登記點看到,從早上9點開始,在一小時內便有20多名債權人進行登記。現場負責登記的警務人員告訴記者,柳南區是七個登記點中登記人數最多的。目前,警方尚不掌握正菱集團債務總額、波及範圍等整體情況,對此次登記數據的統計也要在十天後才能得悉。

不過,事實上部分債權人先知先覺,他們的追討行動早於柳州警方的立案調查。

覃軍(化名)是柳州本地的一名律師,他告訴記者,其所在的律師事務所從去年底開始就已經接到多起向正菱集團追債的案子,截至目前,該律師事務所代理的此類案件涉案額已達4億元。「柳州及廣西本地有不少個人將資金借貸給了正菱集團,據一些債權人稱,還有不少外省人也牽連其中。」覃軍說。

此前曾有報導稱,正菱集團債務已達百億之巨,其中銀行70億,民間30億。對此,記者從多個接近監管部門的消息渠道,側面驗證了上述債務規模。

供職於柳州一家金融機構的吳麗(化名)告訴記者,僅她所在的單位向正菱集團直接與間接的貸款額就達到近5億。「警方27日深夜發出通告後,柳州乃至全廣西的金融機構都十分緊張,如臨大敵,很多單位連夜召集風控部門開會商議應對策略。」吳麗透露。

除個人和金融機構外,此次受波及的企業,多數都是平日與正菱集團及廖榮納關係甚為密切的。覃軍告訴記者,廖榮納長期擔任柳南區工商聯合會會長、客家商會會長,商會裡很多成員企業都捲入本案。

此外,廖榮納的老家廣西賀州也有不少企業受到波及。總部位於賀州的上市公司桂東電力[-0.75% 資金 研報]就在其中。桂東電力5月24日披露,子公司欽州永盛向正菱集團及其子公司開出的2億多元銀行承兌匯票存在較大風險,相關合同簽約時間在去年11月、12月,上述承兌匯票是欽州永盛向正菱集團等方面購買煤炭、車床等產品的預付金。桂東電力在公告中表示,正菱集團至今沒有履行相關合同,並已基本喪失了合同履行能力。

相對於外界的沸沸揚揚,處於暴風眼中心的正菱集團卻平靜異常。

5月29日、30日,記者在位於柳州市柳邕路273號的正菱集團總部看到,包括總部辦公區、小貸公司以及齒輪廠均處於正常運營狀態,各部門的中層領導也都在辦公室。此外,廖家經營了多年的榮昌賓館仍在正常營業(之所以起名「榮昌」是由於廖榮納在家族中為「榮」字輩,其子女為「昌」字輩)。但常年停在榮昌賓館樓下的一輛價值數百萬的勞斯萊斯轎車早已不見蹤影,幾乎與豪車同時「消失」的還有其主人廖榮納。直至發稿之時,記者撥打廖榮納尾數為「8888」的手機號,仍處於無法接通狀態。而廖氏家族其他成員以及正菱集團高層也已集體失去聯繫。

吳麗對記者表示,「我們家跟廖家有些交往,3月底4月初家裡辦喜事曾聯繫過廖榮納,想邀請他參加,但電話以及短信均沒有回應,當時就傳言廖榮納被限制離境了,5月底警方公告之後,包括廖榮納兒子在內的廖家親屬我們一個也聯繫不上了。」

資金緊張轉投非法吸儲飲鴆止渴

一開始,每月利息普遍在2分左右,但越到後期越高,2014年初甚至有7分的月利

經過三十多年的創業積累,資產規模以及營收均以百億計,利稅也達億元的正菱集團何至於驟然崩塌?「負債率急速上升,最終內外交困被壓垮,」是廣西當地諸多業內人士的一致觀點。一是正菱集團近年擴張速度過快,其管理水平卻並沒有跟上規模擴張;二是近年來銀行對正菱的放貸全面收緊。

柳州一家律師事務所的負責人劉明(化名)對記者表示,據其瞭解,早在2010年,正菱集團的負債率就已經非常高了,當時柳州當地金融機構及政府部門曾經動過讓正菱集團將不良資產打包到子公司,然後讓子公司破產,以清理部分債務的念頭。

但考慮到這樣做牽涉面太廣,且正菱集團的貸款絕大多數還是來自銀行,民間借貸並不多,加上正菱集團仍有不少優質資產,若能保持盈利,尚不至於造成重大風險。

「當時正菱集團已擁有廣西為數不多的整車生產資質,僅這一點就很稀缺,所以當時並沒有啟動處理不良資產。」劉明說,但這一動議的後果是,自2010年起廣西當地銀行開始逐步收縮對正菱集團的貸款。

銀行業人士證實了劉明的這一說法。吳麗對記者表示,其所在銀行早些年對正菱集團的借貸規模均維持在10億元左右,但最近幾年持續收縮,目前的借貸規模僅不足5億。

藍毅(化名)也是廣西某銀行的高管,常年與正菱集團保持業務關係,他向記者詳細描述了所在銀行收縮對正菱貸款的情況:前兩年最多時的借貸規模高達20億,但在2013年初進行風險排查時,發現正菱集團負債率過高,因此在短短數月內將貸款規模急劇縮減至4億。

「不光我們銀行,就在2013年底,廣西一家城商行私下與廖榮納約定,讓廖把欠他們銀行的8個億先還清,理由是快到年底了,要讓報表好看一些,並承諾等今年初再重新放款給正菱集團。但這家銀行在收回8億資金後,就再也沒有給正菱集團放過一分錢。」藍毅說。

僅記者所瞭解到的這三家銀行,近幾年對正菱集團借貸的縮減規模就超過20億元,全線告急的正菱集團為解資金之渴,此時開始了「末路狂奔」。

據藍毅介紹,銀行逐步收緊信貸後,正菱集團一開始並沒有馬上向個人進行借貸,而是先把手伸向友好企業。

「廖榮納平時對朋友很大方很仗義,加上他在多個商會任職,因此在廣西企業界人緣很好。其借錢的常見做法是,這些企業以自己財產抵押向銀行借出7%左右利息的資金,然後再加上3到5個點的利息,轉手借給正菱集團,也有通過承兌匯票幫助正菱集團進行短期融資的。」藍毅說。

或許是把可以幫忙融資的企業的錢都借完了,從2013年下半年開始,正菱集團開始大量向個人借貸,這也成了柳州警方將正菱集團列為非法吸儲案的導火索。

律師覃軍告訴記者,從2013年上半年開始,有很多朋友向他諮詢能否向正菱集團「放數」(柳州本地對民間借貸的稱謂)。一開始,每月利息普遍在2分左右,但越到後期越高,2014年初甚至有7分的月利。

在正菱集團危機爆發前的2013年下半年,柳州本地的民間借貸圈甚至還以向「信譽不錯」的正菱集團「放數」為榮。當時,在覃軍參與的一個飯局上,有債權人洋洋自得地炫耀上個月向正菱集團放了一筆月息三分五的款,話音未落,另一人以很不屑地口吻說,自己上週放了一筆月息四分五的款給正菱。

更有甚者,還有債權人將自己的住房抵押給銀行,貸款發放下來後,在個人賬戶上停留不超過兩分鐘便被劃轉至正菱集團的賬戶上。但「由於正菱集團的賬戶一直被銀行重點監測,第二天銀行就發現正菱集團剛進的一筆款正是銀行昨天發放給此人的抵押貸款。這個債權人立即被銀行通知,要求其償還本金。」覃軍說。

很快,這些後期受高息誘惑入局的債權人便發現了問題:一直以信譽著稱的正菱集團竟然不能按月發放利息了。

覃軍稱,從今年1月起,就有部分債權人開始收不到利息了,這些債權人還互相打聽,並親自跑到正菱集團總部以及項目工地查看,但發現還是有部分債權人尚能收到利息,並且所有項目都在正常運作,便打消了疑慮。

但從3月份開始,情況急劇惡化,那時幾乎所有的個人債主已經連續兩個月沒有收到利息了,一些債權人開始將正菱集團告上法庭,這也就導致了4月份警方介入調查,5月底對外公告稱正菱集團涉嫌非法吸儲。

「柳州首富」曾經光環耀眼

2009年廖榮納登上了胡潤百富榜,從此柳州當地人更喜歡用「柳州首富」來稱呼他

為何曾經的「全國民營企業500強」、「重合同守信用企業」會淪落到今天這步?廖榮納是如何創業起家,又是怎樣深陷債務泥潭?

回顧發展歷程,廖榮納此前接受媒體採訪時,將自己的創業史歸納為四個階段。

他的第一步起於改革開放初期,目標是「抓住改革開放機遇,白手起家賺取第一桶金」。據廖榮納自述,很早就開始做生意的他三十年前曾花1萬多元「巨款」,購買了一輛二手解放牌貨車,成為當時全廣西第一個私人購車者。隨後,廖榮納逐步成立了貨運、客運汽車隊,短短兩三年時間,車隊就發展到200多輛的規模。車隊壯大,車輛維修需求旺盛促成廖榮納轉向車輛維修,並製造一些簡單的汽車配件。

正當廖榮納不斷積累財富之時,越來越多的國企開始走下坡路,第一波國企改革到來,廖榮納跨出了第二步——抓住國企改革機遇,收購國企建立企業集團,隨後開始了貫穿整個90年代的國企收購行動。

廖榮納首先參與義烏、嘉興等東部沿海地區的國企改制,收購板簧廠、農用車廠等國企。而後又參與廣西的國企改制,1999年收購原柳州市柴油機配件廠、2000年成立桂泰車輛有限責任公司、2002年收購柳州市罐頭食品廠。之後又陸續收購原廣西第一機床廠、第二機床廠、鹿寨縣水泥廠、合浦縣齒輪廠、柳州玻璃廠……

通過收購20多家老國企,廖榮納的公司逐步成為以汽車、工程機械、發動機、機床等整機及零部體製造為主體,水泥建材、建築工程、房地產齊頭並進的企業集團。

2003年9月,柳州正菱集團有限公司正式成立,當年就躋身「中國500強民營企業」。

以此為基礎,廖榮納開始謀劃第三步——切入金融領域。彼時正逢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後,開始著手金融領域改革。2005年,註冊資金達兩億元的柳州正菱擔保有限公司成立,這也是廣西第一家擔保公司,正菱集團正式進入非銀行金融服務業。此後,又相繼成立典當行、拍賣行等相關公司。

2008年,正菱集團參股桂林銀行,廖榮納也從2007年11月起擔任該銀行董事。(但在該行2013年年報中,廖榮納卻並未出現在董事名單中。)

隨後,國家明確進一步深化農村金融體制改革,鼓勵農村金融機構發展。2009至2010年,正菱集團先後創辦賀州鴻運小額貸款公司、柳南區運通小額貸款公司,參股柳江縣柳銀村鎮銀行。

2009年廖榮納登上了胡潤百富榜,成為柳州唯一入圍百富榜的民營企業家,從此柳州當地人更喜歡用「柳州首富」來稱呼他。

企業越做越大,已登上事業巔峰的廖榮納頭上的光環也越來越多,「全國工商聯代表」、「廣西區工商聯副主席」、「廣西客家商會商務副會長」、「廣西福建商會副會長」、「柳州廣東商會會長」等頭銜數不勝數。

經濟轉型期粗放發展釀危局

正菱集團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廖榮納似乎並不太信任職業經理人,集團最重要的位置均為廖的兒女以及親屬佔據

所謂盛極而衰,廖榮納在意圖實現第四步目標時,卻遭遇全線潰敗。

在正菱集團的大門內不到20米處,至今仍樹立著一塊巨大的藍色標語牌,寫著廖榮納的第四步目標:至2020年,實現集團總產值1000億元;立足柳州,佈局全國,在國內「東南西北中」建設7-10個工程機械、汽車、機床產業基地及配套商貿、物流、地產、酒店項目;把正菱集團建設成為科技型、人文型的現代化、全球化、專業化的大中型跨國民營企業集團……

對此目標,藍毅作了個比喻,正菱集團就像一個算不上健壯的跑步者,這些年在發展的路上接連進行了多個百米衝刺,口渴難耐之際,銀行貸款驟然收緊,它由此轉身走向民間借貸這眼「毒泉」,開始大口猛灌,以致走到了今天的境地。

藍毅所說的百米衝刺,正是正菱集團近幾年在地產、金融等領域的激進發展。

就在銀行資金收縮最為劇烈的時候,正菱集團仍在2013年開工建設了多個大型地產項目。去年3月23日,正菱集團旗下正菱大廈、正菱商業文化中心、正菱科技大樓、展示大樓正式開工。

據瞭解,正菱大廈規劃總建築面積11萬平米,奠基於柳州最為繁華的城市中心黃金地帶,高達200米;正菱商業文化廣場規劃面積57萬平方米,項目總佔地面積約230畝,位於柳州市柳南區舊機場片區,將打造成為集超級購物中心﹑SOHO辦公寫字樓﹑星級酒店﹑高檔住宅小區於一體的城市綜合體。

而記者在這兩個項目的工地看到,施工現場均大門緊閉,正菱大廈的地基只挖了一部分,而正菱商業文化廣場的大部分地皮上甚至還是綠草青青。

除柳州的地產項目外,據正菱集團官網介紹,其去年簽約或正在運作的投資項目還分佈於廣西賀州、湖南、遼寧等地,多為機械設備加地產開發,投資規模總計近90億元,擴張意圖之強烈可見一斑。

對此,律師劉明認為,廖榮納的步子邁得太快,公司團隊的執行能力又跟不上,再加上公司主業其實已經進入微利時代,過高的負債率更加重了公司的負擔。「正菱集團是典型的家族企業,廖榮納似乎並不太信任職業經理人,集團最重要的位置均為廖的兒女以及親屬佔據。此外,我也以律師身份多次提醒過廖榮納,很多環節需要審慎合規,但廖榮納並未採納,規模百億的大集團,法務部並沒有配備足夠的專業人員。」劉明表示。

亦有財務人士分析指出,以正菱集團目前營收百億、利稅億元的規模粗略估算,每年淨利潤也就三到五億,而直至事發時,正菱集團已經欠下百億債務,僅銀行利息每年就超過五億,民間借貸每月的利息也高達五、六千萬,各項利息負擔已經遠遠超過了公司的盈利能力,這種情況下仍堅持高速發展確實有些自不量力了。

對於廖榮納的崛起與「傾覆」,廣西人文社會科學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陳雄章教授指出:廖榮納曾經抓住了改革開放、國企改革、金融創新這些歷史機遇,卻在經濟轉型的大趨勢中陷入危機。在轉型升級成為主流的今天,正菱集團的主業還是以機械製造為主,其利潤水平已大不如前。而同時,金融機構近年來針對一些利潤下滑以及產能過剩行業均實施了收縮的措施,其中就有正菱集團準備大力發展的房地產行業,僅從柳州銀行的年報看,2012年該行涉房貸款仍佔總貸款額的8%以上,2013年下降至4%。正是內憂外患之際,正菱集團以高負債率繼續實施激進的擴張策略,顯然過於冒險,由此釀成危局。
柳州 首富 非法 吸儲 百億 家族 集體 失聯 金融 機構 如臨 大敵 世德 散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119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