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免費“糧票”時代終結 110萬低收入美國人何以果腹?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6279.html

免費“糧票”時代終結 110萬低收入美國人何以果腹?

一財網 李莉 2016-01-31 20:43:00

根據本月開始生效的一項工作要求法案,美國21個州100多萬名低收入居民將失去領取食品券的資格。然而,大部分受該法案影響的人很可能面臨既無法達到上崗要求,又領不到“糧票”的尷尬局面。

根據1月開始生效的一項工作要求法案,美國21個州100多萬名低收入居民將失去領取食品券的資格。

1月29日,泰瑞·沃克27歲的失聰兒子最近被拒絕支付殘疾人救濟,這意味著他被政府認為是身體健全的,將失去領取食品券的權利,盡管他母親表示,兒子因為聽力問題很難保住工作。

這個法案的正式名稱為“聯邦補充營養捐助計劃”。之所以條款會發生變化,主要原因是美國經濟正在不斷改善,特別是,失業率正在下降。

然而,大部分受該法案影響的人很可能面臨既無法達到上崗要求,又領不到“糧票”的尷尬局面。

對許多人來說,“這意味著食物更少,營養更加不足。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勢必將對健康,以及醫療保健系統產生影響。”中佛羅里達州第二豐收食品銀行總裁戴夫·克萊普秋(Dave Krepcho)表示。持有類似看法的人表示,那些試圖尋找工作的成年人可能會面臨一系列障礙,包括有犯罪前科、身患殘疾或沒有駕照。

110萬人失去“免費”糧票

“以工作換取食物”的法律最早在時任總統比爾·克林頓簽署的1996年福利改革法下開始實施的。

這一法案的適用對象為年齡在18~49歲的身體健全的成年人,家中沒有子女或其他依靠他(她)生活的家屬。這一人群必須每月工作、誌願參加或參加教育或工作培訓課程至少80小時,才能獲得食物補助。如果達不到這一要求,那麽食品福利將在三個月後終止。

美國農業部有權在失業率高企、工作崗位稀少的情況下,針對整個州或特定縣和社區免除上述工作要求。2008年經濟大衰退之後,幾乎所有州都被授予了免除權,不過,至少有21各州的免除權即將在本月到期。

據美國媒體對美國食物救助數據的分析顯示,這21個州中,將有近110萬成年人即將失去這一福利——如果他們找不到工作或獲得豁免的話。其中,佛羅里達州有約30萬人,田納西州15萬人,北卡羅來納州11萬人。

“我知道全美國會有相當數量的人受到影響。”身為社會服務機構“希克曼縣援助之手”創始人的沃克這樣表示。

據美國農業部的數據,全美範圍內約有470萬食品券受助者被界定為是沒有需撫養家屬的身體健全人士。而這部分人當中,僅有25%的人有來自於工作的收入。這部分人從“糧票”項目中平均每月可獲得164美元的收入。

在一些已經執行了工作要求法案的州,許多“糧票”受助者已經不再享有這項福利。威斯康辛州從去年春季開始逐步施行上述工作要求法案。去年4~6月間,在符合法案描述的2.25萬人中,有2/3的人由於無法達到要求而在三個月後不再有權支取“糧票”。

另有一些州本可以申請部分免除權,但卻沒有這樣做。比如,自去年秋季起,北卡羅來納州開始執行一項加速工作要求法案實施的法律,並禁止該州尋求免除權——除非出現自然災害。該州參議員拉爾夫·海斯(Ralph Hise)表示,提供長期食物援助實際上是在幫那些沒有工作的人“倒忙”。

“人們的簡歷上開始出現斷檔,實際上這樣會讓他們今後更難找到工作。”海斯這樣認為。

而對於密蘇里州的6萬人而言,3個月的倒計時始於1月1日。該州失業率已經下降到4.4%。

密蘇里州參議員大衛·薩特(David Sater)表示,“我們看到,有太多領取食品券的人根本就沒在想辦法找工作。而我知道,在我這個區,你可以很容易就找到一份每周工作20小時的臨時性工作。一邊無所事事,一邊領取食品券,這是不對的。”

再就業不易

然而,有些人表示,找工作並沒有那麽容易,即便是在經濟正處於複蘇通道的當下。

33歲的喬·赫夫林(Joe Heflin)來自密蘇里州傑斐遜市。他表示,自己領取食品券已經有五年多時間。他原本是一名鋼鐵工人,後來不幸受傷,不僅失去了穩定的工作,更在康複期間患上了精神疾病。他每月領取的食品券價值近200美元,除此之外便再無其他收入。赫夫林最近收到通知說,如果他找不到工作或無法獲得殘疾豁免,就不再能領取食品券。

“這又不是什麽大數字,”赫夫林在一家食品商店外排隊領取食物時說,“我認為,他們應該更多地考察每個人的實際情況,至少要聽聽我們的說法……要知道,我的吃喝全靠這個。”

費城德雷克塞爾大學消除饑餓社區中心主任瑪麗安娜·切爾頓(Mariana Chilton)表示,政策制定者通常都“沒有意識到這些人所需要面對的困難”。有些人面臨的是戰爭後、暴力及濫用的創傷。另些人剛剛從監獄出來,雇主在聘用這些人時免不了要再三猶豫。還有些人盡管被認為是身體健全的,卻有著這樣或那樣的身體或精神上的問題。

針對2013年12月~2015年2月間俄亥俄州富蘭克林縣4145名符合工作要求法案變化條款的食品券領取者所進行的一份調查顯示,超過三成的人表示,因為身體或精神健康上的限制,他們工作的能力受到了影響。另有三成左右的人沒有高中或同等文憑。61%的人則沒有駕照。

“對於如何看待就業率,我們應該有更多的思考,而不是簡單地認為人們因為懶、不想工作,就去申領食品券。”北卡羅來納州羅利的社區活動家奧克塔維亞·雷尼(Octavia Rainey)如是表示。

一些州設立了各種項目來幫助食品券領取者改善就業技能。還有些州則需要個人自行尋找由非營利組織或其他州機構運營的項目。

雷尼稱,那些收到通知自己將可能不再有資格領取“糧票”的人在打電話給有關機構進行咨詢時,有時候會被告知不要掛斷電話、等待一些時間——這對使用預付費電話卡的人來說造成了困擾。而在佛羅里達州,食品券領取者收到的通知信件告訴他們登錄一個州政府設立的網站查詢更多信息——而實際上,相當一部分人連電腦都沒有,更別提寬帶了。

編輯:潘寅茹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免費 糧票 時代 終結 110 低收入 美國 何以 果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304

逃美貪官王國強自述: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果腹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6324.html

原標題:外逃這條路是死路一條——遼寧省鳳城市原市委書記王國強懺悔錄

王國強,男,1960年出生,遼寧省鳳城市原市委書記。2012年4月6日,因在處理鳳城市供暖不達標而引發的群體事件中工作不力,王國強被免去鳳城市市委書記職務。4月24日,王國強潛逃美國。2012年6月,遼寧省沈陽市蘇家屯區人民檢察院以涉嫌受賄罪對王國強立案偵查。2014年12月22日,王國強回國投案自首。

我曾是一名時代的幸運兒。1979年當我剛剛高中畢業,就參加了國家恢複高考制度後的第3次高考,成為一名光榮的大學生;1983年當我剛剛大學畢業,就被選拔確定為全省幹部第三梯隊的重點培養對象;1984年當我參加工作剛剛滿一年,就加入黨組織,成為一名光榮的中國共產黨黨員;1985年,當我剛剛慶祝完25歲生日,就被提拔任命為東溝縣審計局黨支部書記、主持東溝縣審計局全面工作的副局長。在接下來的歲月里,黨組織培養重用我,讓我跨部門、跨地區、多崗位交叉任職鍛煉,以豐富我的能力,增長我的才幹,直至任命我為鳳城市委書記、丹東市副市級幹部,以便更好的為黨為人民服務。是黨組織把我從一名普通年輕人,一步步培養成為一名副廳級幹部,黨對我恩重如山。

但是,我漸漸放松了學習,放松了對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權力觀的改造,放松了警惕,理想信念和宗旨意識逐漸弱化。工作年限的增長,手中權力的擴大,加之生活中許多潛移默化的不良影響,導致了我思想的蛻化。想個人的事情多了,想公家的事少了;攀比高薪的企業老板、羨慕有錢人生活的時候多了,關心百姓的困難和疾苦少了。到後來,在僥幸心理和享樂主義思想的驅動下,竟然觸碰高壓線,撞上防火墻,從開始時的接受吃請,接受農副土特產品,一點一點的開始收受錢財,最終走上了犯罪道路。一失足成千古恨!慘痛的經歷終於讓我明白了:當道義和法紀遭到無情踐踏的時候,無限而又不受約束的權力就必然極大的放縱膨脹而貪婪的欲望。對此,我痛心疾首,悔恨不已。

為了逃避組織調查,並寄希望於外國能夠對我提供庇護,2012年4月,我擅自持因私護照離境赴美,滯留不歸。

往事不堪回首,水不能倒流。這是我人生中一段噩夢,一段不願回顧卻又刻骨銘心的記憶。今天的我悔恨交加,悔不該走過這麽一段,但是大錯已經註定,沒有辦法重新改寫了。我想告訴心里面還存有這樣或那樣不良想法的人,不能再走外逃這條路了,這是死路一條。

我在鳳城前後工作了十年。我走的時候是2012年4月,回來的時候是2014年12月,正好是兩年零八個月。這兩年零八個月期間,我的感悟太深了。好多成語在這兩年零八個月當中讓我真正理解了內涵,比如說浪跡天涯、亡命天涯、生不如死、茍延殘喘、過街老鼠等等,這些詞我都是用身心來感受了。

這兩年零八個月說起來是那麽的短,但對我來講就像過了28年一樣。這期間,我又怕中國發現我,又怕美國抓獲我,致使我與妻子有護照不敢用,有病不敢就醫,與國內親人不敢聯絡,與美國的同學和朋友不敢聯系。特別遺憾的是,為了不連累女兒,在美國兩年零八個月,竟然不敢告知她我與她媽身在何處,更談不上與女兒見面。就連乘坐交通工具也只能乘坐不使用護照的“灰狗”巴士(長途汽車)。至於我們當時的心境,那簡直都沒法形容,整天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我每一天都生活在這樣的境遇下。從精神層面上看,我知道可能有很多人認為我跑了,跑到極樂世界去了,去了天堂。現在我才知道,美國不是天堂,更不是浪跡天涯、逃亡天涯的王國強的天堂,中國才是自己真正的家。如果在入監和我那段美國偷生的處境中兩者必選其一,我寧肯入監。

我有電話,但不能用。我已經把自己害了,把家人害了!有親人我不能聯系,我想他們。我走的時候,我嶽父88歲,已經是老年癡呆,生命的後期了,不久就會離世的。當一個年邁的老人是活著還是死了,我都不知道的時候,我心里是一個什麽樣的感受?!結果,我的嶽父和妻子的姐姐去世,我們都沒能回國進行探望。

還有就是有病沒法治。在美國期間,我不敢去看病,護照不敢用。別說去醫院,連藥都買不到,因為在美國買治病的藥都需要處方,都需要持護照才能見到醫生。我們寧願病死,也不敢公開自己的身份,那可真叫一個慘呀。我的心臟不好有一段時間了,另外,潛逃美國期間,我的血壓一直降不下來,最高的時候達到200。2012年8月,正值網上熱議我逃跑事件的時候,有一天我心臟病就發作了。那一天,我正好出門,突然感覺到心區和整個後背疼痛難忍,滿身的冷汗,好不容易掙紮著在路旁邊的小椅子上半坐半躺,雖然能看見合租那個屋子,但我連呼喊求助的力氣都沒有。

在美國我不敢用護照,只能住那個“窨”(inn)。過去我不知道什麽叫“窨”,就是路邊店,就是個小旅舍。我專挑三十塊錢、二十塊錢的住。兩年零八個月當中,我與妻子住過兩次“窨”,一次住了兩天,一次住了七天。整日不敢出屋,靠面包果腹,白天只能像犯人放風一樣,在不足十平米的鬥室里轉圈踱步。但這不是長久之計,那地方像國內一樣,警官經常上門查證件,根本就不能久待。

租任何房子都得出示證件,怎麽辦?就得去找合租屋。我們分別在南加州租住過三次合租屋。之所以租住合租屋,主要是合租屋的出租人都是二房東,他向房東出示他的護照租屋,我們從他手里再租屋時,有時他不向我們要護照登記,而且合租屋租金也便宜些。頻繁搬了三次家主要是防止合租人懷疑而報警。合租屋的條件實在是太差了,什麽人都有,房客人高馬大,聲大如鐘,少有修養,實在是讓人驚恐,但是也得在那住。我愛人整天驚恐不安,我整日也設想和準備著發生不測,心里害怕呀!擔心哪一天叫人一拳給打死、一刀給剁死了,上哪兒找人去?我和妻子白天躲在屋子里,傍晚才敢步行到超市買點吃的。

我的外語和沒學也差不多少。我愛人的英語勉強還算夠用,就只得靠她了。要不是我強行給她留到那地方,我這個人早就沒有了,什麽都“一抹黑”。

我在她面前說,人都說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難當頭各自飛,你屬於不飛那個同林鳥。我這一生知足了,我得感謝你,是我把你害了,是我讓你失去了你心愛的工作。她恨我呀,她整日以淚洗面,沒有辦法。那段期間她的毛病多了,脖子大了,可能是甲亢。晚上睡覺的時候她睡不著,一晚上也就睡四個小時左右,天天如此。她眼球也變硬了,當時害怕是青光眼,也不敢上醫院去看。

我們住在比較偏僻的地方,在路上很少見到人。我聽說離墨西哥灣很近了。就這樣過了兩年零八個月,整天就是兩張含淚而驚恐的夫妻兩人的臉在互相可憐的打量,現在想起來都特別傷心。在美國期間,吃的都撿最便宜的買,從來沒有添置衣服,妻子沒有用過化妝品,連我的理發都是妻子幫我完成,她自己的頭發也由她自己剪。我痛恨我將妻子和我自己帶入了這一絕境。現在我對美國沒有一絲一毫的想法,再也不想去了。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個成語也是我到美國之後感受特別深。

決定回來前,我每一天都在想回國自首的事,但都是忽左忽右,忽冷忽熱。是黨的政策感召促使我下決心回來。我覺得黨和政府能夠向全世界發布追逃公告,一定是認真的,一定是能讓全世界看得見、摸得著的,因為是要接受全世界人的關註的,我深信不疑。

正面的感召就是呼喚外逃的“浪子”,希望他們回來,給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的政策,給了重新做人的機會,一個贖罪後還能站在陽光下,開啟有尊嚴的平淡無侈新生活的機會。我慶幸黨和國家的政策,讓我終於邁上了回歸祖國向國人謝罪的正確道路。

黨和國家開展追逃行動有相當大的震懾力。在美國逃亡期間,我經常閱讀當地的中文報紙,上網看新聞,看電視,實時關註國內發生的新聞,尤其是關於境外追逃追贓的消息。我知道十八大以後,中央采取了一系列有力的措施去打擊腐敗犯罪,習近平總書記在很多國際會議上都強調中國要加強與相關國家的執法合作,全力緝捕外逃犯罪嫌疑人。我知道,追贓也好,追逃也好,都是長期任務,不會半途而廢的。外逃人員總有那麽一天不經意就會暴露的,很可能不是在街上被逮著了,就是自己把自己暴露了,這都太可能了。這也是促使我下定決心非常重要的原因。

最後,對出逃在外的那些人,我敢肯定的說,哪怕把曾經的不義之財成車成飛機的拉到美國,他可以在物質生活方面揮霍無度,但他的內心永遠是掙紮不安的,永遠是猙獰不堪的,他的感情生活永遠是痛苦的!他沒有幸福了。錢不是萬能的,內心世界才是最重要的。當一個人整天被自己沈重的心理枷鎖給鎖住了,被這種巨石給壓住了,他活的還有啥意義?他是個人呢,還是個鬼呀?!他是個活人呢,還是個死人呢?!他是幸福的,還是悲哀的?!那是不言自明的。這些人雖然出逃在外,但每一天心里都會糾結,因為他們也是人。我想他們有一天也會像我一樣邁出回國自首這一步。

我也想把自己作為反面教材,來挽回由於我的出逃給黨和政府造成的巨大、不可挽回的負面影響。一個人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本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負案在逃,深深傷害組織、社會、親人,留給世人隨意談論的話柄,到頭來僅僅剩下沒有安全感和歸宿感的茍延殘喘、寄人籬下,代價何其巨大!所以,我一定要回來,通過向司法機關投案自首,承擔罪責,求得法律最大限度的寬恕,求得人們多多少少的諒解,向關心我的組織和人們做出一個應有的交待。否則,我這輩子到死也不會心安。

因為我的犯罪,給黨和國家造成惡劣的政治影響,相關組織的工作一時陷入被動,人民的事業遭受損失,寶貴的司法資源被耗費。因為我的犯罪,也使我苦苦奮鬥了三十年取得的一切瞬間化為烏有、成為泡影,使我永遠背上了“貪官”“犯人”“刑滿釋放人員”的惡名,使我家人、親人、後代以我為恥。對此,我永遠也彌補不了自己的罪行。

我對不起黨,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組織,對不起家人、親人、朋友,我也對不起自己。我要用余生不斷反省和懺悔罪行,通過實際行動早日重新做人。再次我要說聲對不起。

法國一個小說家說過,靈魂要得到安寧。過去我不知道,我以為就是一種文學用語,現在我知道靈魂需要有一個地方來寄托,寄托在某一個地方。

逃美 貪官 王國強 王國 自述 整日 不敢 出屋 靠面 面包 果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52

【動畫】冰粒餐湯都有伏?餐廳職員踢爆唔好亂果腹

1 : GS(14)@2016-09-09 05:08:26

飲食業有很多「不應問的問題」,社交網Reddit就有人問在餐廳打工的人,到底甚麼食物最令他們作嘔,而且永遠不會食落肚,結果就揭穿了不少「不能說的秘密」。有餐廳員工提出一個非常合邏輯的「忠告」,就是不要點招牌菜以外的菜式:「你在海鮮餐廳?那薄餅大概很難吃……如此類推。」大家經常喝的湯原來也是中伏之選,「湯晚上在容器內永遠不會好好冷卻,它維持在半冷不熱的狀態好幾個小時。」也有人說:「假如湯真的很咸,你就知道它已加熱了一整天。」香口的炸魷魚圈也不安全,負責製作的更可能是清潔工。有人稱:「試過在三間不同餐廳工作,清潔員工都是在似用了10天的黏糊糊炸漿中,把魷魚掏出來。這些都是甚為忙碌的餐廳,清潔工大多無時間或常識去洗手。」又稱想到他們或碰過地拖桶、清潔劑、垃圾筒邊緣等等就胃口全失。風靡美國的左宗棠雞亦是中伏之選,「我曾在中菜館工作,不明白為何有人可以吃下一整份左宗棠雞、香橙雞或芝麻雞。它們似是各下了半杯糖,再經過油炸……這不會是我想要的。」有在咖啡店打工的人就呼籲飲品不要加冰:「試過在製冰機發現死蜘蛛及黴菌,自那時起我每周都清潔製冰機一次,但如今每次要冰都令我大緊張起來。」也有人說:「製冰機常被放在廚房附近,並沾上飄來飄去的油煙等。」用來裝飾飲品的水果也要小心,「檸檬、青檸、橙等永沒經過好好清洗,它們95%都是侍應或調酒師徒手處理。」英國《每日鏡報》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908/19764410
動畫 冰粒 餐湯 湯都 都有 有伏 餐廳 職員 踢爆 爆唔 唔好 好亂 果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81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