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透視全球評級機構——胳膊肘永遠朝裡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1325

關於信用評級機構在金融危機當中起的作用,輿論早已有各種批評。現在可以再加上一條罪狀:國別偏見

據FT報導,海德堡大學的兩位經濟學家Andreas Fuchs和Kai Gehring研究了6個國家中9個評級機構,總計143個主權發行人。研究顯示,經濟和文化的紐帶使評級機構優待其祖國,而且這種現象從金融危機以來更加顯著。

評級機構從來無法與政治完全隔離,質疑之聲比比皆是。例如2010年,中國大公國際的董事長關建中就曾在FT的採訪中表示:「西方國家的評級機構非常政治化、意識形態傾向嚴重,不遵守客觀標準。」

談及大公國際,海德堡大學的兩位經濟學家寫道:

「簡單對比一下中國評級公司大公主權信用評級和美國三大評機構(惠譽,穆迪和標普)頒佈的主權信用評級,就能瞭解為何所在國家對評機構有重大影響了。大公不僅對中國領地中的香港、澳門評級較高,對其他金磚國家的評級都較高;而對西方經濟體的評級則低於美國三大評級機構。」

這項研究之前,這種國別偏見尚未有系統化的研究證據。不熟悉這份報告中九家評級機構的讀者可以參看下表。表中列舉了這些機構的名稱、總部位置、成立年份、業務涵蓋、過去和現在的股權、主權信用評級數量。

全球九大评级机构概况

研究發現,每個國家從本國評級機構得到的評價,平均比該國從其他國家評級公司得到的高一級。

涉及到銀行跨國業務和措辭,問題則會更加複雜:

「有證據顯示評級機構一般會優待那些和母國有經濟往來的國家。其他條件均等情況下,如果本國的銀行在某個國家承擔著一定風險,那麼該國就能得到更高的評級。另一方面,語言差異越大的國家之間,信用評級越低。」

至於哪家評級公司不公正,答案或許令人吃驚—S&P 2011年下調美國評級的作法為人津津樂道,事實上,美國應該再降一級才算公證。

「9家評級公司中的4家(CI、惠譽、R&I 、S&P)在這項調查中顯示出位置對評級的影響。惠譽和S&P總部位於美國,按照他們對其他國家的評價方式,美國平均高了一級;惠譽和R&I對塞浦路斯和日本的優待更加嚴重(高二到三級)。」

該論文的作者認為,大公應當在2012年中國經濟基本面惡化之後對中國進行降級,但是沒有。大公也是調查中唯一一家體現地緣政治關係作用的公司。

用聯合國的投票作為評判地緣政治的標準,作者得到以下結果:

「大公似乎對那些在政治上和中國政府關係比較好的國家評級較高。這種影響十分顯著,並且可以數量化。例如一個國家對中國政府的支持度高21%,那麼就能在大公的評級中多得一分。而21%,差不多正好是巴西(90%)和澳大利亞(70%)在聯合國大會上與中國投票一致比例的差異。」

綜上所述,企業要想降低資金成本,似乎還得靠外交部多多努力。

透視 全球 評級 機構 胳膊肘 胳膊 永遠 朝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814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