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創業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選好了跳樓地點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1025/165696.shtml

創業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選好了跳樓地點
麻策 麻策

創業者的暗黑世界:我曾選好了跳樓地點

現在,讓我趴著我就趴著,讓我躺著我就躺著。

 

趙偉是一名網絡安全行業創業者,從事安全行業20年。出生於1981年的他從小混跡於國際黑客圈,代號ICBM。2007年,他回國創辦知道創宇,認為中國的安全行業大有可為。

在國內,有人稱他是“網絡安全教父級人物”。這個名頭之下,是不能輕易說出的黑暗和痛苦。他來到了另一個世界。

幾年里,資金匱乏、大公司的剽竊欺詐、需要玩兒命喝酒來開拓的市場,讓以自己的技術為傲的趙偉深度抑郁甚至準備跳樓。

現在,他熬了過來,說:讓我趴著我就趴著,讓我躺著我就躺著。

以下是“黑馬營”學員、知道創宇創始人趙偉對創業家&i黑馬的口述,根據采訪內容整理。

文✎ 麻策

編輯✎ 劉建強

 

“我選好了跳樓地點”

很多人跟我吐槽創業痛苦,我覺得都沒我痛苦。

2007年,我以科學家的身份從McAfee(創業家&i黑馬註:著名安全廠商)辭職回國創業,認為得到的是一片海闊天空。創業半年時,我的感覺特別好,然後鼓動我周圍一幫朋友去創業。我有一哥們兒,創業以後虧光了以前辛苦掙來的好幾百萬,老婆跟他鬧離婚,家庭出了很多變故。他喝酒埋怨過我,後來人就像消失了一樣,再沒聯系。

回頭來看,我的一部分痛苦就來自於勸朋友創業。我有段時間自我反思,之後對朋友說的最多的是創業的痛苦,勸他們千萬別沖動。我的好幾個朋友有的消失,有的消失又回來,還有的給我造成巨大的麻煩。

過去非常崇拜我的一個小兄弟,現在他站在更大的平臺上憋著勁兒地跟我對著幹,我做什麽他就做什麽。他非要比你做得好。另外一個小兄弟,我以前挺幫他的,他創業正趕上行業很熱,環境好了項目炒起來地很快。有一次吃飯,我說你現在很牛咱們可以合作。他說,你們早成立這麽多年才做到這個層次,我們一下子就做成現在這樣,差距才這麽一點。我聽了既傷心又寒心。

雷軍說,他40歲以前是推著巨大的石頭上山。我現在就是這種感覺。在中國做網絡安全很難。企業沒有遭遇黑客入侵就看不到需求,沒人攻擊就覺得網絡安全這個東西一點用都沒有。所以我特別能夠理解,為什麽雷軍說創業一定要找一個能在山頂一腳把石頭踢下去的事。

牛文文評價我,如果你不是在這個行業而是其他行業肯定會更好。我深以為然。其實我的水平要遠超普通創業者,我自認為思維比較開闊。

嚴格來講,我們團隊從2006年底就開始創業做2C的安全類產品(當時是一款安全瀏覽器),那時候資本根本不看安全項目。我當時找了近100家投資機構,在當時的融資環境下,你就算給人家跪下,也沒人願意投資。

我也去過很多融資活動,老遠看著光鮮亮麗的知名投資人們被團團圍住。北極光創投鄧鋒是安全行業出身,在一個活動上,他穿著絲質的西裝、頭發看起來鋥亮,我頓時感覺他就像我的救世主。我那天在廁所門口堵到了他。還沒等我說幾句話,他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不投安全項目。懂安全的人都不投,我當時非常絕望。

我白天管理公司,晚上自己出去做項目養團隊。2006年冬天,我給一個電信運營商做計費系統安全項目,每天淩晨12點跑去運營商大樓。一天門衛睡著我進不了大門,就在大樓外的一個拐角,蹲在結冰的地面上等了兩個小時。到門衛睡醒給我打開門,我的臉、手、腳幾乎全部凍得沒了知覺。

那時候,我起初每頓飯只吃兩個饅頭,膩味了改吃小區樓下的驢肉火燒,吃了2年。因為發不起工資我幾次去借高利貸,加起來共有幾百萬。每次我都是拎著一兜子的現金回來,到公司很快發完。有次高利貸來討債,我倒在地上打滾,就為了少還點利息。

公司最早在回龍觀的一個三居室。因為一些原因室內冬天斷了暖氣供應,我們就每個人披個軍大衣,腳踩一個煤油爐子。那時,有兩個客戶代表,一男一女到公司談合作,我把他們請到辦公室的沙發上,出門倒水的工夫,就聽見摔門聲,我趕緊追出去,倆人已經跑得很遠了。微軟是我們第一個客戶,當時來跟我們簽合同的是以前我在McAfee的同事,相比中國的企業,外企更能接受也更欣賞我們這樣的創業精神。2011年,我們拿到了神州數碼的投資。公司業務雖然有些好轉但是仍然命懸一線。

對我而言,創業過程極其驚險,那感覺就像“秋名山漂移”(創業家&i黑馬註:電影《頭文字D》取景地,以五連發卡彎而著名)。基本上每三到六個月中間我總有那麽一兩次會產生公司要掛掉的感覺。為了維持公司正常運轉,我前後把自己過去工作掙的幾百萬也貼進公司,拖家帶口在北京租了一個兩居室。我本可以憑這筆錢在北京核心城區買套住房。北京當時的房價每平米不過才幾千塊錢。

2012年前後我經歷了人生的最低谷。當時,父親中風住院,我負債累累。與此同時,團隊內耗嚴重,我和合夥人因理念不合激發矛盾,嚴重到一度爆發正面沖突。不久後,祖母也病倒了。

那段時間我出現嚴重的抑郁。我沒有辦法和別人說話,正常的交談都能讓我情緒崩潰、淚流滿面。我一度想要自殺,還選好了跳樓的地點。因為父親和祖母都還躺在病床上,我放棄了自殺的念頭,說服自己必須要走下去。於是,我開始研究佛學,看佛學的書、聽音樂、運動鍛煉,一步步好轉。

2011年到2013年,是我最痛苦的時期。我在最低谷的時候也是我最聰明的時候,感覺所有的潛能都可以激發出來。那時期的經歷對我整個人生的改變很大。

 

“讓我趴著我就趴著”

剛開始我很自負,個性很強,想站著把錢賺了。現在我認為這是我最大的弱點。身處安全行業有很多無奈,你不光不能站著賺錢還得認慫,受委屈更是家常便飯。有時候,光學會認慫還不夠,你還要跪著找飯吃。當你發現門口還跪著一堆人,想進去吃點殘羹剩飯都難的時候,你還要練好“口活”。

以前我滴酒不沾,聞酒就暈。但很多時候你喝酒是出於無奈。有些人喝一杯就假裝睡著,那是認慫。當著領導的面,尤其競爭對手、合作夥伴都在的時候,我們不能認慫。在這個圈子,喝酒是對人的一種考察和考驗,一個人真實的一面必須等他喝多的時候才能展現出來。

我有很強的意誌力,喝多也硬挺著。有一次,一桌子人我打一圈兒下來,喝了8杯,2斤多白酒,硬挺著沒倒。等我把客戶送走,發現我一個陪酒的同事躺在草坪上,不遠處有一個大洞,差點掉進去。這個同事經常陪酒陪到胃出血,今晚把他送醫院,第二天早晨8點正常出現在門口,接著上班。

這次以後,我同事給我改名叫趙二斤,後來又改成了趙三斤。之後有一次幾個人陪客戶,52度的白酒一共喝了五六瓶,我都不知道喝了多少。在這個行業,你陪著喝也是看你的人品。

現在是讓我趴著我就趴著,讓我躺著我就躺著。

我們是技術人員創業,最初遇到的是技術陷阱,覺得自己技術無敵。但我們根本不了解社會,純技術公司是沒法在中國土壤上生存的。因為缺乏知識產權保護,你做什麽別人就抄什麽。後來我們特別相信資本,到處尋找資本。最後發現一些資本也並不可靠。

站隊從2010年以來就一直是我們的一個重要決策。阿里、騰訊都是我們認為非常不錯的巨頭公司,但機緣巧合,騰訊優先投資了我們,而且我們也看好騰訊未來的發展。我覺得騰訊內部主人翁意識,企業素養特別靠譜。除此之外,我們和騰訊的合作向來緊密。目前我給騰訊提供涉及騰訊雲、電腦管家、手機管家等安全方面的服務。同時,我們還跟微信合作,負責其企業公眾號認證、支付賬號認證的安全檢測和審查。此外,還包括部分海外業務的審核。

目前,我們的產品服務超過國內90萬家網站,已經是雲防禦市場占有率第一,我們也長期參與執行亞運會、G20峰會、金磚會議、世界互聯網大會國家各項重大活動的網絡安保工作。

愛因斯坦的一句話對我影響很大,他說這個世界是個危險的地方,不是因為那些邪惡的人,而是因為那些無動於衷的人。這句話一直刺激著我,咱不能無動於衷啊。

我們的口號:俠之大者,為國為民。當時我講給很多投資人聽的時候,他們笑得能鉆到桌子底下。我說知道創宇的安全能量很大,但我們一定要有道德底線,我們被競爭對手笑得差點擡不起頭來。你說的這些別人都不信。

怎麽為國為民?比如說,我們保證國家政府安全,保證金融安全,保護網民不遭受欺詐、攻擊,不就是為國為民嗎?我們真正踐行了這個口號。俠之大者,我們都有俠客的心。俠客本可以一個人活得很好,但是為什麽願意低著頭做事,因為覺得這事有意義。

我從來都不認為我是行業領袖,從來都不說我過去在海外有多牛逼。經過那麽多的失敗經驗以後,我只是覺得我特不堪。當一個男人能夠忍受屈辱堅持下來,這代表這件事是他的事業,也代表這個男人成熟了。

趙偉 創業者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創業者 創業 暗黑 世界 我曾 曾選 選好 好了 跳樓 地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454

曾選歐議會 香港小子展拳腳 無懼財團壟斷 「這裏商機多的是」

1 : GS(14)@2011-01-22 01:31:46

2010-1-20 HT

  現年21歲、初中從香港移民英國的張敬龍,09年以最年輕候選人身份參選歐洲議會,雖然落敗,但轟動一時。至今兩年,張敬龍已在倫敦成立小型貿易公司,曾憑入口特色菲律賓手袋,兩月間勁賺近20萬港元。近日,他重返香港蒐集市場資訊,擬將公司業務擴至香港,充滿自信:「這裏商機多的是!」

  黃皮膚、黑眼睛的張敬龍在英國生活近10年,一口流利英語,發音與英國人沒兩樣。他早前在港接受本報記者專訪時,仍說得出字正腔圓的廣東話,又笑說:「你要多與我講廣東話,給我機會練習!」

最年輕候選人 獲廣泛報道

  眼前這名「香港小子」,兩年前毅然參選歐洲議會,成為英國首名參選歐洲議會的華人,冀為華人爭取權益,亦是當年最年輕候選人。他最終只獲4,918票,雖未能當選,卻是獨立候選人中排名第二高。這次選舉獲本港傳媒廣泛報道之餘,也為年輕華人在歐洲參政帶來突破。

  選舉夢未了,張敬龍又開始編織創業夢,本身是香港及菲律賓混血兒的他(見另文——「新界喇沙生 英倫雙狀元」),09年尾回到菲律賓探親時,無意間看見當地窮人製作的手袋,原材料為飲完洗淨的紙包飲品盒,十分美觀。他靈機一觸下,決定創立公司,率先入口這批手袋到英國,去年初開始寄存於當地小店售賣,一探市場反應。

英售菲國手袋 兩月賺20萬

  「紙包盒手袋」成本約4 英鎊(約50港元),張敬龍為手袋定價近30英鎊(約375港元):「英國人買手袋之餘,又可助菲律賓窮人增加收入,這是產品一大賣點,定價高點也不怕!」他的眼光果然準,紙包盒手袋大受歡迎。去年4、5月期間,其公司的營業額達20萬港元,經常賣斷市,要頻頻到菲律賓入貨。

  「可惜,我當時做漏了一件事!」原來,張敬龍並沒有為其公司申請「紙包盒手袋」的獨家代理權,英國行家們眼見張敬龍如此成功,紛紛仿效他入口該類手袋,從此張敬龍公司的市佔率被大大攤薄了,使現時公司每月營業額只有數萬港元。

  雖然公司的盈利大不如前,張敬龍卻對其偶然萌生的生意模式有所領悟;賽後檢討,他認為從東南亞貧窮地區入口特色產品,以類似公平貿易的概念為噱頭,向外國人推銷產品,應大有可為。下一個入口地?他的方向直指內地,他今次回港,就是為了籌備在港設立公司事宜,以便未來由內地入口產品,運往英國。

  張敬龍去年12月回港,逗留近一個月,不時留意市場產品,那麼有眉目嗎?「向你透露一點吧,是電腦底板。我知道有一間香港公司在內地設廠,由於曾替國際性電腦公司製作底板,其標準與國際水平相若。」點子有了,他計劃今年回港長住,大展拳腳。

  「香港是個做生意的好地方!在港註冊公司並不難,雖然我們出街,好像不少行業如超市等被大財團壟斷,但只要細心想想,還是可以從中找到不少商機。」張敬龍對在港發展充滿自信,成功與否,有待時間印證!
2 : GS(14)@2011-01-22 01:32:00

新界喇沙生 英倫雙狀元   

  積極涉足政壇及商界的張敬龍,今日拿出來的學業成績毫不遜色,是不折不扣的英國會考及高考雙料狀元,早在08年已獲英國劍橋大學取錄。然而,原來他移民英國前,家住上水,就讀新界喇沙中學,並非名校分子。

  「剛去到英國十分不慣,電視節目全以英文廣播,自己不太會講英文,連與鄰居溝通也成問題。」訪問期間,張敬龍回想那段青澀的移民歲月,不禁苦笑。

因英文不佳 曾遭排斥

  那時張父因工作關係,帶同菲律賓裔太太及數名子女移民至英國,起初落腳移民區,由於張敬龍英文不好,經常受鄰居小孩取笑,更遭到排斥,令他很難過:「於是我決心學好英文,努力讀書,在中學內積極參加活動,爭取同學的好感。」

  張敬龍的改善形象策略奏效。05年,當時15歲的他獲校內同學選為奧運大使,代表該校學生,在英國宣傳08年京奧,推廣體育運動;其後,他在英國會考GCSE考得9A,成為狀元;08年更在英國高考取得3A1B佳績,獲劍橋大學經濟系和約克大學數學系取錄。

  其時,他決定效法部分英國學生,先工作1年再讀大學,首份工作在英國雷曼兄弟當實習生,08年9月入職,「那時月薪有2萬港元,真的不錯,未料不夠1個月,金融海嘯便捲來!」結果,他當然要乖乖「執包袱」。

延遲入劍橋 或再參選

  誤打誤撞下,張敬龍加入倫敦國際廣播電台當節目主持人,未幾歐洲議會改選,該電台的節目經理提議他代表倫敦區參選,他想了想:「Why not?」毅然參選,用意本是為華人爭取權益,未料他一舉成名,入學的事就一直延遲着。

  他有意參選來屆(2015年)歐洲議會,但坦言不會放棄從商:「兩者挑戰不同,滿足感也不同。」至於幾時入讀劍橋?他笑言:「再看吧!現時想先創業。」
3 : GS(14)@2011-01-22 01:32:10

歐洲議會 歐盟立法機構   

  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是歐盟的立法機構,負責立法、監督及諮詢等,對歐盟成員國的立法及財政預算具有影響力。去年11月,台灣人申請免簽證遊歐盟成員國議案,由歐洲議會投票通過。

  歐洲議會議員由歐盟27個成員國的選民直接投票選出,每5年選舉一次,代表5億歐洲人的意見,現時有736名議員。

  歐洲議會成立於1952年,前身是歐洲煤鋼共同體議會;1962年改名為歐洲議會;議員初期由各成員國委任,1979年改為直選。
曾選 選歐 議會 香港 小子 拳腳 無懼 財團 壟斷 這裏 商機 多的 的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2663

王舒銳投金融界不敢提曾選港姐

1 : GS(14)@2017-06-10 12:53:31

■王舒銳指港姐的「光環跟你一世」,但影響「有好有唔好」。 黃耀興攝



【專訪】曾參選2012年港姐,做過長壽劇《愛.回家》靚女秘書Emma的王舒銳(Ivana),近年轉身走入金融界,加入中資券商工作。背負着港姐光環做金融到底有無着數?王舒銳就話「光環跟你一世」,但影響「有好有唔好」,雖然港姐名銜吸引力大,但老闆都會「質疑你唔捱得」,所以搵工時往往不敢提。王舒銳在大學讀書時已有綽號叫「理大女神」,二年級暑假時參選港姐完夢,落選後就返回大學完成會計學士學位課程。之後她加入TVB訓練班,曾參演《愛.回家》、《安樂蝸》等節目,正當漸漸廣為人識時,王舒銳卻決定改投金融業。讀會計出身的她,想挑戰較靈活的金融工作兼學識「睇公司」,做藝人時曾跟高手同事炒股,但她大呻:「當時不太識睇,搞到損手離場。」交了不少學費。為了結束撞板生涯,她2015年決心轉做金融,並進入一間中資券商做買方(Buy side)工作,學習分析行業走勢,做產業投資。其後近月轉工改做賣方(Sell side),嘗試上市公司範疇,學習了解公司實際財務狀況等。


TVB打工辛苦過投行

講起工作有板有眼,但到底港姐出身有無着數?王舒銳坦承,即使無特別介紹,僱主、客人都對她「港姐」身份感好奇,「即使港姐已經完咗,但個光環真係跟你一世。」王舒銳認為參選港姐「有好有唔好」,肯定比其他人「吸引力多咗,每個人都認得你」,但同時「僱主會覺得你捱唔捱得㗎?因為投行真係好辛苦。」惟她強調,「TVB嗰陣仲辛苦呀,時間仲長,變數更快。」王舒銳指自己雖不急於證明實力,「但我現時都要好快交到嘢,僱主會知我反應好快,對我改觀。」近年與王舒銳同屆的港姐陸續彈起,如朱千雪、黃心穎都正在上位,有無後悔離開娛樂圈?王銳舒指自己很投入投行工作,一直無後悔。現時工作忙時都要工作至凌晨,「真係比較技術性,無3、5年工作經驗去浸淫下,好難做到專家」,故無意重投娛樂圈。記者:方楚茵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607/20047167
王舒 舒銳 銳投 金融界 金融 不敢 提曾 曾選 選港 港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47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