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湖北炸堤分洪前夜:73歲老人緊急撤離“一線湖景房”

“這是我人生第二次分洪。”73歲的徐新華從小就住在武漢市東湖高新區龍泉街升華村大徐灣牛山湖湖畔,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第一次分洪是在1954年,“那時我才11歲,牽著一頭黃牛到栗廟,跟著大人一起種玉米、蕎麥,生產自救。水退後就回來了。”但這一次,徐新華要永遠離開他的“一線湖景房”了。

湖北省委、省政府7月12日做出決定,對省內第二大湖泊梁子湖流域的牛山湖進行破垸分洪,解決湖區嚴重內澇,避免高水位漫堤風險,同時退垸還湖,從長遠解決這一地區易漬易澇問題。湖北省防指昨日15時宣布,今天6時30分左右實施破垸分洪。

鋪設炸藥

為了配合此次分洪,共有1658名居民被轉移安置。據龍泉街道黨工委書記夏世佳介紹,對梁子湖流域的牛山湖實施破垸分洪後,大徐灣以通彎路為界,臨湖一側將永久性退垸還湖,至少有11戶64人將永遠離開家園,徐新華家就在其中。

事實上,破垸分洪已迫在眉睫。根據湖北氣象部門預報,從7月12日開始,入梅(6月18日)以來的第五輪降雨如期而至,梁子湖流域未來一周還有100~200毫米的降雨,在現有湖泊狀態不變的情況下,梁子湖的水位還要上漲0.4~0.8米,將大大超過保證水位、超歷史最高水位,嚴重威脅梁子湖湖堤安全。

牛山湖是梁子湖的一個湖汊,因湖南面有牛山,形狀似牛,山湖相連,故名“牛山湖”

“得保大武漢啊”

“要炸堤放水啦!快點搬家!”7月13日淩晨4時,自小住在大徐灣牛山湖湖畔的吳婆婆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定了定神,吳婆婆趕緊給在流芳大學城打工的兒子徐海波打電話:“趕快回來搬東西,要泄洪了!村主任挨家挨戶通知的!”

當天8時許,徐海波帶著老婆胡勝梅回到了大徐灣,匆匆忙忙地整理了兩大包換洗衣物,又擡了一張雙人床後,便來到地勢較高的臨時安置點升華小學。胡勝梅十分惋惜地說:“還有兩張床擱在樓頂平臺上沒來得及搬,空調拆不下來也搬不走。”一旁的吳婆婆打斷她:“人命關天的事,還要這些個東西幹什麽!搶險重要,得保大武漢啊!”

東湖高新區龍泉街升華村大徐灣村民連夜轉移

今年入梅以來,湖北省已發生四輪強降雨,造成五大湖泊和9條主要中小河流水位超警戒、超保證、超歷史。長江中遊出現歷史第5位洪水。

湖北省副省長、省防指常務副指揮長任振鶴在破垸分洪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自入梅以來梁子湖流域遭受了連續四輪強降雨的襲擊,四輪強降雨總量、強度和範圍等均高於1998年,突破多個歷史極值紀錄。”

以暴雨強度為例,四輪強降雨中,江漢平原、鄂東一帶多地降雨強度創歷史極值,均大於1998年。從1小時最大、24小時最大兩項數值來看,武漢江岸區1小時最大降雨119毫米,歷史第一位,達100年一遇;1998年1小時最大降雨沒有超過100毫米。黃岡麻城24小時最大降雨449毫米,重現期為100年一遇,比1998年最大的黃石站379毫米還大。

受四輪強降雨影響,梁子湖水位居高不下,防洪形勢嚴峻。6月18日入梅至7月上旬,15天入湖來水總量約為12.30億立方米,相當於常年汛期4至9月總來水量。目前,梁子湖水位高達21.48米,超保證水位0.12米,超歷史最高0.05米,為歷史第一位。更要命的是,自7月7日淩晨開始超過保證線後,梁子湖的高水位已持續了7天。雖然梁子湖僅有的樊口泵站已全力排水80天,但每天降水僅1厘米,受高水位浸泡影響,梁子湖堤防發生重大險情的幾率日益增大。

1658人清晨撤離家園

與吳婆婆此前對分洪毫不知情有所不同,徐新華早在3天前就聽說,已漫堤的南湖、湯遜湖要把湖水排入梁子湖,但梁子湖也裝不下了,還得繼續往牛山湖排,“這幾天聽候通知,隨時要搬走”。

然而,在得知將永遠搬離家園後,徐新華怔怔地發了半天呆,回過神時懊惱地說:“(我)只卷了這床鋪蓋,搬了張床出來。”說完就責怪起身邊的兒子,“凈在屋子里打些固定家具,搬也搬不走。”接著,徐新華還自言自語地說:“還以為就是4000塊錢的蓮蓬和花生絕收,哪知今年萬把塊錢的收入沒影了!”

吳婆婆的兒子徐海波說,因為床不夠,哥哥嫂子一家帶著兩個不到1歲的孩子到江夏流芳去投靠大姨了。徐海坡夫婦則打算留下來,一來照顧留守在家的老母親和5歲的兒子,二來也想第一時間獲得下一步移民安置的消息。

像徐新華和吳婆婆兩家一同連夜撤離的居民並不少。武漢市常務副市長龍正才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此次破垸分洪需要緊急搬遷1658名群眾,分布在武漢市江夏區和東湖高新區,均處於牛山湖周邊轉移規劃淹沒線以下,這些群眾已於13日12時全部轉移完畢。

第一財經記者在龍泉街升華小學臨時安置點內看到,兩棟教學樓已被臨時征用,作為轉移安置災民們的生活駐地。升華村村委會主任範家應說,共有184人轉移安置在此,“我們每天向大家供應三餐飯,午餐、晚餐都是15元/人的標準,早餐是10元/人(的標準),飲用水都是各界捐贈的,向災民不限量供應。”

184名升華村村民被臨時安置在升華小學內

向安置人員免費提供的盒飯,每人15元標準的夥食還不錯

由於中小學校只能在暑假期間作為臨時安置點,8月底必須騰出來等待學生入學,夏世佳表示,政府還在建一個安置還建小區,一期有14萬平方米、1000多戶,今年下半年可入住,“將優先安排11戶為分洪作出犧牲的村民”,二期有46萬平方米、近5000戶,可滿足其他地區、其他原因的轉移安置、拆遷戶入住。

隨著今天早上爆破的實施,有著360多年歷史的大徐灣將有一大半淹沒在浩瀚湖水里。想到此,大徐灣村民徐祥勝無比感慨,他告訴第一財經記者,未建牛山湖大壩前,牛山湖水位在19.5~20米,村民們顆粒無收,靠吃國家返銷度日。大壩1981年建成後,水位下降了1米左右,大家種水稻、香蓮、花生、玉米,近些年還養起龍蝦和螃蟹。“一畝香蓮可賣兩三千元,5畝魚池一年純收入有五六萬元,大部分家里過上了小康生活。”他說。

13日晚間,東湖高新區、江夏區環保部門開始挨家挨戶做最後的清理工作,防止農藥、柴油、生活垃圾等汙染物混入水體。

破垸還湖化解填湖之殤

行洪調蓄措施不僅是防洪應急之舉,更是謀遠之策。

沙湖,1987年7.7平方公里,2003年4.05平方公里,2013年2.4平方公里;南湖,1987年14.59平方公里,2003年10.96平方公里,2013年7.4平方公里……中國地質大學(武漢)地球科學學院地理學教授李長安擺出的一組組湖泊面積對比數據令人唏噓不已。他繪制的武漢市湖泊地圖,從1987年的370.97平方公里,到2013年的264.73平方公里,湖泊萎縮的速度觸目驚心。

“我們的監督去哪兒了?我們的孩子是否養好了?我們出臺了湖泊保護條例這個好的法律,是否保證了法律的嚴格施行?”李長安說,“看到武漢的湖變成這樣很心痛。”

任振鶴在破垸分洪新聞發布會上表示,由於種種歷史原因,圍湖造田、填湖蓋房、圍湖養殖,使得湖北省的湖泊數量減少、面積萎縮、功能退化,多年來形成的蠶食湖泊軀體、分割湖泊汊港的局面,已經嚴重影響湖泊調洪功能的發揮,嚴重影響湖泊和周邊地區生態環境,顯著增大了梁子湖流域人民群眾防洪保安風險和壓力。

任振鶴指出,梁子湖水位一再突破歷史最高水位,圍湖、攔汊開發的嚴重後果已充分顯現,再不采取緊急措施,後果不堪設想。

據介紹,梁子湖的牛山湖破垸分洪之後,梁子湖、牛山湖、垱網湖、愚公湖及本月7日進行的第一批17個分洪民垸將連成一體,因勢利導破垸還湖,梁子湖面積將增加100余平方公里,達到370平方公里,從而減少養殖汙染,增強湖泊自凈功能,提升湖泊水質,修複湖泊生態。

據湖北省防辦介紹,目前,省內湖泊已破掉84個內垸調蓄分洪,其中主動破垸分洪34個、被動破垸分洪50個。

任振鶴表示,啟動牛山湖等汊湖分洪調蓄應急措施,是湖北省全面實施湖泊綜合治理的第一步。下一步,將實施全面退田還湖、退垸還湖、退漁還湖工程,加強湖泊入江通道建設,提高湖泊防洪排水能力。

湖北省委常委、武漢市委書記阮成發曾直言:“如果綠線、湖泊不保護,以後我們連眼淚都將哭不出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664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