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國製造:失之製造,收之市場

http://www.infzm.com/content/81435

因為成本上升,中國製造的吸引力正在下降。消費品製造業正在轉向東南亞,而工業品製造業則回流美國。

不過,失之製造,收之市場。生產基地變成明星市場的新故事,剛剛展開。

一個徘徊了四年的傳聞將在10月底變為現實:阿迪達斯將關閉在江蘇蘇州的唯一一家中國直屬工廠。阿迪達斯還告知了其他10家代工廠,將陸續終止代工合同。

阿迪達斯官方解釋是「出於重新整合全球資源的策略考量」。但外界普遍解讀為,跟它的老對手耐克一樣,這家風向標式的「候鳥」公司為了追逐更低的成本而將製造基地轉移出中國,而更多生產商將尾隨其後。

除了衣服、鞋子的生產商開始離開,在工業品製造領域,中國也正在失去吸引力,而美國成為這些投資新的目的地。

通用電氣在2011年年報中提出,要把家電生產線從中國和墨西哥撤回到美國;福特汽車將在美國投資160億美元增加工廠和生產線;全球最大的挖掘機 和推土機生產商卡特彼勒2011年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投資1.2億美元新建一個製造廠;谷歌新推出的播放器「Nexus Q」也在美國生產。

「美國製造業的轉移才剛開始。」麻省理工學院工程學教授辛奇·利維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前不久,他花了兩個月對108家總部在美國、擁有跨國營業機構的企業進行調查,其中14%明確計劃將部分製造業務搬遷回美。

製造業到美國去

在此前二十年間,美國和其他西方資本流向中國,是一個普遍的趨勢。這些資本洶湧而來,有力支撐著中國經濟的本輪崛起。這股力量如此重要,甚至曾經被批評為「中國患上外資依賴症」。

不過,美國國內對此的質疑一直不斷,一些人認為中國人搶走了美國工人的飯碗。

美國經濟政策研究所近日公佈的一項報告稱,「在2001年至2011年,對中國的貿易赤字使美國失去的或者被取代的工作機會超過270萬個,其中製造業超過210萬個。」

但變化正在出現。2012年6月,星巴克的陶瓷杯開始在美國俄亥俄州東利物浦生產。

「作為星巴克『為美國創造工作機會』倡議的一部分,我們確實從最近開始在美國生產部分馬克杯。」星巴克官方回覆南方週末記者稱。

星巴克在全球範圍內第一個自由的可溶性產品生產設施也設在美國本土,這家位於佐治亞州奧古斯都的工廠將在2014年初完工。完工後,星巴克VIA免煮咖啡、星冰樂系列飲品咖啡部分的配料和一些星巴克即飲產品將在這裡生產。此前,這些都是在美國境外生產的。

「放在本土生產,美國的星巴克門店下單後,不用一週就能收到貨,但如果放在中國,從下單到收貨得花3個月時間。」星巴克公司一位人士稱。

麻省理工學院工程學教授辛奇·利維的報告中提到,影響美國公司回遷產能的重要因素是供應鏈。

這包括風險和成本兩個方面:2011年泰國50年不遇的洪災使得英特爾損失了10億美元的銷售額,而日本大地震也使得通用汽車損失慘重。至於成本,辛奇·利維認為供應鏈成本的25%在於運輸環節,而油價從2009年到2011年漲了一倍。

「2003年-2008年期間,中國的勞動力成本上升了19%,而美國的勞動力成本增幅為3%。」辛奇·利維教授說。中國過往的優勢在這些新情況下正在變化,而美資企業有可能考慮,供給本土市場的產品就在本土生產。

全球知名ATM機生產商NCR公司2009年在美國佐治亞州哥倫布市開設了一家新工廠,負責生產北美市場產品——之前,這其中的一部分由北京工廠生產。

NCR公司大中華區公關部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解釋稱,這是其在全球實施的「區域生產模式」的一部分。所謂區域生產模式,是指在哪裡賣就在哪裡生產。不過,她說,「NCR並沒有將生產由中國轉移到美國,更沒有減少工廠員工數量和在國內的投資。」

同樣這麼做的還有美國日用消費品商寶潔、瑞典宜家家居。總部在德國的阿迪達斯,增加了在北美的製造業合作夥伴,比重從2009年的10%增至2011年的15%。

而奧巴馬的刺激政策,也成為美國吸引力上升的原因之一。美國聯邦和州政府的政策,比如削減公司稅以及對研發的補貼和支持等,對企業回遷產能起到了鼓勵作用。

「美國企業回撤產能是由於受到政治和經濟兩方面的壓力。」波士頓私人銀行與信託公司副總裁馬特·奧爾森告訴南方週末記者。但他並不認為中國從此會失去製造中心的地位,「一段時間內,中國和美國作為兩大製造中心的地位不會受到威脅」。

加拿大皇家銀行環球資產管理首席經濟師埃裡克·拉塞爾斯也持同樣的判斷。他告訴南方週末記者,「我想美國企業回撤製造業不是主流,但我們可以得出結論:30年來製造業從美國向中國轉移的時代已近尾聲了。」

商務部研究院外商投資研究部主任馬宇則發出警告,「這是一個危險的苗頭,值得重視。這凸現了中國製造業面臨的體制困境,國家政策可挖掘的空間很大。」

「候鳥」飛向東南亞

東南亞,是資本的另一個選擇。

收到阿迪達斯終止合同的一紙通知,孫英莉有些措手不及,雙方約定的合同期原本要到2015年才結束。

孫的公司自1996年開始為阿迪達斯代工,雙方在2006年簽訂長期合作協議。

那時恰逢阿迪達斯在中國生產的黃金時期。2007年,阿迪達斯集團下屬鞋類產品有一半是在中國生產的。但隨後,阿迪達斯開始實施增加供貨商地區多樣 性的戰略。2011年年報提及,一些拉美國家對中國出口的鞋類產品徵收很高的進口稅,這也是阿迪達斯將生產基地進一步分散化配置的原因。

到2011年,阿迪達斯集團的鞋類產品來自中國的比重雖然仍是最大,但已降低到35%。而印尼、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的增幅明顯,後者的份額翻了一番。

「關閉阿迪達斯蘇州工廠是出於重新整合全球資源的策略考量,這一策略將幫助阿迪達斯更好地發揮我們的規模效應並降低複雜性。」阿迪達斯提供給南方週 末記者的官方回應滴水不漏,試圖為關閉事件降溫,「關閉工廠既與漲薪無關,也與我們的庫存情況無關,目前阿迪達斯在中國的庫存情況良好」。

但事實上,工廠轉移的秘密在於成本。2008年7月,阿迪達斯全球CEO赫伯特·海納對德國媒體稱,在中國,由政府制定的工資標準逐漸變得過高,公司希望部分地撤出中國,轉移至勞動力更便宜的地區。恰是四年前海納的此番表態,引發外界對阿迪達斯將轉移生產線的猜測。

與四年前相比,中國的人力成本上升有愈演愈烈之勢。「如果加上社會保險,我們這裡工人的平均月薪超過3000元。這跟兩年前相比翻了一番,但我們還發愁招不到工人,已招到的工人,跳槽率很高。」李新(化名)是福建一家阿迪達斯代工企業的中層,為了招工,四處找人幫忙。

李新稱,他所在企業的人力成本支出佔營業額的比重,已從兩年前的12%增加到30%左右。

一面是中國不斷看漲的勞動力成本,另一面則是印尼、越南等東南亞國家成年勞動力每月約合一千多元人民幣的薪水,李新所在的公司開始拓展海外分廠,三家工廠先後在越南、印尼落地。

與阿迪達斯相比,老對手耐克轉移生產基地的步伐邁得更大。從2005年開始,耐克逐年增加越南工廠在其製造業中的比重,到2009年,越南和中國的訂單比重同為36%。連續兩年反超之後,2011年,越南的比重升至39%,而中國降至33%。

這並非耐克和阿迪達斯的第一次工廠遷徙。兩家品牌發源於歐美的「候鳥型」企業對成本非常敏感。上世紀七十年代,其主要生產基地在日本,由於日元升 值,日本勞動力成本上升,它們將生產基地轉移到韓國和台灣地區;1990年代,又因成本原因陸續把訂單轉移到中國大陸。而今,越南、印尼等東南亞國家則成 為新的樂土。

耐克和阿迪達斯的遷徙也帶動了一些台資背景的代工廠轉移。2012年年初,在香港上市的九興控股公司關閉了一家在東莞的來料加工廠房,同時繼續提升在印尼的生產能力。源自日本的休閒服裝連鎖品牌優衣庫(UNIQLO)也把東南亞視為下一個遷徙地。

1999年,優衣庫在上海和深圳建立生產部門。到2007年前,90%的優衣庫產品皆由中國製造。但2008年後,優衣庫逐步減少對中國製造的依 賴,2011年中國的比重減少到80%。這一年的年報顯示,公司計劃積極拓展在亞洲其他國家的生產,以便降低成本,「目標是把三分之一的生產轉移到中國以 外」。

除了服裝銷售商,食品企業對價格也具有較高的敏感性。北美一家知名食品企業近兩年開始直接從海外進口產品,該企業一位員工稱,「每一個在中國生產的產品,都要有至少一個或者幾個後備國家。一旦中國失去競爭力,可以馬上將訂單轉移。」

不久前,中國歐盟商會面向在華歐盟企業進行了一次調查。調查顯示,22%的受訪企業表示,他們正在考慮將投資轉向中國以外的市場。當被問及動機時,其中一個主要因素即是成本不斷攀升。

這份調研數據顯示,消費品企業比工業品企業更傾向於撤離,這與前者對價格更為敏感有關。

「與工業品企業相比,消費品企業的生產轉移更快,」李新說,「5年時間基本可以完成」。

從世界工廠到世界市場

「十年前,我們有七成會員企業的產品以出口為主,三成企業面向中國市場,」華南美國商會會長哈利說,「但現在,這個比例恰好反過來了。」

儘管中國作為製造基地的吸引力正在降低,但作為市場的吸引力卻正在上升。

南方週末記者聯繫採訪卡特彼勒、NCR、通用電氣、福特、星巴克、阿迪達斯、耐克、寶潔等數家跨國公司,他們集體表示出對中國市場的重視。

在將越來越多的生產基地轉移到中國之外的同時,耐克、阿迪達斯和優衣庫將中國的定位從生產基地向核心市場轉變。

阿迪達斯宣佈在天津新建一個北方物流中心,與蘇州工業園內負責中國銷售的物流中心遙相呼應。耐克的路子如出一轍。2009年耐克關閉其在中國唯一一 家直營工廠太倉工廠後,耗巨資在太倉打造了一個全球第二大物流中心,交貨時間因此縮短15%。它們還計劃開設更多的門店,並把眼光瞄準中國二三線城市。

這兩家老對手,陸續將生產撤出中國,卻比賽著把中國市場作為主要驅動力。暫時落後的阿迪達斯集團,其全球CEO赫伯特·海納近年來不斷增加到中國的次數,他把中國親切地稱為「我們的明星市場」。

中國歐盟商會的調查數據也顯示,74%的受訪企業認為,中國在其全球總體戰略中變得越來越重要。報告描述說:「以前,中國主要是世界工廠,而當今和未來,中國將成為我們產品的最終世界市場。」

「十年前,我們有七成會員企業的產品以出口為主,三成企業面向中國市場。」20年前,華南美國商會會長哈利就來到中國。他的華南美國商會,代表了1800多家在華南投資的美國企業。他說,「但現在,這個比例恰好反過來了。」


中國 製造 失之 收之 市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0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