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檔股票賠光身家 股市名師的慘痛告白 投資失利,淪落在公司打地鋪 司馬相

2016-02-08  TCW

一個昔日「喊水會結凍」、光靠一檔股票就能賺進五千萬元的投顧老師, 卻因過度自信在一夕之間賠光資產,流離失所。如今,走過人生低潮的他,雖然身價大不如前, 但對以「股癡」自嘲的他來說,所謂的幸福就是克服投資的貪婪與恐懼,找到穩定獲利之道。

如果當年投資的威盛沒被斷頭,我現在應該起碼有億元的身價。」早年曾在台股叱吒風雲的司馬相,說話豪氣,言談之中難掩落寞。「民國八○年代的主力時代,在台股有許多喊水會結凍的人物,司馬相就是其中一個。」熟悉他的《今周刊》發行人謝金河曾如此形容。

36歲身價數千萬

精於技術分析 被散戶奉為明燈現年六十歲的司馬相在二○○○年以前,的確風光一時,甚至光靠威盛一檔股票,就讓他賺進五千萬元。他以司馬相為筆名出版了好幾本股票投資書籍,成為許多投資人必讀經典。只是,「成也威盛,敗也威盛」,也是因這檔股票,讓他在短短兩個月,輸光了資產。投資失利後,流離失所的他,一度在公司打地鋪長達五年半。

時序回到一九九二年以前,台股正處於股市大多頭的年代,司馬相自文化大學國貿系畢業後,曾在《市場行情》雜誌當過兩年記者;接著在中聯信託的放款業務部門任職四年。因為早年鑽研技術分析了得,在股市賺的錢遠高於本業,他索性於九二年創辦司馬相投顧。公司闖出了名號,在當時的《產經日報》、《財訊》等財經媒體力邀下,不斷發表文章。由於對散戶的號召力量大,甚至當時還曾掀起一陣「司馬相概念股」的風潮。

「我曾有同時喊進的七檔股票,隔日統統漲停的紀錄。老雷(早期股市大亨雷伯龍)曾炒作過的資產股厚生,我也曾經推薦,不到一個月股價就翻倍……。」憶起過往的高人氣,司馬相說:「當時我的會員近千人,打著我名號開的投資講座都是場場爆滿,光是收會員與演講,就讓我月收入破百萬元;加上投資收益,三十六歲那年,我就有超過八位數的身價。」少年得志、為人海派的司馬相,若非將賺的錢持續投入股市,就是借給需要周轉的朋友。但因為缺乏資金控管風險意識,他賺來的大筆資金沒有置產,也不做其他保本性資產配置,又因欠缺對資產做「防火牆」的規畫,所有資產只花了兩個月就賠光。

押寶威盛讓他夢碎

誤判遭斷頭出場 一度流離失所或許是意氣風發的強力自我意識作祟,讓他與妻子的嫌隙加劇,兩人在一九九九年離異。而同年他因看好威盛後市,在該檔股票上市後股價一三○元附近,開始大筆買進,半年後開放融資,他更陸續用五百萬元現金使用融資押滿。二○○○年五月,在威盛接近六百元之際,他將手上的股票全部出清,淨賺四千多萬元,財富水準臻至人生的巔峰。這一年,司馬相正值四十四歲壯年,因與妻子離異,成為另類的「黃金單身漢」。於是,他開開心心地花了五十萬元,去歐洲各國遊歷兩個月。

但老天爺彷彿在跟這個「黃金單身漢」開玩笑般,在他處於人生頂峰的同年,讓原本踩在雲端的司馬相墜入深淵谷底。 「二○○○年八月初我回國後,看到很多朋友股票慘遭套牢,我心想:股市跌深總會反彈,如果我這一次逮到反彈,不僅自己財富又更上層樓,甚至還有餘力幫其他朋友度過財務難關。」孰料,迎接他的不是反彈行情,而是一場最凶險的瘋狗浪。司馬相回憶說:「威盛從六二八元拉回至五五○元,我在威盛除權前陸續以五五○元附近的價位買進,打算搭一趟反彈兼除權息行情列車。沒想到威盛除權後,就遇到核四停建風暴,台股崩跌,威盛股價跟著兵敗如山倒。

我陸續投入了五千萬元,維持融資部位不被斷頭;但苦撐了兩個月,威盛跌到二五○元,沒子彈了,還是被斷頭出場。」「威盛斷頭後,股市操作就變得很不順,我想用融資翻身,搞了兩年還是賺少賠多。」一來是因為當時台股環境不好,二來威盛的衝擊,讓司馬相猶如驚弓之鳥。由於對電子股基本面了解不夠,讓他即使買到好股票也不敢抱長,屢次追高殺低造成虧損。這讓他上了寶貴的一課,就是「不要把自己當作神」,要對市場有敬畏之心。

重新鍛鍊股市功力

鑽研基本面、設停損點 獲利五成早期是司馬相投顧股東之一、也是司馬相多年好友的俞玉強說:「當年司馬相投顧正火紅時,號召力十足,也有很多忠實粉絲,但他為人耿直,對於有些公司派企圖透過他放消息的炒股邀約,他常不假辭色拒絕。後來他投資失利落難,也因為他的個性固執,吃了不少苦頭,我也很替他惋惜……。」○三年八月至○八年十二月,在友人的邀約下,他擔任「金鑽投顧」研究部負責人,讓他有機會「打掉重練」,專心研究產業基本面,並且在公司打地鋪長達五年半。無奈○八年金鑽投顧被人倒債二千萬元,又讓司馬相必須歸零再出發。

「我在○八年五月勞保年資滿二十五年,申請一次給付約一五○萬元,扣除生活費與小女兒的學雜費支出,我帶著僅剩的一百萬元搬去淡水,從台股四千點附近開始操作。至○九年賺到了一八○萬元後,我留下一百萬元資助小女兒念碩士班費用,其餘繼續投入股市。」一一年三月日本福島核災,八月出現關鍵性長黑K線,下跌九○二點後,司馬相投資又受了不小的傷,他決定離開台北減少租金開銷,搬到友人在苗栗南庄鄉下的平房老家。

他說:「過去四年,我終於摸索出一套穩健獲利的投資心法,再次累積到千萬元的資金。儘管大不如前,但至少讓我重拾自信,生活也較穩定了。」細數這些年讓他操作翻身的股票,包括有新日興、朋程、可寧衛、碩天、F-豐祥、超眾等的波段操作,分別讓他有三至五成不等的獲利。

選股上,他從本益比低於十二倍,毛利率高於同業的好公司縮小範圍。選定目標後,為了不再重蹈威盛覆轍,他會事先設好停損停利點。比方說,當關鍵性月線長黑棒的低點一破,就要斷然停損;至於當個股符合前述基本面要件,並突破三個月以上整理線型後,以黃金切割率(例如原股價乘以一.三八二、一.六一八的位置)找停利點,通常可設定四至五成的報酬率;並且一次只操作三檔股票,持續留意好標的進行換股,嚴守停損停利的操作紀律。

走過人生低潮,對司馬相來說,現下人生最幸福的事有三:一是他終於在台股摸索出每年至少三成獲利的模式;第二,是利用股市賺的錢栽培女兒,完成她們的夢想;最後,就是繼續當好友們的股市「許願池」,只是現在不是借錢給對方投資,而是與友人分享如何選股,不要再重蹈他投資失利的覆轍。

司馬相幸福小錦囊

為投資設立防火牆。

賺錢時,收斂貪念,把部分獲利轉往保本性資產。

投資前,就預先設好停損點,停損一到,不再戀棧。

撰文 / 林心怡

一檔 股票 賠光 身家 股市 名師 慘痛 告白 投資 失利 淪落 公司 打地鋪 司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506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