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鋼貿詐騙案情漸明 涉案團夥被指裡應外合

http://www.21cbh.com/HTML/2012-5-18/yNNDE3XzQzNTQyNQ.html

這是一場精心設計、裡應外合、放長線釣大魚的騙局。

5月17日,本報記者從多渠道獲悉,上海鋼貿詐騙案的涉案金額將不止3億元,十多家上海鋼貿公司被騙,為業內罕見詐騙案,目前公安部門正在取證。

本報記者還從多家被騙企業瞭解到,許根龍、高錦慧、高林森、王友軍等四位涉案人員已被公安機關拘留,其中,許根龍已被批捕。包括許根龍的妻子趙燕紅、妻弟趙德寶、上海誠瑪貿易負責人姚文章在內的多位涉案人員在逃。

多位知情人士稱,詐騙團夥冒用上海基礎工程有限公司的名義和項目行騙,許根龍本人為上海基礎工程公司離職員工。

公 開資料顯示,上海市基礎工程有限公司前身是丹麥商人於1919年創辦的康益洋行,1953年收歸國有,現為上海建工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全資子公司。公司具有 市政公用工程施工總承包一級、公路工程施工總承包二級、房屋建築工程施工總承包二級、 地基基礎工程施工專業承包一級等資質。

出乎鋼貿業內人士意料的是,許根龍等人設計的騙局長達兩年卻沒有被識破,並且滬上多家知名鋼貿公司集體被騙。

天衣無縫

目前,由於公安機關還在調查案件緣由,很多真實情況尚未浮出水面。

一家被騙企業人士告訴本報記者,許根龍等人假冒上海基礎工程公司之名已長達兩年多,之所以未被發現,是因為許根龍巧妙地利用上海基礎工程公司多位內部人士周旋,甚至令人懷疑「內部人士與許根龍等人勾結」。

「我們的合同都是在上海基礎工程公司的辦公室簽的,怎麼會想到是個騙局。」另一家被騙公司人士表示。

一家受騙企業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之所以懷疑上海基礎工程公司有人與許根龍等人勾結,是因為很多合同和交易是通過上海基礎工程公司內部人士完成。

「有一次,對方遲遲不結算,我們打電話去問上海基礎工程公司的於志華要錢,於說,款子已打給許根龍,還有一位姓莫的老總,多次為許根龍掩護。」知情人士稱。

多位受騙企業人士告訴本報記者,除了將鋼材運至詐騙團夥指定的倉庫,甚至還多次將鋼材直接運至工地。「我們還請上海基礎工程公司的相關負責人出去玩,平時也相互宴請,根本意識不到被騙了。」

幾家被騙企業甚至與「上海基礎工程公司」保持了長達兩年多的業務往來,直到不久前,一家企業發現擔保公章系偽造,才捅破這場騙局。

目前,公安機關已要求上海基礎工程公司採購經理於志華、來平、上海基礎工程公司橋樑分公司有關人士等協助調查。此外,上海誠瑪貿易公司、上海輝凰貿易有限公司等有銷贓嫌疑的企業也正在被公安機關調查。

不過,另一家被騙金額較少且追回損失的企業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公安機關尚未獲得明確證據證明上海基礎工程公司內部員工與許根龍勾結,「也可能是許根龍騙術太高強」。

罕見詐騙案

知情人士稱,滬上十多家「有頭有臉的鋼貿企業」被捲入詐騙案,該案件曝光後,在業內引起極大關注。

近年來,鋼貿行業發生多起詐騙案,但涉案金額一般為幾百萬至幾千萬不等。加上最近鋼貿業普遍面臨信貸信譽危機,陸續有銀行接到公安機關通報,反映部分鋼貿企業以鋼材市場為融資平台,通過虛假注資擔保公司,以抵押質押、重複抵押、互保聯保的方式,大量套(騙)取銀行貸款。

在此情況下,銀行紛紛收縮鋼貿領域的貸款,導致不少鋼貿企業面臨資金鏈危機,此次詐騙案更令行業神經緊繃。

「現在國內沒有比鋼貿業神經更敏感的行業了,已到了鶴唳風聲的地步了。」一家被騙企業人士表示。

另一家被騙金額較大的鋼貿企業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不少被騙企業已到了生死存亡的時刻,如果銀行斷貸,「自殺、跳樓也不難」。

此次詐騙不僅金額大,還席捲滬上多家在業內有影響力的企業。目前,這些被騙企業已報案,並盡最大努力追回損失。

不過知情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完全追回損失的可能性很小,因為不少資金已被轉移。
鋼貿 詐騙 案情 漸明 涉案 團夥 夥被 被指 指裡 裡應 應外 外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600

好不主席:裏應外判 盧先亞

1 : GS(14)@2013-04-13 16:48:0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412/18225513

                執筆時碼頭工潮仍未見曙光,「誰能代表誰?」這件事上已經節外生枝,誰才是資方代表?HIT、據稱行政出錯的Sakoma、Floata,還是其他外判商?勞方代表到底是罷工工人、職工盟、工聯會定鬍鬚B?至於早應該介入的官方代表,真的是勞工及福利局局長張建宗嗎?他寧出席粵劇晚會(請問同佢嘅職能有乜關係?),且要落荒而逃亦不願面對示威群眾,及後仲要砌詞自己一直都有親自跟進事件,並曾主動約見和黃(013)高層,閉門會面咗兩小時喎,好一個「裏應」。

商民孰重孰輕 心知肚明

                傾啲乜?到底係評估罷工對航運以至香港經濟嘅損失(又關佢乜事?),抑或「懇請」個真正老闆高抬貴手,定係搵幕後有形之手擺平佢?但係點解局長唔「撥冗」與罷工工人見面,就算唔能夠滿足即時訴求,起碼示以誠意聆聽工人苦況。
商民孰重孰輕,你話呢?或者局長同嗰位嚴總根本同樣思維,一切訴諸市場經濟,簡單嚟講,即係等價交易同埋「份糧包咗」。所以「如果佢(工人)覺得,呢度雖然好辛苦,雖然要做24小時,雖然要輪班,雖然話要風吹雨打,不過咁嘅情況下,呢個錢係可以接受,咁咪繼續做落去囉!」
碼頭工人當然是為了生活和屋企(所以先有「養起李+×,養唔起家庭」的口號),才甘願接受如此苛刻的僱用條件和忍受嚴苛的工作環境,其實有好多工種何嘗不是一樣。而且因為工作性質或技術要求,轉行不易,一旦出現產業轉移,甚至式微,工人必然首當其衝。資本家可以基於成本考慮,將成盤生意話搬就搬,而當中人力要求卻肯定會捨遠圖近,盡用當地廉價勞動力。過去香港的紡織製衣及其他製造行業走過的路,莫不如此。
一個行業的興衰,自有其市場環境因素,這點我們明白。因此本港數以萬計的製造業工人,過去因為廠家倒閉或搬咗啲廠返大陸,被迫失業和轉行,這點我們也能理解。問題係家陣個貨櫃碼頭仲喺香港營運吖嘛!貨櫃行業除了勞工密集外,基礎建設投資規模更是巨大,所以經營者豈會輕舉妄動,更不會瞬間轉移,最多咪開多幾間喺左近,總之圍番條大數,點都唔會賺少咗,而無論喺邊度賣力賣命嘅勞動群眾,就一定冇機會賺多咗。勞資雙方就是逾越不了這道均富分利的鴻溝。
不過現代社會,逐利之餘,也要申張公義。因此「血汗工廠」備受指摘;剝削產物亦遭杯葛,人們追求的是平等和有尊嚴的生活,而對勞工方面的保障,不過就是基本起點。所以我們要為勞工爭取最低工資、標準工時、甚至於集體談判權(呢筆欠賬,我會遲啲同工聯會再計!),當然也要繼續支持碼頭工人的抗爭,而過百萬的捐款不只是實際的支援,更是代表市民向政商表達的強大聲音。

                  盧先亞                                                        
好不 主席 裏應 應外 外判 盧先 先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252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