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高盛高管嫌外賣又慢又難吃 自己辭職送外賣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331

ip4VDnkeYzZA
 Rahul Parekh(右)Humberto Ayres Pereira(左)

彭博社,Rahul Parekh之前是高盛集團在倫敦股票衍生品交易部門的執行總監,披星戴月的加班對他來說早已成為習慣。

但讓他實在受不了且決定改行的卻是食物。

“我記得還在高盛的時候,工作到很晚,公司附近已經沒有商家還在營業,”他受訪時表示。”你在網上向一家外賣店訂餐,最後拿到油膩的餐點已經是等了一兩個小時,怎麽看都不健康。”

Parekh下定決心,認為自己可以做得更好。他今年稍早辭掉高盛的工作,與人共同創辦了名為EatFirst餐點外賣店,不但所有餐點都是店內現做,而且保證,只要在倫敦金融城內的辦公室,下單後15分鐘一定送達。

另外一家知名在線餐點外賣服務是Just Eat Plc, 其股票今年4月開始上市,EatFirst就是以其為師。Just Eat是2001年在丹麥開始營業,2006年拓展版圖到英國。Just Eat Plc市值為16億英鎊(26億美元)。

Just Eat扮演客戶和可外送餐點的餐廳之間的橋樑。它和EatFirst不同, 它不自制餐點,也不外送。業界其他公司還包括Deliveroo, 提供餐廳的餐點,靠外送服務收費。

Parekh的合夥人包括Humberto Ayres Pereira和Torben Schulz,前者曾任職麥肯錫,並且在母國葡萄牙創辦Skin這個在線化妝品業務;後者是企業家,打算在其所在的柏林開辦EatFirst。

EatFirst受到總部在柏林的Rocket Internet AG支持,這家公司投資與網絡業相關的企業。

兩道料理

該公司目前每天提供兩道料理供客戶選擇,其中之一是素食。菜色每天變 換,廚房就位於倫敦金融城附近的Farringdon。最近的選擇包括西班牙香腸和雞肉什錦、泰國馬沙曼咖哩和法式燉蔬菜配羊奶乳酪。每道料理是7英鎊(11.32美元)。

執行主廚是曾任職Bar Boulud的Jane Tran。未來幾個月會增加第三道料理。客戶可以刷卡付費,也可使用App付費。

28歲的Parekh生於英格蘭的曼徹斯特,其家人來自印度的古吉拉特邦。他的父母生於肯亞。EatFirst初期只外送到限倫敦金融城的部分地區。這是一個擁擠的市場。

“我還在高盛的時候,每天輪流去不同的餐廳,周一去Itsu,周二是Pret,周三換成Leon,周四吃Pod,幾個星期下來就覺得了無生趣,” 他說。”這是我們想通過EatFirst來改變的,所以大家可以享有不同的料理,不必到別處去找吃的。”

Planet Retail Ltd.全球研究部門負責人Natalie Bergin表示,追求健康且便利的食物的趨勢並不是現在才有,但拜科技之賜,情況也有了變化。

對於放棄高盛光鮮的工作送起外賣,Parekh說道:“高盛的工作讓我擁有一段非凡的體驗,但是我們現在所做的一切是對未來行業都有著巨大影響的事。在高盛上班你會感覺自己像是巨大機器上的一顆小螺絲釘。”

“這樣的生活讓人感到不一樣的興奮:每天都有新鮮的事做,我在廚房呆過,洗過盤子,和市場部一起在外面貼過廣告,還參加過募資會議。這有很多事情要做,這是一種全面的商業體驗。”(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高盛 高管 外賣 又慢 慢又 難吃 自己 辭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231

砍人事成本僅杯水車薪 前景仍不看好 宏達電大裁員 揮刀太慢又太輕

2015-08-24  TWM

經歷連番高層出走與異動,以及無預警財測下修和股價重挫,宏達電的壞消息好似沒有終止的一天。八月十三日再傳出大裁員消息,且人數將上看二千三百人。這一刀砍下,能救得了宏達電嗎?

撰文•何佩珊、林宏達

每到年中,就是台灣科技大廠的「開獎季」,各家員工辛苦多時,滿心期待的就是紅利獎金的發放。然而在八月十三日這天,宏達電員工收到的卻是一封來自董事長王雪紅的信,等到的則是一份上看二千三百人的裁員名單。

消息一出,股價跟著重挫,至八月十八日已跌破五十元。

「這件事早就該做了!」一位不願具名的宏達電前高階主管說得直接。「智慧型手機市場高利潤的時代早就過了,宏達電卻還是一直採取高成本的方式經營。」確 實,從各項營運數據來看,不論營收、獲利還是智慧型手機出貨量,宏達電這三年來都呈現顯著衰退,經營成本卻還是維持在高水位。

關鍵策略失誤 陷入苦戰以人力成本為例,據了解,宏達電提供的薪資本來就高於台灣科技業水準,而有宏達電內部員工透露,在機海戰術下,開案量一度非常大,但在銷售不佳的 情況下,專案一個一個結束,「這些多出來的員工卻不知道何去何從,最後只好都先送到新產品部門。」若從「每員工營收金額」來看,略可一窺宏達電極度沉重的 人力成本包袱。今年上半年,宏達電一萬五千名員工,共同創造的營收為七四五億元,平均每人營收約五百萬元,大約只有華碩的六分之一。當然,宏達電與華碩的 營運結構有所不同,前者仍有自行生產的人力負擔,華碩則是委外代工,但一位分析師表示:「手機品牌業者的競爭力在於研發和行銷,當你把太多人力資源耗費於 生產,自然會成為拖垮競爭力的包袱。」「一五%的裁員幅度肯定還不夠。」業界人士認為,宏達電眼前的困境,不僅人事成本偏高,同時,還面臨智慧型手機市場 最慘烈的競爭環境。事實上,就在宏達電宣布裁員的同時,聯想也宣布打銷高達三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九十六億元)的智慧型手機庫存,並同樣採取「瘦身方案」, 預計要裁撤非製造部門一○%人力,約三千二百人。

國際研究機構Gartner首席分析師呂俊寬認為,現在智慧型手機市場遭遇的狀況其實和PC有些相似。過往PC時代獲利最豐的,是收取Windows作業 系統授權費的微軟,和提供處理器的英特爾;而在智慧型手機時代,取而代之的則是Google和高通。這也是為什麼除了蘋果,多數手機業者與其說是品牌商, 更像是在幫這兩家大廠打工,只能賺取微薄利潤。

其實,身為智慧型手機市場先進者的宏達電,曾有過擺脫「打工仔」角色的大好機會。回想二○一一年,宏達電股價最高衝上一千三百元,市值跟著突破兆元,但當 年宏達電沒有利用這些資本去取得更多專利或先進技術,爭取產業鏈上的關鍵優勢,反倒是去買了繪圖晶片廠商S3和耳機公司Beats。「所以到現在,宏達電 還是一家純粹的系統廠。」呂俊寬說。

而產品競爭力的弱化,也可從財報數字一窺端倪。今年上半年,宏達電帳上的存貨金額為二三五億元,雖比去年同期的二五九億元為低;但請注意,今年上半年有高 達二二%的存貨是「製成品」,也就是「已經做好但還沒賣掉」的產品,而在去年六月底,製成品占存貨的比率僅有一一%。

裁員僅減少虧損 仍須大改造以上的數字,除了說明宏達電未來恐面臨不小的「存貨跌價損失」壓力之外,更意味宏達電必須提出更具體的「產品競爭力提升策略」,只是裁員,無法改變外界對宏達電「不具未來性」的評價。

「裁員大家都會做,根本稱不上策略。」業界人士話說得直接,而野村證券也在第一時間出具報告指出,就短期而言,營業費用的降低確實有助於減少虧損,但對二線智慧型手機品牌來說,要想在一個成長已趨緩的市場中維持競爭力,仍有相當大的挑戰。

當然,除了裁員一五%,在王雪紅提出的改革計畫裡,的確也指出將會調整、精實組織,更專注在高階智慧型手機、智慧生活和虛擬實境領域。據業內人士透露,宏 達電正積極建立利潤中心制,智慧型手機相關仍由全球業務總經理張嘉臨負責,而智慧生活則是交給技術副總經理張智威主導,另外虛擬實境事業部則暫由王雪紅親 自領軍。

下半年成長希望 瞄準印度至於短期的成長策略,業內人士指出,宏達電已把下半年的成長希望放在印度市場,今年下半年計畫推出一款高階手機,及兩款五吋以上的中階手機,瞄準印度十月左右的新年商機。

而非智慧型手機產品,野村證券認為,或許一六年可以開始看到比較大的營收貢獻,但對於彌補智慧型手機的虧損,幫助可能有限。看來,宏達電想要從谷底翻身,恐怕還有一段崎嶇長路要走。

圖說:

宏達電壞消息頻傳,在董事長王雪紅(左二)的信心喊話之外,宏達電要想走出谷底,需要更有效的改變。


人事 成本 杯水 車薪 前景 仍不 看好 宏達 電大 裁員 揮刀 刀太 太慢 慢又 太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998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