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新舊政權交替前 中油溢價急買東鼎液化


2016-02-25  TNM




新政府還有三個月才上任,進入「看守內閣」的馬政府,理應暫緩重大議案,待新政府決策;但本刊接獲爆料,經濟部掌管的台灣中油公司,在1月16日民進黨大勝後,反而加快腳步,用比原編預算22億元溢價超過三成,總額將近30億元的高價,收購中華開發金控旗下的東鼎液化瓦斯興業公司,且全案已送進行政院審議。

民進黨立委蘇震清痛批,「中油急著趕在新內閣上任前,處理國家重大投資案,違背憲政慣例。東鼎液化最大股東開發工銀的董事長是前經濟部長張家祝,身分敏感,不免令外界揣測是否涉及利益輸送。」

爆料指出,國營事業台灣中油董事會是在一月底火速通過用近三○億元的高價,收購中華開發旗下的「東鼎液化瓦斯興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東鼎公司),以便承接東鼎所屬的桃園觀塘工業區及觀塘工業港,做為日後興建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之用。

根據二○一五年中油呈送行政院的「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投資計畫」,明訂今年只編列二十二億元預算,作為收購東鼎公司的價金;而二十二億元也正是東鼎公司的登記資本額,只一年,中油即以溢價逾三成的價格收購,令人不解。

溢價急買 惹人爭議

台灣目前由中油公司獨佔經營天然氣事業,現任中油董事長林聖忠,曾任經濟部政務次長、及常務次長,年初他曾表示,今年國際油價充滿不確定性,「光靠賣油是不行的!」中油將持續朝強化綠能、擴大天然氣運用等事業發展。

不過,「中油在看守內閣時期,不但急著完成交易,還悄悄增加預算近八億元,用近三○億元高價收購東鼎,實在令人費解。」知情人士說。

記者查證中油,是否有接到指示收購東鼎公司?中油副總經理張瑞宗回應,確實有這樁併購案,目前已送行政院審議,時機敏感,相關金額與細節不便透露,待審議通過後,相關資訊會完整公開,中油現在不便評論。

東鼎公司成立於一九九六年,隸屬東帝士集團,集團負責人是叱吒一時的紅頂商人陳由豪。當時首任直選總統兼國民黨主席李登輝掌大權,開放民間參與油電經營,陳由豪為爭取台電桃園大潭電廠供氣生意,提出「觀塘工業區開發計畫」,憑藉良好的政商關係,順利讓東鼎拿下觀塘工業區及觀塘工業專用港的開發權,規劃興建國內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

環保抬頭 商機再現

東帝士集團在一九九八年出現財務問題,開發遲未完成。一九九九年中油取得大潭電廠天然氣供應合約,曾評估在觀塘工業區興建接收站,而建港是接收進口天然氣的必備設施,卻被東鼎握在手上,東鼎雖開價五〇億轉讓權利給中油,但價格太高,

中油無奈轉戰至台中港。

二〇〇一年,陳由豪投資失利,東帝士集團負債高達一一〇〇多億元,陳由豪繼續鋌而走險,涉入多起公司掏空弊案,包括侵吞東鼎公司四億多元,最後被列為十大通緝要犯潛逃大陸。

東帝士集團解散後,東鼎公司經營權轉手給中華開發(五五%)、統一能源(二五%)、長榮鋼鐵(十二.五%)、大台北瓦斯(五.八%),同時,觀塘工業區及工業港僅完成造地五公頃便暫停施工,其開發及工程團隊也陸續解編,至今仍是荒蕪空地。

本刊調查,東鼎公司十多年來,以近乎紙上公司的運作,目的在保有觀塘工業區計畫、環評報告、土地所有權及開發單位的權利,靜待台灣天然氣供應需求再度成長的到來。

隨環保意識抬頭,馬政府正式宣布核四「一號機完工封存、二號機不續建」,並確定核一、核二、核三「屆齡退休、不再延役」,蔡英文也提出「二〇二五非核家園計畫」,天然氣發電儼然成為補足電力缺口的最佳選擇,東鼎期盼已久的天然氣進口商機,開始見到曙光。

立委質疑 利益輸送

記者上週實地走訪東鼎位於復興北路的公司,不到三十坪大的空間只剩二名員工,其中一位就是董事長劉金柱。他說,辦公室最多曾有四十四名員工,後來經營權轉手後,員工陸續離開。

「近年有非常多民營企業來跟我們談,想買觀塘工業區的開發權,出的價錢甚至比中油還高。」劉金柱說,開發工銀完全授權東鼎,東鼎很審慎的評估這樁併購案,畢竟這關係到國家能源發展,「不是哪個阿貓阿狗來投資,我們都願意賣。」他並強調,目前與中油仍在議約階段,東鼎董事會還沒通過最後決議。

二〇一四年農曆春節前後,時任經濟部長張家祝宣布,政策核定第三座液化天然氣接收站,預計以六〇〇億新台幣進行開發,當時中油與台電為了爭搶接收站建造權,還鬧出兄弟閱牆的戲碼,最後由中油獨資取得建造與經營權。

第三座接收站確定落腳觀塘工業區後,中油隨即在二〇一五年中旬提出接收站投資計畫,並編列二十二億元,打算今年向東鼎公司併購工業區及工業港,此項投資計畫也已送至行政院。

現在,中油在看守內閣期間,火速決議以高於原編預算逾三成,將近三〇億元的價格收購東鼎公司,東鼎最大股東、持股過半的開發工銀董事長張家祝,正是推動第三座接收站計畫的關鍵人物,而目前中油董事長林聖忠也是由經濟部次長轉任的,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引人矚目。

立委蘇震清質疑,「前任經濟部長張家祝身分敏感,不免令外界揣測是否涉及利益輸送。」第三座接收站的順利興建與否,直接關係到台灣未來三十逾年的電力供應,豈能由即將卸任的高層,與已卸任的高層草率決定。

重大政策 杜絕弊端

蘇震清還說,總規模高達六〇〇億的國家重大開發案,中油非得在政權交替前、內閣看守期間處理,此舉已違背憲政慣例,「為何不等新內閣上任再執行?」、「是不是擔心新內閣上任後,預算審不過,東鼎公司被其他民營企業拿走?」

面對種種質疑,中華開發回應,東鼎液化案目前正在與潛在買家研商當中,開發工銀對於本交易案及交易對象抱持開放態度。對於爆料內容指稱開發工銀張家祝董事長介入一事,絕非事實,本案自始至今,張家祝董事長從未參與相關討論及協商。

開發金控強調,在協商過程中,潛在購買對象之一的中油公司已表示相關交易所需預算,應經立法院通過才可執行,如果立法院未通過預算,本交易也無法執行。

開發金表示,開發工銀在參與和潛在買家商議過程中,從未聽聞所謂三十億元價金。爆料內容三十億元數額應並非完全用於購買東鼎液化股權之用,可能還有其他與本交易案無關、後續開發所需要的經費。

電力能源是國家重要的經濟命脈,相關政策與建設,不容任何缺失;特別是目前正處於新舊政府交接的看守期間,政府更應繃緊神經,切莫讓弊端發生。

撰文:黃士庭


新舊 政權 交替 中油 溢價 急買 買東 東鼎 液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6761

貼牌奶粉海外急買工廠 應對配方註冊

千余海外貼牌奶粉的焦慮感與日俱增。

嬰幼兒配方註冊制最後期限還有半年時間,國內嬰兒配方奶粉市場混亂的局面即將進入拐點。第一財經記者近日調查發現,原本還在尋求其他途徑的海外貼牌奶粉商坐不住了,紛紛開始著急購買工廠以應對配方註冊制,但這些斥巨資買回來的工廠還要過國家認監委和配方註冊雙重門檻,能否過關尚無定數。

急購海外工廠當救命稻草

過渡期只剩半年多一點,國內嬰幼兒奶粉配方註冊工作也已經全面啟動。記者近日獲悉,國內多家奶粉企業已經提交了配方註冊文件。今年二季度,主管部門已經開始對國內奶粉工廠進行註冊審核,而第三季度將圍繞海外奶粉工廠進行註冊審核,如果不出意外,第一批註冊配方將在今年5-6月份公布。

不過隨著配方註冊工作進程的提速,海外貼牌奶粉品牌坐不住了。

根據配方註冊制的規定,嬰幼兒配方乳粉產品註冊申請人資格,必須為生產嬰幼兒配方奶粉的企業,並具備相應的研發、生產和檢驗能力。如此一來,就斷絕了貼牌奶粉完成配方註冊的可能性。

根據乳業專家王丁棉此前的估算,中國市場上僅海外的貼牌奶粉品牌就有800-1000個。隨著2018年1月1日的大限臨近,無法完成配方註冊就不能在中國市場銷售,為了不輸在起跑線上,不少海外貼牌奶粉忍痛打起了收購海外工廠的計劃。

山東一家市級奶粉經銷商李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原本他打算放棄的海外貼牌奶粉品牌倍思純的業務員上門遊說,稱公司已經收購了新西蘭DNL奶粉工廠的股權,希望他可以再考慮考慮。根據公開資料,倍思純此前是由中國商人李大健控制的澳大利亞乳企VIPLUS代工生產。

無獨有偶,由丹麥著名企業ALRA FOOD代工生產,此前飽受媒體質疑為“假洋品牌”的麥蔻日前也聲稱,自有工廠即將投入運營。在公眾號中,其借用某外媒報道稱7個月前,已收購了原馬士基集團旗下位於Hundested的Unomedical工廠,負責生產和封裝出口到中國市場的嬰幼兒配方奶粉。

按照中國進口嬰幼兒配方奶粉的規定,海外奶粉生產企業必須通過國家認監委的審核,才可以進口,目前國外有76家工廠通過了認監委審批,但這些大廠大多“名花有主”。

記者從國家認監委網站上看到,上述提到的兩家品牌聲稱收購的奶粉工廠均不在認監委的審批名單之列,這也意味著這些工廠所生產的產品還無法通過正規的一般進口貿易模式到國內,短期內也無法通過配方註冊。不過記者了解到,願意這樣做的企業並不在少數,尤其是在貼牌盛行的大洋洲。

新西蘭某乳企官方總代寧濤(化名)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包括近期澳洲和新西蘭多家貼牌奶粉商正在著急運作購買小型奶粉工廠或直接建廠,然後再去認監委註冊,之後再準備配方註冊。

斥巨資或空歡喜一場

寧濤告訴記者,在澳洲收購一家成熟奶粉工廠的成本並不低,一般要花費1.5-2億元人民幣,對於貼牌品牌來說並不是一個小數字。

記者了解到,雖然一般大型的貼牌奶粉一年銷售收入能到幾億元,但渠道驅動模式讓大部分的利潤留在渠道中,事實上貼牌商所獲利潤並沒有想象那麽豐厚。因此在2016年,原本大型的代工品牌是希望通過和代工工廠合作獲取註冊資格。

“澳、新兩國的奶粉貼牌很普遍,按照規定一個工廠可以保留3個配方系列的規定,自有品牌之外,工廠也考慮過留下名額給代工品牌。”寧濤告訴記者。

但實際上,不斷傳出的信息顯示,無論國內還是海外的奶粉工廠都未必拿到全部配方名額,工廠自有品牌註冊都還存在不確定性,只好轉而選擇優先保住自有品牌,這導致代工品牌通過合作取得註冊資格想法破滅,只能收購或自建工廠的方式獲取資格。

資深乳業專家宋亮告訴第一財經記者,部分貼牌品牌正在澳洲收購或新建工廠,這條出路並非那麽穩妥。配方註冊制兩道硬門檻,分別是工廠硬件和奶粉配方能不能通過註冊,嬰幼兒配方奶粉進入中國市場必須滿足這兩個要求。

按照2013年國家食藥監總局發布《嬰幼兒配方乳粉生產許可審查細則》,目前嬰配奶粉的生產完全參照“藥品模式”,須嚴格執行《粉狀嬰幼兒配方食品良好生產規範(GMP)》,組建危害分析和關鍵控制點體系(HACCP)。

宋亮告訴記者,要做到GMP和HACCP這兩個標準,硬件投入就要數以億計,如果有關部門嚴格審核的情況下,要通過工廠硬件的審核,一般企業都很難做到。有一些小的貼牌企業覺得註冊無望,轉而向中東、非洲、東南亞等市場靠攏,但對於一些大型貼牌奶粉品牌而言,中國市場還是不忍放棄。

以知名貼牌奶粉商A2乳品公司為例,根據其今年2月公布的半年財報顯示,得益於中國市場對嬰幼兒配方奶粉的強勁需求,上半財年A2乳品公司營業收入約為人民幣12億元,同比增長84%。

事實上,通過認監委認證後,還要通過配方註冊,前前後後最快也需要6-9個月,已經錯過了最好的爭奪市場的時機。配方註冊制的目的就是為了減少市場上的嬰幼兒奶粉品牌數量,尤其是中小品和貼牌產品,因此新工廠最終能不能通過認監委和食藥監總局的審核還不得而知。

值得註意的是,就算最終硬件和配方審核過關,這些貼牌奶粉的日子也未必好過。在此前,大多數貼牌品牌在宣傳上都會借用自己的代工企業的名號來貼金,一旦工廠換成自有工廠,如何再營造“豪華”概念來吸引消費者。

貼牌 奶粉 海外 急買 工廠 應對 配方 註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803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