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周末一樂:德才兼備 xuyk的博客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10b154e0102w0bn.html

    小R是個挺有意思的年輕球迷朋友。他是皇馬的鐵桿粉絲,自稱是巴薩的死對頭,看到巴薩10號或阿根廷10號心里就不爽,盡管這個10號是當今世界最佳球員。

    今天傍晚,我發了一則涉及到這個10號的報道給他,先發出一張圖片:

周末一樂:德才兼備

    “見這10號,心就不爽!”還沒等我把圖解文字發出,小R就已來氣了。

    “5歲的阿富汗小男孩穆爾塔紮,崇拜阿根廷球星10號梅西,但因家境貧窮,他只能穿著哥哥用塑料袋制成的藍白條紋的阿根廷球衣。‘塑料衣’照片在網上熱傳後,梅西為他寄去一套親筆簽名的球衣及足球。小男孩開心極了:‘我的球衣上還寫著梅西愛我!’”

    “老前輩球迷哎,你怎麽不早說明呢?”小R看了圖解文字,立即打電話來,“敬佩、敬佩!梅西這樣做,讓人敬佩!”

    大凡真正的優秀球員,品格也都很優秀的。

周末 末一 一樂 德才 兼備 xuyk 博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161

「明」歌「才」奏 黃耀明 蔡德才 2018-03-16

1 : GS(14)@2018-03-19 03:20:38

https://www.am730.com.hk/news/%E ... %b7%e6%89%8d-119452
談到黃耀明(明哥)的音樂拍檔,不少人首先想到劉以達,其實,還有通常站在舞台後排的樂手蔡德才(Jason),明哥說,這位集作曲、編曲與監製於一身的音樂人,才是最緊密的合作伙伴,《春光乍洩》、《每天你愛多一些》、《小王子》等作品,都由他倆聯手創作。兩人結緣於1990年,自明哥製作首張個人專輯開始合作,相識相知28載,Jason最難忘是,「當我仍是nobody(新人)時,明哥會站出來為我擋駕。」明哥則形容,Jason 塑造了黃耀明的聲音,「我很信賴他,最後決定給哪一把歌聲大眾聽,主要由他決定。」在音樂途上,若說明哥覓得「知音」,Jason則是巧遇伯樂;兩人將於四月的《明曲晚唱演唱會》,同站台前,從頭細唱。

文:許惠敏 圖:莊振邦、蘇文傑

news-images

返璞歸真
事先張揚,演唱會不搞大龍鳳,沒有華麗舞台、炫目服飾與勁歌熱舞,耳熟能詳的明哥金曲欠奉,一個舞台,放著鋼琴與電子樂器,只有黃耀明的歌聲伴隨蔡德才的奏和;儘管如此,原定開4場的演唱會,門票被樂迷「秒殺」,現加開4月10及11日兩場。明哥說:「音樂的開始,可以是一個彈一個唱,很簡單。」他有感近年的幾個演唱會,都是精煉的大製作,觸及亞視已死或小說《1984》等沉重議題,「現階段只想找個小型地方,做一次與樂迷親密互動的音樂演出。」原本他想於去年在教堂輕鬆唱唱聖誕歌,但找不到適合的教堂,最後決定在演藝劇院舉行,「在選曲的過程中,自覺像做DJ介紹音樂,思考每首歌有甚麼故事。」這令明哥想起在1984至1985年間,即是他與劉以達組成「達明一派」之前,他於商台主持的音樂節目《明曲晚唱》,播放自己鍾情的音樂作品,於是以《明曲晚唱》為演唱會命名,他續說:「這節目是我音樂的Genesis(始源),而我和Jason 的音樂開初,就是只有兩個人製作的唱片(1992年的《信望愛》)。」故此, 明哥只會選唱個人心水選,包括兩人創作的遺珠,以及對他具影響力的別人的歌。


從初邂逅到合作無間
談到兩人初邂逅的情景,上演的是「達明」主音遇上小鮮肉。1990年,留學英國讀法律的Jason趡暑假回港,替《進念.二十面體》的劇場演出做音樂,問到對明哥的印象,「沒甚麼印象,只記得他問『音樂是你做?』」說罷,Jason哈哈大笑,明哥則回應:「他當時是小鮮肉,很多人都談論他的來歷。」然後,他才認真道:「我覺得Jason做的音樂很有趣,當時我正籌備達明的演唱會,而他也喜歡達明的音樂,於是便找他做樂手。」此後達明分開發展,明哥找Jason一起製作個人專輯,「我跟劉以達合作,其實有很多間斷,跟Jason卻真的合作無間。」當時是Jason讀大學的最後一年,留港考專業試,為向家人交代,畢業後投身法律界,「其實,幫明哥製作專輯期間,我是兼職做音樂的。」直至1999年,Jason與明哥創辦「人山人海」,「那時覺得每天返工,工餘做音樂,生活很僵化,敏感度愈來愈低,考慮一年才決定辭工。」放棄高薪厚職的律師工作,全身投入不穩定的音樂事業,他卻說:「我很需要安全感,不是單純為理想辭工的人,所以心裡早有盤算,儲定了錢,萬一要動用儲備,便考慮返轉頭。」如今,Jason已是著名監製兼創作人,合作的歌手包括楊千嬅、鄭秀文等,當然儲備分毫未動。

news-images

Jason:「明哥為我擋駕」
在音樂途上,能遇上伯樂,實是難能可貴。Jason眼中的明哥,永遠是抱持開放態度看事物,「他是很open-minded的人,且有一種奇特的正義感,是很正氣的特質,擁有德高望重的人的氣質,不會隨便對事物下判斷。」明哥有正義感,實毋庸置疑,尤其關顧新生代,從他一手發掘at17,到最近為參選立會補選的區諾軒站台獻唱,足見始終如一,就是多提攜少打壓。想當年,Jason獲賞識為明哥錄製首張個人專輯時,是眾中眼裡乳臭未乾的小伙子,他回想:「當時我是nobody,從沒發表過歌曲或編曲,也沒試過在錄音室工作」那時的Jason根本不曉得錄音的既定程序,新丁用自己的方式辦事,難免受到資深錄音師或唱片公司人員挑戰,「當他們懷疑地問:『你真要這樣做嗎?』明哥便會站出來擋駕,他有膽量反問:『點解不可以?』這給我很大信心,其實做事不只得一種方法。」Jason直言,如果沒有明哥,便沒有信心繼續做音樂,或會將自己的想法收埋,跟隨慣用的一套。

明哥坦言,那是首次沒有劉以達在身邊,跟一個沒甚經驗的人合力製作首張個人專輯,過程確實艱難,「當時找Jason,只因覺得他有才華,希望我帶來的資源或經驗能幫助他,一起做些東西出來。」Jason形容,明哥願意起用這種「非專業」人士,實是件很神奇的事,他有感而發,「任何行業也有很多既定(行規),會質疑或看不起做法不同的人,但有些人只需一個機會,便可有截然不同的發揮。」最後,兩人合力製作了《信望愛》,呈現不一樣的黃耀明,「雖然很多人都覺得這唱片很怪,但直至今天,我仍然proud of 做了這張唱片!」明哥如是說。


明哥:Jason 塑造黃耀明的聲音
明哥的首三張個人專輯,《信望愛》、《借借你的愛》和《愈夜愈美麗》,Jason都參與錄製,論「知音」程度,明哥首推Jason,「自90年合作之後,我歌聲的錄音,都是由他監製或親手灌錄,就是在達明一派的年代,劉以達也沒有參與這部份,所以他很熟悉我的聲音 比我更明白那聲線的改變。」聽進Jason耳裡,明哥的歌聲的確有明顯改變,「只要聽回以前的達明專輯,會發現他的歌聲跟現在很不同,以前的聲線較薄,聲音較尖,現在較為雄厚。」明哥點頭認同,在聲線運用及演繹上,Jason給他不少啟發,「他不會教你怎唱,但會給予意見,我很信賴他,最後決定給哪一把歌聲給大眾聽,主要由他決定,某程度上,他塑造了黃耀明的聲音,尤其是頭三張個人唱片。」Jason形容這是彼此間微妙的化學作用,明哥的演繹方式,經常教他意想不到,尤其是站台的表演,往往能牽引觀眾情緒,「他在台上的演出很忘我,唱得很投入,同時又能散發感染力。」明哥則打趣說:「因為Jason很淡定,令我相信台上不會有大事發生,即使有小意外,他仍能處變不驚,令我很安心地唱。」


細訴曲中情
一對樂途上的密友,同行28年,合作的歌曲接近30首,最難得是明哥與Jason都拒絕墨守成規,總能為樂迷帶來驚喜。「明曲晚唱」也不例外,這次明哥會選唱別人的歌,他解釋說:「這些都是我喜歡的歌,背後有很多故事,對我有很大影響,但喜歡不等於懂得怎樣唱,要重新學習,也是給自己的挑戰。」其中,包括很多七十年代的英文歌,連Jason也沒聽過,明哥自言:「在音樂上,我是很濫交的人,有時Jason會問:『唔明點解你喜歡這歌?』不過,縱然他有死角盲點位,但仍會保持open-mind,即使他覺得一首歌不好聽,仍願意給這歌機會,永遠留一線。」Jason不禁搶白說:「他真的揀了一首K歌,由一位當紅的女歌手主唱,是近五年的流行曲,旋律真係好悶!不過,當他解釋為何選這歌後,我多聽幾次又覺得不算很差,只是原曲做得差。」至於這是誰的名曲?兩人表明暫不方便公開。

曾經流行的經典,縱有脫節之感,但意義勝過一切,明哥透露:「例如《You light up my life》(Debby Boone),是我讀中學參加歌唱比賽獲獎的歌曲,其實從歌詞到旋律都是『娘爆』,在我們這樣有型的組合裡,如何呈現?令我倆都很苦惱。」話說回來,舊歌不盡是必然老套,前人經典也能啟發創作,其中Gilbert O'Sullivan主唱的《Alone again (naturally)》(1972年作品),令Jason讚嘆,「最厲害是歌詞很慘,談及人生的無奈,調子卻輕鬆,反觀現在的慘歌,就只有慘慘慘……」明哥坦言,希望補充說,「短短幾分鐘,歌詞已道盡一個人的一生,像邊緣回望,很少見這類型的中文歌。」歌詞觸及宗教、同性戀和生死,相信明哥會在音樂會上,細訴背後的私密故事。
耀明 德才 2018 03 1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7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