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他從窮牧師 變王雪紅心靈導師

2011-5-23  TCW




下著濛濛細雨,五月十五日,全台灣七個城市的教會,發動萬人上街義走,要求政府正視家庭的重要,他們的聲音,連總統夫人周美青都要親自回應。

士林靈糧堂主任牧師劉群茂,正是這次活動背後的推手之一。

他是台灣教會界的風雲人物,他在十六年內,讓士林靈糧堂從一百人的教會,快速成長到四千人。台灣首富、宏達電董事長王雪紅姊妹,都選擇在這裡做禮拜,王雪紅母親楊嬌的告別式,劉群茂也以王雪紅家庭牧師的身份主持。

仔 細看劉群茂的工作內容,其實他更像一個中型企業的執行長。「我們(指靈糧堂)一個月的經費,就要六百多萬元。」劉群茂說,他有秘書,要管理五十名全職工作 的團隊,除了教會,他還經營「關係企業」。士林靈糧堂旗下,還接受政府委託,經營老人日間照護中心、長青學院、課輔班,全都是非營利服務。

每到星期天,士林靈糧堂門口就會出現排隊等著上教堂的人潮,能容納九百人的大堂,每星期還得分四次做禮拜,才能容納所有的信徒。

他也是王雪紅最倚靠的牧師,二○○三年威盛和友訊商業間諜案爆發時,王雪紅一下飛機,就直奔士林靈糧堂,找劉群茂傾吐所有的憤怒和不滿;今年四月,母親楊嬌過世時,最後為王家家屬引領楊嬌靈柩的,也是劉群茂。

建立教會制度幫助毒蟲和欠債百萬的人

三十年前,劉群茂可從來沒想過自己會當上牧師。「我最怕當傳道人,」劉群茂回憶,他生在富裕之家,從東吳大學電算系畢業後,原本計畫出國唸書,像父親一樣賺錢、創業。

沒想到,一場宣教年會改變了他的一生,他心裡突然有個聲音:「人只有一生,」他回憶,「你要做的,是服侍上帝,拯救靈魂。」這句話,決定了他三十年的人生道路。

他先在台北靈糧堂做十四年牧師,一九九五年,他和太太搬到福林橋邊的士林靈糧堂擔任主任牧師,當時教會只有一百個信徒。

沒有資源,是他的第一個挑戰,剛開始他一個月的薪水,只有一萬多元,扣掉他和太太,教會只有一個全職人員。

劉群茂反覆思考教會的價值,「很多功能,其他團體都能提供,只有心靈的感動,是教會不能被取代的。」

他曾經遇過毒蟲帶著海洛英上教會,幫對方克服毒癮;也曾經替教友跟地下錢莊談判;他也曾送遺體到太平間,「最後家屬都跑光了,只剩下傳道人,」他淡淡的說。

「我們還開過『百萬俱樂部』,」他笑著說,只有欠債超過百萬元的人,才有資格參加,「我找負債超過千萬元的人來教,如何走出喪志陰影,重新站起來。」

劉群茂一面不厭其煩的溝通,十遍、百遍的反覆溝通靈糧堂的理念,一面必須建立制度,確定整個教會所有活動,都是根據靈糧堂的信仰,而後有了核心幹部,教會開始急速成長,一九九七年,靈糧堂從舊公寓搬進舊紡織廠,信徒人數突破上千人。

王雪紅就是在這個時候加入靈糧堂,當時王雪紅剛從海外回來,她已經受洗,在尋找一個適合的教會。王雪紅雖然在新店威盛總部工作,但在大姊王貴雲和朋友介紹下,王雪紅被士林靈糧堂的聚會吸引,十幾年來,她固定在士林靈糧堂做禮拜。

改變首富思維協助王雪紅做出關鍵決策

劉群茂回憶,剛開始,王雪紅是遇到瓶頸時,尋求教會的幫助。一位王雪紅的老部屬回憶,王雪紅這一生最關鍵的決定,就是當宏達電第一輪投資的十億元資金燒完後,究竟要不要再投資另一個十億?

王家二房天天替王雪紅的事業禱告,當時王貴雲告訴王雪紅,「每次她禱告,心裡就有個聲音告訴她,『投資手機!』」王雪紅終於下定決心,加碼投資宏達電。

劉 群茂不願透露和王雪紅的談話內容,但他觀察,這幾年,王雪紅對信仰的出發點,也有所不同。一開始,王雪紅是遇到自己的難題,從禱告中找答案,但是這幾年, 王雪紅經常說,她經營企業,不是為了增加自己的財富,「我是為上帝經營。」劉群茂轉述。跳脫為自己出發的思維,王雪紅可以看得更寬廣,做出別人不敢做的決 策。

採訪過程中,記者也在靈糧堂多次遇到王雪紅,身為台灣首富,王雪紅在教會裡卻毫無架子,提到信仰的體悟,她說,「凡事都要感謝。」她甚至把自己的家,開放給教會小組聚會。

陪伴楊嬌養病一週四次, 在病榻前禱告

王雪紅母親生病那段時間,劉群茂經常一個星期要到林口長庚三、四次,和王雪紅一起大聲禱告。為了母親的病情,王雪紅經常來「值夜班」,整晚陪在母親身邊,王雪紅不但變成照顧病人的專家,「她還開玩笑說要發明一台『洗頭機』,讓病人在床上也能洗頭。」劉群茂笑說。

採訪結束,時間已經是晚上八點,劉群茂提著青菜,要回家煮飯;一如往常,他第二天早上五點,又會出現在靈糧堂,當第一個開門的人。日復一日,十六年的堅持理念,從小教會的窮牧師,變成台灣首富也要傾聽的心靈導師。


他從 從窮 牧師 王雪紅 心靈 導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3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