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標題摸捷徑 黃建宗趁日本地震借日圓買美金 財務出身的總經理讓啟耀賠光資本額

2011-9-5  TWM




奇美集團旗下啟耀光電,驚傳總經 理黃建宗操作日圓即期外匯,幾乎把公司資本額賠光,創辦人許文龍聞訊後震驚,該事件不僅暴露專業經理人的規範,也顯示啟耀光電內控出了大問題。

撰 文‧林宏文

奇美電子轉投資的LED廠啟耀光電,上周五驚傳操作日圓即期外匯,造成超過十五億元的匯兌損失,奇美實業罕見發出新聞稿,表示不 知情並遺憾,啟耀光電總經理黃建宗也閃辭下台。雖然奇美實業董事長廖錦祥出面,強調將協助公司善後,讓小股東損害降到最低,但啟耀光電巨額匯損造成業界震 驚,認為實在太離譜。

本刊進一步了解,該公司資本額二十.七億元,上半年營收二十九.二億元,稅後淨損四.七億元,但上半年啟耀本業賺三千 多萬元,虧損是匯兌損失所造成,再加上七、八月的十五.四億元匯損,等於啟耀光電操作即期外匯,幾乎把公司資本額都賠光。

啟耀光電成立於二 ○○四年,總部位於南科「樹谷園區」液晶專區,是奇美集團成員之一,以生產薄膜電晶體液晶顯示器(TFT–LCD)背光源零組件為主,為背光模組專業供應 商,去年二月掛牌興櫃。啟耀光電最大股東是奇美電子,持股約三成,第二大股東奇美實業持股二一.六五%。

是最佳人選 卻捅出財務紕漏啟耀光電董事長由奇美電子副總經理丁景隆兼任,他一直是奇美電子的明日之星,不僅是奇美電子第一座面板廠的廠長,是「黃埔一期」,加上更早 在聯友光電與段行建共事過,因此是段行建最信任的左右手,也是奇美電子三合一之後,鴻海與奇美實業兩大股東都能認同的人選,未料竟會發生這麼大的財務漏 洞。

啟耀光電以「外匯於短期間內波動過大,加上承作外匯交易經驗不足,故產生匯兌損失,總經理黃建宗已主動向董事會提出辭呈以示負責。」說 明此次匯損的原因與處理結果。但超過二十億元的巨額匯損,啟耀光電的公司治理到底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環節一︾到底是不是操作衍生性商品?

啟 耀光電在八月二十六日發布的重大訊息是,自今年七月一日至八月二十五日操作即期外匯,發生十五.四億元的損失,主要是因七月日圓升值變動過大,導致上開匯 兌損失。

但一位財務人員直搖頭:「這絕不是單純的即期外匯操作,應該是做衍生性商品,即期匯率是當下的匯率,其實避險的功用不高,而且這三 個月日圓升值不過六%、七%,怎麼可能賠這麼多?」啟耀光電發言人薛雅哲表示,「絕對不是操作衍生性金融商品,只是操作部位大,才會造成那麼大虧損。」但 對於記者詢問,操作何種商品、交易銀行與部位,他不是不清楚,就是無法說明,令外界疑問更大。

根據規定,公開發行公司操作衍生性商品,必須 報備董事會通過,並由董事會決定額度。但啟耀光電的董事會成員對本刊透露,他們完全不知情,也就是說,如果啟耀光電操作的是衍生性商品,基於善良管理人的 注意義務,這樣巨大的匯損,全體董監事恐難辭其咎。

環節二︾公司是否有標準作業程序?

若按照公司說法,啟耀光電操作的不是衍 生性商品,不須經董事會通過,但公司又說,操作即期外匯「部位很大」, 按照啟耀光電平均月營收約五億元,是否需要如此大部位操作避險?如此大筆金額,不須經董事長簽核?董事長丁景隆到底知不知情,需不需要負責?

根 據啟耀光電公司章程規定,若操作衍生性商品,總經理當月淨累積部位交易權限為十億元,避險性交易金額以不超過公司淨部位三分之二為限。

薛雅 哲表示,丁景隆知道公司操作即期外匯,但對投資部位,與後續狀況恐不知情。啟耀光電操作外匯作業,是丁景隆交由專業經理人負責,至於銀行簽約所需印鑑,都 委由財務主管跟總經理保管,也就是丁景隆完全授權給黃建宗去操作。

環節三︾啟耀光電到底有無稽核與內控?

就算董事長完全授權 總經理操作即期外匯,但難道這家公司沒有稽核與內部控管?為何捅出大紕漏,把資本額都賠光才東窗事發?

是誤判行情 還是稽核出問題根據啟耀光電一位董事會成員表示,因會計師做半年報,查帳赫然發現上半年四億多元淨損主要是匯兌損失,接著會計師詢問七、八月有沒有賠?這 才爆出這筆高達十五億元的匯損。但按照公司稽核制度,啟耀光電在七月中旬,甚至更早,就應該發現上半年匯損,為何公司沒有詢問是否有其他部位?

薛 雅哲對本刊坦承,公司的確在七月中旬,就知道上半年四億多元的匯兌損失,至於為何沒有制止專業經理人,或採取其他補救動作,他並未回答,只是一再強調, 「看錯行情。」其實,啟耀光電的公司章程,明訂衍生性商品個別契約損失以不超過交易合約金額五%為損失上限,年度總合契約損失金額以不超過交易金額一五% 為損失上限,如超過上述金額,須向董事會報告。而且衍生性商品交易所持有部位至少每周應評估一次。

根據了解,黃建宗是借日圓買美元,打的算 盤是日本在地震後經濟疲軟無力,日圓應該走弱,但沒想到日圓卻因全球資金避險需求而強勁升值,甚至還創下歷史新高,導致虧損愈來愈大,也讓奇美實業及奇美 電子高層為之震怒。

闖下大禍的黃建宗,原為奇美電子財務處長,後來他離開奇美電子,啟耀光電又請他擔任財務顧問,由於啟耀光電規畫今年或明 年掛牌上市,原任董事長兼總經理丁景隆專長在技術與製造,因此黃建宗轉任總經理。

在興櫃掛牌交易的啟耀光電,從七月股價就大幅下滑,傳出匯 兌損失,賠掉一個資本額後,啟耀光電股價從十八.九元掛牌價,到八月二十九日跌到四.二元新低,對啟耀光電股東造成的傷害,恐怕不是公司一句「專業經理人 誤判,公司管控不足」就能彌補。

啟耀光電(3610)

成立時間:2004年

資 本額:20.7億元

負責人:董事長丁景隆

主要業務:液晶面板背光源,包括冷陰極管(CCFL)及發光二極體 (LED)燈條及封裝近三年營收獲利: 單位:新台幣億元2009 2010 2011 營收 18.99 46.67 29.29 稅後純益 -4.52 1.64 -4.76

 


標題 捷徑 黃建 建宗 宗趁 日本 地震 日圓 美金 財務 出身 總經理 讓啟 啟耀 耀賠 賠光 資本額 資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468

劉細良專欄:政治.專業.何建宗 劉細良

1 : GS(14)@2013-08-05 23:37:30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30805/18364461

                當市民正質疑香港紀律部隊蛻變為城管公安之際,海關督察入職試問求職人士對佔領中環的看法,批評者視之為政治信念審查,但我相信今年坐board之官員,想為紀律部隊注入更多具政治敏感觸角的新人。大家見到警察員工組織表現,相信都認為紀律部隊需要具備政治分析力的人才。

業餘政客難胡混過關

                面對這類面試題目,千萬不要認為跟隨「政治正確」路線就必定得到高分,引用甚麼「反共反華外國勢力介入」諸如此類。要得分先要顯示有一定背景分析能力,再作出判斷往後發展方向及最終處理部署。香港過去招聘政務官,也曾有意引入更多具政治判斷力之新血,但大部份都難捱過六年,原因係整個官僚制度,本身排斥政治。具政治專業能力的人會被視為怪人,升遷更困難,原因係官僚系統運作,一切講究職級與服從,具獨立思考及判斷力的人,如何會服從上司的愚蠢決定呢?
英人主政年代,公務員事務司之所以能提拔到具圓滑政治手腕的政務官,係有一套不成文的人事管理與培訓制度,亦與當時政治環境有關。當年政務官落區做地區專員,就係專業政治訓練,類似新加坡執政黨議員入閣前要有選區服務經驗,香港殖民地體制,沒有執政黨,但一樣有專業政治訓練。
政務專員地位提升,與麥理浩總督大建設時代有關,在沙田、屯門新市鎮開發中,政務專員在地區統領各政策部門,猶如地方獨裁小軍閥。曾蔭權任沙田專員年代,便被當地鄉紳稱為軍閥,那時地政、規劃全部由政務官說了算,紀律部門也要聽命於專員,入村拆寮屋、收地,政務專員一樣要掛帥,而非今日由分區指揮官話事。政務專員也要肩負社區發展功能,在地區組織親政府建制勢力,吸納地方意見領袖,例如社工、校長、醫生、街坊領袖入分區委員會,再分派政治任務,有表現者再委任公職。英人治理低調而專業,有一套制度,而非今日靠一班業餘政客,浮誇、反智、愚蠢兼而有之,八十年代入職,已晉升至首長第八級之常任秘書長,看扁這班業餘政客,理所當然,亦人之常情。
業餘政客之業餘政治邏輯,係認為政治責任可以靠匿藏、躲避、拖延、蒙混方式可過關,今日傳媒是人類有史以來最發達的階段,即使最專業政客,也要步步為營,胡混過關已無可能,政客處事要更決斷,時機稍瞬即逝,一旦錯過,代價便急速上升。環境局政助何建宗算是眾多業餘政客中,表現最專業一位,快速道歉、請辭下台,平息公眾質疑。專業從政者看長遠,正如職業球員,受傷就要離場,日後才有機會復出。
何建宗之上司局長陳茂波選擇誓不認錯,也不下台,即使挺過去,在政治上也是一位死人,政治生涯早就完結。何建宗比陳茂波實在聰明得多!

                                                                                                                                                             劉細良
劉細 細良 專欄 政治 專業 何建 建宗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61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