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四川青神縣禁止幹部“打幹親”:禁認幹爹幹女兒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07/4660037.html

四川青神縣禁止幹部“打幹親”:禁認幹爹幹女兒

一財網 霜月 2015-07-24 21:16:00

四川“袍哥”文化衍生的“打幹親”,一度成為四川部分黨員幹部之間“搞依附”“拉關系”的緣由,為此,青神縣專門出臺“六不準”禁止黨員領導幹部“打幹親”。

據悉,四川青神縣在7月22日舉行黨員領導幹部不“打幹親”公開承諾活動,“打幹親”是四川“袍哥”文化的衍生,一度成為四川部分黨員幹部之間“搞依附”“拉關系”的緣由,被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在全省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工作會上列為“十類問題現象”之一,也成為2014年中央第九巡視組在四川巡視時直指的一大問題。

為此,青神縣專門出臺“六不準”禁止黨員領導幹部“打幹親”,即不準以任何名義、任何形式與任何人通過“打幹親家”“認幹爹幹媽”“認幹兄弟”“認幹兒女”等方式“打幹親”;不準以“幹親”名義搞小圈子,用公款開展組織活動;不準利用“幹親”關系,在幹部任用、人事安排、子女入學、家屬就業等方面互相提供方便,以謀取不當利益;不準借用公款、公物給“幹親”關系人員或者將公款、公物存放於“幹親”關系人員處;不準打著“幹親”關系幌子,以親情間的禮尚往來為借口,收送“紅包”禮金,與“幹親”合夥經商辦企業、搞買官賣官;不準通過幹預和插手工程招投標、國有資產資源使用、政府投資項目管理等活動為“幹親”關系人員謀取不當利益。

青神縣開展黨員領導幹部不“打幹親”專項整治活動,一開始就受到廣大黨員領導幹部支持和社會好評。目前,除了已有400余名黨員領導幹部簽訂了不“打幹親”承諾書外,還有50余名黨員領導幹部主動解除了“幹親”關系。

然而,“打幹親”的行為似乎已經成了全國的“文化”,當下那些腐敗的官員總能被曝出背後那或多或少的“幹女兒”們,而伴隨著的便是那些上不得臺面的權色交易。

黃瑤

原貴州省政協主席黃瑤,利用職務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企業經營、調整土地規劃、職務升遷、案件審理等事項上提供幫助,先後多次收受有關人員款物共計折合人民幣954萬余元。而其曾有多位“幹女兒”,在當地已是“公開的秘密”。

趙增軍

安徽省原宣州市委書記趙增軍,曾當眾宣稱“我和樊某是義父義女關系”,背地里卻行茍合之事,並利用下屬來為自己的風流頂罪。

色字頭上一把刀近“刀”者“赤”,不管以何種原因親近這些“幹女兒”的大人們,你今天的“見血”與裸奔,真的不冤——誰讓你挾權而不自重呢!

(一財網綜合人民網、光明網、新華網、百度百科報道。)

編輯:顏靜潔

更多精彩內容
關註第一財經網微信號
四川 青神縣 青神 禁止 幹部 打幹 幹親 禁認 認幹 幹爹 爹幹 女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4499

禁幹親、誌願者、微電影、廉政長廊……四川青神:廉政搞搞“新意思”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1095

在青神官場上,當地“認幹親”的傳統風俗被利用,成了攀附關系的利器。 (勾犇/圖)

“縣城人口才六萬,屬於典型的人情社會。總有人辦事的時候,打招呼說是哪個領導的幹親”。

“我的幹親是外地的,應該不屬於這次範圍。”

這幾年紀委的宣傳壓力也很大,“上面下的指標越來越重”。該宣傳點什麽呢?紀委也很為難。

“自覺抵制封建腐朽文化、袍哥文化、勾兌文化,不以任何名義任何形式與任何人‘打幹親家’、‘認幹爹幹媽’、‘認幹兄弟’、‘認幹兒女’,……”

2015年7月22日,一場宣誓在四川省青神縣青廉廣場舉行,參加者是青神縣三百多名副科級以上領導幹部。站在第二排的黃樹青,也舉起了右手,聲音十分洪亮。

“按照中國人的說法,這是賭咒發誓,那就開不得玩笑了”,宣誓回去之後,公務員黃樹青給兒子的幹爹和幹女兒的親爹打電話,通知他們縣里出了規定,以後“就不要在公共場合叫幹親了”。給十四歲的親兒子和五歲的幹女兒開會,幹爹幹媽都不要叫了,“都是叔叔阿姨了”。

青神縣的紅頭文件《關於開展黨員領導幹部“打幹親”問題專項整治工作的通知》顯示,禁止打幹親的對象不僅僅是參加宣誓活動的人,而是全縣所有的“黨員及領導幹部”。這次宣誓活動只是“打幹親”專項整治活動中的一個環節,由全縣副科級以上級別的領導幹部公開承諾,起到帶頭作用。

除了禁止打幹親,這個人口不足20萬的小縣,在廉政建設方面,還有許多新意思。2012年至今,一年推出一個新花樣。只是沒有哪年的活動,像“打幹親”這樣徹徹底底地火了一把。

攀關系的利器

青神縣禁止“打幹親”的新聞傳播開來後,公務員華玉潔在微信群里被大學同學調侃了一番。許多人都在問,“是不是青神這個幹親問題特別嚴重”。

華玉潔很是無奈,其實眉山地區,乃至整個川渝,都有“打幹親”的風俗。按照青神當地的說法,認幹親可以庇佑小孩健康平安。眉山周邊的地方,有的直接稱呼幹爹幹媽為“保保”,就是保佑的“保”。

認幹親在當地十分普遍,幾乎每個孩子都至少有一個幹親。正科級幹部張達書就是鄰居家小孩的“保護神”,這家孩子身體不好,算命的說“是五行里缺了木”,而張達書的生辰八字“里面有木”,就認了他當幹爹。

一開始只是迷信,隨著張達書仕途升遷,“保護神”的名頭真正坐實——幹兒子八九歲時,因為是農村戶口沒法在城里讀書,在張達書幫助下,轉學到縣城。

在當地,認幹親還有一種方式。父母按算命先生給出的時間、地點去守著,第一個出現的人就認作幹親,即使“是背書包的小孩,或者撿垃圾的乞丐”也不例外。

華玉潔的父親,就是早上過橋被人認了當幹爹,據說“認第一個過橋的人做幹爹,孩子的病才會好”,而“一般人家要認幹親,都是不能拒絕的”。

認幹親的儀式也很講究,長輩要給小輩準備一碗米、一雙筷子、一個紅包,而小輩抱一只大紅公雞送給長輩。禮畢,長輩給小輩取一個與自己一個姓氏相同的名字,是幹親之間的專屬稱號。

在官場上,當地“認幹親”的風俗也被利用,成了攀附關系的利器。華玉潔參加過一個讓領導們十分尷尬的飯局。有人特意帶上了自己的侄女參加,一開始還很客氣,都是稱呼領導。也不知道怎麽回事,就突然說“都是女兒了”,提議認領導做幹親。一時間,領導們臉色都很為難,“不認就是看不起對方,雙方都下不來臺。認了,逢年過節、婚喪喜事走動就免不了”。

為難的不僅是領導,“縣城人口才六萬,屬於典型的人情社會”,縣監察局局長鐘曉玲註意到,“總有人辦事的時候,打招呼說是哪個領導的幹親”。

鐘曉玲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們早就想整治這種不良的風氣了。2014年中央第九巡視組向四川省反饋巡視情況,巡視組組長杜德印就指出四川省的一些幹部通過“打幹親”、“打禮”等方式拉關系,跑官要官。另外,四川省委書記王東明也在全省領導班子思想政治建設工作會上將其列為“十類問題現象”之一。

這樣的背景下,青神縣下定決心要對幹親現象亮劍。7月15日,縣委發布紅頭文件,宣布開展為期一個半月的“打幹親”問題專項整治工作。各個單位“全面開展自查自糾,對‘幹親家’、‘幹爹幹媽’、‘幹兄弟’、‘幹女兒’各類‘幹親’關系,必須在2015年8月底前予以解除”。

不過,如何解除“幹親”關系,文件並沒有具體規定,只是要求簽署一份《黨員領導幹部不“打幹親”承諾書》,並在規定時間內上交到紀委。

監督層面,文件提出“進一步暢通‘12388’舉報渠道,充分利用來信、來訪、電話、網絡四位一體的舉報平臺”,方便大家對“打幹親”現象進行舉報。

學習了這份文件,黃樹青想到能做的,“就是不要再叫幹親了”,否則經人舉報屬實就會被紀委約談,此後再犯還會給黨紀處分。

南方周末記者發現,大多數人都與黃樹青想法相同。解除“幹親”關系在他們看來,就是給“親家們”打個招呼,改改稱呼,但雙方的情分“並不受影響”。

“紀委的存在感越來越強”

打幹親只是青神縣廉政建設的手段之一。十八大以來,青神縣的公務員們明顯感覺到,“紀委的存在感越來越強”。

“2013年青廉微電影、2014年青廉誌願者、2015年青廉長廊……”坐在南方周末記者對面的紀委書記謝誌,回顧了當地廉政建設品牌“青廉”從無到有的經過。

“今年禁止‘打幹親’是短期的專項整治活動。”謝誌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是由紀委提議報到縣委,然後經縣委集體研究決定的。其實,“青廉”品牌中的青廉廣場、青廉長廊、青廉誌願者以及青廉微電影,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與當地公務員最密切相關的是青廉廣場。青廉廣場是2014年紀委“廉政文化進景區”的產物,坐落於青神縣江灣神木園旅遊景區的中心地帶,周邊被樹木包圍,環境幽靜。縣紀委要求所有行政單位,每年都要在青廉廣場舉辦一兩次活動,內容由各單位自行決定。

據青神縣紀委統計,去年各單位都舉辦過“廉政書畫展、演講比賽、知識競賽、廉政猜謎、廉政黨課、知識培訓、趣味體育比賽、廉政文藝表演等”。像趣味體育比賽,有時是拔河比賽,有時是小遊戲,如搶板凳、開火車等。對廉政文藝表演,各單位更是絞盡腦汁,有人表演小品,有人唱紅歌、表演舞蹈,還有單位表演說快板。

鐘曉玲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青廉廣場的活動一般在工作日舉行,“一把手必須參加,而且要保證一定數量的出席人數”。

“當時紀委書記感覺這邊遊玩的群眾比較多,可以搞成一個廉政教育基地,就去談了合作。”鐘曉玲回憶說,景區是私人老板的,一開始還不同意,是紀委書記做了工作才同意的。

廣場占地大約一千平方米,紀委擴建了一個長廊,兩頭各有一個亭子,一個是值班休息室,另一個是廣場LED屏幕控制室。廣場中間有一個圓盤式的舞臺,站在舞臺中間,前面是階梯式的觀眾席,背後是LED屏幕,斜後方還有一處涼亭,紀委特別在里面懸掛了一口大鐘。

廣場最引人註目的是蘇東坡雕像,鐘曉玲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這座雕塑出自某省雕刻協會會長之手,是很少見的年輕蘇東坡雕像。

整個廉政廣場修建費用在70萬元左右,“本來還可以弄得更好一些,但不能大修大建,只能這樣了”,鐘曉玲表示為了避免鋪張浪費,很多想法都擱淺了。這次領導幹部帶頭宣誓不“打幹親”的儀式也是在此地舉辦,紀委書記謝誌希望廉政廣場能夠發揮更多作用,“不搞活動這個廣場就沒意義了”。

2014年7月28日,一場青廉誌願者的啟動儀式在青廉廣場舉行,近千名年輕的青廉誌願者都統一穿上藍色的T恤。據青神縣紀委宣教室副主任趙洋介紹,招募工作分三個階段進行,目標是2016年底前達到10000人,實現“萬名青廉誌願者”計劃。

據趙洋介紹,這些誌願者主要協助紀委暗訪,提供違紀違法線索,因為“紀委人員有限,出去暗訪,許多人都可以認得出”。

據社區網格員余苗回憶,誌願者啟動儀式上還有文藝表演,其中一個小品《黑馬王子》,就是當地紀委幹部自編自導自演的一個小品。“當天所有的節目當中,這個肯定是掌聲最熱烈的”,余苗被逗得前俯後仰,她一直以為是專門請來的表演團隊。後來才知道這個小品是2013年青廉微電影比賽中的獲獎小品。

青廉微電影是以廉政為主題的小品節目,從2013年起,每年10月份左右,紀檢幹部就要籌備年末的廉政微電影。全縣紀檢幹部分為6個片區,每個片區出兩個小品,作為廉政警示教育的一種形式,在年終紀委全會上演出,最後評選出兩三個節目,放到由全體副科級以上幹部出席的縣委中心組(擴大)學習會上演出。

這些小品一般都風趣幽默,有些腳本完全由紀檢幹部原創而成。例如《黑馬王子》就講述一個貪官去受賄,結果把前來相親的姑娘當成行賄對象的幽默故事。

在農村也有專門的廉政文化場所——青廉長廊,按照青神縣紀委規劃,“如果效果好,全縣一百多個村要全面覆蓋”。這些長廊一般緊挨村委辦公室。目前已有46個村修建了青廉長廊。紀委還組織了評比,獲得第一名的,60%的修建費用,由紀委以獎代補的形式補貼。

據多位村幹部透露,他們所在村的長廊造價大約在2萬元。其中,造價最高的,當屬西龍鎮萬溝村白茶產業園的青廉長廊。這是青神第一座青廉長廊,長約770米,兩邊懸掛了各種名人清廉故事、廉政警句、廉政故事、廉政漫畫。

到底宣傳點啥

在當地官員眼中,青神紀委推出那麽多形式多樣的活動,與縣紀委書記謝誌的執政風格密切相關。

“形式多樣、活潑,喜歡創新,確實是我的特點。”謝誌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即使是講黨課,她也要做成一個PPT,“有時候還配點音樂”。

在這位女紀委書記眼中,紀檢幹部不應該是只會辦案子,“還要多才多藝”。例如,她在紀檢系統內推行的廉政微電影,就發現了紀檢幹部的另一面,“有些幹部平時腔都不開,但是演起小品來,完全變了個樣子”,同時“通過這個我們確實發現了一批具有表演天賦的人才”。

謝誌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最近四川省紀委要求黨風肅紀要常態化,標本須兼治。這次提議整頓“打幹親”現象就是在治本,目的是提前預防腐敗。另外,中紀委提出要把紀律和規矩挺在法律前面,怎麽實現?謝誌認為,這次不準“打幹親”就是對“具體做法的一次創新”。

同時,紀委在查處案件時,也發現一些腐敗的案件中,存在打幹親的問題。案件查辦時,有些幹部會提出“這個是我幹親,我要回避”,有時開個會也是“這是我幹親,我要回避”。

鐘曉玲說,“我們都是黨員,都是同誌關系,為什麽還要認個幹親?認幹親就是在搞小圈子。”在這個小縣城里面,互相都認識,“關系還是簡單一點比較好”。

這次整治“打幹親”,一開始他們還擔心沒人知道,專門請了媒體過來報道。沒想到引起輿論廣泛關註,“有正面的也有負面的”,讓他們不堪其擾。

在一些新聞里,“縣委書記胡國民的照片貼得到處都是”,有官員很同情胡書記,“他上任才兩個月”。胡國民從2011年起就是青神縣長,現在依舊兼任縣長。胡國民被外界誤認為此事的主導者。但據接近胡的人透露,“縣里最近好幾個大項目都在上,他一直都在忙那些事,對這事沒有太多參與”。

一位不願具名的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透露,這幾年紀委的宣傳壓力也很大,“上面下的指標越來越重”。該宣傳點什麽呢?紀委也很為難。辦案子?地方都是些小案子,於是提出一些新舉措,從治本的方面去行動。如去年青廉誌願者就是個成功的例子,啟動儀式後被各大媒體爭相報道,“連《人民日報》都報道了”。

“我們做事不要虎頭蛇尾”

時隔一年,青廉誌願者的招募人數,距離年底要達成的4000人還有相當大的差距,而余苗這一年參加過的暗訪也僅僅是去年國慶期間的一次。

那天早上七點多,余苗接到社區領導電話,說紀委那邊有工作。到了後才知道是要去暗訪“各個單位假期值班和公車私用的情況”。第一次參加暗訪,“也不知道怎麽問問題,都是有經驗的誌願者在問”,如“對照著值班人員的名單問,你是不是某某,或者去單位院子里面數公車看有沒有少”。

但余苗一直也沒等來第二次這樣的機會練練手。參加了誌願者帶給她的改變就是去辦事大廳辦事的時候,“會比之前多個心眼,看服務態度、辦事效率怎麽樣”。她的同事楊慧君也是誌願者,有一次她去窗口辦事的時候,發現對方服務態度差,而且還在吃零食,就拍照發給了紀委的辦案人員,“後來聽說這個人被約談了”。

雖然縣紀委希望更多群眾加入,但實際上誌願者報名都是依托行政系統,第一批誌願者大多來自機關事業單位。趙洋向南方周末記者解釋說,“不能隨便在街上設個點,讓老百姓報名,對個人素質還是有一定要求的”。

青廉長廊如今覆蓋了近一半的行政村。本次長廊評選中,獲得第一名的是沙河村的青廉長廊。當地是竹編之鄉,長廊用竹子搭成,兩側掛著廉政海報,上面寫著“務實”、“廉潔”,下方還印著“監督舉報電話12388”。

南方周末記者采訪了幾位住在周邊的居民,有村民不知道海報上的舉報電話“12388”到底是什麽號碼。一位家住在長廊不到五米遠的大媽,一直以為這個長廊是村里修建的花棚,“有三株花,春天了就會順著爬上去”。

一些廉政措施在少數紀檢幹部中也引起困惑,例如自己算不算被整頓的對象。雖然文件上白紙黑字寫著“黨員和領導幹部”,但也有官員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我的幹親是外地的,應該不屬於這次範圍”,“雖然我是副科級,但是我不是領導幹部”,“我的幹女兒是一個貧困兒童,應該也不屬於這個範圍”……也有人認為自己與幹親之間並不存在利益問題,應該不是這次“打幹親”整治活動中的對象。

但紀委書記謝誌態度十分明確,“就是一刀切”,只要是黨員就不能結幹親。

關於此次整頓“打幹親”項目的效果,鐘曉玲建議向後看,這本身就是一個預防措施,是去除滋生腐敗的土壤,“主要是營造風清氣正的環境。”紀委書記謝誌說,她目前已經聽到有一些幹部向她反饋“感覺一下子就輕松了”,“以前一些人找到領導打幹親,領導都不好拒絕。現在可以名正言順地拒絕了”。

今年,青廉微電影已經進入第三年。每次演出前,參演的紀檢幹部們白天要上班,晚上找地方排練,有參演的幹部說,自己最後一個月“常常要排練到晚上十點半”。最終6個片區的12個小品只有10個可以在紀檢幹部年終大會上表演,2個將會被淘汰。10個小品最後還要排名次。一名參演幹部向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每次都有名次壓力,有時甚至會悄悄去刺探“軍情”,如果別人比他們的精彩,還會臨時改劇本。

謝誌說,今年是第三年,也有人提議說“今年是不是不搞了”,但她堅持要進行下去,“我們做事不要虎頭蛇尾,為本屆紀委工作畫一個圓滿的句號”。明年就是換屆年,今年到明年可能是她在青神縣擔任紀委書記的最後一年。

應受訪者要求,黃樹青、張達書、華玉潔皆為化名

禁幹 幹親 親、 、誌 願者 、微 電影 廉政 長廊 四川 青神 搞搞 新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620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