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河南速達如何變成“僵屍車企” 政府全力扶持,變相民間集資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6614

速達股份大門外停放的速達電動汽車。(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河南速達電動汽車一度被視為河南三門峽市工業轉型升級的希望。五年過去,雖然有政府不遺余力的扶持,甚至涉嫌民間集資,但速達電動汽車還是難產。

這個案例說明,一個城市的工業升級轉型,還是要依托市場的自發選擇,政府用公共資金去試錯,結果可能是全民利益受損。

“占著茅坑不拉屎,這騙子公司早該倒閉了。”2016年4月初,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速達電動汽車”)總部所在的三門峽陜州風景區,聽到南方周末記者問起速達電動汽車,小賣部的老板娘絲毫沒有掩飾其不屑。

開建5年的生產基地上長起了荒草,試制成功5年後的電動車還是沒能實現量產。原本不為人知的速達電動汽車,原本地方政府的“寵兒”,在2016年3月末因為被媒體指為“僵屍企業”而出了名。

速達電動汽車宣傳部長徐為民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公司不便回應此事,“咱不爭辯,低頭做事。”

速達電動汽車被指“五年沒造出一輛車”,但其官網上不斷發出簽約、交車的消息,投資人遍布各地,手拿這家公司的高息借款合同。速達電動汽車到底出了什麽事?

“老李,來三門峽幹吧”

速達電動汽車的工商註冊地址,在三門峽市經濟開發區東區(山前、山後村),員工們稱之為“山上”,而位於三門峽陜州風景區太陽路1號的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速達科技),被稱為“集團”或者“總部”。

集團大門口右邊的墻壁上掛著12塊牌匾,其中9塊金底黑字豎長條形並列的牌匾尤其醒目,上面寫著國家純電動轎車院士工作站、河南省博士後研發基地、國家高新技術企業、中國十大應用新技術企業、河南省技術創新示範企業等等。

集團處在三門峽陜州風景區內,那里有個天鵝湖濕地公園,每年冬天,成群結隊的白天鵝、黑天鵝及各種候鳥,從西伯利亞飛到此地過冬,三門峽因此又被稱作“天鵝城”。

尋根溯源,速達電動汽車也是從外地飛來三門峽的。

2011年1月21日,時任三門峽市市長的楊樹平做客河南省政府門戶網站“兩會會客廳”,講到了他和速達電動汽車董事長李複活認識的經歷——

2008年5月,楊樹平正在位於陜州風景區的大鵬酒店開一個工業會議,偶遇陜西人李複活在此宣傳他的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產品,於是鼓勵他在三門峽生產,專門騰出一個地方給他搞研發。

李複活在一檔電視節目中也確認了這段經歷,他稱會議後楊樹平把他們追到賓館,詳細了解產品的性能,最後說,“老李,來三門峽幹吧。”

李複活表示,自己做節油器產品二十年無人問津,楊樹平這樣追過來,讓他十分感動。

李複活1959年6月出生於陜西渭南,今年57歲。楊樹平曾稱李是西安交大博士、曹秉剛的學生,新三板《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開轉讓說明書》則稱,李複活2012年9月畢業於日本近畿大學控制系統專業、獲在職博士研究生學歷。

在這份轉讓說明書中,提到李複活曾經任職過的東方實業貿易公司駐外辦事處、西北工貿公司、原野置業集團三家企業,南方周末記者在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以相應關鍵詞查詢,他們要麽已經吊銷,要麽在公司註冊時間上無法與李的任職時間匹配,要麽公司續存,卻無法確認李複活這樣一位曾經的職員。

與楊樹平、李複活口徑不一致的地方是,前述轉讓說明書稱李複活自2006年5月起就擔任速達科技執行董事、總經理,比兩人之前說的2008年提前了兩年。

不管怎樣,李複活確實在三門峽開始生產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裝置,並獲得了一系列政策支持。

2008年11月,年產600萬套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裝置項目獲得國家發改委審批的中央預算內資金支持;2010年3月,該技術入選河南省先進適用節能技術推廣目錄(第一批);2010年12月,該技術被評為河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2011年3月,河南省工信廳通知在全省範圍內鼓勵推廣本技術產品,隨後三門峽市八局委聯合下文並出臺財政補貼政策全市推廣。

前述轉讓說明書上的財務數據顯示,速達科技在2014年的發動機增氧調壓節能裝置的營收僅為6004萬元,毛利率卻達到驚人的86.92%。

李複活隨後將眼光投向了電動汽車,請來西安交通大學的電動汽車專家曹秉剛教授及其團隊,於2010年4月29日成立了三門峽速達節能新能源科技研究院,2010年9月9日成立了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三門峽市的電動汽車就此起步。

從股權關系來看,截至2016年4月14日,李複活仍是速達電動汽車的第一大股東,而速達科技也持有速達電動汽車33.42%的股權。

河南速達電動汽車成立之初,法定代表人是曹秉剛。至今,在公司官網的介紹中,仍然如此。科研出身的曹秉剛,是速達電動汽車技術領先的“金字招牌”。

曹秉剛出生於1953年10月,今年63歲,曾任西安交通大學機械工程學院院長,2001年起至今擔任西安交通大學電動汽車研究開發中心主任,教授、博導。2004年5月,曹秉剛被評為西安交通大學2004年度“我最喜愛的交大導師”。曾經上過曹秉剛課程的學生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曹是一位好老師,在學生中頗受歡迎。

2004年4月1日,曹秉剛參與投資創辦了西安交大科技園博源電動車技術有限責任公司。2009年6月,曹秉剛團隊成立蘇州秉立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曹秉剛任法定代表人。速達電動汽車,應該算是曹秉剛的第三次“創業”。

速達科技2015年年報稱,曹秉剛擔任三門峽速達節能新能源科技研究院院長,速達電動汽車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報告期內,公司核心技術團隊較為穩定,未發生變化。然而,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6月3日,法定代表人由曹秉剛變更為李複活。

曹秉剛以身體不適為由,拒絕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請求。

速達電動汽車員工蘇立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曹秉剛確實身體欠佳,已經很少在公司露面,目前主要由其學生鄒忠月領銜技術工作。

南方周末記者從校方獲知,鄒忠月是西安交通大學的全日制博士研究生,2009年9月入學,導師為曹秉剛,2015年8月結業,尚未能獲得博士學位。

南方周末記者未能聯系上速達科技董事會秘書、李複活的女兒李紅宇,速達科技工作人員稱其臨盆待產中,“公司領導未就接下來的工作做出安排”。李複活也未回應南方周末記者采訪請求。

速達電動車生產基地外墻上的標語。(南方周末記者 黃金萍/圖)

轉戰電動車

三門峽市位於河南、山西、陜西三省交界處,乘坐高鐵前往河南洛陽、山西運城僅半小時車程,前往河南鄭州、陜西西安約1小時。這是一個資源型城市,號稱“一拳握四寶”,四寶分別是蘋果、黃金、鋁、煤炭。

電動汽車,一度被看作是三門峽市工業轉型升級的希望,不惜“舉全市之力”托舉,也受到了河南省政府的重視。

2010年11月頒布的《河南省電動汽車產業發展規劃》提出,“三門峽速達公司電動汽車再生制動能量回收控制器和控制系統性能處於國際先進水平”,“到2015年形成純電動微型和中級轎車10萬輛生產能力”。

公開資料顯示,速達電動汽車位於三門峽經濟開發區東部山前、山後村的生產基地,第一期工程征地826畝,涉及兩村農戶304戶,拆搬並新建一所學校。

作為速達電動汽車生產興建的一項重要輔助工程,2011年2月-6月,三門峽市交通運輸局用不到4個月時間主持修建完成速達電動汽車物流專用線,比原計劃提前了20天。

這條路全長2.426公里。據《三門峽日報》報道,這不是簡單的修路,同時還要面對拆遷和補償工作,總投資2300萬元。

2011年2月10日,《三門峽市電動汽車產業發展實施意見(暫行)》稱,要重點培育速達科技生產純電動微型和中級轎車,到2015年形成年產10萬輛的規模。

按照規劃,速達電動汽車項目用地一共3500畝(一期826畝),擬投資總額為50億元,達產後預計年產值356億,利稅70億;建成後還可以整合一批關聯企業入駐,間接實現產值800億以上,利稅150億以上,吸納產業工人2萬人左右。

據《河南日報》報道,2012年4月21日,河南省第一輛自主研發的純電動轎車在三門峽速達交通集團誕生。這款世界上首次利用車輛震動能量回收進行再發電的純電動汽車,是該公司在經過近20年的研究、試制、測試的基礎上,由116人的產品開發團隊耗資8900萬元、歷時14個月不懈努力的結晶,具有完全獨立自主知識產權。

各種榮譽、獎章不斷地砸到了速達電動汽車和李複活的頭上。

2012年12月26日,在河南省電動汽車產業聯盟第九次會議上,速達電動汽車被評為河南省“2012年度新能源汽車產業發展及創新工程先進單位”,此後陸續集齊了速達股份大門口的12張牌匾。

李複活先後獲得“2012年河南省五一勞動獎章”、“2012年度中國企業創新優秀人物”,同年當選為三門峽市政協常委、河南省人大代表,2014年獲河南省勞動模範,2015年獲第四屆河南省非公有制經濟人士優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建設者等稱號。

當然,這些榮譽也不是白得的,需要真金白銀的投入。三門峽市國土局公示的土地出讓結果顯示,2011年3月17日,河南省速達電動汽車有限公司獲得省道S314北470277.8平方米(約705畝)工業用地,總成交價格為7910萬元。這個數字約等於速達科技全年營業收入的總和。

《三門峽市電動汽車產業發展實施意見(暫行)》稱,要鼓勵創投資金進入電動汽車領域。支持骨幹企業通過上市融資、合資等方式,多渠道籌集資金。積極引進外資投入電動汽車產業發展,鼓勵民間資本、社會資源等參與電動汽車產業發展。充分發揮市擔保體系的作用,提供融資擔保支持,促進電動汽車產業快速健康發展。

“等有了資質,就一馬平川了”

看來三門峽政府有些多慮了。

速達電動汽車官網新聞稱,2013年8月22日上午,來自山西、陜西、甘肅、青海、寧夏、廣東、雲南、湖南、貴州等地的十多家經銷商與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舉行簽約儀式,9家客戶簽訂汽車銷售數量10萬輛,金額達170億元。到當日為止,將於2014年出廠的純電動轎車已被全部訂購。

位於廣東佛山的中盟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作為經銷商代表之一參加了這一簽約儀式,並在一個月之後,率包括佛山市招商中心主任、佛山順德區副區長在內的中盟達考察團參觀了速達電動汽車生產車間及基地。

兩個月後,據《佛山日報》報道,2013年11月中旬,新能源企業速達交通集團落戶張槎,成立佛山綠動力服務中心,是首家進駐佛山國家火炬創新創業園的新能源高科技純電動汽車企業,計劃投資近4億元在佛山建純電動汽車生產基地。

2014年2月、3月,中盟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先後舉辦了3場速達新能源汽車的項目說明會,並邀請速達交通集團的曹博總監介紹速達電動汽車情況,招募來自佛山、東莞、中山、江門、珠海、湛江、南寧等地分公司的代表。

隨後,合作夥伴們沒有了下文。中盟達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股東之一李凱,先是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速達電動汽車與其尚有資金糾紛,隨後又表示不清楚具體情況。

2016年4月5日,南方周末記者致電速達電動汽車的貴州經銷商,貴州同興會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這家成立於2014年7月的經銷商,是速達電動汽車新的銷售夥伴。

一位接電話的工作人員稱,由於速達電動汽車的生產資質還在申請中,目前其銷售的是野馬C31電動汽車,主要面向政府部門,但可以為個人提供試乘試駕。工廠小車間生產、工人不夠熟練、生產跟不上。

四川野馬汽車公關部門人士向南方周末記者確認,目前野馬新能源汽車主推SUV款的E70,C31項目已暫停,並未量產。

而前述工作人員還稱,河南的經銷商——河南速通新能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已經開始面向個人銷售了。

南方周末記者隨後發現,速通新能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網站無法訪問,此前公布的電話號碼已經是空號,工商登記的號碼無法接通,也沒有在114查號臺登記電話號碼。

奇怪的是,速達電動車官網新聞稱,2016年2月4日,速達電動汽車舉行了交車儀式,客戶為河南速通新能源汽車銷售服務有限公司總經理宋澤厚。

來自河南周口市的王先告訴南方周末記者,速達電動汽車在全國多個省市的代理商,並非真正賣車,而是涉嫌非法集資。

這些代理商多數都是當地人,在家,或者租一個鋪面辦公,不斷約人喝茶聊天。

王先本人是集資受害人之一。2013年上半年,他隨當地代理商一起到速達電動汽車公司看廠房、土地,也到了太陽路總部。一個叫做張超義的經理出來給大家講公司現狀和前景,然後勸大家買公司原始股或者借款。

當時代理商給了王先兩個選擇,第一種是買原始股,按一年兩分給利息,等上市後就不給利息,分給股權;第二種是借款,4分利息。

2014年3月,王先投了二十多萬元作為借款。借款合同上寫著,“現集團公司為促進電動汽車盡快投產上市,特委托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在平等、誠信的基礎上,向內部員工預借部分資金用於電動汽車項目的建設”。合同上蓋的是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財務專用章。

一開始,王先每月按時能拿到利息,從2014年10月開始,利息沒了。找到代理商,對方不斷拖,然後放利好消息,讓再等幾個月。被逼到沒辦法,代理商說只是沒有資質,“等有了資質,就一馬平川了”。2015年初,部分借款人跟代理一起去速達總部討說法,但沒有結果。

2014年底,速達高息融資客戶一起組建了速達集資QQ群,目前群里有兩百多名成員,主要來自河南。

也有部分借款人提起了司法訴訟,南方周末記者獲得的7份不同個人向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催還借款的法院判決書來看,借款從2013年5月就已經開始了。

這些借款合同有一個共同特點,是合同約定的借款金額,大於實際借款金額,而每月歸還的利息金額又是按照借款合同進行。王先表示,當時這麽做是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於規避民間借貸利率不得超過同期銀行貸款利率4倍的規定。

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註冊成立日期為2008年4月29日,法定代表人寧誌剛。2014年10月15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與自然人寧誌剛、張超義出資成立了河南綠源電動汽車租賃有限公司,經營電動汽車租賃及銷售。

自2015年8月25日起,漯河市郾城區人民法院將他們的股權凍結,直至2017年8月24日。

從股東結構上看,這家公司和速達電動汽車沒有任何關系。但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4月30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的經營場所,從原來的三門峽市崤山路西段速達公司1號-6號樓(也就是速達總部),變更為三門峽風景區人工湖北風景區管理處東二層小樓。

由於此前有借款人圍堵總部,2016年春節過後,三門峽速達交通礦業有限公司搬離速達總部,保安熟練地告知來訪者,寶輪寺塔拐左、一條小道進去。

入股公司曾卷入傳銷案件

速達電動汽車位於山前、山後村的生產基地,至今只有一棟成型的四層的辦公樓,其余建築還只搭起主體框架,工地上長起了雜草。至今仍只能在試制車間而非工業化生產車間生產。

公司缺錢,蘇立在2015年下半年明顯感覺到這一點。他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正常情況下,速達電動車公司會在每個月25日發上個月工資,2015年下半年,拖欠了三個月的工資直到年底才發。為此,大約有30多人離職。技術部門在2015年下半年召集了幾家供應商開會,本來是想一起解決系統協調性問題,結果意外地變成了供應商湊到一起要債。

李複活曾試圖在資本市場融資。2010年9月6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有限公司舉行啟動公司首發上市儀式,與中介機構正式簽約,力爭在創業板上市。直到2015年8月28日,三門峽速達交通節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才在新三板掛牌,采用協議轉讓方式交易,流動性很小。

速達科技之後,速達電動車也啟動了新三板掛牌計劃,增資擴股。一家由利派(上海)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發起的《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壹期)》於2015年8月31日成立,存續期為18個月,計劃在新三板掛牌後合適時機退出。

該公司以商業機密為由,未透露這只基金的具體數額。

2015年2月,速達電動汽車承辦的2015三門峽春節電視文藝晚會,以“速達之春·美麗天鵝城”為主題。但是,速達電動車自己似乎並沒有迎來春天。

當年8月11日,李複活將其持有的13,433.6萬元速達電動汽車股權出質。速達電動汽車在2016年2月24日引入了一家新的股東——北京中奧伍福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伍福公司)。

工商資料顯示,伍福公司註冊成立於2012年07月13日,與一個叫做“金健康”的涉嫌非法傳銷的組織有密切關聯。

據《黑龍江日報》報道,2014年6月,哈市阿城區警方得到線索,打掉了包括“金健康”在內的三個傳銷組織,嫌疑人的講課筆記,成為這起傳銷案件的重要證據。

該組織打著“金健康營養自助工程”的旗號賣保健品。2014年8月7日,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營養與食品安全所發布聲明稱與之毫無關聯。

伍福網已經刪掉了大部分關於金健康的內容,但是仍然可以見到新聞快照:2015年2月2日至4日,為期3天的金健康營養自助工程全國高級領導人峰會在北京舉行。

伍福公司的股東之一、法定代表人為宋自甫,“金健康”的運營主體、北京金創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之一、法定代表人則是宋運甫。

但據中國體育報業總社訴北京金創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侵犯著作權糾紛等一審民事調解書(2008)海民初字第12033號,北京金創康科技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宋自甫。

由此來看,宋自甫和宋運甫是否為同一人?伍福公司未回應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請求。

技術世界領先?

客觀地說,速達電動汽車並非“五年沒有造出一輛車”。

早在2010年9月12日,速達公司電動汽車就舉行了樣車運行暨整車裝配線開工儀式。當天,20輛電動汽車樣車駛向三門峽街頭。

2011年4月21日,速達公司宣告第一輛自主研發的純電動汽車下線。5個月後,三門峽市正式啟動了速達純電動轎車出租示範運營。

三門峽出租車司機老李說起速達就來氣,他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本來出租車8年到期要報廢了,市里硬是給延後了一年,讓我們等速達電動車出來,結果它就一直出不來,最後還是換了汽油車。”

在集團大門口左側,倒是經常停著兩輛白色速達電動汽車,司機稱主要用於接送公司內部員工外出辦事。

速達電動車的主要用戶是三門峽市政府下屬的部門,蘇立介紹,目前還有十多輛車在跑,速達電動汽車公司還專門為這些車配置了售後維修人員,目前車還沒有出過大問題。

最早一代速達電動汽車是在鈴木天語車身內搭載電力系統,公開資料顯示,2013年,上海沿鋒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受委托設計了速達SD01、SA01兩款車型。

速達電動車官網顯示,目前速達電動車有兩款車型,銀色三廂、藍色兩廂。速達三廂款車型,曾出現在2014年四川野馬汽車的展臺上,不過是冠以野馬C31的標識。

野馬汽車新能源汽車分公司總經理毛俊剛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野馬C31是與河南速達電動車產品合作,未來將由野馬汽車自行組裝生產,遲遲未能量產是因為產品還有待改進、提升,預計在2017年上市。

李複活在多個場合稱,速達電動汽車有三項核心技術具備世界領先,第一是能量回收系統,第二是內置式永磁同步電機,第三是電池能源管理系統。

南方周末記者在國家知識產權局專利檢索發現,自2011年1月至今,以“河南速達電動汽車科技有限公司”為申請人的專利一共127個,其中發明專利39個,實用新型專利82個,外觀設計專利6個。

在含金量最高的發明專利中,處於專利權維持狀態的僅有3個(分別為:一種用於電池主動均衡的開關系統,電動汽車用動力電池組一致性在線監測裝置及方法,電動汽車轉向用自動閃光警示燈),逾期視撤失效5個,駁回失效2個,逾期視撤、等恢複1個,其余28個還在申請流程中。

徐為民對南方周末記者表示,目前速達電動汽車的當務之急是盡快拿到工信部生產資質。

蘇立覺得公司下一步最大的問題還是錢,他說自己還沒有拿到2016年2月的工資。

(應被訪者要求,蘇立、王先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