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從羅永浩、羅玉鳳談陳年的凡客經:為什麽總是叫好不叫座?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5/0115/148906.html

羅永浩、羅玉鳳的天分差異顯著,但是都靠認真和真實獲得了很多粉絲的喜歡,對比N次轉型、每一次都極盡找存在感的凡客和陳年,似乎羅家人更接地氣兒。在光環籠罩下的陳年,總是讓努力讓凡客在聚光燈下,但是,回望一下,叫好不叫座,凡客怎麽了,陳年怎麽了?

 
元旦假期,閑著沒事,把羅永浩的個人演講視頻當電影看了一遍,頓然對羅永浩充滿了好印象,誰說人家老羅只有情懷,人家是勇者無懼,stay hungury,stay foolish,用心去做產品,用嘴講故事,用情籠人心,工匠精神不是鬧著玩的。羅家的另一枚瑰寶-羅玉鳳雖然是營銷公司審醜營銷的意外收獲,但是,總是能用那蹩腳的英文和真實的文字表達出簡單而樸實的道理,不少人也在為鳳姐點贊。
 
羅永浩、羅玉鳳的天分差異顯著,但是都靠認真和真實獲得了很多粉絲的喜歡,對比N次轉型、每一次都極盡找存在感的凡客和陳年,似乎羅家人更接地氣兒。陳 年的凡客幾次轉型,抄這個拷那個,弄來弄去,刷了無數的存在感,卻依舊沒有真正贏得長期的粉絲群體,在光環籠罩下的陳年,總是讓努力讓凡客在聚光燈下,但是,回望一下,叫好不叫座,凡客怎麽了,陳年怎麽了呢?
 
品牌之惑:凡客到底是什麽
 
凡客創立之初是複制ppg模式賣襯衫,模仿ppg走單品襯衫路線,ppg通過報紙廣告+電話銷售的模式建立快速的體系,凡客改成互聯網廣告+電商的模 式。凡客在早期的公關傳播里都在往ppg上靠,但極其廉價,質量自然步入ppg,但ppg很快出現了問題(現在已經關閉),凡客就立馬調轉公關口徑,說自 己不是ppg模式,並且開始增加服裝品類,開始講新的故事。
 
早期凡客邀請了很多媒體意見領袖為其襯衫代言,這種方式在 六七年前還是比較酷的,凡客也通過這種方式快速在互聯網圈建立了討論熱潮,各種牛皮和吹捧源源不斷,當時京東還不是特別大,國內B2C電商像樣的也不是很 大,凡客塑造了自己獨特的電商理念和故事。當時,圈子見面都會談及穿的是不是凡客的襯衫,應該說也流行過,我也穿過幾件,但是,一件事兒之後,我再也沒有 穿過凡客的衣服。
 
有一天,我坐出租車,發現司機穿著黃色的襯衫,回來時候坐車,司機還是穿了一個黃色的襯衫,我問了司機,發現是統一發的凡客襯衫,我從此再也沒穿凡客的襯衫了。
 
找韓寒王珞丹代言,凡客體誕生,在當時的聲勢很大,恰逢新浪微博的高潮期,凡客體成為社會化營銷的經典案例,直到今天凡客體的對話方式也在被很多傳播策 劃所借鑒和采用,按照營銷的氣勢,大有氣吞山河的感覺。但是,高的曝光率是建立在高的營銷廣告費之上的,而凡客的服飾價格偏低、質量較差,導致客戶忠誠度 低,很快就出現叫好不叫座的局面。此階段的凡客主打年輕人群體,在韓寒等明星代言廣告鋪天蓋地、遍布北京的地鐵路牌時候,凡客的品牌氣質是很好的,也是相 對有格調的。
 
不知道是出於購物籃的豐富化需求,還是由於京東崛起的壓力(當時傳京東收購凡客很多次),凡客突然 開始走向百貨化,可能當時陳年看到京東的強勢崛起感覺到綜合平臺電商才是王道。凡客又要傳播自己的平臺化電商的理念了,凡客的百貨化時期的品類方式很像現 在的小米,但是,凡客沒有今天那樣的性價比和粉絲社群,做來做去,其實百貨化電商對供應鏈需求更高、對營銷要求更高、對運營要求更 高,凡客的百貨化在某一天終於維持不下去了。
 
現在凡客又砍掉了百貨,回到聚焦服裝領域,開始關註產品質量,重點傳播了陳年的白襯衫情結,回頭看看,凡客六七年轉了一個圈兒,又回到了原點,回到了老老實實地遵守服裝領域的行業規則,也開始關註利潤率了。不知道是陳年 自身的覺悟,還是沒錢燒,投資人不願給錢燒之後的無奈選擇,但此時凡客的目標人群是誰,品牌文化又變成了什麽,凡客到底是什麽呢?
 
屌絲之謎:他們是誰?
 
凡客的歷史是一路圍著屌絲青年走的,廉價的產品、青年偶像韓寒的代言、勵誌的凡客體,當我還是一個準屌絲的時候我一度信了一陣子,可是後來凡客產品的質 量實在是地攤貨級別,我這屌絲也不願意把自己和凡客進行心靈連接。話說,當時我住在西苑,路邊的線下店賣的襯衫也不是很貴,質量要比凡客好很多,我作為互 聯網信徒,似乎不覺得凡客這個互聯網品牌能帶來什麽共鳴和炫耀。
 
還有一個場景是韓寒代言那個時期,走在大街上突 然到處是一個顏色、一個樣式的凡客衣服,頓然覺得很沒意思了,一點都沒個性,完全是生活的蹩腳場景,我這樣的年輕人感到很沒面子,也沒特點,處於極屌絲群 體可能不會在意這個,但是稍微像樣一點的屌絲也不想自己那麽的遍地雷同。
 
屌絲青年們真的那麽喜歡所謂的簡單極致 嗎?服裝是媒體,傳達一個人的品味、心情、自信,對於喜歡個性化的年輕人群更想展示不同的自己。陳年早期把廉價當成福利去面對年輕消費者,事實表明沒有換 來忠誠度,因為凡客早期產品太垃圾,後來,凡客推出一個相對高一點價位的品牌系列平臺,但是,等於否定自己的主品牌。
 
屌絲青年不是矮窮挫,他們不是只算經濟賬,他們有自己的精神、信仰、愛好、習慣、追求,沒有人不喜歡用好東西,階段性的選擇廉價凡客,等他們有錢了,就 走了,去找他們認為更高級的品牌和產品。很奇怪嗎?很正常。是一個正常人都不會喜歡地攤貨,凡客沒有做到性價比,做了那麽多廣告,也絲毫沒產生任何品牌溢 價,用作平臺電商的流量思維在做一個品牌,還做得是快速成長階段的青年人的定位 ,穿凡客很快不是時尚,而變成沒品位,屌絲?你覺得自己屌嗎?是的,每一個人都很多時候覺得自己屌。
 
模式之困:缺乏深度思考的膚淺模式
 
凡客的產品模式變來變去,商業模式變來變去,品牌故事變來變去,陳年始終是行業的焦點人物,他們擅長包裝自己,卻不擅長做產品,以至於 燒了那麽多錢、用了六七年時間,才明白服裝領域和零售領域的一些常識。這是一個悲劇,當年的投資人們估計也是一幫整天說投資就是投人的家夥們,但事實上, 連我這個小創業都明白的道理,凡客這麽大公司、這麽多·光環的人物,居然他們搞得暈頭轉向。現在再問問那批投資人,你們投資陳年的哪一點,分析分析吧。
 
當年做服務的公司也做電商,因為沒有正確的選擇商業模式而沒抓住機會,後來被淘汰,我一直對自己沒有更加果斷地去說服大老板走我設計 的戰略而感到遺憾,其實,不是雷軍這樣的兄弟撐住陳年的場兒,陳年和凡客早就關門大吉了,在商業社會有一個好處是市場不管你是名人還是草根。
 
一個好的模式是需要有廣泛經驗的人進行深度思考而得出的,像凡客這樣看著別人的模式表象抄來抄去,完全是陳年等決策層缺失深度思考的表現,商業模式如此的膚淺和浮躁,這 不是時代機會問題,就是人的能力和智慧不足的問題。盡管套著光環的陳年和凡客高管們不願意承認這一點,但用自己錢創業的創業者很容易發現這一點,凡客只是 用一個假象掩蓋另一個假象,沒有抓住商業模式的核心。
 
塵埃落地的凡客,回歸到做品牌品質的基礎原點上,但是,這樣的獨立B2C需要極高的客戶忠誠度才能抹平流量成本高的成本曲線,像劉爽nop做產品很好,也沒有堅持下去,在 中國消費者目前消費習慣情況下,獨立品牌商首先要考慮進駐天貓和京東,放下傲嬌的身段,做馬雲和劉強東大盤上的花草,用別人的平臺過自己的日子。
 
靈魂之路:服裝是一種媒體
 
在多年前,我 服務的電商公司選擇做服裝品牌的時候,是在用運營驅動選款,用爆款驅動供應鏈,當時,我跟同事指出這麽玩的致命傷是 服裝沒有靈魂,最後難以塑成品牌,尤其是對沒實力鋪天蓋地廣告的中小電商公司。一旦服裝沒有靈魂,沒有自己的獨特性和用戶關懷,那麽,這個品牌就淪為沒有品牌識別和品牌溢價的沈默品牌。
 
服裝是一種媒體,服裝設計是一種表達和對話,如果你不想把服裝品牌搞成大媽超市購物的湊單選項,那麽,你的服裝就需要取悅一些人、拒絕一些人。如果你想 取悅於所有人,你將失敗,如果你因爆款而被動驅動,那麽,你將萬劫不複。服裝是有季節的周期性、人喜歡的周期性、流行的周期性等多維度周期性屬性的,一切運營和供應鏈規劃都不應該超越類目規律。
 
陳年回到正確的原點,我替他高興,也替他擔憂,因為凡客的品牌故事可能 又要變了,看中年輕人市場,卻鐘愛白襯衫。白襯衫對於我個人而言,是幾年都不願意穿的,那麽莊重的服飾我不知道什麽場合穿,我也十幾年不穿西裝,我不太理解陳年到底想讓凡客傳遞給哪一些目標人群,還是放不下他那中年大叔的個人小愛好。
 
文/柳華芳,微信公眾號:小芳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從羅 羅永 永浩 浩、 、羅 玉鳳 陳年 的凡 凡客 客經 為什麼 總是 好不 叫座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50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