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台灣首富接班大戲變奏 三子林鴻南放手金融 陳田文重掌群益證券幕後

2010-8-16 TWM




宏泰大家長林堉璘的一個關鍵性裁示,讓集團權力出現微妙的變化:群益證券的主導權重回女婿陳田文手上。過去外界一致認定的接班人老三林鴻南,交出金融大權,這個台灣首富家族的接班大戲唱出變奏曲!

撰文‧劉俞青、徐介凡

八月八日父親節中午,宏泰集團董事長林堉璘一家在家裡吃飯,兒子、女兒、孫子全員到齊,席開二大桌,這是群益證券購併金鼎證塵埃落定後,林家第一次全員到齊聚餐。

席間,看得出來女婿、也是群益證券董事長陳田文心情很好、笑意很深,因為日前,老丈人林堉璘正式面告他,從現在起,要完全負起對群益證券的經營責任,對林家的金融事業要花更多的心力。

但其實就在二年前,林堉璘的三子、也是陳田文的小舅子林鴻南,才出其不意,從公開市場大量買進群益證的股票,並且取得董事會的多數席次,外界對這個動作解讀是,林鴻南想從姊夫陳田文的手上拿回群益證的主導權,也讓兩人關係降到冰點。

但 如今,根據熟悉林家人士透露,在一番長考之後,林堉璘已經正式做出裁決,希望今後林鴻南﹁專心在建設上﹂,而陳田文則主導群益證等金融事業,讓這場差一點 鬧上台面的家變糾紛,在大家長親自拍板之後,終於暫告平息,因此,父親節的這場家族聚餐上,沒有人多談群益證購併金鼎證的事情,氣氛可是一團和樂。

購併案陣前換將露端倪

群益證券股權、經營分離

而一位林家家族好友也證實,今後的群益證,﹁股權是股權,經營是經營﹂,兩者分得很清楚,林鴻南(或者說林堉璘家族)雖然擁有群益證多數股權,但在群益證的角色僅止於董事會,而主導權曾一度旁落的陳田文將重掌兵符,負起所有的經營責任。

當然,林鴻南在這個集團的位置,依舊無法忽視。

宏泰集團是全台灣擁有土地資產市值最大的首富家族,在第六八九期的︽今周刊︾裡,曾經請專業機構鑑價,如今光是林堉璘名下的土地資產,就高達一三一八億元,而首富大宅裡的權力分配變化,永遠是外界好奇的焦點。

在 所有兒子、女婿裡,排行老三的林鴻南一直是林堉璘最看重的兒子,林堉璘也對他倚賴最深。過去幾年,集團內的大小事,從建設本業、橫跨到金融版圖,林鴻南儼 然一副﹁小王子﹂之姿在做各項的決定,因為大家都知道,他背後可能就代表大家長林堉璘的意志,但這個角色,在近期出現了微妙的變化。

就以這 次群益證決定購併金鼎證為例,在購併的前半段,林鴻南的確代表群益證,扮演和賣方金鼎證大股東張平沼與開發金之間,主要溝通的橋樑,也讓外界對林鴻南在集 團中的角色越來越看重;但就在購併案的後半段,情況卻出現變化,因為林鴻南屢談不下,因此,最後林堉璘只好陣前換將,改由陳田文主談,為了讓購併案及早順 利落幕,據悉陳田文在七月初接棒上場後﹁略微﹂抬高價格,最後以每股十二.五元拍板成交,這樁談了快半年之久的購併案,總算塵埃落定。

但林堉璘最後一刻改派陳田文的動作,知悉林家權力分配的人士,都嗅出了不對勁。

三子挑起家族矛盾

林堉璘:不要再管金融了!

原 來,在今年四、五月,群益證的董事會上發生了一場茶壺裡的風暴,掌握多數董事會席次的小舅子林鴻南,曾經做出﹁差一點點就要撼動姊夫陳田文董事長寶座﹂的 動作來,儘管過去林鴻南一直是最得寵的兒子,但這個大動作後來讓林堉璘知道了,據說,當爸爸的對於林鴻南挑起家族成員間的矛盾情結,相當不高興。

林堉璘認為,林鴻南這幾年的表現一直端不出好看的成績單,好幾次代表出面談判購併都不順利,外界對他的評價似乎也都平平,卻老愛挑起家族矛盾,讓七十四歲的林堉璘相當不悅。

反觀女婿陳田文,多年來把群益證經營得平平穩穩,在國內證券界雖稱不上第一,但至少是優等生,也是宏泰集團的金融版圖中,唯一端得上台面的一塊。林堉璘雖已年邁,近來身體也有血液方面的疾病,但頭腦清楚、耳聰目明,一切自然看在眼裡。

因 此,林堉璘做出二點裁決,一是今年六月的群益證董監改選,不准林鴻南再有其他﹁不一樣的想法﹂,將由陳田文重掌兵符,主導群益證的經營大權;另外,要林鴻 南好好專注宏泰集團的建設本業,﹁不要再管金融了!﹂林堉璘這個關鍵裁示,顯然撼動了整個集團的權力分配!過去林鴻南建設、金融兩頭抓的情況,有了很大的 改變,如今,林鴻南交出金融大權,即使回歸到建設本業,集團內也有老臣挑明說:﹁二房的林鴻基(目前任職上市的宏盛建設董事長特助)表現也不差,林鴻南能 不能主導建設的全局,還是未知數。﹂過去,外界幾乎一致認定林鴻南就是接班人,但如今,這場台灣首富家族的接班大戲,似乎因為這個裁示,唱出一段變奏曲, 後續效應的變化,還有待時間觀察。

但至少眼前因為這個裁示,才讓林鴻南在金鼎證購併案談判最後階段退下來,改由陳田文上陣。對陳田文而言,這幾個月來的轉折,心情就像是坐雲霄飛車般,從地獄回到天堂。

儘管有了金鼎證,到底是加分還是減分還是未知數,尤其在決定購併的前半段,陳田文未被諮詢也不甚了解內情,心裡著實不舒服。因此從頭到尾,陳田文每當被媒體問到金鼎證的事,總是兩手一攤,一副﹁不甘我事﹂的表情,但知悉內情的人就很了解他當時的尷尬與無奈。

但 戰況到了後半段,情況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轉變,陳田文不但峰迴路轉重新拿回群益證的主導權,而且手上版圖擴大,購併金鼎證後的群益證,市占率從原本四%升到 六%,排名從第九一下子衝到第四,儘管購併金鼎證未必有實質加分效果,但對過去十幾年來,一直戮力於兩岸布局的陳田文而言,肯定充分了解對岸當局,向來以 市場排名來決定其青睞的眼神,如今排名往前大躍進,將來在中國說話自然大聲,這個直接的好處,已大權在握的陳田文,自然能充分體會。

購併案為大陸布局加分

就算燒錢 也要分析基本面因此,近來,群益證上下都感受到他的好心情,過去因為林鴻南進入董事會,因此沉寂了好一段時間的陳田文,又開始積極起來,無論是對群益證的規畫、兩岸證券業的交流,甚至是對主管機關的建言,陳田文逢人就有談不完的想法。

其實一直以來,陳田文就是名副其實的工作狂,他早已把群益證券當成自己的事業在經營,如今在種種事件的歷練之後,他更充分了解:這裡就是他唯一的舞台。

陳田文經營證券重視基本面分析,因此多年來,群益證無論是研究部、自營部,一直是國內證券業的佼佼者,他可以為了一份研究報告的看法不同,親自打電話和最基層的研究員討論,而其他部門的主管,甚至不曾接過他一通電話。

而多年來,陳田文在無法創造具體營收的上海辦事處裡,一口氣﹁養﹂了七、八名研究員,這些研究員每天的工作,就是無止盡地寫報告,對其他券商老闆而言,這些投入成本都是在﹁燒錢﹂,但只有陳田文曾親口讚許:﹁上海辦事處做得非常好,是good job﹂。

熟悉他的好友說,陳田文工作起來其實充滿熱情、非常high,但過去這段時間,﹁他確實被經營權的問題,壓得臉上都失去了光彩。﹂但如今,重新取得岳父的專業與情感上的信任,對陳田文而言,是莫大的肯定。

身 為首富家族女婿,固然光鮮亮麗,當然也有難為外人道的一面,陳田文一路走來,酸甜苦辣自有深刻體會。例如林堉璘在集團最具代表性的﹁宏盛帝寶﹂裡,為每個 兒子、女兒都留了一戶,但陳田文自始至終沒有搬入這座全台第一豪宅,多年來一直堅持住在中山北路巷子裡的自宅,這份堅持,或許正道盡了所有集團女婿心中, 難以言喻的辛苦。


臺灣 首富 接班 大戲 變奏 子林 鴻南 放手 金融 陳田 田文 文重 重掌 群益 證券 幕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564

股市早鳥 來自瑞芳的窮小子林慶文衝破貧困牢籠 礦工之子靠均線賺五百萬元搏翻身


2011-4-4 TWM




出身於礦工家庭,現年三十一歲的林慶文省吃儉用,加上投資獲利花了六年的時間存了八十萬元,卻在短短三個月時間虧損殆盡並負債上百萬元。

窮小子如何靠早學搏翻身?

撰文‧謝富旭

貧 窮的滋味是什麼?三十一歲的林慶文,用手支起下巴,抬起頭望了天花板思索了一下說:「是一種期待吧!是小時候公所發給我們貧戶泡麵與罐頭時,家裡可以加菜 的期待!」領到鎮公所泡麵與罐頭,只是林慶文嘗到貧窮滋味的一小部分,事實上,絕大部分的回憶都不怎麼愉快:當礦工的父親,因瑞芳煤礦業沒落,改行做建築 工人,卻在一次意外中摔傷而半身不遂;媽媽被迫扛起家計,到市場賣魚。由於生活拮据,一家九口只能擠在二十幾坪大的低矮平房。

對在七個兄弟 姊妹中排行第六的林慶文而言,貧窮宛如是他一出生就戴上的枷鎖,為了擺脫這副枷鎖,他被迫在金錢智慧的養成上比大多數人早熟。早熟,也曾讓他付出慘痛的代 價,但因為跌倒得早,記取失敗教訓,他在財富的累積上,反而比絕大部分家庭經濟條件好的同儕年輕人更為快速。退伍之後,出社會工作僅僅六年的林慶文,儘管 求職過程坎坷,但因善於投資理財,迄今累計獲利已高達五百萬元。

這筆獲利對許多人而言或許是小兒科,然而,這對一個出身貧戶家庭,亟欲擺脫 貧困牢籠的年輕人卻彌足珍貴。「中學、大學時的寒暑假,同學約我出去玩,我大都予以婉拒,因為我必須到媽媽的魚攤子幫忙殺魚。」林慶文回憶說,「第一次殺 魚時,開腸破肚湧出的濃濃魚腥味,迄今仍讓我忘不了!」

勤讀大師著作

靠冠德建設賺到一輛摩托車從小林慶文就懷有強烈的致富欲 望,考大學時,他選填的志願清一色皆是商學相關科系,後來進了淡江大學財金系。為了累積投資資本,他一考上大學就猛打工,從餐廳洗碗工、牛排館服務生到家 樂福時薪員工、特力屋的小夜班都做過。大一下學期,他把打工好不容易存下的三萬元,做了生平第一筆投資:單筆買進霸菱北美基金。

那時正是網路與高科技股瘋狂漲到最高點的二○○○年,甫入投資市場的林慶文看到霸菱北美基金持股以高科技為主,企圖搭大多頭的順風車發一筆小財。讓他始料未及的是,隔年全球高科技崩盤,霸菱北美淨值重挫達八成之多。

第一次投資的慘敗,讓林慶文體認到:投資不能一窩蜂,必須謀定而後動,檢視投資標的基本面後進行評價,然後在合理的價格買進。於是,他開始勤讀基本面理論的投資書籍,其中,股神巴菲特和基金天王彼得林區兩位投資大師的著作最令他著迷。

再 經過近二年的工讀生涯,林慶文又存了八萬多元,加上贖回霸菱北美基金的一萬四千多元(虧損約五○%)總計十萬元,這次他鎖定了冠德建設這檔營建股。「巴菲 特說投資公司要注重專業經理人的人品,冠德建設董事長馬玉山創業與經營的風格,似乎就是巴菲特眼中標準的人。」林慶文在冠德股價十元上下買進十張,四個月 不到,冠德股價漲到十五元、獲利約五○%時,全部賣出。這一筆獲利,是林慶文踏入股市第一筆甜美的戰果,他把近五萬元的獲利,買了一輛光陽豪邁一二五犒賞 自己,而這輛從股市贏來的戰利品,一直到今天都還是林慶文的代步工具。

巴菲特的選股方法讓林慶文賺到一輛機車,至於彼得林區的「逛市場選股法」則成為他賺到第一桶金的關鍵!大學畢業後,入伍當兵,擔任預備士官的林慶文,每月薪餉約一萬元左右,他遵循彼得林區的選股方法,留意生活周遭值得投資的標的。

實踐﹁逛市場選股法﹂

操 作寶雅、炎洲賺到生平第一桶金「我女朋友喜歡到寶雅買東西,引起我對這家店的興趣!」「放假時,我特地跑到它們的門市觀察,對店裡整齊明亮的購物環境留下 深刻印象,加上寶雅獲利穩定,EPS約三至四元,於是在二十元出頭買進十幾張。」投資寶雅讓林慶文獲利超過五○%,這一筆投資賺進了十幾萬元。繼寶雅之 後,他把所有的資金三十幾萬元全部投入膠帶製造商炎洲,僅十幾元的成本,在二十元賣出,獲利高達七成。就這樣,退伍時,薪餉加上股票投資獲利,林慶文已存 下超過七十萬元。

股市操作一帆風順,讓退伍後的林慶文對證券業嚮往不已。他把履歷表投給證券公司,應徵股票研究員職位,但都石沉大海,甚至 連獲得面試的機會都沒有。後來他發現,雖然他自財金系畢業,但因應徵者眾,券商與投信大多只挑碩士或留學過國外大學財經科系的人才。不過,皇天不負苦心 人,終於有一家投顧願意錄用他,他獲得華冠投顧的「研究助理」職位,底薪約一萬元。

雖然名為研究助理,但工作內容其實是電話行銷,打電話說服客戶加入會員。雖然有高獎金制度,但由於經驗不足,林慶文的業績始終沒有起色,做了一個多月他決定離職。

即 使應徵研究員不成,林慶文仍希望在金融產業磨練,期待有朝一日能成為證券分析師。接著,他進入一家資產管理公司擔任「催收員」。他說:「我把這份工作當作 是與債務人鬥智的金融偵探在做,但過程卻比我原本想像艱苦。」「每天吸收的都是最負面的能量,不是用嫌惡的語氣叫你『麥擱卡啦!』就是會對你飆髒話,比你 還凶。不然,就是打悲情牌,說他爸爸中風,媽媽離家出走……。」擔任催收員期間,林慶文晚上睡覺時惡夢不斷,還會被睡夢中自己大罵髒話而嚇醒,家人以為他 中邪,帶他去給三太子收驚。就這樣苦撐了三個多月,他自覺沒有當催收員的資質,決定離職。

野心漸大孤注一擲

宏達電一役慘賠二百多萬元離職後,他還是遍尋不到證券研究員的工作。正為前途感到茫然之際,他興起一個念頭:以前股票做得還算順利,為何不自己做股票,當個「自營商」?問題是,自己手上的八十萬元存款,即使全部投入,每月的收入有限,一定要找到資金擴大部位才行。

他 把這個想法告訴同樣在市場賣魚的哥哥與已經上班多年的姊姊們,並拿出自己以前的操作績效說服他們。哥哥姊姊為了幫弟弟完成投資夢,於是湊了二百二十萬元借 給林慶文,但約定年息四%,每月必須給付利息。加上自己存下的八十幾萬元,總計三百萬元,林慶文準備在股市中大展拳腳。

那時候已經是○六年 下半年,林慶文依照巴菲特與彼得林區的理論,鎖定獲利最好、經營者最強而且產品能見度也最高的宏達電。「按照彼得林區的理論,我還特地買了一支宏達電手機 來用,深覺他們的產品一定是明日之星。」「當時,宏達電從一二二○元高點急遽拉回至七百多元,然後再快速反彈至九百多元,以宏達電每年賺五個股本以上以及 獲利成長的爆發力,我判斷股價一定還會創新高!」抱定這種想法,林慶文把三百萬元的本金,「釘孤支」融資全押宏達電,九百元買進,做了生平最大膽的一次決 定。

然而,「股王」卻讓他栽了個大跟頭,宏達電想要發展自有品牌,引爆代工訂單流失危機,反彈至九百元後,再度回測前波低點六九二元。林慶 文被這突然的利空嚇得手足無措,遲遲無法做出停損的決定,眼看本金快速蝕光,融資追繳的壓力與日俱增,就在宏達電失守七百元關卡後,為了不讓本金蝕光,他 決定忍痛停損賣出。原本三百萬元的本金,短短三個月虧損二百萬元,僅剩一百萬元。換句話說,他花長達六年多時間存下的八十萬元不僅虧損殆盡,還倒欠兄姊高 達一百二十萬元。

「那年,我二十六歲,負債高達百萬,又找不到工作,我的人生一片漆黑!」林慶文回憶說。幸好,兄姊雖得知弟弟投資失利,但並沒有向他討回本金,不過,林慶文仍用僅剩的一百萬元按期給付約定好給兄姊們的利息。「自營商」的夢破碎了,殘酷的現實逼得他必須打起精神重新找工作。

學技術分析進退有據

用 五日、二十日均線找自己的投資方法當時,一個專為投資人開闢的股票討論園地── 聚財網正在徵求「編輯」,林慶文應徵後獲得錄用。薪水雖不高,但主要工作是為網站高知名度寫手整理並編輯稿件作出版,正是他感興趣的工作。加上身為聚財網 的員工,林慶文可以免費瀏覽一些投資高手的文章,學習股市操作的實戰技巧,這份愉快的工作減輕他因宏達電投資失利的痛苦。

進聚財網後,林慶 文開始認真地學習之前不屑一顧的技術分析。「我發現,如果我提早學技術分析的話,宏達電一役不至於虧得那麼慘。」林慶文強調,「最重要的是,透過學習技術 分析,我發現自己一直誤用了巴菲特與彼得林區的長線投資理論,我的素養與資金實力根本不適合長期投資,如果要反敗為勝,我一定得找出適合自己的方法!」經 過一年多的磨練,林慶文終於找到適合自己的波段操作法,「以前投資冠德建設、寶雅與炎洲之所以成功,不是因為讀懂巴菲特與彼得林區,而純粹是好運。」因為 一知半解地自以為是,才導致日後宏達電的大賠。「技術分析教我:進退要有依據、操作要有紀律,得失心不能太重!」所有技術分析中,他對均線理論最為著迷, 尤其是五日均線與二十日均線的應用。林慶文回頭反省宏達電的失敗經驗,如果他懂五日與二十日均線,當五日均線跌破二十日均線時,就代表股價短期將走空;據 此,當時宏達電的停損價位就會落在八八五元,頂多虧損十幾萬元。同樣的,如果五日均線跌破二十日均線代表轉空,那五日均線升破二十日均線時,就是轉多訊 號,可以短線作多。

得出這個心得後,○七年他等到一個機會:宏達電出現築底形態。三月時,五日均線突破二十日均線,他在四六五元價位買進, 一路持股至五○五元賣出。隔兩個月,在五○五元的價位再度出現五日均線突破二十日均線的黃金交叉,這一次他等到六二一元才賣出。同樣的方法他也運用在聯發 科身上,五三○元上下買進,五七○元賣出。靠著這兩檔股票操作,終於還清欠兄姊的二百二十萬元,自己手上還有約一百萬元現金。

選股援用基本面分析

謹 守成本跌一○%立即停損原則儘管進出操作上以技術面為主,但選股仍援用基本面分析。他喜歡挑營收呈每年成長,毛利率每季維持持平或略有增加的公司,因為扎 實的基本面是技術面最重要的支撐。雖然,○八年金融風暴受點小傷,但因謹守買進成本價以下七%至一○%停損原則,金融風暴僅讓本金虧損約一成。

○九年與一○年則是林慶文資產大幅成長的兩年,他用自己的方法分別在璨圓、景碩、日盛金、南僑、可成等股票上獲利豐碩,使其在股市可操作資金成長至五百萬元左右。

被 林慶文視為貴人的聚財網創辦人暨執行長陳志維說:「慶文因為嘗過貧窮滋味,使他有一顆善解人意的心,他做事細心,又有耐心,讓聚財網的作者群極為滿意!」 一年多前,陳志維創辦聚富企管公司,專辦投資講座,不僅聘請林慶文擔任執行長一職,而且還讓林慶文入股成為僅次陳志維家族外的最大個人股東。

原以為是巴菲特與彼得林區等長線投資大師的信徒,林慶文花了六年的時間才了解到這原來是「誤會一場」。在調整心態以及重新學習後,調和技術面與基本面分析,找到自己的操作方法,讓這個來自瑞芳的窮小子邁向富裕人生。他的故事對想致富的年輕人深具啟示!

林慶文

出生:1980年

現職:聚財資訊企畫行銷、聚富企管執行長學歷:淡江大學財務金融系

月薪:3.6萬元

林慶文的股票早鳥投資三階段摸索、學習期(18~24歲)● 19歲做生平第一筆投資,買霸菱北美高科技基金慘賠60%。

● 21歲靠操作冠德建設獲利近5萬元,把所得購買一輛機車,現在還在使用。

● 23~24歲當兵期間,投資寶雅、炎洲等股,獲利30多萬元,退伍時已存到70萬元。

挫敗、沉潛期

(25~26歲)

● 25歲退伍後,找工作一直不順遂。

● 26歲辭掉工作,專心作股票。向家人借了220萬元,加上自有存款80萬元,融資全押一檔宏達電,虧損200萬元,本錢僅剩100萬元。

開竅期(27歲迄今)

● 27歲進入聚財網工作,從頭開始學技術分析。

● 28歲投資宏達電與聯發科獲利200萬元,還清欠家人的負債。

不再使用融資,運用均線操作法,陸續投資璨圓、景碩、可成與日盛金等股累計獲利近500萬元。

林慶文篩選股票三步驟

步驟A:篩選出過去三年營收呈現成長,毛利率每季至少呈持平或趨勢往上的公司。

步驟B:鎖定標的後,當5日均線向上突破20日均線時買進;5日均線走彎向下跌破20日均線時賣出(以宏達電為例)。

步驟C:如果走勢不如預期,持股總成本下跌7%~10%執行停損。

對大盤看法與目前持股

台股加權指數在2011/2/10出現5日均線跌破20日均線,2011/3/8時,5日均線往上突破20日均線,過兩個交易日又往下穿越,目前尚未往上突破,因此短線偏空,持股水位降至二成,僅約100萬元。

目前持股 技術面策略 基本面條件

璨圓

(3061) 短線有5日均線突破20日均線,股價站上均線時建立試單持股。

但目前5日均線跌破20日均線,還在盤整,短線小套,逐步減碼停損僅留少量去感受市場脈動,帳面未實現損失約5%上下。 營收連三年成長,原料2吋藍寶石基板價格從30美元降至25美元,有助毛利率提升。

上下游策略結盟深,引進策略性投資人日本三井物產及東貝對產品銷售有加分。

南僑

(1702) 2011/3/2出現5日均線突破20日均線,逐步建立持股試單;目前短均線尚未跌破長均線,持股獲利中,帳面未實現獲利約10%上下。 中國市場布局深厚穩健,營收連3年成長,打算標售台北廠,潛在獲利約一個資本額,有題材性。


股市 早鳥 來自 瑞芳 芳的 的窮 窮小 子林 慶文 衝破 貧困 牢籠 礦工 之子 均線 賺五 五百 百萬 萬元 元搏 翻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84

毛孩子林日曦

2014-12-11  NM

 

多得王維基質問高官,「你們知道《100毛》嗎?」

這本林日曦有份創辦的雜誌最近儼如「年輕人標本」,被老餅們拿着放大鏡檢視。

「好娘呀!唔好呀!從來都話,你想一個潮牌死,就搵班阿伯著住佢嘛,而家個個老嘢喺度講《100毛》,即係out咗啦。」差點沒抱頭痛哭,「希望佢哋快啲唔睇。」

五年前因商台工作納悶想「搵啲嘢搞」,跟同事陳強、阿Bu每人夾二千蚊就印了第一期《黑紙》,一張紙的黑色批判,語不驚人死不休。

後來的《100毛》較單純,「只想氹吓香港人開心。」有人主張

「Stop making stupid people famous」,媒體應冷處理偲嫣BB、薑蓉等跳樑小丑,林日曦卻「Keep making stupid people funny」,「面對呢個香港,唔笑多啲,真係好難捱。」

兩年前《明報》老闆張曉卿入股,以一百萬換來一成股份,「佢當跌咗個毫子啫。想了解吓年輕人諗乜啩。」

他把招廣告和會計工作都交給《明報》系的萬華媒體,專注創作,連銷量都說不太清楚,「呢個時代搞雜誌,無死就係成功。」

「黑紙有限公司」不但無死,還愈來愈人強馬壯。由三人行的創作單位,長成一間二十人的公司,出版《黑紙》和《100毛》,也接廣告企劃、拍MV和宣傳片等。關於萬華入股,他談起來卻興味索然。「你哋寫到件事好紅咁,一開口就問我張曉卿。」他沒好氣,「其實唔關佢事,我哋都未見過佢。係萬華CEO Patrick Lam(林栢昌),佢就咁email嚟話見到《黑紙》,有興趣合作。」其實黑紙已拒絕過其他投資者,但萬華是同行,旗下刊物形象也相對中立,他們覺得可以一試,「兩年前《黑紙》叫做有啲聲勢,佢可能覺得認同、覺得有可為,咪入少少股搏吓。你問點解一百萬佢會肯?我哋唔特別好賺,但都唔算失敗。我估對佢嚟講,好處是佢哋現有刊物冇嘅目標讀者,我哋識做囉。」

坐在那裡邊嬉笑邊工作的,都是廿來三十歲的年輕人;八○年出生的林日曦,全公司最老。「《100毛》的內容都交晒俾廿幾歲的同事寫,我只比較緊張個封面。」《黑紙》批判社會政治,辛辣諷刺;《100毛》做娛樂消閒,是甜品,「最初係咁定性。但後來後生同事覺得講政治都好好笑喎,仲好笑過王祖藍,我們就由它這樣發展。」貫徹始終的,則是那種反老餅、反權威、反賺錢至上的邏輯,「其實你份人係點,做啲嘢就係點o架喇。」

出竅

他自言讀書時已反建制,「上學主要活動就係瞓覺,唔知點解咁眼瞓。」住大窩口邨,小學成績不錯,升到葵涌名校林護中學。「點知第一年就留級。」之後愈發反叛,「叫我交功課我唔交,叫我考試我瞓覺,話考試唔准瞓覺我就嘭門走。學校管我唔到,阿爸阿媽又管我唔到。但其實渾渾噩噩,唔知自己想做乜。」升不到大學便去IVE讀設計,「以為讀設計之類就型啲囉。」第二年卻輟學,「真係好記得嗰日。我如常地等巴士返學時,突然間覺得自己好渣,做設計又唔夠同學勁,咁我讀完又如何呢?」從此沒再上學,也沒找工作。那年他廿二歲,一年看三百幾套電影,又愛上填詞。「細個唔知啲歌詞講乜,但那時突然覺得,咁勁嘅?林夕、Wyman的詞,真係好勁。」自己不期然試着填,「填廣東歌詞好難。每次填詞就非常專注,乜都唔諗,淨係focus在首詞度,是非常講求毅力的工作。但當你完成到就有好大滿足感。」填好他會放上網交流,從中認識一些音樂人,幫他們填demo,「令我這個對文字完全無興趣的人,會主動去睇書、研究,都幾影響我之後的路。輟學真係好事嚟。」

拍門

他至今只打過一份工,在商台待了九年。○三年尾、輟學一年後,朋友介紹他去商台網站工作。○四年,商台籌備網上論壇,林日曦忙了好幾個月,推出後聽眾熱烈留言;網絡世界當然有讚有彈、也有謾罵,十幾日就被管理層下令關閉。「上司同我講要停,我成晚都瞓唔着,唔知點解咁在意。可能擺咗好多心機落去,加上覺得依個係電台未來應該行的方向。網就係咁o架嘛。但當時大家仲有傳統包袱,認為主持人唔應該俾你咁樣攻擊。」翌日他晨早八點返公司,那時他的座位剛好在俞琤房門口。「我知道佢都早返,一見佢返嚟我就同佢講,我係咩部門嘅邊個,我覺得個forum唔停得。」俞琤掃他一眼,叫他入房,然後自己篤手機;林日曦愣在旁不知所措,看着俞琤打了幾個電話,「Multi media有個同事叫阿Roy,佢話個網站唔停得喎,你上來傾傾。」沒多久,全部商台高層來到,「佢哋都覺得我好怪o架喇,死僆仔,做咩事啫?其實繞過自己上司去講,係唔恰當。但我知道啲上司唔會同俞琤講。」惟有硬着頭皮講出理據。高層們各自表述意見,俞琤總結,「咁啦,不如會員制,令留言的人負責任啲,準備好先再開番啦。阿Roy你滿唔滿意?」那刻他當然見好就收,「走得甩囉竟然!」後來他又選了一批自覺填得最好的詞作,印出來放在俞琤案上。「好天真咁諗,我想入行做填詞人,如果我真係得嘅,佢或者會幫我。」結果俞琤又不動聲色,叫他多印十份,轉發給其他高層,包括林夕。他沒有立刻成為職業填詞人,但俞琤把他由文職轉去創作部門,「也將我成個career path轉了。」881、903都做過,主要是幕後,○七年起在商台社企「天比高」帶年輕人做創作。

長幼

林日曦一張撲克臉,任何人見到都會認為他不可一世。「覺得啱,咪講囉。當然講時要有禮貌。但唔好同我講咩你食鹽多過我食米,唔好同我講經驗,要講道理。啱就係啱,無話你有經驗就啱啲。」討厭恃老賣老,但真有料到的前輩,他很尊重。訪問中他不只一次提到俞琤的身教,「佢唔只ban你橋,佢會真係同你度,然後佢第二日返嚟又度咗啲新嘢,再ban番自己尋日嗰啲,嗰種唔放棄、一定要度到最好的精神,對我影響好大。」○七年起林日曦開始發表填詞作品,至今近百首;林夕在他初入行時也常提點他,「我最欣賞是他的毅力。出街那份歌詞多數都係自己唔鍾意的,因為多數都係俾人彈鐘後的第二、三、四稿嚟。但第一稿你已傾盡所有精華落去,要改,總帶住晦氣怨氣去改,通常寫得唔好。但林夕可以寫到第八稿,都繼續追求再寫得好啲。」在天比高他是年輕人的前輩,小心翼翼不想成為老屎忽。「天比高在天水圍,係間製作公司,又係社區中心。接外間嘅job,俾有志創作的年輕人邊做邊學,而作品真係會出街。」五年間他做到創作總監,「但作為mentor,自己覺得唔稱職。因為創作就係你用自己的方法去做,我share唔到任何經驗俾佢哋,經驗即係包袱,係廢嘅,我不如做好自己先啦,我都需要邊做邊學。」二○一二年他辭職,全力做《黑紙》。

賺蝕

《黑紙》是○九年他和陳強、阿Bu在商台工作時構思的,打工仔交的作品總不能百分百盡如己意,決定工餘再經營一個表達的媒介。二○一○年一月一日,他們每人夾二千元,印了第一期《黑紙》,自己開車送到kubrick、GOD等七個售賣點,主要是文化場地,定位較小眾。最初沒明星封面,內容是一句句精煉的「黑句」,依每月主題發揮,「懶幽默、懶感性、懶批判咁囉。」本來印了二千張,很快就要加印,「最後好似賣咗萬幾二萬張。」一頁紙的雜誌,令人耳目一新。「一來想做啲無人做過的事。二來這個世代的年輕人睇長文能力有限,仲搞print media仲叫人睇字的話,一定要短、好輕巧地睇得完。」頭兩年每月一期每張一蚊,收支平衡。一二年轉為每週一期、免費派二十萬張,想靠廣告收入,「完全失敗,唔夠廣告。過咗幾期即刻同讀者沙冧,印少啲,賣番一蚊。」同年林日曦辭職,接更多廣告企劃工作,有時也靠這些收入幫補《黑紙》出版。他一再強調自己不懂經濟,好怕數字。「曾經有財經雜誌訪問我,首先我話佢搵錯人啦,我到三十幾歲都無買股票無買樓,真係唔識。問我《黑紙》賺定蝕,我話,OK啦,賺少少。但佢糾正咗我,原來要計埋人工,嗰陣我都無支過人工。如果咁計,應該係蝕的,但可以維到生,唔使死囉。」去年再辦《100毛》,一樣是計落「唔使死」就去。「我哋預咗四至八期的資金,即係個幾兩個月,可能幾十至百幾萬啩,我唔記得囉。前輩或者朋友都話我哋黐線,太少喇,起碼要有半年或者一年啦。但我哋覺得,至多咪蝕到第二個月執咗佢。」他們請了幾個員工,「佢哋都唔知咁危險o架,俾人呃到而家,咪好彩囉,無事。」現在《100毛》印八至十萬本,通常賣出八成,賺定蝕?他照樣不懂答,「總之大家有糧出啦。我係盡量避開唔睇,一睇數呢,就好易返去啲大人嘅思維模式。我哋想唔好講錢住先,講咗點樣做好、做啱件事先,呢個係同資本主義相違背。」

古墓

他的生活也好古墓派,辦潮流雜誌卻害怕上網,覺得資訊疲勞;不交際應酬,平時不在公司就在家。家也要靜,這些年住過西貢、粉嶺、元朗村屋,現在住屯門龍珠島,要花十幾分鐘行一道堤壩才出到黃金海岸;家中謝絕探訪,因為有潔癖。近兩、三年每日要交報紙專欄,他每朝清早五點起身寫。討厭人遲到,自己也不會遲。他認為要自由,先要自律。公司盡量少規矩,「一有制度即係唔人性化,我哋想盡量逐個逐個人睇。呢位同事自律嘅,咪多啲自由,唔使理佢返唔返公司、遲唔遲到;有啲人分內事都無做到,咁就要過問多啲。」請病假也不用交醫生紙,「佢唔覺得公司係地獄,咪唔使詐病囉?我哋都未做到,但會嘗試改變。」他與另外兩位老闆都年過三十,「好老喇,要多啲俾後生同事搞。年輕人可能睇得少過你,但佢睇得啱過你。可能佢睇得窄過你,但佢睇得集中同埋透徹過你。我覺得唔需要train佢哋嘅,佢哋train返我轉頭啦。」

毛孩 子林 日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16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