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虧損百億燒到本業 面板夢一場空 八十四歲不拚了 許文龍放手奇美電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2012-5-28 TWM




僵持兩年多的奇美電兩大股東爭執大戲,終於在許文龍家族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畫下句點。宣布退出後的第三天,許文龍在自家宅邸拉琴、宴客,透露出他的好心情。他很清楚,無法再為奇美電打拚,只能選擇放手。

撰文‧賴筱凡

五月十八日,就在奇美集團創辦人許文龍捐贈博物館的那個下午,一場小型演奏會緊接著在許文龍家上演。琴聲如訴,緩緩自小提琴弦上滑出,就好像許文龍這天的好心情一般,在他心裡,企業是一時的,唯有博物館與醫院之於社會的貢獻,才能長存。

這是奇美實業宣布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的第三天,許文龍表現平靜,「最困難的時候,已經過了。」貼近許文龍身邊的人士透露,奇美電與群創合併走一遭,經 歷整合問題、美國反壟斷訴訟案,乃至於龐大的債務問題,五月十五日奇美實業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後,許文龍心中的大石終於放下。

據了解,許家不得不壯士斷腕,從去年奇美實業年報可窺一二。過去石化業有「北台塑、南奇美」兩強,奇美實業更是公認的幸福企業,但去年在龐大轉投資的業外 損失拖累下,竟繳出五十年來最大虧損成績單,在本業獲利僅七十一.九七億元,不若前三年的逾百億元水準,認列投資損失達一一九億元,最後每股稅後虧損達 二.二一元,原來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的那把火,已經燒到奇美實業。

幸福企業五十年首見虧損

二○一一年,面板業的景氣蕭條,等不到面板報價回穩,奇美電大虧六四七億元,時任奇美電董事長的廖錦祥,為了奇美電銀行聯貸,擔心到耳中風,「他們都很清 楚,聯貸案這關不過,奇美實業也會被拖下水,光看他們手上奇美電股票幾乎都質押,就曉得壓力有多大。」知情人士透露,即使奇美電與群創合併,但給許文龍家 族的壓力未減。

眼看奇美電虧損累累,奇美實業只好進行內部大瘦身,「只要資源重疊的部分就整合,cost down再cost down。」奇美實業的員工私下抱怨,「虧錢的明明是(奇美)電子,卻連(奇美)實業也要一起苦。」對於奇美實業五十餘年的幸福企業員工來說,「打從○八 年金融海嘯,奇美電大虧開始,奇美實業就不再幸福。」確實,過去一年來,奇美實業的營運費用大幅削減,以前一年營業費用得支出一四八億元,去年縮減到八十 六億元。「(奇美實業總經理)趙令瑜上台後,整頓得很厲害,但一切還在常軌。」貼近許家身邊的人士不諱言,趙令瑜節省支出不遺餘力。

一頭灰白頭髮,面對記者追問,趙令瑜總是秉持著低調原則,一貫的笑容、快步離開,但奇美實業上下都知道,這位從基層做起的總經理,採購人員在他眼皮底下,很難搞鬼。

如果年輕三十歲 就跟它拚不過,奇美電的虧損壓力越來越大,即使奇美實業的塑化本業撐住,卻挺不住轉投資的虧損一再擴大。

甚至,奇美電兩大股東之間的矛盾,還倒打奇美實業一巴掌。

奇美電內部人士透露,在群創班底進入奇美電之後,奇美電董事長段行建把採購、財務等大權一手攬,過去奇美實業提供奇美電需要的塑化原料,可是,去年奇美實業送去的報價,居然被打回票。

這看在老奇美人眼裡,幾乎是大忌,「或許兩家公司的關係不若以往,但面對奇美電這種態度,奇美實業能忍嗎?」對此,奇美電發言人陳彥松回應,任何採購案都有其程序,奇美電不會因供應商不同而有差異,實在無需擴大解釋。

隨著外界不斷用放大鏡檢視奇美電兩大股東的關係,許文龍家族與鴻海之間的裂痕更大。就在奇美電董事會召開前兩周,許文龍家族的代表直接向段行建開口,決定全面退出奇美電董事會。段行建馬上表達挽留之意,卻已留不住許家要退出奇美電的決心。

「我很清楚,如果今天年輕個三十歲,還可能跟它(面板)拚,但我已經八十四歲,能做的有限。」許文龍曾私下和身邊的人如此透露。

最終,奇美實業不得不放手,「或許(許文龍家族)退出,對奇美電好、對奇美實業也好,許董、廖董都比以往寬心得多,所以還能釣魚、拉琴,心情也不像去年跟著銀行聯貸起伏。」知情人士說。

面對外界猜測是否要將股權轉手中資,或讓奇美電引入其他策略聯盟對象,許家人揮了揮手,「許董的立場很清楚,他是重然諾的人,答應銀行團的(對奇美電)增 資都會繼續做,其他的就留給段總安排。」許文龍八十四歲的人生,從石化業起家,拓展到電子產業,要投入面板業時,他曾問當時奇美實業總經理何昭陽一句: 「賠了,會不會影響到奇美實業?」何昭陽很明確地回答,「不會。」然而,時光移轉,面板景氣不再如他們當年所想,奇美電的百億虧損終究還是燒到奇美實業門 口,為奇美電、也為了奇美實業好,許文龍的面板大業最終還是一場夢。

 
虧損 百億 億燒 燒到 本業 面板 夢一 一場 場空 八十 十四 四歲 歲不 不拚 拚了 文龍 放手 奇美 僵持 兩年 年多 多的 電兩 兩大 股東 `@ ~ ਔ  =|   畫下 句點 宣布 退出 後的 的第 第三 三天 自家 宅邸 拉琴 宴客     7 |` 接著 在許 上演 琴聲 如訴 緩緩 自小 提琴 弦上 上滑 滑出 好像 許文 困難 時候 經過 貼近 身邊 人士 透露 電與 不得不 不得 壯士 斷腕 去年 實業 年報 可窺 窺一 一二 過去 石化 業有 北臺 的逾 逾百 億元 水準 認列 投資 損失 達一 一一 一九 九億 最後 每股 稅後 達二 七億 時任 董事長 董事 的廖 廖錦 錦祥 為了 銀行 聯貸 擔心 到耳 給許 家族 壓力 未減 眼看 累累 只好 進行 五十 餘年 幸福 企業 員工 來說 打從 年金 海嘯 電大 虧開 令瑜 瑜上 上臺 臺後 整頓 得很 厲害 一切 還在 常軌 許家 採購 人員 在他 眼皮 底下 很難 搞鬼 如果 年輕 三十 十歲 就跟 跟它 它拚 不過 在群 群創 班底 進入 之後 段行 行建 建把 關係 不若 以往 面對 這種 態度 能忍 忍嗎 對此 與鴻 鴻海 之間 裂痕 更大 就在 董事會 召開 前兩 兩周 但我 已經 能做 做的 有限 私下 跟著 起伏 知情 外界 猜測 是否 要將 將股 起家 拓展 電子 產業 所想 電的 的百 終究 還是 門口 電、 、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041

好像你有能力,替他講一講吳念真講述的臺北底層故事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7858

《臺北上午零時》脫胎於社會新聞:原住民湯英伸到臺北洗衣店工作,工作太過辛苦,湯英伸幾次想辭工,老板不答應,不給身份證。最後湯英伸殺了老板,被判死刑。新聞發生時,吳念真(左前)將三十歲,他的第一反應是:我說不定會做同樣的事。 (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如果臺灣的作家不分藍綠,而分左右翼,吳念真肯定可以算作左翼作家。迄今為止,不管是作為電影/戲劇的編劇、導演,或是寫小說、隨筆,吳念真寫作的出發點一以貫之:“弱勢的人,他的聲音沒有被講出來,他們沒有地方可講,好像你有能力,替他講一講。而且你自己就是那樣的人,也曾這樣走過來……”

大陸作家的左右翼分野,吳念真不熟:“丁玲我看過,可是丁玲後來變了”,“我比較喜歡沈從文”。

2015年1月到2月間,吳念真任藝術總監的臺灣綠光劇團,把他們十五年前創作的劇目《臺北上午零時》帶到內地巡演。這是一個典型的底層故事:

1960年代,臺北市一家鐵工廠的三位學徒終日在老板打罵中做苦工。他們三人同時暗戀隔壁面攤的孤女阿玲。面攤的老板是鐵工廠的頭家娘(臺語,意為“老板娘”),也是阿玲的姨母。阿玲被姨丈強奸。為給阿玲報仇,學徒阿榮殺了鐵工廠老板,入獄服刑;學徒阿嘉娶阿玲為妻,給她腹中小孩合法姓氏;學徒阿生以阿玲的名義給阿榮寫信,直到阿榮出獄。此後四個年輕人天各一方,2000年再次聚首,是因為頭家娘的面攤要作為“違章建築”被強制拆除。

劇名《臺北上午零時》是1960年代臺北私人電臺的一檔廣播欄目。其中包含臺語版的世界名著廣播劇;有簡單的英文歌;有各種即時消息:昨天哪里發生了水災,從那里出來打工的朋友,如果身上有錢趕緊寄回去;一位媽媽在臺北尋找一直沒有消息的兒子,如果你們誰認識她的兒子,即刻跟她聯系……對當年飄零在臺北最底層的異鄉人來說,這檔每天從深夜播送到淩晨的節目是一個公共的情感碼頭。

“謝謝導演,我們被理解,我們被撫慰”

2015年1月22日,《臺北上午零時》在北京首演結束,已是22:30。很多觀眾沒走,圍著國家大劇院戲劇廳的外墻,站著填寫調查卷。

問卷的紙張薄得有些潦草,問題也很普通:姓誰、手機號碼、郵箱、怎麽知道這出戲、沖著什麽來看戲、最喜歡的演員……綠光劇團把這些問卷回收,得到寸許厚一疊。很多觀眾沖著吳念真而來。他們的年齡從19歲到四十幾歲不等,性別有男有女,很多人以小名“阿欽”稱呼吳念真,熟悉他的初戀故事、影視代表作、隨筆集。

每一場演出結束,吳念真都會坐在後臺,閱讀這些新鮮收割到的觀眾意見,借此判斷一出戲是砸了還是成了。

在綠光劇團,《臺北上午零時》從屬“人間條件”系列。這一系列劇目彼此沒有情節上的關聯,風格卻類似。都是說來話長的故事,從1960年代臺灣經濟起飛,到2000年前後的民主政治、工商社會。人情冷暖、滄海桑田,一份“古早”的情義,許多傳統的美德……

2014年,《人間條件6》在臺灣上演,綠光劇團收集到建團以來最多的調查問卷。有觀眾寫:“謝謝導演,我們被理解了、我們被安撫了。”“我們知道我們很辛苦,但總有那個力氣在。”

這些觀眾大多與吳念真的兒子吳定謙同齡。吳定謙生於1982年,那一年羅大佑寫出《未來主人翁》:曾經一度人們告訴你說/你是未來的主人翁/在人潮洶湧的十字路口/每個人的眼睛都望著那/象征命運的紅綠燈……我們不要一個被科學遊戲/汙染的天空/我們不要被你們發明變成電腦兒童。

《人間條件6》要說的是,沒有人成為主人翁。大學生畢業工資臺幣兩萬五千塊(合人民幣5000元),房子貴得買不起,父母漸老,未來勢必“二拖四”(一對夫妻贍養四位老人),塑化劑、毒牛肉……

當演員在臺上說“近幾年來毒害臺灣最厲害的就是五六十歲以上的混蛋”,臺下拼命鼓掌。

“我真的覺得,我們這一代掠奪他們太多資源了。現在房子那麽貴,誰搞的?所以我們這一代是混蛋。”吳念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如果不是寫作我早就自殺了

吳念真從“人間條件”的6部戲中選擇《臺北上午零時》來內地巡演,是出於“接近性”的考慮:“1960年代到1970年代,是島內大移民的時代,和今天的大陸很像:大量各地來的人往城市集中,我想他們在城市里面都會東張西望,忍受寂寞。”吳念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有觀眾不買賬。中場休息,一位年輕的女觀眾對同伴說:“我先走了,實在受不了了……整個一《幾度夕陽紅》……也是一個女的被強奸了,然後跟別人結婚……”

大多數觀眾留了下來。雖然表演有涉嫌狗血的段落,他們依然會偷偷擦拭眼淚。他們在劇場中學到了珍貴一課:雖然不是100%的映射,別人的經歷跟我們依然有關系:

《臺北上午零時》脫胎於一個真實的社會新聞。1982年前後,臺灣原住民湯英伸到臺北洗衣店工作。老板怕他跑路扣留其身份證。洗衣店的工作時長及辛苦程度超出湯英伸的程度,他幾次想辭工,老板不答應,不給身份證。最後一次湯英伸拿刀把老板殺了,後被判死刑。

這件事發生時,吳念真即將三十歲,他的第一反應是:我說不定會做同樣的事。

吳念真15歲從鄉下到臺北。醬菜店、工廠小工友、中醫診所的學徒、幫富人遛狗……什麽工作都做過,但都幹不長。有一次,少年吳念真去臺北火車站後面的職業介紹所找工作、一間一間的小房子、小廣告密密挨挨、層層覆蓋。吳念真看到一個文書的廣告。按照當時的規矩:如果一個工作的月薪是600元,求職者要繳300元給職業介紹所。吳念真交了300塊錢被帶去“上班”:那是另一家職業介紹所,他的工作是:問求職者挑中了什麽工作,按那工作月薪的一半收錢,帶他去上班……

每一個被騙的人都要找到下一個人行騙,才能從這個循環中解脫。吳念真打破了這個循環,兩個女生來找工作,他對她們講了實情。為此,他被老板打了一頓,並且賠了600塊錢。

900塊錢花出去,工作沒找到,口袋里不剩半毛,吳念真把這段經歷寫下來,投給《聯合報》,得到750塊錢稿費。雖然沒有回本,他依然覺得很了不起:一篇文章比一個月薪水還多。

這750塊錢是一道分界線。從此,吳念真經歷殘酷,卻能書寫溫暖。

“如果沒有寫作或閱讀,我說不定早就自殺,或者拿刀子殺人了。”在北京與媒體、粉絲交流時,吳念真幾次這樣說。這是實情。吳念真的同胞兄弟,小時候念書不好,十幾歲時追著哥哥的腳步到臺北討生活,後因種種原因深陷賭博、詐騙泥潭,最後自殺了事。而吳念真卻把童年的稟賦變為謀生的手段。

演員在臺上說“近幾年來毒害臺灣最厲害的就是五六十歲以上的混蛋”,臺下拼命鼓掌。“我們這一代掠奪他們太多資源了。現在房子那麽貴,誰搞的?所以我們這一代是混蛋。”吳念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劇組供圖/圖)

“我是最會罵人的那個”

小時候,吳念真在村口樹下聽叔叔伯伯講古:他們當日本兵,打仗打到馬來西亞……跟父親去看電影,劇情完全不懂,吳念真卻註意到日本人車的車牌上都寫兩個字“品川”。成年以後問日本人,才知道“品川”是東京的一個區。

十五歲,念書念得很好的鄉下少年到臺北謀生,吳念真特別在意別人的言行舉止:他是在挖苦我,還是贊美我?贊美是真的贊美,還是反話?“我不知道這是不是一種病態”,回憶往事,吳念真對南方周末記者說。

觀察各種各樣的人,揣摩他們的心理,曾經是底層少年吳念真最大的樂趣。到服兵役時,他這方面的功夫已經駕輕就熟:部隊里什麽人都有。有人家里窮,有人很有錢,有鄉下來的、有不認識字的、有強奸未遂的……跟大專兵說話可以酸來酸去;如果問強奸未遂的為何未遂,想都不用想,一定一鼻子灰:因為是你媽媽,看她很老,所以就放棄……

及長,臺灣的劇作家中,吳念真這方面的功夫無人能敵:跟三教九流打交道,販夫走卒的語言信手拿來,把市井悲歡寫得深情而文藝。

《臺北上午零時》中,鐵工廠老板“幹你娘”不離口,路人甲點評:“啊,哪個老母他都要給人家怎樣,他是拿補腎丸當飯吃嗎?”內地上演時,這句給改成:“他是不是讓所有的媽媽都懷孕?”

頭家娘抱怨自己多年遇人不淑:“走了個放屁的,又來了個滲屎的”——用臺語念這句詞,鏗鏘有力,變成“國語”,力量減輕許多。

這是內地巡演不得不付出的代價:吳念真堅決不用字幕機:“看戲的時候讀字幕,好像你跟人聊天的同時低頭看手機”,但原劇有大量臺語對白,其中不乏各種生動的俚語。

那些俚語,都是生活中來。“我們的執行長就臟話連篇。我的朋友三教九流都有。我自己講起臟話來比誰都厲害。”吳念真說。

“執行長”是李永豐。他的“全稱”紙風車基金會執行長。“紙風車基金會”使命之一是給臺灣偏遠鄉村的孩子“送戲下鄉”。

2000年之後,幾位老朋友——李永豐、吳念真、柯一正發現自己和身邊的熟人天天為藍綠之爭吵架。吵到厭煩時,互相問:有什麽事大家不會吵。一致的結論是“孩子的笑”。紙風車計劃由此萌生:到臺灣各鄉鎮去演戲給小朋友看,不要錢,而且舞臺必須是國家劇院的標準。五年時間,幾個老男人開路,紙風車劇團走遍了臺灣的319個鄉鎮。

停了兩年,有人寫信給吳念真:我孫子現在已經七歲了,他出生的時候你在我們村鎮演過,七歲過去了,他沒有再看過戲,你們要不再走一次?“那我們就再來。天天募款,跟企業募款、跟朋友募款,募、募、募……”吳念真告訴南方周末記者。

第二輪巡演,319個鄉鎮,走過一百多的時候,一位鄉村老師給吳念真寫信:昨我帶小朋友去看戲,他們很高興。可是導演你知道嗎?它是一夜煙火。第二天小朋友還是要面對偏僻的鄉村,隔代教養。很多小孩子都是阿婆、阿公帶的,爸爸媽媽到城市工作;或者爸爸娶的是越南太太,她根本沒辦法教小孩子念書,小孩子天天在村鎮里面遊蕩,打電動遊戲、大的小孩就教他們賣東西……作為一個老師,我真的很無能。只能今天撿一個,明天撿一個……我希望小朋友們放學之後,有一個可以一起做功課的地方,有人輔導他們,帶他們玩……

吳念真跟朋友商量:老師的希望可以變現。隨著人口的減少,臺灣流浪老師很多,師資很容易招募,不用他們做義工,基金會付薪水,孩子們會有自己的一間教室,在教室里可以做功課,可以吃東西,學英文和電腦。

2013年7月開始運作,到2015年1月底,這樣的教室建了二十個。一間教室一年需投入臺幣一百萬。

“這種班成立之後不能斷,斷了小孩子們會絕望。”當初的承諾變成沈重的壓力。吳念真為此募款,拍廣告……

“今天上帝派了一個人”

吳念真拍廣告不愛用帥哥美女,愛用素人演員(非職業演員)。他相信,廣告只有幾秒鐘,只要把情境講清楚,給對光,攝影機捕捉到合適的瞬間,普通人完全能準確詮釋一則廣告的情感。

拍廣告、拍電視節目的時候,吳念真自己常常“入戲”。

有一次,吳念真帶一支紀錄片攝制組,到非洲東南部國家馬拉維拍片。臺灣的醫療機構在當地發放防艾藥具,有些病人拿了藥轉賣給別的國家,這迫使臺灣醫生想出按指紋拿藥的辦法……吳念真的攝制組從旁拍攝這一切,每天面對文化沖突、小小的詭計和成片的死亡。

一天,攝制組跟拍一個快要死去的媽媽。吳念真問:現在你最需要的是什麽?那位瘦巴巴的母親說:我希望有一個堅固一點的房子。現在我的房子是泥巴糊的,雨季一來,很容易塌下來,我希望我死後,我的六個孩子至少有一個安全一點的地方。"

吳念真轉頭問醫療隊的工作人員:在這里蓋一棟水泥的房子多少錢?工作人員一邊告訴他三百美金,一邊把他伸向口袋的手擋住:導演,這個村子里面有幾十戶都是這樣的,你都要付嗎?

又有一天,攝制組走到一個寡婦村。村中一位能幹的婦女曾向醫療隊遞交過一份報告,請求捐款。村中女人用募到的錢養雞,賣雞肉、賣雞蛋……攢夠了錢,在村外空地上蓋房子,養護已經患病的鄉人。攝制組到來的時候,女人們已經把房子蓋好,但沒有門窗。女頭人說:要慢慢來,賣完這批雞蛋再想辦法。

醫療隊工作人員的阻攔沒有發生效力,吳念真把口袋里的錢掏給那位馬拉維婦女。女人接了錢,並不道謝,跟其他女人劈里啪啦講了一段話。然後,女人們開始唱歌跳舞。翻譯告訴吳念真,她們唱的是:謝謝上帝,上帝今天派了一個人來……

與慣常的情況不同,這次是施與者受到震撼。

更多的時候,“有情人”吳念真篤信:“無情無負擔”。

成為微博註冊用戶之後,吳念真發現大陸有很多礦工是肺矽病患者。吳念真是礦工子弟,他的爸爸患肺矽病去世。有一次,有人在微博上轉發了一張照片:一位患肺矽病的礦工,看上去很老,實際年齡只有38歲。照片下面配了一條長微博,訴說那家人的辛酸。

“我一看真的受不了”,吳念真去查,發現一個叫作“大愛清塵”的機構,正在為肺矽病患者募款,買氧氣機,愛心人士可通過支付寶支付。

“我沒有那個鬼東西”,吳念真給大愛清塵的工作人員發私信:給我你的賬號,我匯款。

事後,受捐助者給吳念真寫信。吳念真自問:這個時刻我幫他,以後呢?所以“無情無負擔”。

——這句話被吳念真寫成了《臺北上午零時》的一句臺詞。

好像 你有 能力 替他 他講 講一 一講 講吳 吳念 念真 講述 的臺 臺北 底層 故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361

入SDR後人民幣升貶好像並不是事兒!聽聽機構怎麽說

10月1日,人民幣將正式進入IMF的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8月以來,美元/人民幣維持在6.6-6.7區間波動,離岸 HIBOR利率更一度大幅飆升,有觀點認為央行在入籃前刻意維穩人民幣,待到10月後,人民幣的貶值壓力可能會持續釋放。入籃後,我們究竟應該如何看待中長期的人民幣匯率走勢?

眼下,有一些觀點認為人民幣未來有較強的貶值預期,然而就長期來看,渣打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丁爽表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說,入籃後人民幣不一定要貶值。丁爽表示,預計美元/人民幣將在2020年達6.3-6.4的水平(此前預計為6.08),2016年料為6.67,2017年則為6.66。

他在最新報告中稱,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占比不斷加大,這意味著中國外部競爭力加大;此外,中國企業資金外流趨勢可能放緩,而追逐更高收益的海外資金可能增配人民幣資產,加息預期也部分提前反應在強勢的美元之中,這都是支持人民幣長期走強的動能。

丁爽認為,人民幣“入籃”後,海外央行對投資人民幣資產可能會更感興趣,預計人民幣未來五年里在全球外匯儲備(剔除中國自身外匯儲備)中的占比將從1%提升至5%(隱含資本凈流入3000億美元),達到日元、英鎊的同等水平。

(渣打對於2016-2030年人民幣匯率預測)

中國不會“貶值促出口”

2015年7月後的12個月,人民幣對美元和國際清算銀行(BIS)籃子貨幣分別貶值7%,對CEFTS籃子貨幣貶值10%, 這也代表了人民幣的升值趨勢出現根本性逆轉。轉視此前的五年,人民幣對美元升值8%,對BIS籃子貨幣升值25%。

自2014年中期以來,資本外流的態勢持續,刺激了進一步貶值的預期。渣打預計,中國央行在2014年初打破了人民幣單邊升值預期。到2014年5月後,資本外流的趨勢便開始形成。2015年8月的人民幣一次性貶值又加劇了這種預期。從中國的國際收支平衡表(BOP)來看,自從2014年三季度開始,資本外流(包含誤差和遺漏項)已經幾乎持續超過經常賬戶順差,外匯儲備也持續下降。

(自2014年中期開始,中國持續出現資本外流)

當前,仍有不少投資者預計,人民幣近期仍可能會持續大幅貶值。理由主要是:在人民幣進入SDR後,人民幣就會開始貶值;中國政府可能用貨幣貶值來促進出口。

不過,丁爽表示,“我們並不認為中國政府會有以貶值促出口的‘隱形議程’(hidden agenda)。”在他看來,為了應對資本外流,中國可能會進一步幹預匯市,例如賣出美元來降低人民幣貶值趨勢,這一操作已經使得8月中國外匯儲備將至低於3.2萬億美元,巔峰值則是2014年中期的4萬億美元。

此外,“中國也知道,競爭性貶值並不會產生正面作用。由於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份額巨大,如果希望用刺激出口來刺激增速,這可能會導致其他貿易夥伴競相貶值。此外,強烈的貶值預期可能會進一步導致資本外流,加劇中國的宏觀風險。”丁爽稱。

更有一種觀點認為,人民幣應該對美元貶值30%,以達到2005年的水平。“我們認為,這一種觀點太過簡單,2005年人民幣仍然被大幅低估,因為2005年後的三年間,經常賬戶順差平均達到GDP的9%,中國的生產率也不斷上升。”

其實,一國貨幣的匯率並不是由其自身特性而決定的,而是由與其他貨幣的相對特性決定。盡管中國的生產率和出口增速放緩,但仍然保持在比其他貿易夥伴較高的位置。因此丁爽認為,人民幣對一籃子貨幣貶值很難令人信服,尤其是考慮到競爭力方面。

數據顯示,中國在全球貿易中的市場份額不斷擴大,盡管貿易出口在2015年同比下滑2%,這也是首次自金融危機以來的負增長,但相比之下,WTO數據顯示,全球貿易大幅收窄13.5%。因此,中國在全球出口中的占比從2014年的12.3%升至13.8%,“我們認為這就是中國競爭力不斷加強的證據,制造商不斷向制造業的上遊延伸,從勞動密集型產業轉向機械和電子。”丁爽稱。

(在人民幣升值的背景下,中國在全球出口中的占比仍不斷攀升)

渣打表示,中國的薪資增速也同生產率增長相適應,在過去十年呈現每年兩位數增長。根據國際勞工組織數據,盡管在今年放緩至10%,但中國勞動生產率增速則是過去二十年間在主要經濟體里最快的,接近8.6%。因此,中國更快速增長的出口也顯示了,薪資增速並沒有腐蝕其出口競爭力。“我們近期的調查也發現,眾多出口商表示,中國薪資增速可能在未來幾年降至10%以下。”

因此渣打預計,人民幣實際有效匯率仍將保持穩定,中國出口增速仍將高於全球均值,經常賬戶會在未來幾年保持順差。

“入籃”吸引資金流入

此前,資金外流的主要驅動力是中國公司部門(提前償付外債、轉移資金),渣打預計,隨著這一動能逐步減弱,家庭部門的資產多元化配置需求可能取而代之,成為資金外流的另一個動能。不過,海外機構對於人民幣的配置興趣增加,這也能部分抵銷中國資本外流的壓力。

丁爽稱,中國會從10月1日進入SDR籃子起,自動獲得儲備貨幣的地位,海外央行可能會進一步投資人民幣資產,使得其外匯儲備構成更為多元化。

“我們預計,在未來五年間,人民幣在全球外匯儲備(剔除中國自身外匯儲備)中的占比將達到和日元、英鎊同樣的水平(從1%升至5%,隱含資本凈流入3000億美元。)此外,例如海外共同基金、養老金、保險公司等也會因為尋求高收益來配置人民幣資產。”

此外,中國近期開放了銀行間債券市場,中國的股市和債市也可能被納入全球指數,這會進一步帶動資本流入。尤其是,我們預計海外資金將在未來五年大量增加對中國債券市場的配置,占比可達4%,這也代表了5000億美元的資金流入,當前這一占比僅1.3%。”丁爽預計。

盡管長期趨勢仍具有諸多不確定性,但可以確定的是,人民幣的單邊波動時代已經結束了。丁爽稱:“未來每天16:30的收盤價將更為重要,中國將逐步向自由浮動匯率制度過渡,央行可能只會偶爾幹預,來防止波動過度、偏離基本面。”

此外,中國央行可能會進一步引導在岸和離岸人民幣匯率趨同(這也是IMF對於人民幣“入籃”的要求之一。渣打預計,到2017年中期,兩地匯價價差可能會收窄到50個基點。

SDR 人民幣 人民 升貶 好像 不是 事兒 聽聽 機構 怎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6813

前兩年噴丁磊的人好像正在歌頌他?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220/161308.shtml

前兩年噴丁磊的人好像正在歌頌他?
進擊波 進擊波

前兩年噴丁磊的人好像正在歌頌他?

曲線是這個世界上,最美的線條。因為你不知道他下一點出現在哪里,所以美。 而我們要學會的是在曲線中成長, 在曲線中泰然自若。

本文系進擊波(微信ID:jinbubo)授權i黑馬發布,作者:沈帥波。

曲線才是萬事萬物的常態,雖有大致的趨勢,但總有不斷波動的曲線。曲線是難以判斷的,他並不是數學里的確定函數,不能被準確計算出低谷和峰值,但是波動是永恒的。亦如個人、公司、行業、國家和人類文明。

比如前兩年被黑成【互聯網活化石】的網易和他的老板丁磊,怎麽還是同一群人,最近又在說他高瞻遠矚,戰略格局高,塊塊業務都賺錢呢?我分明記得他們說丁磊只會養豬啊。

其實,每一個人,公司,行業,國家都是一條曲線,不可能永遠在峰值上,而內心向上的,都能在谷底積蓄力量再次向上。

01

我有一個朋友叫W,為什麽叫W。就是因為他的人生像字母W一樣,如過山車一般。W出生於沒落的大家庭。爺爺是資本家,爺爺的爺爺是書法家,四九年後沒出國,文革期間被抄家。一如所有沒落的大家族,規矩禮數涵養這些是不可拋棄的。W從小有著家國情懷,人生的終極理想就是做一個文豪。

W大學畢業後和別人合開淘寶店,遇上了大勢,一切都起得很快。巔峰時刻做到了月營收500萬。當時的W,一時春風得意。後來他們的倉庫被火燒了。這發生在雙十一前,也就是剛剛備足貨,正準備大幹一場時,後來資金鏈斷了。一切皆完了。

其後,W處理完善後事宜,就銷聲匿跡了很長一段時間。後來淘寶的江湖已經不再那麽容易,於是他偷偷轉戰Ebay,現在擁有三家店。

人生的事業就像一場麻將,有上風,有下風。但只要老子不下牌桌,輸了就再來一局,遲早幹掉你丫的。如果再輸,那就再來。只要不下桌,就有戲。雖然期間會經歷各種被胡,被幹死,被老千,但是十年河東,十年河西,風水輪流轉啊。

02

經濟學里有個很經典的常識:價值是一條直線。而利潤是一條與之並存的曲線。曲線高於直線時,便是盈利;低於直線時,便是虧損。但是只要不斷提高價值,那麽曲線也將隨之上升,雖然他依然會出現虧損。

這個最基礎的常識,其實一下子解決了今天太多的表象問題。1為什麽那個公司那麽傻,竟然賺那麽多錢?2為什麽我提供了價值,但是虧損?3 為什麽他一直虧損,但是一直能融到錢?以及更多。

賺錢更多是基於此刻的利差,一如平臺型公司基過往十年之力於今日基於此刻的價值換得盆滿缽滿。一如貿易型公司基於當下的供需關系換得利潤。一家媒體用過往的美譽、影響力、傳播力為一家金主站臺換得利潤。所以,有的公司現在很賺錢,但是他只是在掏空過去。因為現在賺錢是基於現在的定價,和過去的價值積累。而現在的價值積累才能決定日後是否賺錢。這也是為什麽一家盈利能力超級強的大公司股價可能一直不被看好,而那些持續虧損的新項目反而能讓大公司股價走強。

03

說電商搞死實體經濟的,其實是偷換概念。實體經濟這三年之所以很差,不僅僅是因為電商的打壓,而是因為過去賺錢太容易,實體在模式創新,產品創新上根本不關註,一直用高利潤支撐高擴張。無論是店面成列,購物理念都已經落後消費者訴求。而消費者第一線的反饋到達廠商決策層時,可能有一年以上的時差。而在這個時差內,電商以價格,資本優勢切入市場換得了市場份額。所以實體產業迎來了哀嚎一片。再加上商業地產費用高昂,人力成本高昂,舊的時代已經結束。

與其說,電商搞死實體,不如說是實體自己搞死自己。因為以前賺錢太容易,處在曲線的峰值,但價值一直沒有提升。那麽此刻可能處在曲線的谷底。但並不是說實體沒有價值了。

實體依然有很大的價值,同時已經出現了很多非常不錯的極具體驗感,美學感的生活消費餐飲一體式購物場地(有別於萬達的那種)

未來已經到來,只是尚未流行。對於從業者來說要做的就是堅持提高價值,等待市場和消費者把曲線提高,而不是迎合此刻的市場降低自己的價值。

又比如說文首剛剛說到的網易和丁磊,我個人總是覺得:如果別人做過首富,活得比我高幾十個段位,那我沒有資格去用自己的層面的思考去評判別人。他一定比你強。企業總是有產品開發期和布局期的,如今,當下的賺錢吸金能力不能決定一個企業的價值。比如還是網易,可能這兩年很吸金,那是因為過去五年的布局。也會出現再過五年再次不賺錢的局面。比如百度就是如此。過去太來錢了,所以最近麻煩不斷。

04

經濟學家張五常說:2008年堅持執行的新勞動合同法,使得中國經濟神話覆滅。(註意,是神話覆滅,不是經濟覆滅)這個觀點拋出來,一定會在網上被罵成狗的。什麽萬惡的資本家等等。從大格局來看,這句話大體是準確的。高企不下的企業成本,是遏制企業發展的掣肘。從2008年之後,這一預言也確實變成了事實。

但這個國家依然在曲線上升。在歷史上,無論是宋代,還是明代,我們都曾無限逼近過資本主義之萌芽,但都戛然與之於皇權和國破家亡之時刻。而今天,雖然依然貪腐不止,問題百出,但已經是最接近市場經濟的時刻了。

如果2008年是一個小的峰值,過去幾年都在下行,下一個上行通道已經在醞釀之中,雖然網絡上充滿著悲觀的論調,但是在深夜的機場候車點,我看到的是排到視野盡頭,等待載客的出租車,那些綠色的頂燈,總是讓我如此感動。在高鐵候車廳,永遠都是川流不息和人頭攢動。煽情的說,這就是中國經濟為什麽還會好的原因。有人,就有未來。因為全球都進入了小確幸模式,而這里還有一群人不相信命。

丁磊 曲線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前兩 兩年 年噴 丁磊 的人 好像 正在 歌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6051

會員資料留言和回覆可否縮成一百字或者只有標題呢,好像跌吉一樣

1 : GS(14)@2011-02-28 21:16:34

http://realforum.zkiz.com/userinfo.php?zid=14如果發的文太長,拉是好煩的
會員 資料 言和 回覆 可否 縮成 成一 一百 百字 或者 只有 標題 好像 跌吉 一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184

【西遊記】我好像上一世便認識你

1 : GS(14)@2016-11-18 17:58:23

【西遊記×文化籽】完場。戲院循例地急不及待着燈,觀眾居然沒有爭先離座。《你的名字。》不是Marvel出品,片尾應該沒有彩蛋。我將耳朵豎起,盡力偷聽隔籬位一對小情侶的耳語。「哎吔,我中有你,你中有我,茫茫人海中相遇,真係好鬼浪漫嘅箒。」貌似糖妹的女朋友一臉陶醉。很理性的四眼男朋友回應:「又話失去記憶?如果我似男主角,離遠見到個陌生美女,立即跑九條街,衝去問人之前是否在哪裏見過面,一定俾人鬧白撞。」「心有靈犀呀。唔可以一見鍾情嘅咩?」「換了是你,如果真係有個男人突然喺條樓梯同你打招呼,你會唔驚?唔會想走?」「……」我幾乎想插嘴:「這套動畫,不會有片尾彩蛋啦。讓時間停留在相認的一剎那便最美好,再有任何發展,也將童話拉回現實。何苦呢?」現實太慘,我們渴望童話。《你的名字。》勾劃出極為注重細節的現實場景,故事卻比一般童話更夢幻。一對年輕男女,超脫時空互換肉身,建立起不能言喻的感應,甚至扭轉生死,阻止悲劇發生。可惜,刻骨的記憶會被磨走,各自內心隱隱地追尋彷彿約定好的另一半。這種愛情,超越外在條件,只憑內在感覺。近十年,改編乜乜暢銷小說的荷李活愛情電影,跟受歡迎韓劇一樣,男主角即使擁有天大缺陷,可能要吸血,可能是外星人,可能傷殘,或者有絕症,但必定靚仔、有錢、有才能,並且專一到難以置信。充滿計算。《你的名字。》相對上超現實得多,也純粹得多。而我想起的,最接近的,可能是1993年套《緣份的天空》(Sleepless in Seattle)。美琪賴恩(Meg Ryan)為了素未謀面的湯漢斯(Tom Hanks),在前路完全不明的情況下,坦率地拋開打算結婚的男朋友,迎接不相識的所謂命中注定。餓了二十幾年,《你的名字。》再度勾起成年人久被遺忘的天真,破盡票房紀錄也能理解。第一次看《緣份的天空》,我得十幾歲,最大煩惱係媾唔到女。如果我是美琪賴恩,應該都會一樣,一切以感覺為先。因為,還未洞悉到當中的風險,究竟有幾險。到現在看《你的名字。》,一把年紀,才明白,一剎那的感覺可以力大無窮,但感覺會變,感覺最不可靠,還是生活的威力最強。曾幾何時,有個初相識,告訴我:「不知原因,我好像上一世便認識你。」就像立花瀧與宮水三葉終於在同一時空相遇。電影可以來到這一點便時間停頓,現實不能。現實的愛情關係,尤其被所謂命中注定所誤導及矇騙的,通常比較似電影出現過的流星,劃入上空時,最璀璨;璀璨一瞬即逝,轉眼一分為二,墜落人間,便會帶來最大的傷害。我們又沒有口嚼酒,可以喝一杯回到過去改變歷史。又或者,就算真的有口嚼酒,給你回到過去,你也不會願意改變。對不對?「我好像上一世便認識你。」聽上去,很美麗。沒有用的,只足夠作為起點,如何在今世維繫,才是難題。慢慢,便發現,找一個仿似命中注定的,只是一廂情願,倒不如找一個願意跟你相濡以沫的。是有點奇怪,我看《我的名字。》,反而看見對凡事也不能強求這一條寶訓。日本動漫宗師宮崎駿致力栽培兒子宮崎吾朗為接班人,人人也相信宮崎吾朗是天生注定要承繼父親地位的不二之選。他執導過的兩套電影:《地海戰記》和《紅花坂上的海》,評價偏偏很一般。宮崎駿最近再一次宣佈退休後復出,其中一個原因正是苦於接班無人。當新海誠被推舉為宮崎駿第二之際。新海誠出身於建築世家,不肯子承父業,結果採用跟宮崎駿截然不同的風格,成為史上第二位票房過百億日圓的動畫導演。沒有甚麼命定不命定。結果,我坐到螢幕全黑才捨得離開戲院座位。不是殘酷地希望看到瀧與三葉相遇後,還會發生怎樣的後續。正如我不願意知道美琪賴恩跟湯漢斯在離開帝國大廈後,究竟幸福不幸福。我只是單純地希望聽完整首RADWIMPS的片尾曲。一首讓人有點點想哭的片尾曲。



劇情講到一對年輕男女,超脫時空互換肉身。

電影勾劃出極為注重細節的現實場景,於日本創下票房佳績。



美琪賴恩與湯漢斯多年前合作的《緣份的天空》,是浪漫經典作。

宮崎駿苦無接班人,最近宣佈復出。


撰文:方俊傑

觀塘長大,壹仔打滾,偏愛西片、西劇、中日韓美女。利物浦悲慘球迷,非西人一個。fb方俊傑



編輯:劉曉丹美術:孔文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su ... t/20161118/19837007
西遊記 西遊 好像 一世 認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616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