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智利礦業部長奧羅拉·威廉姆斯:期待中企改變對智利銅礦“零投資”現狀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5/11/4713815.html

智利礦業部長奧羅拉·威廉姆斯:期待中企改變對智利銅礦“零投資”現狀

一財網 潘寅茹 2015-11-18 22:18:00

當地時間16日,第一次來上海訪問的智利礦業部部長奧羅拉·威廉姆斯(Aurora Williams)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坦言,目前銅價正處於周期性波動階段,但她樂觀地相信,未來銅價會恢複到每磅4美元的水平,只是這需要一定時間和耐心。

面對跌跌不休的銅價,作為全球最大銅礦生產國的智利,顯然也很受傷。

當地時間16日,第一次來上海訪問的智利礦業部部長奧羅拉·威廉姆斯(Aurora Williams)在談到自今年年初已下跌22%的銅價時,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坦言,目前銅價正處於周期性波動階段,但她樂觀地相信,未來銅價會恢複到每磅4美元的水平,只是這需要一定時間和耐心。

智利礦業部長奧羅拉·威廉姆斯(Aurora Williams)

紐約交易所大宗商品市場的價格顯示,上周四銅價再創新低,降至每磅2.1725美元。這是2009年7月8日以來錄得的最低點。

據威廉姆斯介紹,智利的礦業80%集中在銅礦,剩余20%集中在金礦等產業。因此,銅工業是智利經濟的重要支柱,其產值占該國國內生產總值的20%,以及出口的60%。智利“銅經濟”也占世界三個第一,即儲量第一、產量第一和出口第一。具體而言,智利銅儲量占全球的28%,產量占全球的35%。其中,私人銅礦企業為全球銅礦產量貢獻了30%,而智利2/3的主要銅礦生產都源於私人礦企。

在大宗商品價格遭遇寒流的這個冬季,銅礦業難以幸免。這也正是威廉姆斯一行來到中國的原因,希望在向中國企業取經的同時,吸引更多中企投資智利的銅礦產業。

本周恰逢中國—智利礦業周,中智兩國礦業領域的相關企業家將借此契機商討礦業合作事宜。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前,威廉姆斯拜訪了上海證券交易所,與後者進行了初步接觸。“我們交換了相關信息,了解到上交所的交易量以及目前有近1000家企業在上交所上市,”威廉姆斯說道,“我們歡迎在上交所上市的企業到智利去投資。”

智利銅礦不會減產

自去年以來,銅礦價格不斷走低,目前為2.3~2.4美元/磅,距離2011年每磅4美元多的頂峰時期已跌去近一半。“銅礦的價格對智利經濟很重要,我們密切關註銅礦價格的未來走勢,”威廉姆斯說道。

根據智利銅礦委員會的預期,2016年,全球銅礦價格將回升至2.5美元/磅,2017年會增至2.8美元/磅。但正如威廉姆斯所言,短期內不可能會回到巔峰時期。

波動的智利銅價

在2006~2011年期間,除去全球金融危機時期,外資因看好銅價前景而大量湧入智利,開礦建廠。世界上最大的礦業公司必和必拓(BHP)在智利北部銅礦資源最富足的區域經營著兩個大規模的銅礦。伴隨著源源不斷的銅礦開采,智利經濟一路向好,甚至經濟增速一度達到6%。

但是,好景有限。在享盡了銅價走高所帶來經濟的紅利後,自去年起,智利政府不得不面對銅價一路下滑的現狀。對於下滑的原因,威廉姆斯委婉地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這是個多種因素合力的結果。其中,中國經濟增速的變化對智利礦業發展非常重要。”威廉姆斯說道。此外,她指出,需求減少、全球範圍內大宗商品價格走低,使得一些投資者轉向其他領域,再加上智利貨幣比索的貶值,都影響了銅礦的價格。威廉姆斯表示,智利銅礦產業45%的生產價格由比索兌美元的匯率決定。

威廉姆斯也沒有回避銅礦價格走低對智利國內銅礦企業產生的直接影響。據她了解,不少智利國內的銅礦企業選擇裁員、減少企業項目量來應對低銅價,政府也一度削減了對銅礦產業的預算。比如,智利國家銅業公司不久前宣布,裁減15.6%的公司高管,並凍結高管工資和聘用新人。

智利政府也出臺可持續的價格政策幫助中小型礦業企業渡過行業“寒冬”。比如,當市場價格不斷走低,低於政府預期時,智利的國企銅礦企業會回購中小企業的礦產,當價格走高、超過預期時,中小企業再將部分利潤退還給國有企業,雙方形成借貸關系。

不過,威廉姆斯強調,智利總體上不會削減銅礦產量,以確保市場份額。“盡管有一些企業選擇退出市場,但也有新鮮血液補充。所以,智利今年銅礦產量還是會與過去持平。”威廉姆斯說道。去年,智利銅產量為578萬噸。

中企對智利銅礦業“零投資”

銅出口向來在中國與智利的雙邊貿易中占據重要地位。一份來自智利銅業國家委員會的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從智利進口了價值151億美元的銅礦,占該國當年對華出口總額的79%,也占其當年銅礦出口總額的37.5%;2014年,智利銅礦總產量為578萬噸,其中出口創7年新高,達566萬噸,中國仍是從智利進口銅的第一大國,進口總量近220萬噸,相當於智利銅出口總額的38.9%。

智利銅礦產量

不過,在中智銅礦頻繁進出口的同時,中國企業對智利銅礦尚沒有直接投資。“中企對智利銅礦業‘零投資’的現狀的確很遺憾,雙方目前的合作只是停留在供應商層面。”威廉姆斯惋惜地表示。據悉,大部分出口到中國的智利銅都是原始形態的銅礦石,主要在中國進行冶煉。

“今年智利政府出臺了礦業產業的10年規劃。其中,共涉及42個項目,總額約為770億美元。”在威廉姆斯看來,伴隨著銅價走低使得開采成本降低,目前不失為投資智利銅產業的好時機。

“目前,智利礦業發展已從表層走向深層挖掘,所面對的技術挑戰也非常多。比如,智利礦業最集中的北部地區,很多礦井或者礦山都海拔2500米以上,開采技術也變得更為複雜。因此,我們非常希望與中國企業取經。”威廉姆斯說道。

威廉姆斯希望中國企業能與智利的礦業進行高科技合作,一方面在礦業開發中環境因素非常重要,另一方面,科技也能幫助企業認知銅礦的儲量以及在開采時避免陷阱。

據智利外國投資委員會(CIEChile)的數據顯示,智利FDI中的34%都投向礦業領域。威廉姆斯表示,智利成了專門的投資機構來幫助外資進入智利礦業,同時也出臺了相關法律在稅收上對於外資給予免稅等各種優惠。

威廉姆斯也強調,今年也是中智雙邊自由貿易協定簽署10周年。根據協議規定,從今年1月1日起在自由貿易協定基礎上交易的所有智利產品出口到中國均為零關稅,其中就包括精制鐵、銅礦石等產品。

編輯:潘寅茹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智利 礦業 部長 奧羅 威廉 姆斯 期待 中企 改變 銅礦 投資 現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040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