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武鋼養豬邏輯

http://www.21cbh.com/HTML/2012-3-10/3OMDcyXzQwODM3OQ.html

年內養豬1萬頭

距武漢市中心十多公里外的東郊青山區,三面環山,一面臨江,自古即為兵防要塞,至今仍保留著當年張之洞訓練水軍的基地遺址,今為當地有名的「十里鋼城」。由於持續下雨,鋼城的小馬路上到處是泥水,武漢鋼鐵集團(下稱武鋼)大大小小的高爐在雨中若隱若現。

時近中午,武鋼後勤公司職工姚師傅端來一盤裝有粉蒸肉、紅燒魚、豆腐、青菜和米飯的「武鋼牌」快餐,「我們的快餐在全國市場上都叫得響,全國快餐業50強,整個湖北就武鋼一家」。

「這是我們的招牌菜,今年連豬肉我們都可以自己生產了。」姚師傅樂呵呵地指著餐盤中的粉蒸肉,「養豬、養雞、種菜,我們可能今後都要干。」

3月8日午餐後,本報記者乘車前往武鋼規劃中的新洲區綠色養殖基地。汽車在一條羊腸小路的入口處停下,司機劉智指著旁邊一大片丘林,「這就是武鋼準備建養豬場的地方。」放眼望去,這裡荒山遍野、人煙稀落。

武鋼後勤公司的工作人員告訴本報記者,新洲區為武鋼長期對口扶貧地區,近年來,武鋼已投入近百萬元幫助建設新洲區的農田水利、農村道路等基礎設施。「武鋼在這裡搞養殖,新洲區政府承諾了一攬子優惠政策。」

按照武鋼總經理鄧崎琳的說法,今年武鋼將在武漢郊區周邊承包幾千畝荒地建綠色養殖基地,開展養豬、養雞、種菜的立體生態養殖業,「準備建萬頭養豬場,年內就有生豬出欄」。

新洲區村民劉洪斌告訴本報記者,目前,武鋼正在與當地村民商談徵地事宜,由農民提供土地,武鋼提供資金並負責銷售。

鄧崎琳說,武鋼養豬種菜是從解決十萬職工吃飯想到的,「十萬多職工要張嘴吃飯,每天光快餐供應就好幾萬份,肉、菜需求極大,這些都要大量外采」。

目前,武鋼共有在職職工約10萬人,算上家屬,差不多有四十萬人,「青山區10個人中,有8個是武鋼人」,但只有1萬人左右從事鋼鐵主業。

上個世紀80年代,武鋼在解決職工吃飯的基礎上發展起了龐大的快餐業。從規模上看,武鋼快餐當時建廠號稱亞洲第二、中國第一,即使在今天,班產五萬份、連鎖約30個餐廳的國內快餐公司也不多。

武鋼快餐公司自成立以來,經營形式幾經變化,但為武鋼主體廠服務的福利型模式基本沒變,也就是說,快餐公司的經營費用由武鋼集團公司下撥,只要武鋼的鋼鐵主體工廠在,武鋼快餐公司就基本上沒有什麼生存危機。

但隨著國有企業逐步推行主輔分離,武鋼快餐公司加快了由福利型向市場經營型改革的步伐。

近 年來,按照集團公司要求,武鋼快餐提出了「模擬市場、關聯交易」的發展要求。所謂模擬市場,是指武鋼的團膳供餐雖然還沒有進入完全的市場化經營,但財務從 費用劃撥型改為成本核算型;所謂關聯交易,是指集團公司不再像以前那樣,給武鋼快餐的員工下發工資、獎金,而是將錢存在武鋼職工的飯卡里,由職工選擇是否 消費。

「以前沒有想過盈利,現在盈利觀念強了」,武鋼快餐食品飲料公司總經理馮德和介紹,為解決蔬菜、豬肉等原料採購、配送問題,武鋼快餐公司初步建立了原料區域加工基地和配送流程,執行連鎖店的標準化管理模式,甚至開始「保內拓外」,承接學校、高鐵等快餐業務。

武鋼養豬、種菜,這樣一來,在保證職工快餐需求後,剩餘部分將轉入武鋼與華潤共同設立的「有機農產品連鎖超市」面向市場出售。

「鋼材與豬肉」

將輔業作為獨立的相關產業來做大,甚至涉足養豬這樣的新業務,鄧崎琳坦承,這實屬「無奈之舉」、「迫不得已」。

鄧崎琳的判斷是,至少五年以上,我國鋼鐵業將處於一個經營非常困難的境地,「利潤空間非常小」。

面對媒體對於武鋼選擇養豬的訝異,鄧崎琳算了一筆賬——眼下1噸螺紋鋼的價格大概是4700元,平均每公斤4.7元,而最便宜的豬肉每公斤已接近26元,「一公斤鋼材價格抵不上四兩豬肉」。

武鋼一位宣傳部負責人補充解釋,豬肉毛利率在去年初就能達到20%左右,而鋼鐵業目前的毛利率不到6%,銷售利潤不到3%。

來自中國鋼鐵工業協會(下稱中鋼協)的數據顯示,2011年4季度,若扣除投資收益等項目,鋼鐵生產主業基本全行業虧損,國內鋼鐵行業全年銷售利潤率僅為2.4%。

今年1月份,鋼鐵行業虧損面進一步擴大。1月份以來,產鋼500萬噸以上29家企業中有12家虧損,虧損面達41.38%,盈虧相抵後為淨虧21.77億元,平均銷售利潤率也進一步下滑至-0.89%。

「2.4%的銷售利潤率是去年全年的數據,事實上,目前企業的平均銷售利潤率已降至0.4%至0.5%的水平。」鄧崎琳說。

武 鋼的日子也越來越不好過。2007年,武鋼利潤達到歷史高點的93.8億元;2008年,由於金融危機影響,武鋼利潤破百億沖關失敗,達76億 元;2009年,武鋼盈利降至25億元。2011年,由於發展非鋼產業,武鋼總利潤約35億元,其中,鋼鐵主業利潤不到15億元。除了利潤大幅下跌,武鋼 銷售淨利率也由2007年的11.4%降至2011年的不到1.6%。

今年「兩會」,鄧崎琳說得最多的就是鋼鐵業前景堪憂,「各國經濟還 沒有從歐債危機的陰影中走出來,中國也正處在調整經濟結構、轉變發展方式的時期,在這個過程中,鋼鐵業的很多下遊行業都在放慢投資步伐,而中國鋼鐵行業又 存在嚴重供大於求,加上上游鐵礦石和焦煤高價運行,鋼企的困難更大、利潤更少,能保持微利不虧就非常不容易了。」

武鋼所從事的鋼鐵製造業,曾經在我國最近十年來以投資為主導的經濟運行模式中大有作為。在各地普遍以鋪攤子來拉動GDP的過程中,鋼鐵產品一直不愁銷售出路,但鋼鐵業為此積下的隱患卻是產能大幅過剩。

據中鋼協統計,最近兩年,我國鋼鐵產能嚴重過剩,按粗鋼表觀消費量在6.88億噸左右計算,產能過剩率約已達到122%。

鄧崎琳預計,在這種形勢下,至少20%以上的競爭力不強的中小企業要面臨虧損甚至被淘汰。

武鋼已用調低盈利目標來證明形勢悲觀。2012年,武鋼銷售額調至2300億元,利潤調至30億元,與2011年超過35億元的利潤額相比,今年利潤或出現負增長。

鄧崎琳表示,非鋼業務的盈利空間超過鋼鐵主業,是武鋼加大非鋼業務投資的原因。

數據顯示,2011年,武鋼非鋼業務銷售淨利率約3.5%,而鋼鐵主業的銷售淨利率不到1%,跌至歷史谷底。

3.不僅是養豬

除了養豬種菜,鄧崎琳還有很多想法,譬如,開展幼兒教育、水電維修、汽車租賃等城市後勤現代化服務,「家裡來客人,沒人做菜,怎麼辦?兩口子臨時出差,孩子沒人管,怎麼辦?家裡水管破了沒人維修,怎麼辦?給武鋼打個電話。」

一 個月前,武鋼後勤業務就拉開了向現代城市服務業轉型的序幕。2月底,武鋼與另一家央企華潤集團共同組建「武鋼華潤燃氣有限公司」,該合資公司按雙方各 50%的股比組建,以武漢市、鄂州市為基礎,拓展云南昆鋼、廣西柳鋼、廣西防城港及北部灣地區天然氣業務。預期天然氣銷售量最終可達到20億立方米/年, 銷售收入60億元/年,銷售利潤達到7億元/年,相當於2011年武鋼集團總利潤的20%。

這一合作舉措是基於武鋼多年的天然氣經營經驗基礎之上,目前,武鋼承擔青山區13萬餘戶的管道燃氣供應。

除了合作發展天然氣業務,武鋼與華潤的合作內容還包括開發青山區地產項目、投資醫療產業、發展零售業等。

武 鋼將專門成立一家「城市現代服務公司」來具體操作上述業務,這也是武鋼十二五期間390億元非鋼產業投資資金的一部分投向,其他非鋼產業還包括涉及高新技 術、鋼材深加工、礦產資源開發等。武鋼的目標是要發展形成包括高新技術、鋼材深加工、國際貿易、礦產資源開發、綜合利用、物流服務等6大相關產業集群。

鄧崎琳還神秘地透露,武鋼將在新能源、新材料領域有更大的手筆,但尚不方便正式公佈。

值得注意的是,武鋼計劃發展的上述非鋼業務,實際上絕大部分為武鋼原有的輔業。目前,我國幾乎每一家國有企業都有相關輔業,這些業務一般為主業服務,並依託主業發展,主要目的是為了國企更好履行社會責任,因此,輔業也是我國國企發展過程中形成的獨特業務。

武 鋼非鋼產業佈局始於1993年,當時,武鋼率先在國企中實施「精幹主體、剝離輔助」改革。18年來,在7次大規模的非鋼產業洪流中,37家專業化公司、約 2/3的非鋼生產人員、近7萬人從武鋼集團母體剝離,不再吃「鋼鐵飯」。此舉被稱為當年國企改革典型樣本的「武鋼模式」。

目前,通過改革,武鋼基本實現了「精幹主體」的目標,但「剝離輔助」依然任重道遠,這也是當前我國國企改革的一塊頑石。

鄧崎琳對本報記者表示,武鋼僅幼兒園就有18所,醫院有900多個床位,像這樣的輔業全都要集團公司補貼。

由於鋼鐵主業式微,自2011年開始,武鋼將輔業扶正,改稱為「相關產業」或「非鋼產業」,並提出「五年內,武鋼非鋼產業比例提高至30%,收入超過1100億元」的計劃。

去年,武鋼似乎嘗到了發展非鋼產業的甜頭。2011年,武鋼非鋼產業的營收入達600億元,利潤達20.8億元,雖然非鋼業務的營收只佔集團總收入的28%,但為武鋼建廠53年來首次超過鋼鐵主業的利潤,佔到整個集團利潤的60%左右。

十二五期間,武鋼更是計劃斥資390億元發展非鋼產業,併力爭將武鋼光谷高新產業園的業務至少培育一家公司上市;主業方面的投資,除推進廣西防城港千萬噸鋼鐵基地項目建設和提高現有產品質量,「提高鋼鐵產能的投資一分不投」。

面對各界對武鋼發展非鋼產業的質疑,鄧崎琳強調,武鋼「不會跳出鋼鐵的根基」,而是在鋼鐵主業做精、做強的同時,適度多元發展相關產業。

非鋼產業的風險

實際上,發展非鋼產業不僅是武鋼一家的選擇,去年,國內眾多國有鋼鐵企業甚至民營鋼鐵企業明顯加大了非鋼產業的投資力度。

河北鋼鐵集團唐鋼公司總經理於勇對本報記者表示,目前,鋼鐵企業多元化經營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非鋼產業在整個生產經營當中所佔的比重也越來越大。過去由於鋼鐵主業的高利潤足以擔負起企業的人員和其它費用,多元化經營和非鋼產業未能引起高度重視。

自 2011年開始,唐鋼也開始提出大力發展非鋼產業。「在當前市場情況下,產能過剩的鋼鐵市場極大地攤薄了鋼鐵主業本身的利潤,很多企業特別是人工成本指標 相對落後的企業,鋼鐵主業的盈利已經不足以承擔企業諸多方面的費用。在這種形勢下,非鋼產業異軍突起,有的企業的非鋼產業已經佔到整個企業經營的半壁江 山,成為抵禦市場風浪的有力支撐。」於勇說。

每次武鋼面對發展非鋼產業的爭議,鄧崎琳總不忘拿出德國最大的鋼鐵產業集團蒂森·克虜伯及日 本最大的鋼鐵公司新日鐵做榜樣,「國內外先進鋼鐵企業普遍都延伸了資源鏈、產品鏈、技術鏈,發展相關產業,開闢了新的經濟增長點。蒂森·克虜伯的非鋼產業 佔50%份額,其中電梯製造成為全球三大生產商之一;新日鐵非鋼份額也佔總規模的40%左右。」

實際上,在提出發展非鋼產業之前,武鋼以 新日鐵為樣本做了深入研究。武鋼得出的結論是,發展非鋼產業要做好自身的技術積累。例如,新日鐵系統解決方案事業剛開始一度持續虧損,幾年後才開始盈利, 新日鐵的經驗就是抓住自身內部的非鋼產業項目積累盈利能力,然後才向外部市場延伸,

武鋼規劃部門的一位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新日鐵的非鋼產業都有相當技術實力,非鋼產業不能盲目進入不熟悉的行業,更不能哪個賺錢就做哪個,只能具備一點資源、技術儲備後,才能擇機進入。相比之下,「國內大多數鋼鐵企業缺乏雄厚的技術實力」。

相比新日鐵等多元化相對成功的國際鋼鐵集團,武鋼等國內鋼企還缺乏清晰的規劃。「發展非鋼產業不能眉毛鬍子一把抓,要清楚各個非鋼業務所起的作用。」 上述武鋼規劃部負責人認為,新日鐵發展非鋼業務目標明確。

比 如,新日鐵的工程業務在公司所有非鋼業務中利潤率最低,但工程業務對新日鐵拓展鋼材市場、提高鋼材質量至關重要,因此,新日鐵一直將工程業務保持在非鋼業 務的30%以上。相反,新日鐵的城市開發業務的利潤率在所有非鋼業務中最高,但新日鐵並沒有因此擴大城市開發業務的規模,一直保持在非鋼業務的10%左 右,那是因為「新日鐵的城市開發業務的定位是為了給新日鐵多餘的資金提供投資回報」。

不過,我國大多數鋼鐵企業的非鋼產業,都是像武鋼、唐鋼這樣在主輔分離的改革過程中,興辦起來的實體業務,這一部分資產雖然龐大,質量卻不是很高。

上述武鋼規劃部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由於過去企業將主要精力放在發展主業上,將大部分資金用在主業的設備技術改造上,無暇顧及輔業設備技術的更新,因此,給非鋼產業的發展帶來了先天性的不足。

以武鋼快餐業為例,目前,武鋼快餐面臨餐廳新建、二級單位搬遷改造、混崗大集體職工改制等諸多考驗。

「說實話,武鋼的非鋼產業離市場化還很遠,基本拿不出一塊可以和同行業大企業競爭的非鋼業務。」上述規劃部門負責人表示。

大武 養豬 邏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765

不怕紅色供應鏈  大立光最強的兩大武器

2015-06-22 TCW

「紅色供應鏈」來襲!這是今年股東會現場,台灣電子業老闆們最關注的話題,連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都帶頭呼籲,要大家不要怕。

從手機晶片、觸控面板、機殼……,都有中國對手正虎視眈眈,準備取代台廠,唯有iPhone 6、6 plus最主要鏡頭供應商股王大立光,身後始終看不到競爭者。

要當「鏡頭的雜貨店」穩居蘋果最大鏡頭供應商

「我們就是戒慎恐懼、步步為營,其實每個對手在我們看來都很強。」六月十日大立光股東會後記者會上,大立光執行長林恩平談起中國第一大鏡頭廠舜宇光學的威脅,態度仍一貫保守。

林恩平接班逾四年,大立光去年大賺超過十四個股本,EPS(每股稅後盈餘)達一百四十四?九元,今年五月底,股價更曾一度突破三千五百元,即便做為台股有史以來最強的股王,還是很難從他身上看到一絲自滿。

尤其,傳最新一代iPhone將於今年九月上市,根據法人估計,大立光將囊括逾八成訂單,站穩蘋果第一大鏡頭供應商,外資因此紛紛調高其目標價,最高達四千元,今年EPS上看一百七十元。

「事實上就是(產品線)布得越廣越好,產品的類別越多越好,希望公司就像﹃鏡頭的雜貨店﹄。」雖然言行低調,提到未來即將推出的新產品,林恩平難得宣示,不管客戶提出任何需求,大立光都將盡力滿足,不讓對手有切入空間。

受惠雙鏡頭明年大爆發光一季就能賺到兩倍銷量

眼看新iPhone即將於下半年上市,外界最好奇的,還是蘋果會不會採用「雙鏡頭」技術?如果成真,大立光將是最大獲利者。

以iPhone 6系列機種去年第四季全球出貨量逾五千五百萬支計算,當一支新iPhone配備兩顆主鏡頭,一季需要的鏡頭數量便上看一億顆,「這對大立光來說,根本是直接賺到兩倍銷量。」一位光學廠高層說。

雖然,林恩平不願對蘋果何時採用雙鏡頭技術多加評論,但他也直言,除了高畫素以外,其他像雙鏡頭、防手震、大光圈等功能,都會是接下來的趨勢。而目前除了宏達電的旗艦機種M8、M9+、中國手機大廠華為已經採用雙鏡頭,三星接下來上市的Galaxy S7也可能跟進。

提供宏達電雙鏡頭模組、影像解決方案的華晶科執行長夏汝文觀察,今年下半年開始,全球前十大手機品牌都會陸續採用雙鏡頭,「明年一定會大爆發。」

所謂的雙鏡頭,就像手機有了兩顆眼睛,可以達到自動變焦、增加景深,加強曝光效果,甚至做到3D拍照,解決在昏暗環境拍照造成的模糊問題,讓手機達到單眼相機水準,拍的照片比只有一顆眼睛時,看起來更清晰、立體。

「蘋果的應用早就開發好了,都在那邊等,就差技術和產能追上來。」夏汝文說,早在三年多前、甚至更早,蘋果就開始研究雙鏡頭,開發各種軟體應用,始終沒正式導入,因為供應鏈的動作還跟不上。

首先必須克服的,是模組廠技術問題。

當手機多了一隻眼睛,雙眼容易出現「視差」,過去模組廠只須把鏡頭、感測器、音圈馬達、軟板裝一起,便完成任務,現在必須精確計算兩顆鏡頭的擺放位置、角 度,避免光軸偏差,導致畫面模糊。為了要讓兩隻眼睛同時運作,還得透過影像晶片、軟體即時控制,才能讓照片達到跟人類雙眼看到的一樣效果。

因此,為解決技術難題,根據《華爾街日報》(The Wall Street Journal)報導,蘋果日前買下一家以色列鏡頭模組廠LinX,看上的就是其在雙鏡頭的影像處理能力。

有了技術,卻還欠一道東風,放眼全球光學鏡頭廠,有誰能一季為蘋果貢獻一億顆的鏡頭數量?在去年十月之前,連大立光都很難做到。

這也是林恩平一直努力獵地的原因:補足蘋果所需的產能。

「Largan(大立光英文名)擴廠的速度簡直讓人感到恐怖,幾乎是過去的兩倍。」一位鏡頭廠總經理級人士感嘆。

去年十月,大立光順利買下台中精密機械科學園區總部旁土地,用於擴建新廠,同時又租了兩個廠房,計畫全數投入手機鏡頭生產,「它可能之前就掌握客戶對雙鏡頭的forecast(預測),動作才會那麼大。」

林恩平表示,等到今年第四季,兩個租用的廠房將正式投產。根據凱基證券分析師柯良蔚估計,供應部分iPhone 6前鏡頭的玉晶光,產能只有大立光的五到六成,若蘋果採用雙鏡頭,現階段想吃下大部分訂單,機會也渺茫。

「鏡頭規格只會一直往上升,不可能降回去。」夏汝文分析,即便中國智慧型手機市場成長放緩,大廠還是接連推出搭載高規格鏡頭的旗艦機種,一旦雙鏡頭趨勢引爆,以大立光現在的擴產速度,恐怕都還應付不了。

距離外傳的九月上市時間,僅剩不到三個月,即便技術、產能卡關,下一代iPhone仍無法採用雙鏡頭,從iPhone 4S開始的八百萬畫素鏡頭,卻很可能進一步提升到一千二百萬畫素。

當手機鏡頭畫素跨入千萬以上,注定都是大立光的天下。

全靠自製模具領先對手技術至少落後十年

目前大立光千萬畫素以上手機鏡頭已占出貨量的兩到三成。為何對手無法跨越這道門檻?關鍵則在模具上。

「這已達到物理極限了!」某位光學廠總經理級人士說,千萬畫素以上的鏡頭只容許一根頭髮直徑四十分之一長的誤差,要做到如此精準,從協助塑膠鏡片成型的模 具設計、製造階段,就得考量外在溫度、濕度、材料加熱變形程度……等因素,才能打造完美模具,生產突破物理極限的鏡片。

過去,多數鏡頭廠為了節省成本,選擇向外部廠商購買模具,只有大立光自製,把秘方握在自己手裡;現在,連模具廠都無法克服千萬畫素關卡,宣告投降,其他鏡頭廠才只好跳下來,從頭學做模具、成立模具廠,卻落後大立光至少十年,難以跨越眼前這道鴻溝。

甚至,老大建立起的門檻高到,連蘋果都得幫老二玉晶光一把,降低過度倚靠大立光的風險。

早在iPhone 4階段,玉晶光還能跟大立光分庭抗禮,但直到iPhone 5,主鏡頭幾乎都由大立光供應,玉晶光則以低階的iPhone 5C為主,到現在的iPhone 6,玉晶光因為良率問題,即便接到蘋果訂單,也無法賺錢,去年稅後虧損逾六億九千萬元,是上市以來虧最多的一年。

一位光學界經歷逾二十年人士就說,蘋果半年前還派了一組人進駐玉晶光工廠,為的就是拉抬其八百萬以上畫素鏡頭良率,和大立光抗衡。

但是,光學產業就像大部隊作戰,從鏡頭設計、射出成型、加工、自動化……,每個環節緊密扣連,大立光早在十三年前投入手機鏡片生產,年營收還不到今天的一半,所打下的根基,並非對手一夕就能破解,「我們就是努力經營。」林恩平說。

從技術扎根,這也是不管對手如何威脅,都無損於它在蘋果供應鏈享有獨大地位的真正原因。

【延伸閱讀】大沾蘋果光,預計今年可賺17個股本—大立光2015年營收、獲利與目標股價˙2015年營收:585.9億元(蘋果占其營收約5成)˙2015年EPS:168.5元(上看17個股本)˙未來未來1年目標價:4,080元

註:數據為預估值資料來源:凱基證券整理:康育萍


不怕 紅色 供應鏈 供應 大立 立光 最強 的兩 大武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041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