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大亚湾新城探访:一座距深圳70公里的“睡城”

http://epaper.nbd.com.cn/shtml/mrjjxw/20110121/2198120.shtml


每经记者 胡廷鸿 发自广东惠州
这里是中国南部的一大“睡城”。
这里被当地人称为“啥都不长,只长房子”的地方。白天,宽阔的大街上难见人影,两边是一片片崭新的住宅楼;夜幕降临,华灯无法初上,七成以上的空置率,让整个城市就像熟睡的婴儿。
这里是广东省惠州市大亚湾,一座占地20多平方公里的沿海新城在短短几年里拔地而起。距离深圳70多公里的大亚湾,一直是被看做是高房价压力下深圳人“异地置业”的首选之地——抑或是“炒”出来的“首选之地”。
大亚湾“空城”记
1月16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站在大亚湾经济开发区的中心街区,偶尔有几辆挂着粤B(深圳)牌照的车辆呼啸而过,留下身后阵阵尘土。宽阔的大街上难见一个人影,两边是一片片崭新的住宅楼。
“这还是周末,平时街上的行人更少。”街边的小商贩告诉记者。
大亚湾位于惠州东南部,1993年经国务院批准在这里成立了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相关资料称,开发区有中海油壳牌、和记黄埔、比亚迪等大公司入驻。除 此之外,就是开发商们宣传单中的描述:大亚湾三面环山,一面靠海,有大片红树林,海景风光优美……特别是距深圳市区仅70多公里,只需1小时左右车程就可 达到大亚湾。
在外地人看来,经过这么多年发展的大亚湾,应该会人流如织,非常热闹。然而眼前的景象却令记者惊诧不已:没有大型商场、医院和像样的学校,也没有出租车,只有开发区来往淡水镇的小型乡村公交车。
实际上,大亚湾的人口并不多。资料显示,整个大亚湾规划区现有约12.2万多人,其中常住人口7.2万,流动人口5万多人。
“金融风暴前,由于中海油的石化基地项目在这边,有很多人到大亚湾来,但风暴过后人就少了。”黄先生是澳头镇本地人,他说,现在常住大亚湾的人比以前少了近一半。
即便如此,随着深圳到惠州的沿海高速开通,拉近了大亚湾与深圳的距离。交通便利,房价相当于深圳市区的1/4~1/5,大亚湾近年来吸引了大量深圳市区居民前来购房。但购房的深圳人中,真正用于居住的却很少。
晚上8时许,夜幕降临,街边路灯亮起的时候,记者在大亚湾北城新区的高档住宅楼区看到,仅有屈指可数的几户人家里亮着灯,空旷的小区里偶尔有三两个住户出入,显得冷冷清清。远处,石化大道上路灯一直延伸,形成一条漂亮的光带,道路两旁却是一片黑暗,对比鲜明。
似乎人们早已入睡,但翠堤尚园小区门口的保安告诉记者,这些早已售出的住宅楼里大部分没有人居住,即便今天是周末。“平时在这里长住的人很少,不到20%。”他说。
而在旁边的康汇外商公寓、美林雅苑等小区,也鲜有人家开着灯。据记者了解,在大亚湾地区,一栋栋漂亮华丽的楼盘拔地而起,房价也一涨再涨。用当地人的话 来说,大亚湾什么都不长,只长房子。而且大部分房子都被深圳来的投资客买走了,但他们很少来住,住房空置率超过70%。
若不是车辆开过的呼啸声,置身其中,你会怀疑这就是一座 “沉睡”的城市。
被“套牢”的炒房客
每到周末,一辆辆挂着深圳粤B牌照的小车和看房大巴向大亚湾呼啸而来。“绝大部分车都是从深圳过来的,很多深圳人在大亚湾买房炒房。”路边以摩托车载客为生的老王说。在当地人眼里,粤B车牌就是深圳炒房客的形象化符号。
尽管在澳头镇中心城区很难见到人流,但街道两旁多如牛毛的楼盘销售广告色彩斑斓,不时钻进行人的眼睛,形成了这个城市一道特殊的风景。
“先生要看房吗?我们可以开车接你看房,买房还可入户。”走在街头,时不时有年轻帅气的小伙过来搭讪,递上一张色彩艳丽的楼盘宣传广告单。这仅仅是大亚湾街头随处可见的一幕。
记者了解到,在2010年深圳出台限购令以后,大部分投资客纷纷转战周边的惠州、东莞等地。而大亚湾由于环境优美,地理交通位置优越,成了不少深圳投资客眼中的炒楼“热土”。
“开盘不到一个月,800多套商品房就被抢购大半,现在只剩下100多套。”某楼盘的售楼工作人员以为记者也是深圳来的投资客,不停地向记者推销。
对于到大亚湾炒房的投资客来说,市场的逻辑很简单。“现在大亚湾房子便宜,买来放在那里,半年就会升值。”在一楼盘门口,来自深圳龙岗的投资客李先生对记者说道。
这些深圳投资客或自己驱车或组团前来,大有温州炒房团的气势。就在前几日,李先生的某位朋友就一口气在某楼盘买了5套商品房。
在深圳炒房客的推波助澜下,大亚湾的房价从几年前的均价2000多元一平方米涨到现在的5000多元,涨幅约一倍。
但另一个现实是,尽管预期升值潜力巨大,但“钱景”并非起初投资客们和开发商宣传的那样美好。
一些之前在大亚湾炒房的深圳人在网络上大倒苦水:“深圳关内的房很容易转让出手,关外难一些,而在大亚湾转手就实在太难了!”“没人气,后悔得要死,成 了死钱,想抛连个中介都找不到……”诸如此类的论坛留言,在网络上比比皆是,这与大肆鼓吹到大亚湾投资买房的言论形成了鲜明对比。
与深圳街头随处可见的房地产中介相比,大亚湾城区的房地产中介少得可怜。周末,记者在大亚湾街头看到的中介门店不到10家,且大多大门紧闭,不少还贴出 “有事外出,请电话联系”的告示。
对于深圳投资客来说,一买一卖,转手之后就能获利,但由于大亚湾二手房市场“有价无市”,结果可能就是被套牢。
家住福田区的汤小姐便是这样一位在大亚湾炒楼“被套”的炒房客。去年,汤小姐在大亚湾新天名城买房后,至今未能脱手。由于工作不便,汤小姐平时很少在那里居住,她的住房也就成了空房。现在想卖,根本无人问津。
而对大亚湾人来说,深圳投资客成了他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但大多数本地人却只能眼睁睁看着房价上涨。“现在大亚湾的房子都被深圳人买完了,房价也炒了上去,按照本地人1000多元钱的月工资,根本买不起房。”大亚湾本地人黄先生说道。
泡沫有多大?
公开数据显示,2010年1~4月份,大亚湾区新建住宅楼面积增长27.1%,竣工面积增长255%,商品房累计交易3406宗,交易面积28.7万平方米,增长137.8%。
随着房地产开发热潮兴起,大亚湾房地产成为了当地第三产业增长的领头羊。惠州政府网站公开的统计数据显示,2010年第一季度,大亚湾区新房成交量增幅居惠州市首位,商品房销售面积占全市新房成交量的四分之一,而房屋价格增长了23.2%。
房地产俨然成了当地继石化、港口物流、渔业之后,又一支柱产业。包括万科、碧桂园、龙光、光耀、卓越、中海、合生、皇庭在内的地产商在大亚湾竞相跑马圈地。据不完全统计,仅仅是2010年大亚湾新开售楼盘超过20个。
站在大兴桥上,举目四望,房子、房子,满眼的房子,一栋栋新建和在建楼盘比比皆是。
据当地人老徐介绍称,北城从2008年就开始大规模地建楼了。“10年前,那里还只是几个村庄,现在都修成一栋栋连片的高楼。”老徐指着北城方向说,而为了建房,开发商将原本一座座的山头铲平。
对于当地的房地产热,老徐表示了他的担忧:“现在建这么多房,当地人无论如何也消化不掉。建房多,住的人却很少,就成了一座空城。”老徐认为,大亚湾房地产市场供应远远大于需求。
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据中原地产惠州数据,2010年上半年大亚湾有超过50万平方米的新房货量供应,但大多都被深圳的炒房客买走。
而另一个热炒的结果就是,住房被炒房客买走,却不在此居住,导致大亚湾住房空置率上升,城市空城现象出现。据记者了解,大亚湾空置率一度超过70%,甚至更高。
对此,深圳戴欣明营销策略机构董事长戴欣明认为,“从当地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来看,大亚湾肯定存在泡沫。”
实际上,在大亚湾的发展史上,就曾有过房地产开发热潮。上世纪90年代,有一句口号很响亮,叫做“80年代看深圳,90年代看惠州”。当时的大亚湾经济 开发区刚刚成立不久,就成为众多投资客炒楼炒地的热土。由于当初已规划的项目迟迟不落户,在大肆炒作之后,大部分房地产公司纷纷退出,给惠州市留下近百栋 烂尾楼。
大亚湾则是惠州烂尾楼最为集中的地方。“新天地大厦在(上世纪)90年代就开始修建了,但直到2006年才开始重新装修。”市民老王 指着中心城区正在装修外墙并已开盘售楼的新天地大厦称。而就在马路对面,是一块杂草丛生的荒地,据老王称,这就是当时炒地留下的,现今成为那个时代泡沫的 见证。
事实上,大亚湾外来人口多,流动人口比率大。对此,一些分析观点也认为,在滞后的城市建设和配套之下,动辄四五千的房价,实际上已经高 估了。同时,由于本地人口太少,住房严重供大于求,对于投资来说,房地产泡沫破灭的风险也越来越大。不过,在戴欣明看来,当地房地产泡沫还远未到破灭的时 候,在投资客的持续炒作推动下,未来大亚湾房价还可能继续上涨,泡沫也会继续吹大。
大亚湾仍在“沉睡”,泡沫也在慢慢积聚,最终的泡沫如何结局,不得而知。

大亞灣 大亞 新城 探訪 一座 深圳 70 公里 睡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588

核電廠直擊 樓盤照賣 海鮮照食 我住在大亞灣

1 : GS(14)@2011-04-03 17:43:30

做得幾好的報導。
2011-3-26 iM

日本福島核電廠洩漏輻射,港人聞核色變。跟香港只有50公里之距的大亞灣核電廠,頓為城中焦點。港人擔心核電廠一旦發生意外,市民將無路可逃。究竟與核電廠為鄰的大亞灣民居,抱的又是怎樣的心情?

港府周二(22日)出動「空中巡測隊」,在離核電廠最近的大鵬灣上空盤旋,加強監測空中的輻射水平。本刊則以陸路進發,前往大鵬灣了解當地輻射水平,並深入當地民居,了解核電廠附近經濟與民情。

大鵬鎮(又稱大鵬街道)距離大亞灣核電廠的海面只有3公里,是核電廠附近的主要民居,本刊發現對比尖沙咀鬧市,原來大亞灣民居接收輻射水平比香港的鬧市還要低。

日夜與大亞灣核電廠為鄰的民居,在日本地震後,情緒比港人冷靜,居民沒有爭先搶鹽,原來當地每半年會進行一次緊急事故演習。而政府每年會為每名居民發放 6,000元(人民幣,下同)「環保生態費」補貼。大鵬灣是一個美麗的海灣,更盛產海鮮,居民均表示未有打算遷離,而附近正有多個設計新穎的樓盤推出,呎價由1,000至1,600元人民幣,售價不比深圳市中心低。不過,有常到該處旅遊暢泳的港人表示,自日本核災難後,短期內也不會再踏足這片外表美麗的臨海度假區。

為增加大亞灣核電站運作及安全情況的透明度,繼日前港府在大鵬灣上空監測輻射水平後,中央政府駐港聯絡辦公室於周四(24日)更組織傳媒,實地參觀大亞灣核電站。本刊深入核電廠附近了解情況,並前往大亞灣區內民居,實地考察當地民情。

在日本核污染擴散事件後,連日來各界甚為關注深圳大亞灣核電廠為本港帶來的「核危機」問題。大鵬灣是大亞灣核電廠附近的民居,當中大鵬、葵涌及南澳三個市鎮,最接近核電廠。

記者出發往離大亞灣核電廠最近、只有3公里的大鵬鎮,早上由羅湖火車站下車,租了車輛前往,在坐車途中,汽車途徑濱河東路、羅沙公路、鹽排高速及葵涌路口等,花上大約一個多小時,到達了大鵬鎮。

當日頗為大霧,記者踏進大鵬鎮後,村口的入口處,有一條販賣當地出產魚類及貝類的海鮮街,有海鮮食肆,也有小型的度假酒店,環境寧靜。再往前幾步,就是一幢幢樓高3至5層的住宅民居,部分外型與新界村屋格局相若,民居附近是一個美麗的沙灘,在大霧縈繞下,也可容易見到一座座以圓錐形設計的發電站,正是近期觸動港人神經的大亞灣核電廠。

投資買樓數年升1倍

大鵬鎮民居與核電站的海面距離,直徑只有約3公里之近,記者第一時間以輻射量度器於該處量度輻射水平,實地量得的輻射劑量,每小時為0.21微希,比起本刊日前在尖沙咀鬧市中心錄得的0.26微希還要低。

日本天災,似乎未有為大亞灣區內的村民留下「核危機」陰影,只是不願上鏡的投資者張先生向本刊表示,日本核災難爆發驚動了不少港人,加上預期未來市場將愈來愈關注大亞灣核電廠的安全問題,為免日後要詳細解畫,近期亦打算改變投資策略,將部分在大鵬灣投資的資金,轉至深圳市區物業上。

張先生是大鵬的原居民,早年因出省到深圳市工作,早已搬出大鵬鎮。大鵬鎮在市政府的行政上稱為大鵬街道,轄區總面積76.24平方公里,常住人口約達6萬人,當中有部分是來由湖南及四川等外省,人口較為稀少,據當地村民所指,不少大鵬的原居民早年已搬至市區工作。

張先生也有在大鵬鎮家鄉買樓投資,數年前買入兩層半的住宅物業,面積約達2,500平方呎,購入時才數十萬元人民幣,今天單位已升值至百多萬元人民幣。

地震後樓盤買一送一

張先生表示,在鎮內買樓的買家,原居民居多,因為自小在這裏長大,也有一份感情,買樓是希望將來返家鄉時也有地方落腳。張先生認為︰「大鵬鎮近年的經濟穩步發展上升,政府大力推廣當地的旅遊業,相信該物業稍後還會再升。」

最近,內地傳媒指出,新樓盤大亞灣新城,在日本地震後,發展商以「買一送一」催谷銷情。陳先生也曾到該樓盤視察︰「該盤位於惠陽,非深圳區的樓盤,之前也有到過大亞灣新城附近參觀物業,不過並不打算在這樓盤賣大包之際買入單位。」

他解釋︰「惠陽本身也有發電廠,由大鵬街道至惠陽,車程約要1個多小時,自己在深圳市工作,惠陽不是自己家鄉,對當地認識甚微,且相對遙遠。再者一次考察中,發現惠陽個別物業位處的山巒,也是黃黃枯枯的顏色,相信與當地空氣污染影響有關。」

張先生更透露,代理告知他,大亞灣新城「買一送一」的單位,折合單位呎價僅是800元人民幣,雖然售價吸引,但最終也是沒有興趣。不過他坦言,日本地震後,因核電廠字眼變得敏感,故短期內會擱置在鎮內買樓,投資也暫改在深圳市。

靚沙灘吸旅客歎海鮮

大鵬灣高山臨海,還有不少獨特的民情風俗,其中如大鵬所城的懷舊村落,以及半山的茶莊,不時吸引遊人觀光,近年當地政府亦大力推廣旅遊業,計劃將該地打造成一個以觀光旅遊,以及休閒度假為主的旅遊區。

記者首次踏足大鵬街道,亦發現鎮內除有海鮮街外,不少地方更有以海景招徠的消閒地,當中包括高爾夫俱樂部、遊艇會、漁家風俗區、以及七娘山等,原來早是不少內地旅客及港人,假日愛組團在此地游泳及行山等。

每逢夏季必到大亞灣核電廠附近的楊梅坑郊遊的鄭先生,早於10年前已在朋友帶領下,常到該處的海鮮檔大快朵頤。他說以前對核電不認識,但福島事件後,他暫時不敢再到楊梅坑遊玩,聞核電怕怕。

鄭先生於去年夏天,多次聯袂朋友到核電廠附近的楊梅坑沙灘游泳,他直言那裏水清沙幼,風景怡人,「村民很友善,有山有水。前幾年遊客少的時候,食海鮮很便宜。但最近幾年很多內地人觀光,變成遊客區,環境已不及從前寧靜和單純。」

每到楊梅坑,鄭先生例必幫襯海鮮檔,「那裏的蟹粥最出名,還有蒸開邊蝦。」

鄭先生坦言今年夏天已不敢再到該處遊玩,「以前對核電廠沒有認識,反而不怕。最近聽多了,會再三考慮,才決定是否前往郊遊。」

大亞灣新盤處處 呎價千六不便宜

日本核災難後,港人聽到「大亞灣」三個字也怕怕,但走到大亞灣核電廠現場,卻發現該地經濟活動不絕,近年大鵬有不少新樓盤動工,記者從大鵬鎮步出村外,不足20分鐘,便有樓盤正在開售,而且售價並不便宜。

深圳龍崗位於大鵬汽車站附近的住宅新盤「蔚藍22度」,銷售員透露,樓盤呎價折合也要1,600多元人民幣,絕不比深圳市區樓便宜,迄今已賣出逾六成單位,據悉來買房子的九成是深圳人,其餘來自不同省份,以前也有港人到附近買樓。

「蔚藍22度」位於大鵬街道鎮中心,以海面距離計,與核電廠直徑約有6公里之遙。

另外,一個名叫「曼灣」的低密度度假酒店公寓,就在大鵬水頭村不遠位置,項目以低密度發展,外牆以磚紅及白色為主調,與海對望,頗有歐美度假風情。銷售人員程小姐告訴記者,日本核洩漏之後,看房量沒有明顯的變化,只是買家偶爾多關心大亞灣核電廠的安全及監測系統事宜。

680呎130萬人民幣

程小姐笑說︰「天災是無法預計的,加上中國核能技術是較後發展,比較日本的安全,故對大亞灣核電廠的防禦措施充滿信心,而且發生危險的機會是千萬分之一。」

一個680多平方呎的「曼灣」酒店式公寓,售價一點也不便宜,入場費約130多萬元人民幣,若是50萬元人民幣作為首期,月供約1,600多元人民幣,銷售員表示,售價較平的單位,呎價也要過千元。

記者參觀過單位,單位設有約達100多平方呎的私人露台,放眼外望雖然已看不到核電廠,不過銷售員推介單位時表示,物業外圍的一部分海產養殖場位置,政府正草擬興建一個避難所。

記者詳細再問,原來避難所已草擬多年,迄今仍未有具體計劃。不過由於有山有海景,項目由2009年底開售,也不乏買家青睞,銷售處的銷情表顯示,迄今「曼灣」出售的單位已有九成沽出。

----------------------------------

大亞灣居民心聲

詹太 半年一次意外演習

福島附近海水已被輻射嚴重污染,而大亞灣核電廠也是臨海而建,更甚的是該帶盛產海鮮,甚至有專養殖扇貝的養殖場。大鵬有條海鮮街,與香港的西貢十分相似,整條街都開滿販賣新鮮海產的小舖,售賣由當地捕獲的蝦蟹海產。

可能是閒日關係,記者沒看到甚麼旅客,反而不少當地居民前來買海鮮。這天詹氏母女同來買海產,詹母表示,看到日本因地震而引發的核災難,也會擔心附近的核電廠會否有機會洩漏輻射。女兒詹小姐則指附近的確有污染問題,像時有大風從核電廠方向吹來黑色一點點的微粒,吸入鼻子後,鼻涕量便會增加。

不過,地方政府也有就核電廠的建設而作出相應措施。像是約每半年,就與附近居民進行一次核廠意外的模擬演習,演習時會響起警號,而居民則被要求留在家中,等待救援。此外,也有相關人員每天到附近測量海水,看看污染程度有否超標。

詹氏母女表示,居住的地方是祖業,從沒考慮搬走,至於污染問題,詹母說:「柴米油鹽醬醋茶,現在哪樣沒污染?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陳生 原居民不搶鹽不移居

住在核電廠附近的原居民,大都是上一代趁?偷渡潮來港打工,賺了錢後便回鄉下蓋房子過生活。而居住在核電廠附近水頭村的陳先生,便是在這樣一個背景下長大。

自十多年前開始,家鄉突然接二連三地建起核電站來,陳先生表示,覺得沒甚麼大不了:「關於輻射問題,政府有宣傳安全相關的信息,而我從小在這裏長大,現在有了核電廠後又過了十多年,身體也都很健康,大亞灣在未來百多年也應該不會發生地震,不覺得有甚麼問題。」因此,陳先生亦並沒考慮過要舉家遷往其他地方:「核電廠的範圍有百多二百公里,我們能搬去哪裏?難道要搬上湖南、四川?那邊不也一樣有核電廠?」

陳先生的做法是坦然面對,照舊吃附近出產的海鮮,也不會去學人家搶鹽,「誰會那麼蠢去搶鹽?鹽、油、米,我從來都沒搶過,中國還怕沒有鹽、油、米讓你吃?」陳先生續指出,住在附近的原居民們,大都並不擔心輻射問題。

老闆娘 核電廠資訊透明不足

在大鵬南澳區東山高嶺橋附近,有個小農莊,不但經營農家菜餐館,農莊內的一大片荔枝樹林,還可供遊客預約採摘。而坐在農莊裏吃飯,可清晰遙望只有一山之隔的大亞灣核電廠。

老闆娘李小姐十多年前嫁來農莊附近的高嶺村,她說自己娘家在距離大鵬區約個多小時車程的惠陽一帶,同樣建有核電站,因此對夫家附近核電廠所可能造成的污染與輻射洩漏危機,並沒有多大的恐懼。

「也沒甚麼可怕的,而且這裏的老人家,個個都有八、九十歲命,每個都很健康。」李小姐表現得十分樂觀,但也隨即透露了憂心的一面,「如果真的發生了甚麼意外,天災要來的,逃也逃不了。」而現實是要搬也搬不來,因市區房價高企,一個單位動輒要百多萬人民幣,若搬出市區,則很難生活下去。事實上,核電廠的相關信息並不向外界透露,廠內員工亦不會聘請當地人,因此住在附近的原居民所知道的相關資訊十分有限。

----------------------------------

全國核電站陸續有來

中國經濟高速發展,對電力需求大增,政府為保電力供應,近年大力發展核電業,數以十計的核能反應堆在神州「遍地開花」。粗略統計,中國擬建核反應堆佔世界總量約四成,全國目前已建的核電站反應堆至少約有10個,逾50座反應堆正在興建,未來5至10年將計劃再新建10多個。

隨?日本發生核意外,國家總理溫家寶暫停審批新核電項目,及要求全面檢查核工程,如何確保核安全及長遠電力供電充足,將成中國政府重大考驗,亦對亞洲地區核安全舉足輕重。(有關中國核電規劃文章見20頁「崛起第一課」)

政府每年補貼6千元環保生態費

記者跟數名住在大亞灣附近的原居民聊過,他們不約而同指出,自從居所附近興建了核電廠後,政府便開始每年發放稱為「環保生態費」的津貼,不過各人的口徑不一,經營農莊的李小姐表示,十多年前已開始收到政府的津貼,當時每年每人只有約300元,數年前才加至每年每人6,000元,她指出,聽聞之後還會再加。

在海鮮街購買海鮮的詹小姐則表示,津貼是由約2007年才開始發放的,每人每月約500元,不過並不是所有居民都可得到這筆補助金,皆因居民需於2004 年2月前申請,若是2004年1月後出生的居民,便不享有這項福利。

至於這筆錢對日常開支的幫助有多大,詹小姐說:「我和兒子每月支出便要1,000多元,那生態費也就是比沒有好,可以幫補一下。」

記者上網搜索「環保生態費」相關資訊,未發現官方有相關的公布資料,或許就正如大亞灣一名村民所言:「環保生態費,或許是環境受污染的一點補償。」

大亞灣無人搶鹽

日本核災引發輻射恐慌,有謠言指加碘食鹽可以抗輻射,因此在香港及內地都引發了一股「搶鹽潮」。反觀位於大亞灣核電廠3公里內的居住區,卻沒有上演搶鹽的戲碼,到超市兜個轉,食鹽的價格與平時一樣只售2元人民幣。當地居民表示,沒聽過左鄰右里去搶鹽,不過由於家中食鹽剛好用盡,看到有關搶鹽的新聞後,擔心食鹽長期缺貨,因此便也去雜貨店買了三、四包。

﹏﹏﹏﹏﹏﹏﹏﹏﹏﹏﹏﹏﹏﹏﹏﹏﹏﹏

大亞灣Q&A

問:大亞灣核電廠八十年代興建時,有甚麼措施確保安全?

答:距離香港市中心僅50公里、位於深圳大鵬半島的大亞灣核電站,1987年在一片爭議聲中動工興建。動工前一年,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發生嚴重洩漏輻射,港人對核電計劃大為恐慌,掀起大型反核運動,一個月內逾百萬港人簽名反對。

為了消除各方顧慮,核電站引進法國及英國的核技術裝備進行建造,並由美國公司提供質量保證。工程順利上馬,安裝兩台的反應堆機組,使用壓水式反應堆技術,與日本福島核電廠沸水式的技術不同。

問:大亞灣核電廠曾否出現事故?

答:根據國家核安全局的安全檢查報告,大亞灣過去十多年曾出現過數次故障紀綠,但未算須通報事故。至去年5月,傳媒踢爆大亞灣疑因反應堆核心一根燃料棒出現小孔,令反應堆冷卻水的放射性上升,懷疑泄漏輻射。雖然事後中電稱事件不涉安全問題而沒有通報,但已遭公眾猛烈批評,不滿核電廠運作欠缺透明度。

本周又再被傳媒揭發,核電站在2003及2004年曾「秘密」更換反應堆的爐蓋,疑因該設計容易腐蝕,但未對外公布,再次被指隱瞞事故。

問:現時由誰營運及監管大亞灣核電廠?香港政府有沒有角色?

答:大亞灣核電站由廣東核電合營有限公司擁有,中國廣東核電集團佔75%股權,本港中電控股則佔25%。而核電站的營運管理,則由中電(00002)及中國廣東核電集團聯合管理。一旦發生意外,香港特區政府也需要靠核電廠主動通報,但過去電廠內的故障及事故,廠方均因安全性未達到要通報的級數,故往往傳媒早過政府公佈,核電廠與港府通報機制的有效性,仍未受到正式考驗。另外,香港天文台負責監測全港的輻射水平,確保環境輻射在安全水平之內。

問:香港為何要大幅增加核能發電比例?

答:大亞灣核電站現是香港約兩成電力的來源地。早前香港政府建議提升本港核能發電的比例,由現時23%,到2020年倍增至50%,環境局局長邱騰華指目前燃煤發電,每度電約4至6角,價格雖較便宜,但污染代價較大,天然氣約8至9角,核能則為5角,故增加使用核能有助香港提升競爭力。

問:除了大亞灣核電廠,香港還受其他核電廠威脅嗎?

答:除了大亞灣,內地政府1997年在大亞灣核電站東北面約一公里的地方,興建了嶺澳核電站,該電廠全屬內地資金擁有及管理,上周港府保安局副局長黎棟國說,粵港兩地政府已有合作協議,若果大亞灣與嶺澳核電站發生一些應急事故,廣東方面會通知特區政府。距離香港西面約百多公里,則有台山及陽江兩個仍在興建的核電站,預計約2013年投產。

----------------------------------

沙田將軍澳樓價未受累

大亞灣核電廠與香港市中心距離50公里,相比福島與東京距離有200公里,香港更接近核陰霾。

公民黨早前建議政府,應教育距離大亞灣核電廠只約30公里的西貢和將軍澳居民,有關核意外的應變和舉行演習。霎時間,馬鞍山、沙田、西貢、將軍澳等地區彷彿變成「危險地帶」,這些新市鎮人口密集,樓盤特別多,樓價可會受累?

中原地產聯席董事黃良昇指,至今未聽聞上述地區樓價受核危機影響,畢竟香港地方細小,假使大亞灣發生核意外,相信無論距離核電廠30公里的馬鞍山或西貢,抑或50公里的尖沙咀,一樣逃不了。「好像打颱風,不會西貢有10號風,荃灣只得3號風。」且若大亞灣不幸發生核災禍,將不會只得樓價受累,整個香港經濟都會塌下來。

一旦大亞灣核電站發生意外,香港保安局現有一套應變計劃,但只針對核電廠方圓20公里的地區,即只包括大鵬灣和只有兩居民的東平洲;若仿效今次日本福島事故,方圓30公里居民需留在室內,則有20萬人居住的馬鞍山和7萬人的西貢區也涉及其中;若跟隨美國建議,80公里內的居民都需撤退,那幾乎整個香港包括大嶼山居民都要疏散。

﹏﹏﹏﹏﹏﹏﹏﹏﹏﹏﹏﹏﹏﹏﹏﹏﹏﹏

大亞灣核電廠附近經濟與民生

輻射︰大亞灣附近民居輻射水平低過尖沙咀

樓市︰該區有不少新樓盤推出,呎價更高達1,600元人民幣,售出率高,但有投資者表示現要改變策略

旅遊︰附近一帶多海灘,為港人潛水行山旅遊勝地

食物︰該區盛產海鮮及有不少養殖場,扇貝尤為著名

民生︰居民每年獲政府補貼6,000元人民幣「環保生態費」,半年一次核意外演習,對核電廠已習慣,無計劃搬遷
2 : 龍生(798)@2011-04-04 00:14:20

這是一篇安撫人心的報導吧...
核電廠 核電 直擊 樓盤 照賣 海鮮 照食 住在 大亞灣 大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753

大亞灣核安全會「只係公關組織」

1 : GS(14)@2012-06-10 10:32:5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10/16413127

不甘淪為唱好核電「花瓶」的溫石麟,辭任大亞灣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委員。何柏佳攝
溫石麟透露,有大亞灣核電廠的工程師私下向他透露,二號反應堆幾年前開始試用中國製造的燃料棒,作軍事用途研究,「用中國製造嘅燃料棒做啲 plutonium(鈽)同福島三號反應堆情況一樣,但佢冇公佈,鈽可以用嚟做核子彈、軍事用途。」他質疑核電廠隱瞞潛在危機,「喺偏遠地方做軍事研究同香港冇關係,但喺商營核反應堆,特別喺咁接近香港嘅情況下,我哋有權知道。」
中電發言人否認事件,指大亞灣核電廠只引進含有濃縮鈾的燃料組件作發電之用,並沒有引進裝入鈽的燃料組件作發電之用,進行核裂變的元素為鈾235。反駁溫石麟言論並非事實。
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副主席李焯芬指,委員會只是諮詢組織,每個國家有既定法定組織監察核電業務,大亞灣核電廠是由國家核安全局負責,並非由諮詢委員會監督。他又稱,從未聽聞大亞灣有反應堆試用中國製造的燃料棒,「完全唔知呢件事情,唔知佢從邊度搵到咁嘅資料。」

2 : GS(14)@2012-06-10 10:33:42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10/16413128
溫石麟表示,福島事件發生至今已經15個月,委員會只推卸責任指國務院尚未完成及通過核安全檢查報告,「一次正式會議都冇,冇任何檢討,更加冇任何公佈,好似採取乜措施,對香港人、對內地居民都係不負責任。」他又稱,委員會多次向外宣稱核電廠安全,「大亞灣核安全問題係最貼身嘅問題,但何鍾泰、李焯芬講嘅嘢全部一面倒,指大亞灣唔同福島設計、絕對安全、海嘯唔怕,冇地震等,刻意淡化事件令市民放心。」
不過,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副主席李焯芬反駁,指福島事件屬嚴重災難,中國已啟動核安全檢查,需待國務院正式通過核安全檢查報告才召開相關會議,「過去幾個月大家喺到等國家嘅報告出咗先,再作調整。」
3 : GS(14)@2012-06-10 10:33:59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20610/16413129
已辭職的前委員溫石麟透露,委員會一年最多開會1至2次,開會次數極少,委員溝通不多,即使發生核事故,也多數要透過媒體或其他途徑才知悉,「最近好咗,喺網上發佈,但都係流於表面。」
核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全是由內地主導的大亞灣核電運營管理公司委任,港府無權過問。雖然正副主席是來自本港的何鍾泰及李焯芬,其他委員也包括本港學者及環保專家,但委員會只向管理公司負責,無需向港府交代。
近年大亞灣屢被揭發核事故,但委員會一味為核安全護航,文過飾非。主席何鍾泰多次以涉及的事故輕微為由,聲稱無需向公眾交代。副主席李焯芬也指若事無大小都向公眾滙報,市民未必有興趣想知,更揚言「大亞灣用波音747客機撞落去都唔爛」云云。
大亞灣 大亞 核安 全會 只係 公關 組織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9814

中大教授:大亞灣中微子實驗走在最前線

1 : GS(14)@2015-10-08 02:24:15

對於中微子研究獲諾貝爾獎,香港中文大學物理系教授朱明中表示高興,因為他也是從事中微子研究,而他參與的大亞灣核反應爐中微子實驗項目,更在這範疇走在最前線。大亞灣項目是在當地建3.1公里隧道和探測器,觀測核電廠產生的大量中微子,中、港、台、美、捷、俄六地200科研人員參與。朱明中指瑇田隆章基本上發現緲中微子變成陶中微子,他們則發現電中微子變成緲中微子和陶中微子的另外兩種中微子振盪測,補足整個圖像,而且贏了法國和南韓等地的競爭團隊。朱明中指他們下一步的研究焦點,包括測量中微子的質量,探究是否有第四類以至第五類中微子,還有研究中微子是否與物質和反物質產生反應的速度不同,嘗試解開為何物質數量遠多於反物質的「宇宙學大懸案」。他表示對今年物理學獎決定感高興,非關他們是否有望產生下一個諾貝爾獎,而是他深感香港科研重應用,這次重要的科學發現得獎,令他們這些從事基礎研究的人深感鼓勵。《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51007/19323585
中大 教授 大亞灣 大亞 中微子 實驗 走在 在最 前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856

大亞灣村民請願遭暴力驅趕

1 : GS(14)@2016-12-09 00:03:37

「大亞灣政府部門用強烈暴力打村民,婦女老人家小孩子也不放過……」多名原籍廣東惠州市大亞灣金門塘村的本港居民昨向本報投訴,當地逾百村民向政府和平請願時遭鎮壓,近50人被打傷,20多人被捕(圖),至昨深夜仍有人未獲釋。


疑貪官侵吞土地

金門塘村原為百年漁村,現有近二千人,當局在2013年遷拆此村建惠州港時,答應撥地四萬多平方米建屋安置村民,但最終只撥地約2萬平米。村民懷疑有官員貪污,前日起到地盤請願,昨早另有百多人往大亞灣經濟開發區請願。村民稱,請願人士只是靜坐叫口號,但大批公安到地盤驅散村民,拘捕10多人。至中午,在開發區請願村民也遭近200特警暴力驅趕,許多婦孺遭抬走,「在車上被警棍毆打」。村民稱約50人被打傷,當中兩人傷勢嚴重。20多名被捕村民警告後獲釋,但仍有四人被扣留。「不出聲只會被這些貪官污吏繼續欺負!」村民表示,他們仍會繼續抗爭。《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1208/19858527
大亞灣 大亞 村民 請願 暴力 驅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73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