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越來越多城市叫停共享單車投放 有些企業快沒戲唱了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907/165018.shtml

越來越多城市叫停共享單車投放 有些企業快沒戲唱了
中新經緯 中新經緯

越來越多城市叫停共享單車投放 有些企業快沒戲唱了

如井噴式增長的共享單車又一次被按下“暫停”鍵。

來源 | 中新經緯(ID:jwview)

文 | 經緯君

近日武漢市也正式宣布將暫停共享單車投放,截至目前共有上海、深圳、廣州等11個城市對共享單車投放“踩剎車”,勢必給中小共享單車企業的生存帶來了更大挑戰。

一面是摩拜和ofo的瘋狂融資和對現有市場的幾近“壟斷”,另一面是行業變局以及相關政策的出臺,後入局共享單車的中小企業未來命運會是什麽?

多城市叫停共享單車投放

有業內人士表示,目前,在許多城市,共享單車的供應遠遠超過了需求,而市面上投放的共享單車數量、種類都是一個十分龐大的數字,規範管理難度很大。

1120298819_14842132088261n

本周,武漢市召開“暫停共享單車新增投放”新聞發布會,正式對共享單車按下“暫停鍵”。

據了解,武漢全市目前有近70萬輛共享單車,但現有非機動車停放區域僅能滿足40萬輛非機動車停放。這意味著近30萬輛共享單車面臨無處可放的尷尬局面。

共享單車進入武漢尚不足一年,如今被叫停,企業無序競爭、過度投放以及亂停亂放是主要原因。

事實上,不止武漢,其他城市也遇到了共享單車過度投放、無序停放的問題,當地有關部門的解決辦法也十分統一,即暫停新車投放。據法制晚報,目前上海、杭州、廣州、深圳、福州、鄭州、南京、武漢等11個城市已宣布暫停新增共享單車新車投放。

0

目前北京市的共享單車投放量也已達160萬輛。對此,北京市交通委主任周正宇近日表示,北京或將控制共享單車數量。此外,北京市交通委有關負責人此前做客北京交通廣播時表示,針對共享單車的管理,北京將從小區域開始著手,由街道來牽頭摸底共享單車的具體需求數量。

針對上述現象,ofo及摩拜單車均表示將配合各地監管部門要求,而在具體措施上,ofo稱將增加調度車和重點區域的運營維護人員,按要求把市中心的車向郊區分散;摩拜單車則提到會把以往負責車輛投放的人員轉到清運調度隊伍,工作重點將放到維護、運營和秩序管理上。

易觀智庫分析師王會娥向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jwview)分析,從共享單車的投放量來看,很多城市已經達到飽和,出現冗余。“影響市容市貌、阻礙交通等問題逐漸暴露,共享單車已經在過度使用城市公共資源,甚至超出了部分城市公共空間的承載力。”王會娥稱。

王會娥表示,未來不排除會有更多地方政府出臺類似規定。

指導意見暫停了共享單車狂投熱潮

多城市暫停新增共享單車投放,似在呼應8月1日,交通運輸部等10部門聯合發布的《關於鼓勵和規範互聯網租賃自行車發展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

該指導意見除明確共享單車“分時租賃營運非機動車”“城市綠色交通系統的組成部分”定位外,更對車輛的投放及管理提出了多項要求。

地方政府暫停共享單車投放,可以理解為是在制定出科學合理的車輛投放機制、管理機制前的一個過渡手段,”王會娥對中新經緯(微信公眾號:jwview)表示,“共享單車車輛投放、管理合理化的過程中,可能涉及到城市的方方面面,不管是政府還是共享單車企業,都需要一定時間。”

此外,王會娥指出,共享單車行業已然從前期跑馬圈地粗放式運營階段,過渡到精細化運營階段,以量取勝的時期已不再。在這種情況下,共享單車企業本身需具備較強的線下運營能力及線上線下的配合能力。

“與此同時,行業變局以及相關政策的出臺,也給中小共享單車企業的生存帶來了挑戰。可能將被迫退出。”王會娥表示。

共享單車的“兩極分化”

一邊是大企業繼續吸納投資,擴充領地,一邊是小公司掙紮前行,直至倒閉退場。共享單車行業早已迎來了兩極分化。

今年6月13日,悟空單車宣布破產,成為全國首家宣布破產的共享單車企業。但悟空單車並不“孤單”,僅僅隔了8天,3Vbike也宣布停止運營,成為第二家倒閉的共享單車平臺。到今年8月,江蘇町町單車公司“人去樓空”,大量押金未退,其運營公司南京鐵拜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已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成為第一家因為押金問題而跑路的共享單車公司。

0 (2)

悟空單車

正如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在悟空單車退出市場時所說,“在資源上,頭部效應明顯,政府資源、媒體資源等都集中在行業領頭的幾家公司上,在馬太效應的聚合下,公司無法翻身;在供應鏈方面,作為小公司,悟空單車也拿不到足夠資源,只能與小廠商合作造車,後果就是車輛品質不好,容易壞,造車成本高的問題;在與競爭對手較量的過程中,也由於沒有足夠的資金無法長久持續,一些行業領先的公司可以一直免費占領市場”。

無獨有偶,曾因炫酷“土豪金”色而被大眾廣泛熟知的酷騎單車近來也被曝出押金難退的問題。與酷騎單車關聯的P2P公司“誠信貸”,其前身已被工商列入異常經營名錄,而另一家關聯的互金平臺眾牛投資涉嫌違規銷售信托、資管等理財產品。有用戶質疑,酷騎單車之所以押金難退,很可能是因為被抽走流向了P2P。

而與此同時,摩拜和ofo卻迎來了“融資潮”和“留洋熱”。前不久,摩拜單車和ofo分別獲得了6億美元和7億美元的融資。8月17日,“共享單車第一股”永安行也上市了,每股定價26.85元,預計發行2400萬股。

8月27日,ofo小黃車宣布進入奧地利首都維也納,首批將陸續投放2000輛小黃車。這是繼登陸英國牛津之後ofo開辟的第9個國家。

8月30日,摩拜單車也宣布正式進入泰國,率先在曼谷投入運營。這是繼新加坡、英國、意大利和日本之後,摩拜單車進入的第5個海外國家。

與春風得意“留洋熱”“上市熱”的一線梯隊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二三線梯隊共享單車的“下鄉熱”也正開展得如火如荼。據新京報,隨著國內一線城市出臺限投令,二三線梯隊的共享單車品牌幾乎放棄一線城市,將核心市場放在二三線城市,甚至布局四五線城市。例如,Hellobike在運營之初就定位二三線城市;小鳴單車先是在一二線城市投放,之後轉向四五線城市作為主戰場。 

0 (3)

Hellobike

那麽小城市會是二三線梯隊的共享單車的避風港嗎?據新京報,資深互聯網觀察家丁道師表示,共享單車的出現是為解決北上廣深大城市最後一公里的出行問題,而中小城市人口密度較低,如果投放該區域,是極低效率的商業產出。未來共享單車的戰場還是在大城市。

二三線梯隊的共享單車要何去何從呢?悟空單車創始人雷厚義曾對媒體表示,“我們公司很小,但我們的失敗對行業的影響是巨大的。其他一些小公司看到我們的結局之後,也許會覺得行業的拐點到了,要麽開始退出,要麽開始找後路。”

“任何行業都有著二八定律,當前共享單車行業已經有相對‘坐穩’的巨頭,小公司和新加入公司的機會已不多。”資本分析師唐川林對媒體表示。

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適者生存的定律,共享單車也不例外。

共享單車 停放問題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越來越 越來 多城市 叫停 共享 單車 投放 有些 企業 沒戲 唱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728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