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樂言商業 | 從老虎咬人事件說起

春節假期期間,寧波雅戈爾動物園發生的老虎咬人事件引發輿論關註。

動物園所在地,寧波東錢湖旅遊度假區管委會通過官方微博稱,確認在老虎傷人事件中死亡的男子姓張,當天下午2點左右,張某及妻子和兩個孩子、李某某夫婦一行6人到北門,張某妻子和兩個孩子以及李某某妻子購票入園後,張某、李某某沒有買票,而是從動物園北門西側翻越3米高的動物園外圍墻,鉆過鐵絲網,再爬上老虎散放區3米高的圍墻,圍墻外側有明顯的警示標識,頂部裝有70厘米寬的網格狀鐵柵欄。張某進入老虎散放區,李某某未進入。之後,悲劇發生。

不論是此次的老虎咬人事件,還是以往發生的類似傷人事件,其實都折射出三大主要問題——是否守規、有沒有嚴管和過高票價。

先說守規問題。

此次悲劇性事件中,當事人張某、李某某沒有買票,直接翻墻進入園區,首先這是不守規矩的。守規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一種“契約精神”,有了規矩、約定,就要照此執行。

但事實上,我們看到在生活中,闖紅燈、違章駕駛、插隊等陋習時有發生,在景區發生的不文明現象則舉不勝舉,逃票、胡亂刻畫、爬到雕塑上拍照、亂給動物餵食等,景區經營者需耗費大量額外成本來清洗和維修被不文明遊客破壞的設施,如果被破壞的是文物,則修複成本更高。如果你不遵守規定,假如發生意外事故,那麽當事人要如何對自己負責?

在不少歐美國家,大家都非常單純地遵守規矩,比如在德國,即便沒有車輛經過,人們也不會闖紅燈,而是自覺等到綠燈才過馬路;人們買票或上洗手間時都自覺排隊,沒有人會插隊。這些動作都是守規,每個人都做到守規,那麽整個體系運作就會很健康,整體效率會很快。

再說管理問題。

在一些具有危險性的區域,動物園必須做到沒有人可以非正常進入,保證遊客的絕對安全。

部分現場遊客“吐槽”稱,老虎咬人後,當時的施救速度不夠快,這也反映出動物園應對危機的能力有所欠缺。我們可以理解這樣的悲劇發生是極少數的,但不能因為極少發生,業者就疏忽危機管理,經營具有猛獸區的動物園或其他具有危險性業務的從業者都必須心存危機感,要時刻具備處理危機的能力。

最後來說說高票價問題。

不少人都對逝者報以同情,盡管其不買票、翻墻而入的行為的確不妥,但很多人理解一個家境並不富裕的中年男子,要負擔一家人的生計,在春節期間希望滿足孩子遊覽的願望,可又難以負擔100多元門票的窘境,於是他選擇自己翻墻。如果一家四口的門票就需耗費400~500元,這對不少家庭而言的確不便宜。

在中國市場,景區門票過百的不在少數,查詢攜程等OTA(在線旅遊代理商)可見:九寨溝的門票加觀光車160元、張家界大峽谷加玻璃橋的票價203元、黃山淡季成人票150元、廬山門票加觀光車票260元……

或許你會說,那就不要坐觀光車也不要買聯票,這樣省錢!我只能說,你不懂中國景區的“套路”!很多景區尤其是名山大川,如果全程不坐纜車光靠雙腳行走,中老年人或孩子或很多女性遊客根本受不了。即便你是身強力壯的青年男子,但你還得進入景區核心地帶,不進入等於白來一趟——很多景區有大門票、小門票或單獨的項目票,你只購買一張單票,根本無法遊覽全景,且張家界等還開發了夜遊表演項目,這些也都是另外購票的,難得來一次,如果放棄不看又顯得可惜,如若全景欣賞則人均票價整體要數百元是常見的。

中國大多數工薪階層的月收入在數千元,一個景點的門票就耗費數百元令人難以接受。

為何中國景區票價普遍高?答案是:收益模式單一。

美國迪士尼的過半收益來自衍生品消費,而中國大多數景區缺乏核心IP,難以開發衍生經濟,於是門票成為唯一收入,加之當地稅收需要,景區要創收只能靠門票漲價,這幾年過百元票價的景區層出不窮。

如果中國景區整體票價趨於合理、景區危機管理加強、遊客們也都自覺守規,那麽此次的老虎咬人事件很可能就不會發生。

樂言 商業 老虎 咬人 事件 說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368

讀書札記170623不當行為33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7/06/23/%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70623%e4%b8%8d%e7%95%b6%e8%a1%8c%e7%82%ba33%e5%a5%bd%e5%a4%a7%e9%9a%bb%ef%bc%88%e6%9c%83%e5%92%ac%e4%ba%ba%e5%98%85%ef%bc%9f%ef%bc%89%e8%9b%a4%e4%b9%b8%e9%9a%a8/

讀書札記170623
不當行為(卅三)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朝日執筆

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無疑是對「效率市場假說」兩大「核心奧義」之一—-「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作出了有力的挑戰。
於是,為了捍衛「效率市場」的核心信念,就只能稍稍後退一步,築起下一度防線—「隨街跳的蛤乸(話唔定)會咬人!」
作為「效率市場假說發明人」的 法瑪Eugene Fama教授,提出了一個很簡單易懂的概念—如果有人願意以「冒更大風險」為代價,即使他確實「打敗了市場」,顯然並沒有違反「效率市場假說」。`

法瑪教授指出,所有針對「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概念的實驗,其實本身都是結合了兩項假設的「聯合實驗」:「市場效率」+「(某種)風險回報模型」,因此不夠Ceteris paribus(希望你還記得這個拉丁文)。舉例說,企業的「年資」是典型的公開資訊,「按理」不可能用以「打敗市場」。但若有人發現投資「初創企業」的回報整體高於「老牌企業」,也不能說「效率市場」不對,這很可能是因為投資「初創企業」的風險比較大,故此理性的投資者自然會要求更高的回報以作補償。***

如果有人願意冒「被蛤乸咬」的風險,那麼他執到「其他人執不到的蛤乸」也就合情合理。究竟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甚至還包括 格拉漢和巴菲特),是「市場價格錯誤」的證據,抑或僅是「高風險的回報」呢?
正如第廿六集所說,處於「防守位置」的法瑪教授並不需要特別提供證據,以證明他所提的「高風險回報說」。相反,證明「隨街跳的蛤乸不(特別)會咬人」,不用特別冒險也有可能「打敗市場」,卻是Thaler一方的責任。

誠然,在Thaler師徒設計的(多種情況下)「溫拿擼蛇大比拼」中,「擼蛇組」的風險的確很高,個別「擼蛇」甚至還真的在比拼期間「破產身亡」。然而,Thaler在計算最後「隊伍得分」時,其實已把兩個組別(「溫拿」也有可能破產嘛!)中的「除牌股票」計價為零(哼!唔係點止贏咁少呀?)。也就是說,計入「可能破產」的風險後,「擼蛇」仍然大幅拋離「溫拿」,那就不能簡單地說「勝利」只是「風險的代價」了。況且,「擼蛇」無論「市盈率P/E」抑或「市淨率P/B」都較低,怎樣看也不見得風險會比「溫拿」高吧?

不過,要「踩人家的場」,不多不少還得依人家的規矩。在Thaler論文發表的年代(1985年),衡量股票風險最「理性」的方式,是「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這個評定風險的「標準理性模型」,是在六十年代由 Jack Treynor、William Sharpe、John Lintner和Jan Mossin等經濟學家,各自獨立發展出來的。根據CAPM,唯一「能帶來報酬的風險」,就是一隻股票的回報率與整體市場的相關度—至少在「理性世界」應該是如此。*****
舉例說,你買了一批價格波動頻繁且風險也挺高的股票。但如果你這個「投資組合」中,每一隻成分股的價格變化是互不相幹的,根據「隨機效應」,這些變化就會互相抵銷,因此這個「投資組合」的「整體風險」,其實並不是很高。「古語」有雲:「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中」,就是這個道理。不過,如果各股票之間是「聯動」的,也就是說它們傾向「齊升齊跌」,那麼買入一批股價波幅偏高的股票,就是非常冒險了。因為原來所有裝蛋的籃子,原來都是放在同一個大籃子中!

CAPM把某隻股票與大市的「聯動度」,稱為某股票的「β值」。(經濟學家都喜歡用希臘字母,大概是因為這樣看來更有型,更像「真.數學」。)若一隻股票的β值為1.0,表示其股價的升跌幅度與大市同步;若β值為2.0,即表示當大市「升/跌10%」時,該股票的(平均)「升/跌幅度」就是20%。若β值為0,即表示該股票的波動與大市毫無關係。

如果上述「大比拼」中,「擼蛇隊」的β值較高,也就是說(按CAPM而言)風險較高的話,它們跑贏「溫拿隊」,就沒有抵觸「效率市場假說」了。只可惜,事實正好相反。在整個觀察期間(包括「成軍」前的「形成期」和「編隊」後的「比拼期」),「溫拿組合」的β值是1.37,而「擼蛇組合」卻只是1.03。換言之,原來「擼蛇」的風險竟然比「溫拿」還要低。按照「同業標準」評定後,異常結果變得更異常了!

為了繼續捍衛自己的「市場效率」,法瑪教授果斷地「棄車保帥」。1996年他與 佛倫奇Kenneth French發表了《通緝CAPM,生死不拘 The CAPM is Wanted, Dead or Alive》,宣佈CAPM就算不是「死了」,也早已「遁逃」。法瑪和佛倫奇綜合他們對美國股市歷史回報率的實際觀察結果,提出了知名的「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作為新的「風險計算模型」。除了原有的「β值」,還加入了「市淨率P/B」和「公司規模Company Size」這兩項「風險溢價因素」。「市淨率」越高「風險溢價」越高(High minus Low, HML);「公司規模」越小「風險溢價」越高(Small minus Large, SML)。「風險溢價」高,股價回報自然就會高於「低風險」的股票了。

後來精益求精,又結合了新一輪的觀察,在2015年再次推出強化版的「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新模型在「三因子模型」之上,再加上「盈利能力Profitability」和「投資模式Investment Patterns」兩個新因子。「盈利能力」越高的股票,回報就越高(Robust minus Weak, RMW);越熱衷於投資(持有其他公司的股票)的公司,回報就越低(Conservative minus Aggressive, CMA)。
經過兩番修訂,這個「五因子模型」,已足以解釋九成以上的股價升跌現象。大有氣吞天下,一統六合之勢!
(順帶一提,其實隨著對市場觀察的不斷「深化」,現時已有各方「專家」,不斷在模型中加入新的因子,諸如「動能Momentum」、「短期反轉Short-term Reversal」、「長期反轉Long-term Reversal」……不一而足。不過各家雜說紛陳,並沒有像法瑪教授的「五因子模型」一般受到廣泛接受。)

至於「價值型股票」(基本上就是「擼蛇」了)是否當真如「行為派」所言,是被「錯誤定價」?抑或如「理性派」所宣稱,只是「風險較高」,價格永遠是對的?劍氣二宗,經過近三十年的爭論,迄今(自然)尚無結果。連發明「效率市場」的「理性派」領袖法瑪教授也認同,基於難以做到完全的Ceteris paribus,兩派大概永遠也無法證實,「價值型股票」之所以回報較高,究竟是因為「高風險」抑或「過度反應」。

不過請註意,原本的CAPM是一套以「理性投資人」為基礎,建立的典型「規範性理論」。然而,「劍宗」大師法瑪教授所提出「五因子說」中,只有(承繼自CAPM的)「β值」才是屬於「理性世界」的!至於後面新加的四個因子,其實都並非經由「邏輯推導」出來,而是以「經驗觀察結果」對原「數理模型」作出修正。*** 事實上,法瑪教授和佛倫奇承認,他們未能想出適切的「理性理論」,去解釋「規模」和「淨值」何以會是「風險」,何以「應該」以之來預測回報。這些因素被加進公式中,只是因為它們(被觀察到在市場上)「真係有影響」!換言之,這是一個「不符規範」的「描述性理論」!

話說在《笑傲江湖》中,封不平為首的劍宗高手,意在截擊 嶽不群一行,卻被令狐沖打得「上氣唔接下氣」。封不平打算稍作調息,以便「順返條氣」時,卻被「華山玉女」寧中則女俠(令狐沖師娘)搶白:「想不到劍宗的人竟也要運氣揮劍!」
「理性人」願意接受「理性以外」的世界,也許是「更理性」的表現!

第33集關鍵字:
隨街跳的蛤乸會咬人!
市場價格錯誤Vs高風險的回報
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
β值:單一股票與整體市場的聯動程度
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
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

《不當行為》Richard Thaler著/劉怡女 譯

讀書 札記 170623 不當 行為 33 好大 大隻 會咬 咬人 人嘅 蛤乸 乸隨 隨街 街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985

讀書札記170623不當行為33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7/06/23/%e8%ae%80%e6%9b%b8%e6%9c%ad%e8%a8%98170623%e4%b8%8d%e7%95%b6%e8%a1%8c%e7%82%ba33%e5%a5%bd%e5%a4%a7%e9%9a%bb%ef%bc%88%e6%9c%83%e5%92%ac%e4%ba%ba%e5%98%85%ef%bc%9f%ef%bc%89%e8%9b%a4%e4%b9%b8%e9%9a%a8/

讀書札記170623
不當行為(卅三)好大隻(會咬人嘅?)蛤乸隨街跳
朝日執筆

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無疑是對「效率市場假說」兩大「核心奧義」之一—-「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作出了有力的挑戰。
於是,為了捍衛「效率市場」的核心信念,就只能稍稍後退一步,築起下一度防線—「隨街跳的蛤乸(話唔定)會咬人!」
作為「效率市場假說發明人」的 法瑪Eugene Fama教授,提出了一個很簡單易懂的概念—如果有人願意以「冒更大風險」為代價,即使他確實「打敗了市場」,顯然並沒有違反「效率市場假說」。`

法瑪教授指出,所有針對「冇咁大隻蛤乸隨街跳」概念的實驗,其實本身都是結合了兩項假設的「聯合實驗」:「市場效率」+「(某種)風險回報模型」,因此不夠Ceteris paribus(希望你還記得這個拉丁文)。舉例說,企業的「年資」是典型的公開資訊,「按理」不可能用以「打敗市場」。但若有人發現投資「初創企業」的回報整體高於「老牌企業」,也不能說「效率市場」不對,這很可能是因為投資「初創企業」的風險比較大,故此理性的投資者自然會要求更高的回報以作補償。***

如果有人願意冒「被蛤乸咬」的風險,那麼他執到「其他人執不到的蛤乸」也就合情合理。究竟Thaler的「擼蛇大翻身」(甚至還包括 格拉漢和巴菲特),是「市場價格錯誤」的證據,抑或僅是「高風險的回報」呢?
正如第廿六集所說,處於「防守位置」的法瑪教授並不需要特別提供證據,以證明他所提的「高風險回報說」。相反,證明「隨街跳的蛤乸不(特別)會咬人」,不用特別冒險也有可能「打敗市場」,卻是Thaler一方的責任。

誠然,在Thaler師徒設計的(多種情況下)「溫拿擼蛇大比拼」中,「擼蛇組」的風險的確很高,個別「擼蛇」甚至還真的在比拼期間「破產身亡」。然而,Thaler在計算最後「隊伍得分」時,其實已把兩個組別(「溫拿」也有可能破產嘛!)中的「除牌股票」計價為零(哼!唔係點止贏咁少呀?)。也就是說,計入「可能破產」的風險後,「擼蛇」仍然大幅拋離「溫拿」,那就不能簡單地說「勝利」只是「風險的代價」了。況且,「擼蛇」無論「市盈率P/E」抑或「市淨率P/B」都較低,怎樣看也不見得風險會比「溫拿」高吧?

不過,要「踩人家的場」,不多不少還得依人家的規矩。在Thaler論文發表的年代(1985年),衡量股票風險最「理性」的方式,是「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這個評定風險的「標準理性模型」,是在六十年代由 Jack Treynor、William Sharpe、John Lintner和Jan Mossin等經濟學家,各自獨立發展出來的。根據CAPM,唯一「能帶來報酬的風險」,就是一隻股票的回報率與整體市場的相關度—至少在「理性世界」應該是如此。*****
舉例說,你買了一批價格波動頻繁且風險也挺高的股票。但如果你這個「投資組合」中,每一隻成分股的價格變化是互不相幹的,根據「隨機效應」,這些變化就會互相抵銷,因此這個「投資組合」的「整體風險」,其實並不是很高。「古語」有雲:「不要把所有雞蛋放在同一個籃中」,就是這個道理。不過,如果各股票之間是「聯動」的,也就是說它們傾向「齊升齊跌」,那麼買入一批股價波幅偏高的股票,就是非常冒險了。因為原來所有裝蛋的籃子,原來都是放在同一個大籃子中!

CAPM把某隻股票與大市的「聯動度」,稱為某股票的「β值」。(經濟學家都喜歡用希臘字母,大概是因為這樣看來更有型,更像「真.數學」。)若一隻股票的β值為1.0,表示其股價的升跌幅度與大市同步;若β值為2.0,即表示當大市「升/跌10%」時,該股票的(平均)「升/跌幅度」就是20%。若β值為0,即表示該股票的波動與大市毫無關係。

如果上述「大比拼」中,「擼蛇隊」的β值較高,也就是說(按CAPM而言)風險較高的話,它們跑贏「溫拿隊」,就沒有抵觸「效率市場假說」了。只可惜,事實正好相反。在整個觀察期間(包括「成軍」前的「形成期」和「編隊」後的「比拼期」),「溫拿組合」的β值是1.37,而「擼蛇組合」卻只是1.03。換言之,原來「擼蛇」的風險竟然比「溫拿」還要低。按照「同業標準」評定後,異常結果變得更異常了!

為了繼續捍衛自己的「市場效率」,法瑪教授果斷地「棄車保帥」。1996年他與 佛倫奇Kenneth French發表了《通緝CAPM,生死不拘 The CAPM is Wanted, Dead or Alive》,宣佈CAPM就算不是「死了」,也早已「遁逃」。法瑪和佛倫奇綜合他們對美國股市歷史回報率的實際觀察結果,提出了知名的「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作為新的「風險計算模型」。除了原有的「β值」,還加入了「市淨率P/B」和「公司規模Company Size」這兩項「風險溢價因素」。「市淨率」越高「風險溢價」越高(High minus Low, HML);「公司規模」越小「風險溢價」越高(Small minus Large, SML)。「風險溢價」高,股價回報自然就會高於「低風險」的股票了。

後來精益求精,又結合了新一輪的觀察,在2015年再次推出強化版的「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新模型在「三因子模型」之上,再加上「盈利能力Profitability」和「投資模式Investment Patterns」兩個新因子。「盈利能力」越高的股票,回報就越高(Robust minus Weak, RMW);越熱衷於投資(持有其他公司的股票)的公司,回報就越低(Conservative minus Aggressive, CMA)。
經過兩番修訂,這個「五因子模型」,已足以解釋九成以上的股價升跌現象。大有氣吞天下,一統六合之勢!
(順帶一提,其實隨著對市場觀察的不斷「深化」,現時已有各方「專家」,不斷在模型中加入新的因子,諸如「動能Momentum」、「短期反轉Short-term Reversal」、「長期反轉Long-term Reversal」……不一而足。不過各家雜說紛陳,並沒有像法瑪教授的「五因子模型」一般受到廣泛接受。)

至於「價值型股票」(基本上就是「擼蛇」了)是否當真如「行為派」所言,是被「錯誤定價」?抑或如「理性派」所宣稱,只是「風險較高」,價格永遠是對的?劍氣二宗,經過近三十年的爭論,迄今(自然)尚無結果。連發明「效率市場」的「理性派」領袖法瑪教授也認同,基於難以做到完全的Ceteris paribus,兩派大概永遠也無法證實,「價值型股票」之所以回報較高,究竟是因為「高風險」抑或「過度反應」。

不過請註意,原本的CAPM是一套以「理性投資人」為基礎,建立的典型「規範性理論」。然而,「劍宗」大師法瑪教授所提出「五因子說」中,只有(承繼自CAPM的)「β值」才是屬於「理性世界」的!至於後面新加的四個因子,其實都並非經由「邏輯推導」出來,而是以「經驗觀察結果」對原「數理模型」作出修正。*** 事實上,法瑪教授和佛倫奇承認,他們未能想出適切的「理性理論」,去解釋「規模」和「淨值」何以會是「風險」,何以「應該」以之來預測回報。這些因素被加進公式中,只是因為它們(被觀察到在市場上)「真係有影響」!換言之,這是一個「不符規範」的「描述性理論」!

話說在《笑傲江湖》中,封不平為首的劍宗高手,意在截擊 嶽不群一行,卻被令狐沖打得「上氣唔接下氣」。封不平打算稍作調息,以便「順返條氣」時,卻被「華山玉女」寧中則女俠(令狐沖師娘)搶白:「想不到劍宗的人竟也要運氣揮劍!」
「理性人」願意接受「理性以外」的世界,也許是「更理性」的表現!

第33集關鍵字:
隨街跳的蛤乸會咬人!
市場價格錯誤Vs高風險的回報
資本資產定價模型Capital Asset Pricing Model(CAPM)
β值:單一股票與整體市場的聯動程度
法瑪-佛倫奇三因子模型Fama-French Three-factor model
法瑪-佛倫奇五因子模型Fama-French Five-factor model

《不當行為》Richard Thaler著/劉怡女 譯

讀書 札記 170623 不當 行為 33 好大 大隻 會咬 咬人 人嘅 蛤乸 乸隨 隨街 街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528

金手指:揸現金唔會咬人

1 : GS(14)@2016-10-18 08:14:05

如果有睇開利世民嘅專欄,都會覺得佢係個講世界大事多過投資建議嘅作者。不過,咁多年來,孫柏文聽過咁多投資建議中,其中最深刻兼實用就係利兄同我講嘅。記得2007年夏天,由政府喺150蚊入股港交所(388)嗰日,利兄就一注獨贏買港交所call輪。咁喺溫總宣佈「港股直通車」胎死腹中嗰日,我記得問利世民佢手貨會點,咁佢就話:「都宣佈冇啦,今日會沽清囉。」咁我就追問:「啲錢你諗住點?」佢就好簡單,不過亦令我記到今日咁講:「擺住喺到先囉,揸現金又唔會咬人。」今日無端端同大家講歷史,係因又到要沽清貨揸現金之時。咁講有好多原因,可以係大陸銀行壞賬嚴重到啲銀行資不抵債,仲要大陸已開盡政府使費,財赤極嚴重,令錢落唔到啲企業令佢哋可還債。信貸、財赤,似谷到爆點,一係資產價格大跌,一係就走資人民幣跌。如果再加重落閘(連啲澳洲賭場職員都拉,即連去澳洲賭錢呢條路都想封實),就會人都反。不過更重要係,聯儲局、歐、日央行等都好似行棄車保帥政策。全球銀行、退休基金等喺長息、短息冇息差下,多年冇錢賺,令本身資本越來越弱。已為下浪金融危機埋下炸藥。所以啲央行想將長息踢高,yield curve拉斜。為保銀行系統,就算長息升、經濟差,都會做。喺知道「踢高長息」計劃會點之前,真係揸現金好。始終,現金又唔會咬人。



孫柏文獨立股評人
http://www.fb.com/shuen本欄逢周二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61018/19803972
金手指 現金 唔會 會咬 咬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521

蚊子咬人被剪嘴網民:滅蚊最高境界

1 : GS(14)@2017-01-06 02:07:25

蚊子咬人,實在討厭,對付蚊子的方式有百種,但像台灣網民這樣做,實在是第一次見到。該網民在fb上載影片,見他趁蚊子吸血時,拿起剪刀伺機剪斷蚊子的「口器」,蚊子飛走時「口器」還插在網友皮膚上,網民稱「不知道這隻蚊子之後還能不能繼續吸血呢」。片段吸引了30多萬網民觀看,大讚上載片段的網民可能是外科醫生,「手也太穩了吧!」與此同時,網民稱這蚊子一定很貪吃,「居然就這樣被處理了」。
Faceboo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05/19887302
蚊子 咬人 人被 被剪 剪嘴 網民 滅蚊 最高 境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1471

番禺動物園斑馬發狂咬人

1 : GS(14)@2017-02-03 03:10:11

■斑馬咬着職員(箭嘴示)狂奔。



日前寧波動物園發生老虎咬人事件,引起外界關注之際,內地網上流傳一段斑馬咬人拖行至少十多米的影片,出事地點是港人北上旅遊熱點廣州番禺長隆野生動物世界,內媒昨引述園方前晚證實,事件發生在去年底,被咬飼養員當時受輕傷,經治療後,現已復工。15秒影片中,斑馬發狂咬住飼養員的手臂,幾秒後其他職員趕到,手持長棍追趕,但斑馬好像被刺激到,仍不放口,甚至把飼養員拖行到草叢。該影片大年初四開始在微信流傳,上載網民聲稱「今天發生在廣州長隆動物園的事情」,並指事件全程兩分鐘,當時飼養員打算把斑馬趕到出口,但斑馬突然發狂攻擊,把人拖到草堆踢。長隆集團在官方微博確認斑馬傷人,指事件發生於去年12月,飼養員李淳手臂僅受輕傷,並於昨天上載受傷飼養員餵飼長頸鹿的片段,證明手臂傷勢已經痊癒。斑馬一向性情溫和,不少網民驚訝草食動物也會傷人,有網民戲謔繼寧波老虎咬人後,「長隆的斑馬也要造反了!」南方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202/19915298
番禺 動物園 動物 斑馬 發狂 咬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5090

4歲萌妹被揭書包藏狗B爆喊:佢唔會咬人

1 : GS(14)@2017-04-15 23:27:43

小孩將意外拾獲的小狗帶返幼稚園,豈料被老師發現,竟哭想要保護小狗,場面讓人心酸。事發於上周五,四川遂寧4歲女孩琪琪撿到了一條小狗,隨後將小狗放入書包,繼而帶着小狗回幼稚園。不過書包藏狗的事東窗事發,琪琪因害怕小狗被扔,她邊哭邊說:「牠不會咬人。」據幼稚園老師表示,事發當日,有學生指琪琪書包有一小狗,了解後,琪琪在路上發現小狗,遂將小狗放入書包回校。由於學校旁邊有一條河,琪琪擔心老師會將小狗丟到河中,因而哭着要求老師不要棄掉小狗。老師後來安慰琪琪,指她可放學領回小狗。翌日,琪琪婆婆到學校告知老師,指琪琪回家後對小狗十分痛錫,甚至連食物也一同分享。梨視頻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415/19991006
歲萌 萌妹 妹被 被揭 揭書 包藏 爆喊 佢唔 唔會 會咬 咬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06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