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鷹君家變向羅嘉瑞最後通牒羅老太:「要錢就冇阿媽」

2017-06-29  NM

老牌發展商鷹君(41)爆出爭產風波個多月,由羅老太入稟控告滙豐展開序幕,到兄弟間隔空互數不是,以至族中家庭會議多次押後,走到今天,無數講、亦無情講,族長羅老太終於要發出最後通牒。本刊與企在羅老太一方的孻仔羅啟瑞,進行獨家專訪,他首次披露家族發跡史、與三哥羅嘉瑞的感情、羅鷹石傳世遺訓、以及信託機制失效的原由。最重要,是替媽媽向鷹君主席羅嘉瑞傳話,強調並非「無羅嘉瑞、無今日鷹君」,而是:「無鷹君、無今日羅嘉瑞!」她又發出警告:「要錢,定要阿媽?」要錢就無阿媽,聽在自小受阿媽疼愛的羅嘉瑞耳中,相信字字驚心。

羅老太作為有近百後人的羅氏族長,過往極少露面,早前出席午宴會見傳媒,說出一句:「滙豐食屎啦!」有齊氣勢台型,嚇了羅家中人一跳。上週四羅啟瑞在餐廳接受《壹週刊》專訪,甫坐下即提起此事。他指事前曾問母親需否講稿,但羅老太斷然拒絕。「以往我們都叫她傻媽,她平時是不出聲的。但到她星期五出來說話,我聽了頭十分鐘,我說嘩,這個是我未見過的媽媽。由她叫菲傭過來,用英文吩咐,其實用中文都可以,但她故意說英文,再帶出五十年前幫手簽名買地的經歷。」九十七歲的羅老太,現身證明自己清醒,直接粉碎「被挾」傳言。「其實她的路不易行,一方面要做對的事,要有律師扶助她,但同時另一方面,她有家庭有九個子女,所有子孫、曾孫加起來,差不多有一百人。她要令這個家不要散,她就要行這條鋼線。」

談感情走在鋼線上

鷹君集團作為家族旗艦,由滙豐信託作為最大股東管理,是維繫九兄弟姊妹的繩索。當分家或大股東的地位不再,各人回到各自山頭,這個家也就散了。羅啟瑞憶述:「作為媽媽,其實可以說她是被動,很多事她都留到最後一步。一六年十二月之前,她一直說不告滙豐。但到後來,我們報告滙豐想我們分身家,將鷹君股份按比例分配給兄弟姊妹,她聽了不到十秒,便決定說:『告!』」羅啟瑞說,要撤換滙豐,根據信託指令,需要羅嘉瑞的同意。但對方未有表態,同時在市場以個人名義增持鷹君股份。在羅老太眼中,縱然今天鬧不和,嘉瑞「不聽話」,但媽媽仍然記着他的好處,「媽媽特別叮囑我,嘉瑞小時候人品非常好、節儉、聰明絕頂、一學即曉,所以很疼錫他,也因此……今日才心痛。」羅啟瑞說起羅老太的難處,鼻子一紅,不禁哽咽。「她其實不是生氣,她沒有生氣。她是痛,只是痛。」

當三哥偶像

羅啟瑞坦言,羅家個個都已豐衣足食,「如果是鋤大D,這局擺明是大炒(輸硬)」。代媽媽出頭,以信託維繫家庭,代價是徹底撕裂他與三哥的感情。 羅啟瑞回憶,年幼時確實有兄友弟恭的時光,說起這些他才夾雜笑聲,「我由小到大,都有一個病,對哥哥有病態的崇拜,一二三四五哥都很崇拜,其實是盲目。譬如我三哥,他是讀書好、人品佳,我叫他做偶像。大哥(孔瑞)問我,你會叫嘉瑞做什麼?偶像。鷹瑞呢?他是我第一指示。」「嘉瑞大我十二年,嗰時佢好勤力讀書,我流離浪蕩無嘢做,就走上佢張床睇書,好快瞓着。到佢讀完書,就抱番我上自己床,生活係咁過。」那為何今天關係如此惡劣?羅啟瑞收起笑容:「阿哥要什麼,他想要個梨我就給個梨。他不喜歡我出風頭我可以理解,我明白他在想什麼,那我就幫他。大家一家人,橫掂(股權)份數差無幾,你肯見就全都你見吧,你不喜歡我見我就慳番!我想證明一件事:我真的在讓、讓、讓。當然你退一步,他就會進一步。」

談家族愛的家書

羅啟瑞特別掏出部分家書,既帶出羅鷹石當年對仔女的家訓,亦從家書的字裡行間顯示,羅嘉瑞當年並非臨危受命,而是羅鷹石早有安排。當中寫道:你的加入,自然增多複雜,但不需投鼠忌器,我會一步步開發河床,分創支流,築堤防氾,誘導河流入於豐滿的大海。事實後來六個兒子各有範疇,共掌十間上市公司。羅啟瑞補充:「給嘉瑞的家書,日子是一九七八年。『你現在興趣移易了,不是做醫生,而是做生意,這對你來說,是人生一大轉捩點,不用擔心,我會幫你鋪排。』他對嘉瑞和我們,都放心機去培育。」給羅啟瑞的家書,直接提到:自大,狂妄,驕傲。羅啟瑞說他當時不明白,「我讀書好,踢得波,又係校隊、香港冠軍,自大都係應得,但原來錯到絕,出到社會就有假象、不清醒,跌入這個漩渦就出問題。」他長大了才懂爸爸提點他的原因,「有誰不望子成龍,但望子成龍之前爸爸先教德行,與父母、夫妻的相處之道,爸爸全部有寫。爸媽很相似就是都少說話,佢一講嘢大家都唔敢郁,但都在筆記寫了對仔女的評語,觀感、指示。」一封家書洋洋數千字,結尾更提及有否漏帶字典、寒被可以於當地購置。「(爸爸讀很少書)爸爸是自學,讀很少書。他看《紅樓夢》,有個表,把人物寫在書面,又有批文,看法。」九個仔女做足教育,所花心力可想而知。事隔多年回看,羅啟瑞又再流淚。

板間房生活

原籍潮州的羅鷹石,是白手興家,七歲就跟老父到泰國掘金,十七歲已在父親身邊學習經營洋雜生意,年紀輕輕走遍上海、天津甚至日本替老父買貨。三八年,羅鷹石到港,與兄弟在文咸東街一百三十二號開設「羅瑞興」疋頭行,鋪頭在中、上環一帶是較有規模的一家,及至五一年,他協議與家族成員分家。羅鷹石分得十萬元,繼續做布疋、染料貿易生意。羅啟瑞憶述,羅鷹石夫妻初到香港時,只是租住西環板間房,一年租金十四蚊。「那時的單位沒有廁所,夜香就放在板間房前的大門,爸爸每晚十二時放工回家,都很恐懼要經過放在大門的夜香。」媽媽談起往事時對他說,當時羅啟瑞仍未出世。五五年羅鷹石賺到第一個一百萬元,家境好轉,但羅鷹石夫婦仍很知慳識儉。羅啟瑞幼年時,亦要兩、三個兄弟住同一間房,羅啟瑞分得放熱水爐的雜物房,他笑言熱水爐一爆炸便沒有命,「當時你不覺得那裡細、不好,後來才搬了和父母同房。」六三年羅鷹石創辦鷹君,並取了妻子(杜莉君)名字命名,轉向地產發展;在工業區如青山道、油塘及葵涌興建工業大廈,大部分以金字命名,如金盟、金龍、金玉等。到七十年代,轉為興建高級住宅,如西貢向海的滿湖新邨、甚至干德道鷹君花園等;七二年正式把鷹君上市;七八年購入灣仔地皮,建成鷹君中心,成為集團旗下總部。而次子羅旭瑞翌年投身鷹君集團,協助老父展開連串收購,涉足酒店,先後在尖沙咀及啟德機場發展富豪酒店,奠定了羅家在地產及酒店行業基礎。

四點半會議

那段時期是公司發展的重要時刻,經常馬拉松式開會,「每日四點半同爸爸開會,無員工在場,開會開到深夜。在家也開,需要誰就開。瞌眼瞓都要坐喺度,其實不應該瞌眼瞓,學嘢就在那時。」朗豪坊、花園道三號,那兩個項目亦是由父親拍板,其後分拆成冠君產業信託(2778)上市。現時鷹君系市值六百億。母親雖然只站在爸爸背後支持,不搶風頭,但背後清楚公司運作。羅啟瑞說媽媽謙稱:「功勞就無咩,只係八十年一分一毫咁儲囉。」羅嘉瑞勸羅鷹石,以每股三毫將鷹君賣給新加坡財團,媽媽亦清楚鷹君股值不止三毫,阻止了羅鷹石賣盤的決定。羅啟瑞更透露:「媽媽時常說笑,所有買地都由她簽名,有事發生就只拉她,成立信託時,羅老太的持股還多過羅鷹石。現時羅老太仍會為子女親自到街市買餸下廚,最叻整蘿蔔糕、葡國雞。她近日搬到沙田,如發現新樂園,「佢見到七蚊一斤芥蘭,十蚊兩斤,好平,即刻買咗兩斤,炒一斤,另一斤俾我帶返去。」

談發展信託對沖瓦解

今次爭產事件,源於八四年成立的信託。當年不少富豪成立信託,「放在discretionary trust(全權信託)。」原本信託的appointor(任命人)由兩老擔任,若滙豐不聽話,他們有權去炒滙豐,若果一方過身,就由另一方負責。他形容滙豐多年表現:「如哈巴狗,意想不到會不聽媽媽的話。」九八年,任命人改為大女羅慧端、三哥羅嘉瑞及孻仔羅啟瑞,兩老當時很老定,認為有雙重保險,「信託不聽話,叫仔女炒了信託;仔女不聽話,叫信託剔除他那份。」但羅老太意料不到,想炒滙豐只有羅啟瑞同意,另兩個任命人都不同意。現在對沖機制失效,去年滙豐更提出分家建議,羅啟瑞說媽媽覺得匪夷所思。「她都說你滙豐銀行,是你建立公司還是我?子女是你生還是我生?家庭是你的還是我的?怎會是你比我處理這個家庭的事更好?你怎能決定並逼我接受呢?」

不吃苦不快樂

羅老太託羅啟瑞傳話:「回頭是岸。」今年已五十八歲的羅啟瑞,他自言在家中排行最尾,因此慣於忍讓,回顧這場戰役,他說:「為什麼要那麼大費周章去做這件事?叫傳媒什麼什麼的,我三十多年,也不用做又何必突然攞苦來辛?但不是的,我樂在其中,終於可以為爸爸媽媽奔跑,不是幫他們賺錢那麼簡單。相比下幫他們賺多一元,比做這件事容易一千倍。」他引用爸爸提醒他的說話,「早吃苦,早快樂,遲吃苦,遲快樂,不吃苦,不快樂。」他平和地說因此事學會了放低自我,應做便去做,「以前我無能力處理,二來我都有損失,但我已經放下自我,不再考慮得失。若我們輸了,可以算得上是悽愴,但不經歷痛苦,亦不會得到快樂。」

羅鷹石家族表

1.鷹君創辦人,於○六年去世2.鷹君非執行董事,97歲3.鷹君執董,75歲4.世紀城市國際主席,72歲5.鷹君主席,70歲 6.瑞安主席,69歲7.心臟科醫生,64歲8.鷹君前副董事總經理,57歲9.鷹君執董,80歲10.律師11.鷹君業務發展副總經理12.朗廷酒店業務拓展總監13.世紀城市國際副主席兼執行董事14.世紀城市國際副主席兼執行董事15.鷹君執行董事16.朗廷酒店執董及逸東酒店總裁17.瑞安管理執行董事及中國新天地副主席

註︰家族繁衍,未能盡錄,男女長幼序由左至右

撰文:孫樂祈攝影:財經組協力:黃敬蓮news@nextdigital.com.hk

鷹君 君家 家變 變向 向羅 嘉瑞 最後 通牒 老太 要錢 就冇 阿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356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