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白洋澱:從遊擊區到未來新區“水眼”

清明假期,在白洋澱景區,草長鶯飛,大片大片的蘆葦隨風搖曳,遊人如織。

4月1日,新華社的一則消息引起全國人民的關註。中共中央、國務院決定設立河北雄安新區,並將其稱為“千年大計、國家大事”,雄縣、安新、容城從籍籍無名一躍成為“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這一具有特殊政治地位的新生兒——雄安新區,被外界解讀為“銜著金鑰匙出生”。

“2017年,又是一個春天,白洋澱的水必將掀起波瀾”。新華社的報道里如此說。

白洋澱因其水域廣闊,利於隱藏,在抗戰時曾是遊擊區。著名的《小兵張嘎》就發生在此地。

處於新區規劃範圍之內的白洋澱,作為華北地區最大的淡水湖泊,承擔著冀中平添一座新城的重任,這就需要掌握開發與保護的平衡。其實,不論是從產業布局,還是到白洋澱的定位,規劃之初,中央即已做過充分考慮。

早就“成名”的白洋澱

一直以來並不為人所熟知的河北省雄縣、容城、安新三縣,一夜之間成為人們口耳相傳的“網紅”,無數人的朋友圈被它們刷屏。而根據中央的規劃,雄安新區要“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要實現“水城共融”,這無疑離不開白洋澱。

不過,白洋澱遠比“網紅”三縣“成名”更早。白洋澱景區官方網站顯示,地處京、津、石腹地的白洋澱,366平方公里的水域內143個澱泊星羅棋布,3700條溝濠縱橫交錯,主要位於安新縣境內,是華北地區最大的淡水湖泊。

華北地區本就幹旱少雨且水資源嚴重匱乏,白洋澱的存在不僅具有“魚米之鄉”的經濟效應,還承擔著維持生態平衡以及泄洪蓄洪的重要功能,也因此被譽為“華北明珠”和“華北之腎”。由於屬於平原半封閉式淺水型湖泊,水量自我調節能力較弱,上遊“九河入梢”的註入,對白洋澱具有關鍵作用。

歷史上,白洋澱水域面積曾經達到1000平方公里,水量非常豐富。上世紀50年代以來,幹旱的氣候,工農業用水量不斷增加,尤其是上遊大大小小100多座水庫陸續修建,導致白洋澱入水不斷減少。同時,上遊水土流失和澱內圍堤造田使得白洋澱泥沙淤積加速,澱區水面日益縮小。

不過,上遊修建水庫進行截留,也是為了防止水患。保定一位筆名為“大瑛”的資深文史研究學者對第一財經表示,河北過去水患很嚴重,尤其是白洋澱周邊地區,反複被淹,最近的一次是1963年,白洋澱發生了新中國成立以來最大的洪災,整個澱區汪洋一片。

據媒體報道,受益於雄安新區設立的利好消息,白洋澱旅遊已被引爆。安新縣旅遊局稱,4月1號,雄安新區設立的消息公布。2日至3日,該縣共接待遊客13258人,比去年同期增長244.99%,創旅遊社會效益1194萬元,同比增長245.08%。
雄安新區建設過程中將如何規劃白洋澱的發展?京津冀協同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組長、中國工程院主席團名譽主席徐匡迪院士對新華社表示,新區開發建設要以保護和修複白洋澱生態功能為前提,白洋澱生態修複也離不開整個流域的生態環境改善。要從改善華北平原生態環境全局著眼,將白洋澱流域生態修複作為一項重大工程同步開展工作。

徐匡迪認為,重點要優化京津冀的水資源管理,提高水環境治理標準。

產業中國研習社創始人張五明對第一財經表示,白洋澱是河北的生態屏障,也是河北最靚麗的景觀資源之一,雄安新區的規劃不僅不會以犧牲白洋澱來謀求發展,而且白洋澱區域生態的好壞將深刻影響雄安新區的未來。從產業定位上看,雄安新區不會是一個工業集聚區,不會涉及耗水量最大的工業的過度承載。從水源上看,白洋澱也不會是雄安新區唯一的水源地,特別是一旦雄安新區開始展現出人口吸附能力的時候,一定具備了多元化的水源供給。

雄安新區要打造優美生態環境,構建藍綠交織、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生態城市,這無疑離不開白洋澱。圖為白洋澱鳥瞰 第一財經攝影記者/王曉東

國家發改委主任何立峰也在接受新華社采訪時談到雄安新區的區位優勢,其中就包括“生態環境優良、資源環境承載力較強,擁有華北平原最大的淡水湖白洋澱等;水資源比較豐富,可滿足區域生態用水需求”。

大瑛認為,“生態用水”是中央對白洋澱用水的定位。這對於白洋澱的生態修複和保護非常重要。當然,用白洋澱的水也難以滿足新區生產和生活用水的需要。不過,他也提到,雄安新區的三個縣,屬於大清河水系,其地下水系與永定河地下水系,是隔離的,也就是說,不會影響北京2000萬人的用水。從水系隔離的角度而言,雄安新滿足了大量人口集聚的最剛性約束。

雄安新區的產業布局

中央對雄安新區的規劃,其產業定位是發展高端高新產業。

張五明稱,白洋澱區域是河北最大的水面,是京津冀之肺,環境脆弱,戰略地位特殊。從產業布局上看,有幾個要考慮的因素,一是產業發展的可持續動力,二是產業發展所需的要素承載力,三是區域要素稟賦和產業基礎,基於此,應以疏解出的非首都功能為基礎,主要發展科技、信息領域的現代服務業環節,旅遊、養老、大健康一類的生活性服務業,以及教育、衛生產業等。

他提到,目前白洋澱周邊確實存在一些汙染企業,不過近些年無論是河北省還是保定市都拿出大量的人力物力治理白洋澱。白洋澱區域生態好壞將深刻影響雄安新區的未來,隨著這一區域的戰略地位的提升,白洋澱的治理必然同步於雄安新區的開發。

2016年,河北省水汙染防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印發《河北省白洋澱和衡水湖綜合整治專項行動方案》(以下簡稱《方案》),未來5年,河北省將通過實施8項重點任務,全力改善澱湖生態環境。保定市白洋澱及其外延聯通水系作為重點區域之一,將圍繞改善水體水質、修複澱區生態、提升承載能力等方面,經過5年綜合整治,實現“水清村美、葦綠荷紅、魚躍鳥翔”的目標。

從世界主要大面積水域治理的案例來看,投資大、周期長,還需要強有力的執行力。張五明稱,恰恰因為雄安新區的出現,使得這一區域得以高規格統一規劃,得到更大的外部支持,對於白洋澱的治理,將是一個極大的利好。

至於產業的布局,他表示,一個新區從開發到運營的過程中,遷入人口與原住民共融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從產業角度來看,產業層級越高、產業鏈條越完整,越有利於提供範圍更大、層次更多元的就業崗位。產業層級越低、同質競爭越大,越容易產生就業瓶頸。

“由於雄安新區最重要的戰略目標之一是實現北京非首都功能的疏解,並且必須以市場化手段進行資源配置,這就使得在雄安新區產業塑造伊始,就要定位到層級更高、市場潛力更大、對高端人才吸引力更強的產業,才能形成層次分明的人力資本體系,才會實現外來人口與原住民的融合和共同發展。”張五明說。

白洋澱 白洋 從遊 遊擊 擊區 區到 未來 新區 水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15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