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最夯遊戲《神魔之塔》推手 曾建中曾窮到只剩十港幣

2013-10-14  TWM
 
 

 

「往前走只有1%的機會 不走就是零」跟多數的App遊戲創辦人一樣,他很年輕,一度窮到戶頭不到十港幣,卻靠著App遊戲開發,意外闖出他的暴富人生。他的遊戲下載量全球超過七百萬次,還躋身全球十大最賺錢App遊戲,他是「神魔之塔」的開發商創辦人——曾建中。

是什麼樣的遊戲,能夠繼《憤怒鳥》、《Candy Crush》之後,再度讓使用者瘋狂,創下七百萬的下載次數,甚至還在今年八月,擠進全球前十大最賺錢手機遊戲之列?

同樣將三個圖案連成一線就能消除,同時也是破關遊戲,另外再加上角色扮演、卡片蒐集等元素,這個遊戲叫作《神魔之塔》。到底它有多紅?每一天,付費玩家平均要花三十到四十美元在這遊戲上,甚至有位台灣玩家,一次就大手筆的付了四十萬新台幣在這遊戲上,吸金功力可見一斑。

不甘於平凡 創業做自己除了玩法相似,《神魔之塔》與一般暴紅的App同樣也有位很具傳奇性的創辦人。曾建中,三十二歲,香港人,他曾是位平凡的業務員,創業兩年讓他一度窮到戶頭裡只剩九.九六港幣(約四十新台幣),如今卻是擁有百萬港幣身價的新一代網路新貴。

十月初,台北的天空晴朗湛藍,曾建中來到台灣出差途中,特地抽出一個小時接受《今周刊》專訪。理着平頭,簡單的襯衫、卡其褲的曾建中,外表看起來就與一般的年輕人沒兩樣。

曾建中頂著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工程碩士,泰半求學時間都在讀土木相關知識,拿到學歷的那天,他得到最大的收穫卻是:「這輩子實在不想再做土木相關的工作!」語畢,曾建中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其實這樣的結果,從曾建中求學時期的活動就可窺知一二。因為求學五年,他不只每年都參加海外社會服務計畫,與不同國家的青年人,到北歐、捷克、巴西、斯里蘭卡等國家服務。他腦子裡更全在思考著要如何才能接觸更多新事物。

在碩士畢業後,意外栽進保險業,成了安穩領著每月近四萬港幣高薪的業務員。只是,不安分如他,始終抵抗不了內心深處那股不甘平凡的聲音,在一年半後還是選擇辭職。「也沒想很多,就是想做自己想做的事。」二○○八年六月,靠戶頭裡不到八萬港幣的存款,曾建中決定創業,「那時候就一個念頭,我想做一個很厲害的網站,一個可以登上全球一百大的網站!」他的滿腔熱血,說服了原本在當程式設計師的弟弟曾建豪,兩兄弟乾脆一起辭掉工作,在家成立網路公司Pencake。

想創業是一回事,要做什麼又是一回事,曾建中他們很確定,目標就是要做網站,但要做哪種類型的網站?初試啼聲的兩兄弟,有些天真,花了六個月的時間,做出「電子賀卡」網站,立志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能設計自己喜歡的卡片圖案,寄給遠方的朋友。

只是十八個月過去,他們的電子賀卡網站每天瀏覽人次始終維持在數百人,更別說是為他們帶進一毛錢收入。身邊的人也開始出現了雜音,對他們公司前途不看好,還有不少人勸說兩兄弟放棄,而在這些聲音裡,最讓曾建中掛心的,還是來自於母親的殷切期望。

曾建中父親早逝,母親一手拉拔他們兄弟長大,「她雖然不懂我們在做什麼,但看到兩兄弟每天窩在房間打電腦、不出門,眼神中還是看得出擔心。」「當時窮得沒法給家用,連每個月給媽媽的幾千元都付不出來,最潦倒時,戶頭只剩九.九六元(港幣)。」曾建中第一次有了放棄的念頭,找弟弟商量,「是不是該去找工作了?」臉書應用程式 做出信心被現實逼到絕境的曾建中,決定再給自己兩個月的時間,強迫自己每天都要有新的點子。

做電子賀卡失敗,曾建中腦子裡轉著,臉書上集結著各式社群,卻沒有表達集體意見的工具。在這樣的念頭下,二○一○年初,《香港投票站》誕生了,它讓臉書的使用者可以自行舉辦投票,例如票選香港最好的大學、香港小姐預測等。

沒想到,這麼一試,讓曾建中試出了四十萬的使用人次。「那時候,在香港路上隨便抓個人問,一定都聽過香港投票站。」從來沒靠創業賺過一毛錢的曾建中回憶,當時有個廣告代理商,突然打電話來,劈頭就問:「我們可以在《香港投票站》上放廣告嗎?一個星期三千港幣,可以嗎?」那通電話裡,曾建中回答得平靜,內心卻無比澎湃,就連現今回憶起來,激情仍在,「自己做的產品,竟然可以賺這麼多。」那時候,曾建中每天都充滿活力,「每天都不想睡覺,一睡就想趕快起床,一直看(使用者)數字往上跳動。」《香港投票站》推出不到幾周,曾建中趁勝追擊,再推出《創造你的測驗》應用程式,催生盛極一時的臉書心理測驗風潮。那時,曾建中不僅自己設計題目,也鼓勵網友使用他們的程式來創造新的心理測驗,前後共累積了三萬多個心理測驗,吸引全球超過六千萬用戶。

然而,由於臉書用戶只要玩過心理測驗,程式就會自動控制用戶的動態訊息,主動發布廣告到所有朋友的塗鴉牆上,這樣的作法,使用者開始感到隱私權被侵犯,讓臉書無預警突然封殺曾建中所有的應用程式,流量瞬間降到零。

「那時候整個公司都慌了,我只能不斷安撫員工。」這個慘痛的經驗一直深烙在曾建中內心深處,他得到最寶貴的一課:「被關(掉服務)過,讓我知道,做什麼事都要有底線。」之後,曾建中挾著六千萬名使用者的經驗,開始與香港網頁遊戲公司易遊網絡(E GAME)合作。從未踏進遊戲產業的曾建中,意外從後台的數據資料庫看到了一項潛力無窮的新商機,「一定要做手機遊戲!雖然還不知道要怎麼做。」曾建中發現,原本只有二至三%的玩家是從智慧型手機連到遊戲,但短短八個月時間,這個數字卻攀升到一○%,讓他看到手機遊戲的機會。

他創立專攻手機遊戲的新公司Madhead,在《神魔之塔》前,還做過益智遊戲《左右腦實驗室》,連續在兩岸三地拿上手機遊戲下載排行榜的冠軍,累積約六百萬次下載量,讓他們賺進超過一百萬港幣,「這個數字差不多就打平歷年虧損。」從《左右腦實驗室》的成功經驗,讓曾建中理解到,「要做手機遊戲,一定要做高品質的遊戲。」之後,他們又花了近一年時間,參考各種不同遊戲,在一二年初推出結合故事情節的《神魔之塔》。

從錯誤中學習 實踐出真理放眼目前當紅的手機遊戲,多鎖定輕度玩家的休閒遊戲(Casual Game),但曾建中觀察,從休閒遊戲到重度玩家喜歡的硬派遊戲(Hardcore Game)間,存在許多中間(Mid-core Game)市場等待挖掘。

結合三個寶石連成一線消除與召喚獸蒐集、育成的《神魔之塔》,靠著細膩的背景畫面與角色圖像,搭配不同的關卡設定與故事情節,讓《神魔之塔》得以脫穎而出。

不過也因它的玩法、人物設定,與知名日本遊戲《Puzzle & Dragons》有許多雷同之處。在香港,越來越多玩家站出來,指控該遊戲抄襲,香港立法議員莫乃光直指《神魔之塔》是山寨作品。今年七月,抗議者更特地到香港動漫節上,對首次參展的《神魔之塔》喝倒采,高呼「香港之恥」、「神抄之塔」等口號。

直到今天,仍可看見兩派網友為了《神魔之塔》,在網上雄辯「創新與抄襲」之間的界線。曾建中則是聳了聳肩,「我一點都不擔心,我們在遊戲圖片、原始碼都有完整的版權保護,現在帶給我比較大的壓力,反倒是如何滿足倍數成長的用戶群。」在創業路上,曾建中自認不是沒跌倒,但他「敢試」的精神,讓他每次都能從錯誤中學習。「我是有點調皮的人,有喜歡的東西,就會去嘗試。」身材高 的曾建中想起一段回憶,大學時期他想去學獨木舟,身旁每個人都不看好,他卻因為教練無心的一句話:「不要擔心,你掉下去的經驗最多,重新爬起的經驗也最多。」就這樣,曾建中連續摔了三個月,最後不僅能熟練操作獨木舟,甚至還拿到獨木舟教練執照。對照他的創業路,曾建中下了最好的注解:「往前走,或許只有一%的機會;但不走,機會就是零。」

曾建中

出生:1981年

現職:Madhaed創辦人兼執行長經歷:Pencake創辦人、豐泰保險(AXA Winterthur)業務員學歷:香港科技大學土木及環境工程學系碩士

神魔之塔

開發商:Madhaed

上架日:iOS:2013年1月28日;Android:2013年1月29日

類型:益智/角色扮演

累積下載量:700萬次

玩家主要分布:台灣、香港、馬來西亞

有史以來最賺錢的

中文手機遊戲

遊戲名 開發商 總部

1 パズル&ドラゴンズ

(Puzzle & Dragons) GungHo Online 日本2 Candy Crush Saga King 英國3LINE Pokopang LINE 日本4 (Everybody's Marble) for Kakao CJ E&M 南韓5LINE WIND runner LINE 日本6 (Cookie Run) for Kakao Devsisters 南韓7 The Simpsons: Tapped Out Electronic Arts 美國8 Anipang for Kakao SUNDAYTOZ 南韓9The Hobbit: Kingdoms Kabam 美國

10 神魔之塔

(Tower of Saviors) Mad Head 香港資料來源:App Annie Index (Google Play August 2013)

撰文‧顏雅娟

最夯 遊戲 神魔 魔之 之塔 推手 曾建 中曾 窮到 到只 只剩 剩十 港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7179

窮到只剩下選美的委內瑞拉小姐

2014-10-27  TCW
 
 

 

委內瑞拉人口不到三千萬,卻是全球贏過最多次選美后冠的國家。歷屆國際四大選美賽事,委內瑞拉至今拿下二十一座后冠,比第二名的美國還多七次。這個把選美當全民運動的國家,日前選出二十歲的大學生希曼尼斯(Mariana Jimenez)為「委內瑞拉小姐」,不過這次的選美,也暴露該國社會經濟的黑暗面。

由於經濟不景氣,此次選美一切從簡,比賽中沒有明星出席,只播放選美歌曲的影片開場,場地也從過去的大場館,移到小攝影棚。委內瑞拉《國民報》(El Nacional)稱,四小時的選美過程內容「貧乏」,並譏刺當晚真正后冠應頒給「勒緊褲帶女王」。

選美縮水其實是委內瑞拉經濟的縮影,該國通貨膨脹率超過六○%,是所有拉丁美洲國家最高。政府為抑制物價上漲而限價限量,在商場設立指紋辨識機,取締民眾多買,軍方成立打擊囤積小組,這些政策使物資短缺更嚴重。一般民眾須凌晨四點起床,排隊買衛生紙和肥皂。這次參賽的選美佳麗,還因為美容用品短缺,被迫上視頻網站自己看影片DIY。

如此困境乃是委國政府長年干預經濟的後果。前總統查維茲(Hugo Chavez)一九九九年上台後,厲行 「左傾反美」路線,推動企業國有化,實施外匯物價管制。他去年逝世後,接班人馬杜羅(Nicolas Maduro)全盤承襲。在經濟毫無改善希望下,大批人民出走,目前委國有一百六十萬人定居海外,其中九成是查維茲上台後外移的。

經濟困難的後果之一就是治安敗壞,去年委國逾二萬四千人死於凶殺。該國二○○四年選美皇后史匹爾(Monica Spear),今年一月因車故障停在路邊而遇劫,強盜在其五歲女兒面前,開槍射殺了年僅二十九歲的她。另一例子是該國前世界拳王塞門諾(Antonio Cermeno),今年二月被綁架撕票。擄人勒贖頻傳,使該國被稱「綁架之國」。

選美雖使委內瑞拉揚名國際,但拿下后冠的佳麗,也和常人一樣無法擺脫惡劣環境。史匹爾生前曾表示,她在委內瑞拉就被搶過六次。沒有選美的委內瑞拉乏善可陳,若說「委內瑞拉最美的風景是人」,不僅是讚譽,也是一種諷刺了。

窮到 到只 剩下 美的 委內 瑞拉 小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826

同志市長 讓柏林窮到只剩性感

2014-12-29 TCW 「沃威會是史上第一個同性戀總理嗎?」這是二○○六年,德國首都柏林市長沃威(Klaus Wowereit)被問到的問題,當時他回答「有何不可?」不過這位曾被視為繼梅克爾後、可能出任德國總理的政治人物,他的總理夢恐怕要幻滅了。因為在十二月中旬,這位已當了十三年的柏林市長辭職下台。 今年六十一歲的沃威,是德國社會民主黨(SPD)裡的明星人物。律師出身的他,幼時就失去父親,靠哥哥資助讀大學。後來他哥哥癱瘓,沃威感恩圖報,負起照顧之責。沃威三十歲就成為柏林市政委員會史上最年輕委員,二○○一年他爭取參選柏林市長,在黨內提名委員會上,他以「我是同志,這是好事」這句話,公開宣告自己出櫃。此話如今已成為德國同志圈的名言。 二○○一年沃威當選市長時,柏林仍在衰退陰影下掙扎,失業率達二○%。他上任後,把柏林打造成歐洲藝術家聚集的中心,並創下一年吸引二千五百萬名過夜遊客的紀錄,今年六月柏林的失業率一一%,創二十年來新低。 但沃威在市長任內,從火車誤點、鐵路工人罷工,到人行道積雪未清、學校老舊等問題,都未徹底解決。而他和同志團體在以他為主題的同志博物館慶祝,並參加各式宴會、變裝穿女性高跟鞋飲酒等行徑,也被譏為「派對市長」。 此外,沃威花六億歐元重建柏林市內一處十八世紀的皇宮,並爭取申辦二○二四年奧運,也被批為好大喜功。他另一個大計畫:柏林——布蘭登堡國際機場,自二○○六年興建,原本預計兩年前就要營運,至今不但完工遙遙無期,預算也已追加到最初的二.五倍。正是這個國際機場失敗,讓沃威聲望大跌,他因此辭去柏林市長。 沃威主政十三年,柏林市負債每年以超過十億歐元速度增加,如今債務已達六百四十億歐元,沉重的利息使柏林要靠其他州接濟才能維繫日常運作。沃威曾以「窮卻性感」為口號行銷柏林。但面對如此財政,繼任者要如何避免柏林淪為「窮得只剩下性感」,恐怕才是沃威留給下任市長的最大挑戰。
同誌 市長 柏林 窮到 到只 只剩 性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592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