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技術打底 兩所高工把黑手變金手

2012-9-24  TCW



以往很少全員齊聚的全國工具機暨零件公會眾董事長們,卻在八月底的一場座談會中,全體到場。他們不是要見總統、院長,而是見教育部長蔣偉寧。

包括上銀科技董事長卓永財等業者都踴躍發言,四小時討論後,蔣偉寧直言:「技職教育的訓練與企業需求的落差,超過我的想像。」

教改弱化高職使台灣黑手人才庫告急

近二十年來的教育改革,對台灣「黑手人才庫」的養成,越來越不利。

十八年前,四一○教改聯盟上路,訴求「廣設高中、大學」,職業學校卻不在教改範疇內。其後,前中研院院長李遠哲等人發表「整合高中職學制,幾年內高職成為歷史名詞」聲明。十二年國教上路,免試升高中,對高職更不利。

教育政策使然,導致高職學校十七年來減少五十一所,少了二五%;高職生更減少逾十五萬人,下滑近三成。

儘管大環境不利,卻有一些高職努力聚焦技能優勢,將「黑手變金手」,讓學生成為企業搶手貨。

繞過北海岸,來到台東的私立公東高工。兩年前,它是一所逼近退場邊緣的學校,如今,它卻異軍突起,今年高一入學生近六百人,較兩年前成長一倍。

台東公東高工靠師徒制拚進三大發明展

一到五、六月,是校長藍振芳最忙的時候,光是企業「預約」學生的電話就接不完。「只要學生想就業,一畢業薪水跟大學生起薪一樣多,」家具加工科主任蔡茂發說。而源自德國的「師徒制」,就是這所學校的秘密武器。

教改前,高職最大優勢就是實作教育;教改後,高職導入許多通識課程,原本實作課程從過去一週兩天,變成一週六小時。實作減少,讓學科弱勢的高職生更弱勢。

為提高學生競爭力,該校師生總動員。白天攻專科學習,老師們則利用晚上、週末、甚至寒暑假,帶學生在校內實習工廠練習。

公東高工校友回校任教機率高,也促成師徒制的落實。去年在民國七十二年次的機械加工科導師王翁財報到後,甚至出現「五代同校」師徒任教情況。也因為老師多為校友,學生時期受惠於學校,回校任教後,也願意在放學後不支薪,帶領學生拚技術。

退休老師也發揮功效。去年,公東高工教師、也是校友的曾明坤屆齡退休,卻仍回校帶學生實作。以「腳踏車自動充氣」為題,取得馬來西亞發明展金牌、義大利金 牌,十月底將代表國家參加紐倫堡發明展(編按:IENA,以上三獎為世界三大發明獎)的高三學生陳立麟表示,「師傅」曾明坤自製一本機械加工領域的「武林 密笈」,包含技法與實務說法,無償提供學弟妹們使用。

除了實作,也導入創意課程。「技術打底,創新才能升級,」藍振芳到任後,安排創意設計課程,及成立創意社團,五年來,全校師生共有五十二人獲得三十八項專利。

專利,讓該校學生取得參加德國紐倫堡發明展的門票。此獎被稱為發明展中的奧斯卡獎,須擁有專利才能參賽。在台灣,多數參賽者為大學與高中,公東高工是唯一參賽的高職。

屏東高工逾半學生取得乙級證照

越過南迴歸線,來到屏東高工,這是高屏區少數堅持「純」高工,沒有綜合高中科的高職,卻是乙級證照常勝軍。

屏東教育界流傳一句話「越過高屏溪、就是菲律賓」,意指教育資源貧瘠,學生紛紛北上高雄就讀。

此情況迫使高屏溪以南的高職,為了多爭取經費,紛改製為綜合高中,以高中為主、高職為輔怪象,學校大量進用以高中學科為專長教師,實作設備被閒置,嚴重影響校內高職生平等受教權。

但屏東高工卻逆向操作。該校新生學科程度約相當於高雄的高中第三、四志願者,但三年後,該校學生多半取得乙級證照,擁有就業本領,例如去年機械科有三十七人去考,二十八人通過,平均四人中有三人及格,在高職中數一數二。

要幫助學生取得乙級證照,強化實作能力,首重教師實務和設備實作經驗。該校教師多「混血」學徒身份,以機械科主任林崇佑為例,國中畢業先在工廠當三年學徒,其後到嘉義高工補校進修、赴大學工教系就讀。「工廠經驗加上認知升學目標,輔導學生時才能實際,」林崇佑說。

「高中和高職課程不同,兩者兼具,無法提供好教學環境,好比說,高職需要大空間實作工廠空間,」該校實習處主任陳志偉點出優勢所在。

而與業界同步的CNC電腦數值控制工具機共有九台,是全台高職最多。更重要的是,「白天到晚上都有學生在使用,」教務主任蔡俊彥強調。

「產學脫節」是目前技職教育與企業需求的寫照,但將事情簡單化,回到技術打底的教育本質,才是高職自我升級之道,也是將黑手學生鍛鍊成金手的關鍵!

【延伸閱讀】黑手搖籃不再,17年來高職生銳減3成——台灣高中職人數變化圖

1994年高中32%(25萬人)高職68%(52萬人)

2011年高中52%(40萬人)高職48%(37萬人)

資料來源:教育部統計處

技術 打底 兩所 高工 黑手 變金 金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96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