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航企一季度盈利多增長 國內航線全價票上調已啟動

五一節前,七家航企上市公司陸續公布了2018年第一季度財報,在燃油價格推動成本上漲之下,大部分航空公司一季度的凈利潤仍同比增長。

與此同時,在民航局發布實行市場調節價的國內航線目錄後,部分航空公司的國內航線全價票已經開始上調,航司普遍預計對收入的利好影響會大於去年。

在一季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同比增減這一指標中,只有東方航空(600115.SH)的凈利潤同比下降29.6%,這主要是由於公司去年同期出售東航物流及貨運業務獲得了一次性的投資收益17.5億元。扣除投資收益的影響之後,東方航空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增幅達到62.41%。

第一財經記者梳理航空公司的一季報也發現,大多數航空公司今年一季度歸屬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的凈利潤增幅都不小,這與相關指標統計口徑的變化也有關。

比如增幅最大的春秋航空(601021.SH),扣非後的凈利潤同比增長346.9%,主要是由於一季度與去年同期的計算口徑不同:將自 2018 年1月1日起發生的與企業日常活動相關的政府補助1.89億元從“營業外收入”計入“其他收益” 項目,並將其中1.84億元航線補貼劃分為經常性損益。

同樣,我們計算了更能反映各家剔除規模因素後盈利水平的“收入利潤率”。與2017年年報不同的是,吉祥航空以微弱優勢超過了春秋航空排到了首位。

補貼和燃油

對航空公司來說,從政府、機場等獲得的航線補貼等額度,對業績會產生不小的影響,由於近年來各地政府(尤其是二三線城市)對開通國際遠程航線和國內獨飛航線熱情高漲,航空公司每開通一條上述航線,都會獲得每班一定數額的補貼。

在一季報中,各家並沒有披露獲得補貼的具體數額,不過在2017年年報中,國航、東航、南航、海航、春秋、吉祥以及華夏航空獲得的補貼總額分別為24.79億元、49.41億元、31.28億元、9.09億元、10.28億元、3.71億元和1.05億元。

我們還對各家2017年獲得的補貼數據進行了對比,對補貼對利潤的貢獻進行了排序。

由於燃油成本是航空公司的第一大成本,燃油成本的上漲也對航空公司的業績有著直接影響。

根據東方航空的統計,一季度總體營運成本同比增長9.7%,其中航油成本同比增長18.7%,主要由於公司一季度平均航油價格相比去年同期上升12%,燃油消耗同比上升約6%。

中國國航(601111.SH)一季度成本端增長最大的也是航油成本,國航方面在一季度業績電話會議中透露,一季度公司航油成本84億元,油耗采購量同比增長9%,不過一季度單位油耗有所下降,因為引進新機型的油耗水平相對少於原來的機型。

南方航空(600029.SH)一季度的航油成本94億,上升20%,由於價格上漲帶來的成本漲幅為10.7%,由於生產量帶來的成本增加9.6%。南航方面在一季度業績電話會議中也透露,公司單位航油成本有下降,主要是由於航油成本的管控,以及新機型的引進,新機型實現節油15%左右。

近期的油價上漲也使市場上對燃油附加費的恢複征收產生預期,對此,東航表示目前的燃油采購成本在4700元/噸左右,而燃油附加費的征收標準在5000元/噸左右,因此尚未達到征收的起征點。

南航方面透露,歷史來看一般國內燃油附加費能夠覆蓋燃油成本的65%~75%左右。公司一季度燃油附加費收入14億,主要是來源於國際航線:其中國際12.4億,地區0.7億,貨運合計1億。

“目前的燃油附加費征收機制是基於油價高企後對成本的一種補償性的備註,但市場經濟下,價格應該敏感地傳導市場的供需,從這方面看,燃油附加費的征收也應該由供需決定,而不是政策決定。”中國國航董秘周峰曾對記者指出,對於航空公司來說,燃油附加費也不是必要的票價組成部分,如果價格(票價的調整)能及時反映市場供需的話,其實也不一定只能通過這種方式進行對沖。

票價調整啟動

事實上,今年票價政策的調整,也是影響航企業績的重要因素。

去年年底,民航局發布《關於進一步推進民航國內航空旅客運輸價格改革有關問題的通知》,進一步放寬了市場調節價航線的範圍,規定5家以上(含5家)航空運輸企業參與運營的國內航線可以由航空公司每航季選擇一定數量的航線調整公布票價。第一財經記者比較放開航線的新舊目錄發現,實行市場調節價的國內航線比2016年時增加了306條。

“今年可以調整的範圍要比去年更廣,而且涉及的航線品質也更高一些,因為幹線上的旅客對價格的敏感度不高,我們預期今年漲價對收入的影響會大於去年。”國航市場部總經理羅勇曾告訴記者,“從國航來看,我們具備條件可以調整的航線有200多條,按照一個航季可以調整不超過本企業上航季運營實行市場調節價航線總數15%的要求,我們新航季大概有30條航線可以調整。”

在最近舉行的一季度業績說明會上,國航透露調價完成在兩個月左右。今年上調的航線較去年主要是幹線,幹線調整之後對客收的帶動更加明顯,增幅與絕對值會大於去年提價的水平。

東航也表示上周已經開始逐步調整第一批5條航線,包括哈爾濱-西安、榆林-西安、成都-太原等,預計5月中旬會放開主幹線包括上海-北京、上海-廣州、上海-深圳等航線,6月份之前會逐步全部放開可上調航線的價格。

南航則預計可以調整的航線超過50條,占公司國內運力的30%左右。預計公司兩個月之內票價能夠調整到位,未來票價水平穩中有升。

興業證券研報預計,航線價格上限放松是大勢所趨,而提升準點率是民航局目前階段工作最高優先級,預計在2018年三季度之前控制供給側的力度不會放松。在嚴厲的供給側改革下,民航競爭結構將大幅改善,2018年的票價彈性和利潤彈性非常大。

航企 企一 季度 盈利 增長 國內 航線 全價 上調 啟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3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