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曾健超在案中案的重要性

我一向支持及同情警察, 但不會盲撐, 七警暗角打人發生後, 我第一時間譴責他們, 不會像蔣麗芸那樣講: 咁多人唔畀人打點解你畀人打。在日常生活裏, 我相信有不少使人極厭惡的人你可能想打他一身, 或者希望他會被人打一身, 或者知道他被打而大叫活該。這無疑是發泄情緒的表現。到你真的要出手的時候, 絕大多數的人會受到理智所阻止, 因為法治社會是不容許做這種事, 做了便要負法律後果。出於惱怒而打人, 極其量是求情因素而非抗辯理由。出於惱怒而殺人, 也只可把謀殺的控罪判為誤殺, 無論如何都是非法行為。

不論是向警察潑液或警察打人, 在文明法治社會裏理應不受到認同, 香港人的分裂就徧徧出現這種聲嘶力竭盲目的支持。我對於法院門外及法庭內的互罵和對壘, 都極度反感。支持曾健超的人可有任何支持潑液的理據? 支持警察執法的人又是否認為執法就可以用私刑對付抵打的人? 時光不能倒流, 假若可以, 當曾健超潑液被拘捕後沒有被打一鑊, 現在心情忐忑、前途未卜的只有曾健超一個, 他會擔心上訴結果, 究竟這5星期的刑期命運如何。又如果曾健超當時只在參與佔領運動, 並沒有其他逾越法律限制的舉措, 今天他也不會是個帶罪在身的人。可惜就算時光可以倒流, 這件蠢事沒有發生, 別的蠢事一樣會發生, 源源不絕。

昨天立場新聞頗詳盡報導了曾健超在七警案的案中案的作供情況, 從問答來看, 他似乎招架不住兩位資深大律師連珠炮發的盤問。有人覺得曾健超在被盤問下給摧毀了, 七警面對那一條「有意圖而導致身體受嚴重傷害」罪脫罪機會甚大, 我對這看法極不同意。首先, 對曾健超的盤問暫時來說重要性不大, 現在只是呈堂影片的案中案, 影片能否呈堂, 主要的考慮不是曾健超的證供, 畢竟他只是被拍攝者, 而不是攝影師。案中案最大的考慮是法律的問題, 對曾健超的盤問只是lay foundation for the general issue. 在我看那些盤問只是劍花, 尚未有殺傷力。法官不是個看戲的普通市民, 他可以正確解讀曾健超看似矛盾的供詞。從盤問可見, 曾健超根本就不知道實際有幾多人打他和這些人是誰, 可見在建立被告涉案的身分方面, 控方是依靠影片的證供, 而並非曾健超。所以, 在現階段過份解讀曾健超在這方面的證供, 根本是對案情的錯誤理解。法官在裁決影片能否呈堂時主要是考慮案例的講法。

從現階段的證據來看, 自始至終, 在暗角打鑊方面, 控方根本沒有依賴曾健超可以認到人, 相反而言, 控方的講法是曾健超認不到人。律師不是法師, 有些小魔術只是掩眼法。
曾健 健超 在案 中案 案的 重要性 重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52

寫在曾健超為七警案作供之前

很高興昨天(blogger昨天上午10時到今早10時)的24小時內, 點擊爆燈, 創開blog以來紀錄, 舊紀錄是4400次, 那是因為林慧思事件, 今次主要是曾健超事件, 有5400次。多人閱讀也心情矛盾, 因為每當有社會分裂事件發生而我去評論, 點擊就會多。那麼, 這一次高點擊率是否社會分裂的訊號呢? 我覺得不是, 因為這社會已四分五裂, 裂無可裂。原本是藍絲、黃絲壁壘分明, 現在藍絲裏又裂痕重重, 李偲嫣那小眾裂了, 那原本是烏合糾結的一群, 不成氣候的, 建制派也各懷鬼胎, 又鬧出中澳槍炮團的醜聞來, 連大公報都對他們發炮。泛民也不見得有多好, 有比人民力量更激進擲磚派出現, 又有極度無知的港獨叫喊, 連悼念六四都變成另一種分裂, 甚至有弱智不堪的鴇母論。沉默的人越來越多, 無他, 誰不會厭倦, 天若有情天亦老。佔中的失敗引發一連串的後遺症現在漸漸浮現出來。

我以前寫得太多佔中的文, 現在也沒興趣去為它蓋棺定論, 這些東西還是留給政治歷史學者, 不如去講自己有點皮毛知識的刑事案。曾健超襲警案判決了, 但暫時還未算告一段落, 因為他明天就要為七警案作供。上一篇有一問:

匿名2016年5月31日 上午11:26

請教標少,在七警案的審訊,控方可以盤問曾健超有關淋液案的詳情嗎?
法官會否以與七警案無關而拒絕?


雖然潑液案已審結, 我也不知道曾健超在七警案錄取的口供在這方面講過甚麼, 有待明天或後天他開始作供時才能揭曉, 不過, 我想預先推測一下。我相信曾健超在證人口供裏沒有割喉式承認自己潑液(割喉式即攬住一齊死), 如果他承認了就不會多次高調接受訪問談論此事, 而談論時也避重就輕。如果他在證人口供裏承認了潑液, 而又多次高調地顧左右而言他, 作供時捅了出來, 這不單是打擊他個人誠信, 也禍及公民黨所餘無幾的公信力。所以我相信他在證人口供紙裏沒有承認自己是潑液的人, 而只會說警察誤認他是潑液的人而拘捕他。控方在七警案傳召曾健超, 一定會觸及潑液那部份證供, 那是提供他被打一鑊的原因, 控方會提出這是七警打他的動機。雖然審案的法官一定有看報、看電視及上網, 一定知悉本案的報導, 但審理本案, 他就如白紙一張, 一切可以考慮的證據, 都要從審訊過程中獲取, 而不是從傳媒處得來。故此, 就算講警察誤以為曾健超潑液, 控方也要引導這種證供出來, 才可以交待他為何被拘捕, 繼而被打。況且, 控方簡單交待, 辯方也會在這方面大肆盤問以攻擊其誠信。故此, 區域法院法官不會拒絕控辯雙方觸及這方面的證供。

可能有人會質疑, 當曾健超作為襲警案的被告時, 辯方試圖引用他被毆打的證供卻被羅官所拒, 豈不是存在雙重標準? 其實這情況性質不同, 拘捕制服他的警員不涉毆打他, 而毆打那部份並非襲警案審理的案情, 所以屬離題。相反而言, 潑液卻是引致毆打的原因(motive)。而且, 作為證人, 可被盤問的範圍很大, 如果證入有刑事案底, 控方也有責任通知辯方, 以便對方循個人誠信方面作盤問。證人可被盤問的範圍遠比被告的大, 因為在法律原則上保障被告的權利比保障證人為多。

風水佬可以呃你十年八載, 我看得準不準一兩天就知道了。
寫在 在曾 曾健 健超 超為 為七 七警 警案 案作 作供 之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62

曾健超的5星期監禁

【短片:曾健超判囚5周】曾稱極失望不開心 仍信司法制度即日提上訴 (18:16)

「七警案」主角、公民黨成員曾健超於2014年佔領運動期間,被指向警察淋潑有味液體及拒捕,上周四被裁定1項襲警及2項拒捕罪成,今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判入獄5星期,獲准以現金300元保釋等候上訴。

曾健超在庭外表示對判刑極之失望和不開心,但尊重香港的司法制度,因此即日提出上訴。

曾健超稱,因他現可保釋外出,將集中準備在6月1日開審的七警案中作供,協助法庭搜證,這是現時最重要任務。被問到會否認為判刑不公平或過重,曾健超指不批評法庭的決定,他相信香港的司法制度,因此會提出上訴。

判刑後,逾50名支持曾健超的市民逗留在法庭外大堂,不少人情緒激動,面紅耳赤地批評警察,又高呼法治已死。

代表控方的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及其副手,以及兩名負責本案的警官,均留在法庭內逾半小時未有離去。據了解,他們並未使用公眾通道,而是循警方的特別通道離開法庭,未有與示威者相遇。

(30/5/2016 明報即時新聞)

我本來不打算評論這判刑結果, 但我知道開了評論曾健超案的頭就一定會有人提出判刑來討論, 已收電郵和留言。5星期的監禁判得重嗎? 十分坦白講, 一點也不重, 比我預期輕得多。如果曾健超對定罪和判刑提出上訴, 恐怕都會被駁回, 讓他保釋等候上訴只是把服刑時間推遲一年半載。除非他可以上訴推翻定罪, 否則粗俗講, 他坐硬。

襲警及阻差罪一向都沒有在上訴庭定出判刑指引, 判法一向是因案情, 因不同法官而出現很大差異。上訴庭沒有定下判刑指引, 理由很簡單, 因為這種指引定不出。上訴庭不能說對警察吐口水、潑尿、潑水、擲膠樽、擲蛋、打一拳、踢一腳或推幾下就要判坐監多久, 罰款多少。如果真的定出來, 下級法院也難以跟從。從日常報導可見, 襲警拒捕阻差之類的判法, 由罰款、感化至坐監都有。一般大原則會是保障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時的安全, 對襲警不予輕判, 好幾年前我評論過, 現在可以再重溫一下這些判刑原則, 讓我再次引用杜溎峰法官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訴 鄧志賢一案講過的說話:

5.原審裁判官認為基於公眾利益,法庭的責任是保障公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免其受到不必要的傷害。他引述Huggins 法官在Lui Wai Chun HKC III(1946-1972) 以下的判詞:
懲教及警察對社會作出很大貢獻,而很多時他們的工作是在困難,甚至是危險的情況下適行。如法庭對於侵害他們的人予以輕判,這只會圖添他們工作的困難,因犯事者相信他們不須負出甚麽大的代價就可任意侵害他們。」
他認為上述的原則可適用於本案。他又考慮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在Hung Mei Kwan高院裁判法院上訴案件2002年第1257號一案的判刑。在針對上訴人作出勞教中心令時,他在判刑理由書第24段説:
第四被告人(即上訴人)面對一項襲警罪,他是没有案底,本席認為將第四被告人送往著重紀律訓練的勞教中心,讓他學懂一點規矩,或許他日他不會再干犯無視法紀的罪行;在另一方面,本席認為判處勞教中心亦可反映罪行的嚴重性。因此,本席判處第四被告人勞教中心令。」
針對判刑上訴
6.法例並無訂下干犯襲警罪行的刑罰。所以在考慮恰當的判刑時,法庭須考慮案情的嚴重性、被告人的個人背景、他的刑事記錄、可以處置被告人的判刑選擇、被告人的悔改及更新的考慮及社會利益等。本席絶對認同上訴法院在Lui Wai Chun一案所述的法律原則。該案例對本席具約束力,本席必須遵從。當考慮罪行的嚴重性時,法庭須從兩個層面考慮:控罪的嚴重性及案情的嚴重性。所有公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是維護公眾利益。所以基於公眾利益,立法會已訂下法律保障他們在執行職務時的人身安全。法庭亦有責任給予這法律效應。所以法庭訂下法律原則:公職人員在執行職務時是不可侵犯的,侵犯者必須面對嚴重判罰。一般而言,即時監禁是必然的判罰。這是從控罪的嚴重性層面的考慮。但在考慮其他可以處置被告人的判刑選擇時,法庭亦須從案情的嚴重性的層面作考慮。若案情不算嚴重,法庭須要考慮被告人的個人背景、他的刑事記錄、被告人的悔改及更新的考慮及社會的利益等,分析後才決定最合適的處置被告人的判刑選擇。

曾健超所干犯的襲警, 並非正面交鋒那種, 不是示威人士要衝擊與警察要攔阻而產生的推撞, 他身處高處與花槽下面執勤的警員根本沒有正面接觸, 也無需接觸, 潑液屬不必要並且是刻意的挑釁和羞辱行為, 判監是正確的結果。我預期是每罪判3個月, 部份同期執行, 總刑期4個月。羅官已判得比我預期輕。佔中期間很多人因為長期亢奮而產生喪失理智行為, 這並非逃避判監的擋箭牌。面對結果時就要輸打贏要, 喊法治已死的人, 也是這種亢奮的延續。如果法官只隨着社會氣氛, 口號的訴求, 而罔顧案情事實來判案, 到時才是真真正正的法治已死。法治不會因為個別人士的主觀意願而生或死, 要死的是這些沒有理智的心, 胡亂喊這種口號的人真的懂得甚麼叫法治嗎? 又是一個朋黨關係沖昏了理智的例子。

我預了有人會留言罵我, 請罵得有點質素和法律知識, 最好用案例來罵我, 別浪費生命講廢話。
曾健 健超 超的 星期 監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63

寫在曾健超判刑之前

匿名在吃與盜一文留言, 寫在曾健超被定罪之後:

匿名2016年5月27日 下午8:08

毫無上訴成功機會,不是因為沒有沒有理據(grounds of appeal 其實能挖出幾個的)但原訟庭的老爺們,即使是最寬容的班太,也不會就曾健超如此公然反建制的犯事定罪而撤銷他罪名的。

Ken Tsang is screwed. ...........


先下個注腳, 匿名所指的班太即Judianna Barnes張慧玲法官, 行內人音譯叫她做班太, 大概是坐上高院後才有這稱謂, 以前只叫Judianna。班老先生以前也是高院法官。匿名說班太最寬容, 我的印象是她看誰代表上訴人, 或者是那個裁判官審的案。這一篇不講班太, 只講「建制」這概念, 因為匿名對原訟庭法官保建制的態度似有微言。

甚麼叫「建制」? 不先作介定就可以會有南轅北轍的討論。一聽到「建制」或「建制派」, 很自然就會聯想到「左派」、「保皇」、「親政府」、「親北京」、「親共」, 又或者是「保守」、「反民主」等語帶貶斥的字眼, 而英文會是pro-Bejing/pro-establishment。我相信匿名這則留言提及「建制」這兩個字並非上面坊間具貶斥性那種意思。

「建制」即是建立了的制度, 擁護建立了的制度具負面的意義嗎?

先打個岔。

傳統的民主政黨, 在一小撮激進的港人眼中, 也屬某種程度的「建制」, 因為傳統民主派不激烈、不擲磚、盡量不違法, 違法時起碼會講公民抗命, 而不是罔顧法紀。支聯會的維園六四燭光晚會的舉行目的和方式, 受到大專學生會的反對, 在這些學生眼中, 支聯會也屬建制, 因為支聯會在保存他們建立多年的悼念六四模式。

言歸正傳。

法律制度是一套經過歷練, 有持續性, 有一定規章及概念貫徹的制度, 法官演譯法律概念, 要參考案例及上級法院的指引, 很自然會恪守建立了的制度。法官這種態度有甚麼不妥當?

論案情, 曾健超可以講自己在行使示威的自由, 潑液是渲洩這種權利的方法嗎? 他沒有上證人台作供, 法官沒有理由去猜測他的state of mind。羅官連示威權利涉及公眾安寧要考慮rationality, proportionality也無需講, 羅官先考慮曾健超是否潑液的人, 再考慮潑液是否構成襲擊的敵對行為(hostile act), 繼而考慮警察是否在執行職務和採取的武力是否相稱。整個審訊程序都是建立了制度, 在這框架內運作, 自然叫建制了, 法官自然需要跟從建制而行的態度, 這種態度, 一點不妥當也沒有。

原訟庭聽審上訴, 也要遵守一定的法則, 如果裁判官在法律原則上沒有犯錯, 正常講上訴得直的空間少, 有些法官只憑自己的喜好而胡亂干擾原審法官的判決, 你叫那種態度做寬鬆或者liberal minded, 我就不敢苟同了。寬鬆或liberal minded, 只適用於法律釋義方面, 或者刑罰輕重方面, 而並不適用於案情事實的裁斷。當然有人會爭論, 上訴本身是一種「重審」, 原訟庭法官有權重新審視案情事實。可是, 重新審視不等如完全取代原審法官的功能, 這方面上訴案例已確立了原則, 耳熟能詳的講周時彬、Raymond Chen等案, 確立的原則是:

就某證人是否可信可靠,純在原審裁判官決定的範疇內。但若原審裁判官所作的事實裁斷不合情理、不合邏輯、有固有不可能性存在;或原審裁判官在處理證供時,就重要事項作出錯誤引述、或有遺漏、或不曾作考慮分析,定罪會是不安穩的。

原則歸原則, 要干擾就有很多自圓其說的方法, 始終是人在審案, 不是用機器啤出來, 或者應該講不是用3D打印出來, 演譯空間甚大。我講了一大堆, 就是想講法官那種「建制」是正常的態度, apolitical的態度。

不論羅德泉星期一怎樣判處曾健超, 都會有批評的聲音, 也會有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去凑熱鬧, 警察又要出動去維持治安了。如果判監, 曾健超也會獲得保釋等候上訴。如果判監而不獲保釋, 主控官別忘記申請Body Order帶他6月1日上區域法院做七警案的證人。嘿! 這也是建立了的制度。這種擁護建制, 有甚麼問題? 人總是對不合己意的事隨便扣帽子, 而不能客觀理性地看待社會正常運作必然需要有一套制度。
寫在 在曾 曾健 健超 判刑 之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66

曾健超定罪之後

裁判法院的判案書(裁斷陳述書)很少會上載到司法機構的《判案書》(Judgments)裏, 自有司法機構網頁以來只有6宗, 其中3宗還收錄在Hong Kong Law Reports裏。昨天主任裁判官羅德泉對曾健超襲警案作裁決, 裁斷陳述書也上載了(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訴 曾健超), 理據清晰全面, 被告上訴的話也無需再動腦筋去寫。法理與事實俱備, 我想不到上訴理據。話雖如此, 世事難料(也許叫「法」事難料更恰當), 沒有甚麼理據也可以是上訴得直的理據, 見得多了就見怪不怪。

曾健超襲警及阻差案被定罪, 下星期一才宣判, 辯方要求判社會服務令, 法官明顯不予考慮, 若然考慮, 就會押後14天索取感化官報告, 法官沒有這樣做, 又沒有即時判罰款, 控罪本身是例外法例(excepted offence)不能判處緩刑, 看來判處即時監禁的機會頗大, 畢竟羅官屬辣手判官。

曾健超在本案沒有上證人台作供, 也沒有傳召辯方證人, 這做法是雙刃刀。作為被告, 他沒有任何證明自己清白的責任, 舉證責任在控方。不過, 不作供這決定的影響是, 法官只有控方證據可作考慮來作出判決。辯方盤問證人時發問的問題, 除非獲控方證人同意, 否則完全不會是法官考慮的證據, 當然也不會是辯方的立場。被告一方不提出證據予法庭考慮, 以爭論事實的案件而言, 除非控方證據薄弱, 或者證人表現差, 或者有法律技術或觀點的爭議, 否則只有單方面的證據給法官考慮, 對被告頗為不利。既然如此, 曾健超為何不作供呢? 我想是為了不想被盤問。不想被盤問原因有二, 一方面從技術層面去爭論他並非倒液的人, 另一方面是為了在七警案作證鋪路。在襲警案他沒有作供就不會被法官指他不可信, 到了下星期七警案審訊時, 他不會被盤問在襲警案中上證人台時的個人誠信問題了。曾超健選擇不上證人台作供的抗辯策略, 我同意是比選擇作供明智。反正他作供也不易脫罪, 倒不如減低被攻擊個人誠信的機會, 專心作為證人去指證七警。

我半年前討論這兩件案的審訊次序的利弊, 寫了這一篇: 曾健超和7警的審訊先後。在該文我也提過上訴庭的LEE CHI FAI案, 羅官在曾健超案的判案書裏也引述此案例, 來衡量接納亞視新聞片的準則。雖然曾健超在襲警案沒有作供, 但他在七警案身為證人, 整體誠信都會被質疑, 代表七警的律師很難不會盤問他潑液方面的案情, 他難以避過這方面的測試, 別以為在襲警案沒上證人台就可以避得到。當然, 七警案面對電視台影片呈堂也有相同的法律爭拗, 區域法院的法官怎樣處理也是未知之數。這兩件案是法律、策略、政治立場的比拼, 但不是社會公義的印證。曾健超潑液(好可能是尿不是其他液體)他不會承認, 七警打他一鑊也會否認, 大家就在玩弄法律上容許玩弄的程序和權利, 不論釘與放, 求求你, 別大義凜然講公義得以彰顯, 天地還有正氣, 我會吃不消。
曾健 健超 定罪 之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068

曾健超投降

曾健超預告放棄上訴, 我相信不會放流料, 明日高院聽審, 上到法庭就一清二楚了。定罪後曾健超提出上訴, 我當時不清楚他是對定罪上訴抑或連同判刑一起上訴。當他在7警案作供承認潑液, 我就知道只餘下判刑上訴了。那麼, 反正明天都要聽上訴了, 為何要放棄呢? 控方又沒認為他的判刑太輕而提出覆核, 在正常情況下, 就算駁回上訴法官也極少因刑期過輕而加刑的。我真的不解其意。看明日菜單, 上訴由Albert Wong聽, 黃官咁好人, 肯定不會主動加監。所以曾健超放棄上訴唯一的目的就是在建立形像, 顯示食得鹹魚抵得渴, 相反而言, 7警就定罪及判刑都會上訴。

當曾健超被定罪及判監的時候, 罵羅官是狗官的人, 罵法治已死的人, 又會不會走去九龍城裁判法院, 向羅官負荊請罪呢? 就算沒有這知恥近乎勇的勇氣, 至少也要自己掌自己個嘴幾下, 彌補一下亂吠的過失。

我在曾健超案審結後, 寫了這篇評論: 曾健超的5星期監禁, 說他刑期已偏輕, 上訴難以成功, 上訴只是推遲服刑時間, 真想不到他會投降。咁講到時特首選舉鬍鬚咪少一張票?
曾健 健超 投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1939

再談曾健超投降

從今天的報導看, 曾健超放棄了三項定罪的上訴, 即是他並無提出過判刑上訴, 故此, 指責他怕加刑的講法確實不成立, 因為刑罰並非上訴的議題, 法官就算在判刑上訴有權在控方不申請覆核刑期的情況下加刑, 也不適於曾健超這宗案件。而且, 如果控方申請覆核刑期, 案件會排在上訴庭聽而不會在高院單一法官席前聽審, 這一點而言, 曾健超確實說出事實。

另一方面, 曾健超說過他自己計算過這5星期的刑期, 考慮到行為良好的折扣, 他大約會坐監31日, 那是判監1個月以上的最低消費。假設他行為良好, 他這講法也真實不虛。法例第234A章 《監獄規則》 第69條是關於減刑的:

69. 減刑

(1) 服刑中的囚犯如實際刑期超過1個月,可因勤奮及行為良好而按照本條的規定獲得減刑︰
但本條並不准許將實際刑期減至少於31天。

(2) 根據本條給予的減刑,不得超逾實際刑期連同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第67A條(有關監禁刑期的計算)所須包括的羈押期總計的三分之一。
......

故此, 曾健超的說法也是正確的。就算原本不是判他坐監35天(5星期), 而是45天, 如果行為良好再加假期, 實際上也可以是坐31天。不論他放棄上訴的真正原因是甚麼, 單看原審主任裁判官羅德泉的判決書來評估, 我覺得定罪上訴成功機會渺茫。他這決定也不會影響7警上訴的結果, 就算他不放棄上訴, 提出的理據跟7警可以提出的理據也無關連。

有報導指7警打算申請保釋等候上訴, 我看成功機會也不大。保釋等候上訴的法律原則, 我以前討論過, 基本上依據英國上訴庭在R v Watton(1979)68 Cr App R 293裏所講

"... bail is granted only where it appears prima facie that the appeal is likely to be successful or where there is a risk that the sentence will have been served by the time the appeal is heard."

即是上訴成功的可能性及聽審上訴時會否服刑完畢,另外也會考慮被告一旦獲得保釋,會否棄保潛逃(likelihood of absconding)。

7警當然不會棄保潛逃, 但表面看來上訴成功可能性偏低, 即是unlikely, 而且服刑兩年, 行為良好加假期, 最少也要坐16個月。如無意外, 由申請上訴許可至正審, 也應該在16個月內完成。假設成功申請保釋, 最終上訴失敗, 就會變成斬件式坐監, 煎熬也拖長了。實際上看, 也要考慮上訴成功的機會, 申請保釋等候上訴, 並非一定有美好結果的, 曾健超就是一例。
再談 談曾 曾健 健超 投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136

曾健超襲警案開審 證人供述經過 警看錄影 指小圓點是自己

1 : GS(14)@2016-04-12 17:40:25

■曾健超昨由黨友陳淑莊及手持黃傘的市民陪同到法院。夏家朗攝


【本報訊】佔領運動期間疑遭七警毆打的公民黨成員兼社工曾健超,被指涉於遭圍毆前向警員淋潑有味液體,又於警員制服他時反抗。曾健超不認罪,案件昨開審。有警長講述制服曾的經過時,在電視畫面上指着一個連樣貌也看不清的小圓點,聲稱就是自己,惹來旁聽人士鼓譟,亦有警員記得影片中「成個黑影咁」的人是自己。記者:楊家樂



主任裁判官羅德泉於案件開審前透露,法庭已批准數間處理一宗區域法院案件的律師行人員到庭旁聽本案,相信涉及的正是七警施襲案。本案被告曾健超(40歲)否認1項襲警及4項抗拒在正當執行職務的警務人員罪。控方開案指,前年10月15日凌晨,被告於龍和道隧道上面的花槽,向身處下方的11名警員淋潑有味液體。其後另外6名警員企圖制服被告,但被告對其中4人極力反抗。據了解,案中有一名警員指稱涉案液體有尿味,但警方未有進行化驗。控方又指,警方拍下4段角度不同、但均從下向上拍攝的影片,見到一名戴眼罩及口罩的黑衣男子潑液體,辯方並不爭議片段準確性。但拍到曾健超被捕過程的亞視新聞片段,辯方則反對呈堂。法庭決定以「案中案」形式處理相關議題,先傳召證人講述拘捕過程。其中一名聲稱被抗拒的機動部隊警長畢宏達供稱,當時在現場掃蕩,於附近花槽驅散人群時,突見「有啲嘢喺人群揼咗入龍和道」,前方有一男子正拿着一個體積頗大的水樽,「好似想掟落龍和道咁」,他遂上前捉住該男子謂「唔好掟嘢」。



警:黑衣男中椒掙扎犀利咗


詎料該男子轉身想箍着他,畢遂「即刻將佢箍低」,雙雙失去重心。多名同袍上前協助,將該男子從花槽拉到行人路。畢將男子交給另一警長及高級督察處理,自己則繼續掃蕩行動。庭上播放警方片段,畢看後指出畫面角落、該男子身旁的一個小圓點是自己。旁聽人士即時鼓譟,有人更謂「咁細都認到」。畢解釋,認得畫面中的男子,加上當時只得他走向該男。另一名被抗拒的警長程英偉則供稱,當時看見一名黑衣男子潑水「潑咗好多下」,又見畢警長上前與該男糾纏,遂協助畢拉低該男。惟該男雙手不斷掙扎,並嘗試以上半身撞開他。程遂警告他「唔好郁,再郁用OC foam(胡椒噴霧)」。惟該男子不理會,程遂先後將該男的眼罩及口罩拉下,然後直接向他面部噴射。他不清楚該男的眼罩或口罩是否已被完全扯脫,「可能飛走咗都未定」,但肯定能看清該男面貌,「最大特徵係面兩邊有好多鬍鬚」。程指噴完後,該男「仲掙扎得犀利咗」,甚至一度掙脫及甩開其他上前協助的警員。其後程趁該男倒地,上前把他壓在地上,並扣上膠索帶手銬。他看過亞視新聞片段後,控方要求他在片中指出自己,他遂指着一人,並謂「成個黑影咁」,有份制服曾,約11秒的片段亦與當時經過大致相同,但同意片段有剪輯。聆訊今續。案件編號:KCCC443/16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412/19567722
曾健 健超 襲警 開審 證人 供述 經過 警看 錄影 指小 圓點 自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019

曾健超案爭論黑衣男身份 辯方質疑 憑衣認人不當

1 : GS(14)@2016-05-08 02:23:25

■曾健超案押後至本月26日裁決。陸羽平攝


【本報訊】公民黨成員兼社工曾健超被控佔領運動期間襲警與拒捕,經11天審訊,控辯雙方完成舉證及陳詞。辯方昨強調,控方證據薄弱,不能指出當晚淋水或所謂拒捕的黑衣人是曾健超,指黑衣男並非曾,更謂「被告40歲人,冇案底,會唔會做一啲咁差勁、咁不道德嘅行為、違法行為?」案件押後至26日裁決,距離6月1日七警打人案開審日僅一星期。記者:楊家樂



代表控方的律政司副刑事檢控專員梁卓然陳詞指,本案主要爭議點是當晚現場黑衣男身份。根據警方拍攝的4段影片、亞視新聞片,及被告曾健超被捕後由警方拍攝的照片,當中男子所穿黑色T恤前後有相同特殊圖案,而亞視片段及警方照片更可見涉案男子樣貌,控方憑此推斷該男子是曾。控方續指,亞視作為當時其中一個免費電視台,除非有員工或黑客篡改新聞內容,並神不知鬼不覺地廣播,否則報道內容不真確「機會接近等於零」。即使呈堂片段經剪輯,也只是「長變短,內容冇改變」。



「Uniqlo一年賣幾多同款衫?」


辯方資深大律師彭耀鴻陳詞則指,無證據指黑衣男由被捕至警方拍照期間沒更衣。而隸屬同一群體的人往往穿同款衣服,如控辯雙方大狀同樣穿深色西裝及白色恤衫,「不如問吓Uniqlo同Giordano一年賣幾多同款衫」。控方靠衣着推斷被告身份的做法「好危險」,亦反映控方賴以認人的證據是如何薄弱。至於控方稱免費電視台廣播出錯罕見,辯方指「亞洲電視報錯新聞並非未試過」,現時證據也只能顯示片段由倉庫取出,曾否出街確實存疑。辯方指,警方影片只見黑衣人戴口罩、眼罩,而他所戴的頸巾,在亞視片段或警方照片中竟不見。即使亞視片段拍下黑衣人容貌,只得短短5秒,更不時被警員手部及身影阻擋,「見到樣得一秒半秒,仲要個男子係揦埋晒口面」。加上警方照片質素甚差,難作辨認或比對,質疑「點樣將啲嘢駁一齊」。辯方亦質疑警員作供互相矛盾,口供亦與片段有出入,其中互相認錯人的高級督察傅駿業及屈展焯誠信有問題,「好明顯講緊大話」。辯方指曾健超被捕後傷痕纍纍,但控方從無解釋,真相成謎。而本案從未進行認人,亦無警員指出曾健超犯案,黑衣人被捕紀錄亦欠奉,不知他是誰及被誰拘捕,十分奇怪。主任裁判官羅德泉亦指,大部份刑事案由證人辨認被告身份,但本案有別於一般案件,控方要求法庭親自從影片及相片辨認犯案者是否庭上被告。控方回應指根據案例指引,裁判官有經驗作分析。案件編號:KCCC443/16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507/19601778
曾健 健超 超案 爭論 黑衣 身份 辯方 質疑 憑衣 衣認 認人 不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9916

七警案 曾健超認出部份被告控辯雙方需時研究新口供 案件今續審

1 : GS(14)@2016-06-06 02:58:05

■七警案昨日開審,被告警員抵達法院時,獲李偲嫣為首的撐警人士喊口號支持。何家達攝


【本報訊】前年佔領運動期間,7名警員涉在金鐘添馬公園暗角毆打公民黨成員曾健超,被無綫電視等傳媒拍下過程。事隔18個月,案件昨在區域法院開審,七警維持不認罪。由於曾健超前日錄取了新口供,相片及影帶中認出自己及部份被告,控辯雙方需時研究,辯方另於前日才收到律政司提供逾500頁文件,押後至今午才傳召證人。記者:歐陽聯發 楊思雅案件料以案中案方式,先審理相關新聞片段可否呈堂。據悉曾健超一早有意就七警案補錄口供,惟他希望等候潑液體襲警案審結,該案本周一才完結。消息指,他前日再到警署錄取口供,在相片及影帶中認出自己就是被制服抬走的黑衣人,及認出部份被告。至於控方交出的新文件,辯方認為有重要性,早已向控方索取,但至前日才取到。



7被告繼續否認控罪

七警昨由私家車接載到庭,他們清一色結上警方傳統黃紅黑斜間領呔,其中同屬反黑組的劉興沛(38歲)和黃偉豪(36歲),及警員陳少丹(31歲)直到步入法庭後才脫下口罩和墨鏡。七警於犯人欄內狀甚輕鬆互有交談,但開庭後他們顯得緊張,眉頭緊鎖,部份人戴上耳機聽繙譯。七警否認前年10月15日在龍匯道政府大廈變電站外,蓄意嚴重傷害曾健超。陳少丹另否認同日在中區警署接見室內襲擊曾健超。外籍主控、資深大律師麥禮士甫開庭便指,曾健超周二向警方錄取一份額外的證人供詞,由於文件是中文,未有時間閱讀。代表高級督察劉卓毅(29歲)的資深大律師清洪質疑,為何本案去年10月首次提訊、兩個月後移交區院,曾健超偏偏近日才錄口供。法官杜大衛問新提交文件包括甚麼,麥禮士指新材料主要包括曾健超早前申請司法覆核要求公開七警身份的文件和誓章,及其他控方不依賴的資料。法官再問為何不能提早給辯方,麥禮士指他本人沒代表該司法覆核案,也是近日才取得有關文件。代表陳少丹的大狀鍾偉強質疑,部份資料提到認出被告的警員,顯然與案有關,非如控方所說「不依賴」。鍾又表明反對將中區警署的閉路電視片段呈堂。



■有警員涉嫌在前年佔領運動期間毆打曾健超。

【控方】■資深大律師麥禮士指需時研究曾健超的新口供。


【辯方】■代表次被告的資深大律師清洪抵達法院時險摔倒;他在庭上質疑曾健超為何近日才補錄口供。

辯方反對呈涉毆打片

辯方又表明反對now、無綫、蘋果日報及亞視共4間傳媒的新聞片段呈堂,並爭議全部影片的真實性,包括片中人是否被告,建議用案中案方式先處理片段可否呈堂。控方預計要傳召曾健超及6名拘捕警員,以證明片段真確,若以案中案審理,正審時部份證供或重叠,證人又要再次出庭,故反對用案中案方式。代表總督察黃祖成(48歲)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要求法庭准許被告使用平板電腦閱讀案中文件,法官表示要再考慮。


【辯方】■代表首被告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要求讓被告用平板電腦閱文件。


7名被告依次為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黃祖成、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劉卓毅、觀塘區反黑組警長白榮斌(42歲)、觀塘區反黑組警員劉興沛、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陳少丹、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關嘉豪(32歲)及觀塘區反黑組警員黃偉豪。案件編號:DCCC980/15





黃祖成(48歲)有組織及三合會調查科總督察

劉卓毅(29歲)觀塘區反黑組高級督察

白榮斌(42歲)觀塘區反黑組警長





劉興沛(38歲)觀塘區反黑組警員

陳少丹(31歲)東九龍總區刑事總部警員





關嘉豪(32歲)九龍城區刑事偵緝警員

黃偉豪(36歲)觀塘區反黑組警員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0602/19637830
七警 警案 曾健 健超 認出 部份 被告 控辯 雙方 需時 研究 口供 案件 今續 續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1852

七警案開審曾健超胸背15瘀痕 法醫:警棍捅傷

1 : GS(14)@2016-10-20 08:00:53

■曾健超背部傷痕。



【本報訊】轟動全城的七警案拖拉兩年,昨終在區域法院正式開審。控方讀出開案陳詞,指曾健超在前年傘運被七警抬到暗角拳打腳踢約4分鐘,過程被傳媒拍下,其中6名被告容貌清晰可見,所有被告有默契、或默許他人共同使曾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法醫證實其胸背15處瘀傷,與伸縮警棍形狀完全脗合,幾乎肯定曾被警棍捅傷。曾被帶到中區警署後,因他不肯說出手機密碼,即遭其中一警連摑兩巴。記者:歐陽聯發七名被告包括總督察黃祖成(48歲)、高級督察劉卓毅(29歲)、警長白榮斌(42歲)、警員劉興沛(38歲)、陳少丹(31歲)、關嘉豪(32歲)及黃偉豪(36歲)。昨晨大雨滂沱,七警落車時紛紛開傘擋雨,但關的傘突然被吹反,狀甚尷尬,最後白遮他步入法院。黃被問及會否緊張,帶笑道:「都係咁啦!」法官早前裁定接納暗角打人片段,及警署閉路電視片段等全部呈堂。



曾兩度遭掌摑

控方在開案陳詞指,案件緣於前年10月14日,當時大批示威者堵塞金鐘龍和道馬路,警方見衝突升級,增派反黑組加入清場。警司吳樂俊指派黃祖成分派人手和指揮部分小隊。當晚最終人手編配,白榮斌、關嘉豪、劉興沛、陳少丹及黃偉豪屬同一隊,小隊由劉卓毅帶領。15日凌晨,兩名軍裝警在龍和道花槽看到曾健超正向下方警員潑液體,遂上前制服。因曾反抗,另外6名警員加入制服他,有人扯下曾的眼鏡及口罩,並噴胡椒噴霧。控方指,該6名警員沒對曾使用警棍。成功制服曾健超後,暗角事件便拉開序幕。警員將曾交給5名被告,分別是黃祖成、白榮斌、劉興沛、陳少丹及關嘉豪,劉卓毅其後加入;接着白榮斌、劉興沛、陳少丹及關嘉豪「捉手捉腳」將曾抬起,黃祖成和劉卓毅在旁同行,各被告的容貌被多間傳媒清楚拍下。曾一直背朝天被抬到龍和道變電站暗角位置,這時黃偉豪加入。與此同時曾被拋到地上,他面向變電站牆身,雙手遭反綁,頭部及身體不斷遭拳打腳踢,背部被硬物襲擊,歷時4分鐘,曾感到襲擊如雨般落下。控方指控所有被告有默契、或默許他人共同使曾的身體受到嚴重傷害。七警其後帶曾登車,陳少丹及關嘉豪押他到中區警署。警察會面室內,曾因拒絕透露手機密碼遭陳兩度掌摑,當時關亦在場。關其後將曾轉送往黃竹坑警察學校,並應值日警員要求,在表格上填上其警員號碼。


肩腹疑被踢傷

曾會見陳淑莊大律師後決定正式投訴,但不肯給當值官查看傷勢,後被警方送往律敦治醫院驗傷。法醫證實曾身上傷勢是受拳打腳踢等重擊所致;心口及背部15處圓形狀紅腫,與警方常用「軍裝專用警棍」形狀脗合。而曾部份傷勢亦與另一款伸縮警棍脗合。曾的肩膀和腹部有條狀紅腫,可由警員軍靴造成,估計有人踢傷曾。至於如何認出各被告,控方只透露案發後一年間,有警員下載不同新聞片。但證人名單中部份警員有份認人,包括黃偉豪於觀塘區的同袍,控方並將各被告的委任證相片呈堂。聆訊今續。案件編號:DCCC980/15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20/19806621
七警 警案 開審 曾健 健超 超胸 胸背 15 瘀痕 法醫 警棍 捅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805

689嘉許反佔中10警 被轟刻意踩傘運曾健超:如在爭民主港人傷口灑鹽

1 : GS(14)@2016-10-30 12:39:38

■警務處長盧偉聰昨與反佔中有功而獲嘉許的助理處長余達松及林曉彤等合照。許頌明攝



【本報訊】前年歷時79日的雨傘運動中,警方部署代號「日峰(SOLARPEAK)」行動應對,連串衝突令警民關係一度跌至冰點。特首梁振英在今屆任期最後一次授勳儀式中,特別向10名應付傘運的警方核心送上「遲來的嘉許」,頒授公共服務獎狀嘉勉。參與佔領運動期間,疑被7名警員襲擊的曾健超批評,梁振英不放過任何踩低傘運的機會,在支持民主運動港人傷口上灑鹽。記者:鄭啟源



今年授勳儀式中,警隊繼續是各紀律部隊中獲嘉許的「大戶」。反傘運旗手,現任警務處副處長劉業成,與前輔警總監姚仰龍及另外兩人獲授警察卓越獎章;22人獲授警察榮譽獎章;1人獲授社區服務獎狀。惟最受關注是10名參與反傘運「日峰」行動的核心警務人員,獲授公共服務獎狀。警務處網頁指,10人在反傘運行動表現出色,因而獲得嘉勉。



■在時昌四級火殉職的兩位救火英雄獲追頒金英勇勳章。

警指獲獎狀提升士氣


該10名反傘運核心包括已退休的警務處前高級助理處長羅夢熊;前助理處長張德強;曾在旺角佔領區將途人梁偉文,誤當示威者拖出馬路令對方受傷,事後要政府賠償19萬元的助理處長麥國兆;以及旺角佔領區的現場指揮官,助理處長余達松。余指,警隊內各人都做得「好辛苦」,辛勞得到管理層及政府的認同,獲頒獎狀可提升士氣,亦是特首對警員工作的肯定。被問到為何特首針對反傘運單一行動,頒發多張嘉許狀,他則說不便評論,只稱特首經常為警隊打氣。其餘6人獲嘉許的反傘運警務人員,包括助理處長林曉彤;組織專責清場「速龍小隊」的警察機動部隊校長,總警司歐陽照剛;被指有份參與在9.28施放催淚彈的總警司陶輝(Rupert Dover);總警司郭蔭庸;以及兩名高級警司莊定賢(David Jordan)與江學禮。曾健超批評,支持民主運動的港人絕不認同梁振英政府處理傘運的手法,今次特首高調嘉許警方反傘運核心人物,難獲市民認同,質疑梁振英別有用心,既不放過踩低傘運,也為爭取連任部署,「明顯喺得罪全世界後,企圖派餅仔拉攏警隊以至藍絲」。前民陣警權組召集人吳仲達形容授勳為不合理的政治分贓,而且直指近年越趨明顯,尤其以「獎項」去合理化在佔領運動中用任何手段去打壓爭取民主的市民,「就好似畀啲甜頭你去打壓,為建制派吶喊助威就可以升官發財」。他批評特首梁振英欲借政治分贓去籠絡更多支持,「幫到我手就有得獎」。今年內發生的牛頭角道淘大工業村,及元州街昌發工廠大廈大火,消防員的英勇事迹同樣獲表揚。特首梁振英罕有在公佈授勳名單後兩個月,追加名單向消防處29名人員頒授勳銜及嘉獎,表揚救火英雄貢獻。



■許志傑太太及兒子代為領取金英勇勳章。政府新聞處圖片

許志傑遺孀代領勳章


淘大工業村四級火警中,不幸殉職的高級消防隊長張耀升及消防隊目許志傑,獲追授金英勇勳章。許志傑遺孀吳安兒及7歲兒子許珀僑代領勳章,張耀升遺屬則未有應邀出席典禮。當日參與拯救張耀升的消防員尹建偉、高級消防隊長朱偉文及消防隊目陳顯基,因奮勇無畏、忘我無私表現,分別獲授銀英勇勳章及銅英勇勳章。助理消防區長黎偉希等20名有份參與救火的消防人員,亦獲公共服務獎狀嘉許;負責指揮的消防處前處長黎文軒,則獲頒銀紫荊星章。至於昌發工廠大廈大火,則有6名消防人員獲表揚。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030/19816925
689 嘉許 反佔 佔中 10 被轟 刻意 踩傘 傘運 運曾 曾健 健超 如在 在爭 民主 港人 傷口 灑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4045

控方「七警或借警棍打曾健超」指暗角施襲屬合謀犯罪

1 : GS(14)@2016-12-07 07:34:33

■七警案進入結案陳詞階段,各被告昨到庭應訊。夏家朗攝



【本報訊】七警案進入結案陳詞階段,控方總結所有證供,指七警合謀將雙手被反綁的公民黨前成員曾健超抬到暗角,將他丟在地上拳打腳踢。暗角片段中,有警員舉起棍狀物件狂打曾,部份警員只在「睇水」,但各人心知肚明曾健超會受重創。控方又指七警是便衣探員,不會獲發軍裝警棍,不過他們可能從其他軍裝警借得涉案警棍打人。記者:歐陽聯發



■案發當日,有警員被拍到舉起棍狀物品(紅圈示)打向倒地的曾健超(左圖)。

主控官資深大狀麥禮士指出,按行動編制,7名被告應配備便衣專用警棍,然而前年10月15日金鐘龍和道有大批軍裝警員參與清場行動,被告可能從他人手中取得軍裝專用警棍。控方舉例指在暗角片段中,高級督察劉卓毅曾經離開暗角大約一分鐘。法官杜大衛表示,自己也有翻看片段,不過當警員回到暗角後,襲擊似乎已經停止。控方不同意法官的觀察,明言會在今天提供相關截圖。


稱曾認淋水誠信加分

麥禮士又指出,在龍和道帶走曾健超的警員,與暗角警員的衣着相同,例如總督察黃祖成身穿白色恤衫及黑背心,腰及大腿位置掛着頭盔等裝備;又例如警長白榮斌身穿紅間恤衫及黑背心,腰間同樣配掛了保護裝備。控方指法官若細看片段,會發現抬手抬腳的6名警員位置稍有調換,但整體而言都是同一班人。最後一名加入暗角的警員黃偉豪,控方指他戴眼鏡,而他隸屬的快速應變隊中,只有他一人戴眼鏡。至於七警是否合謀犯罪?麥禮士指出,按照當晚的行動指示,便衣警員應該將疑犯帶上泊在龍和道的私家車,並送往中區警署。然而,七警卻沒有遵從,反而將曾健超帶到暗角施襲,歷時長達4分鐘。當時曾健超已經被制服,雙手鎖上手銬,七警偏偏選擇在曾健超沒有自衞能力的時候施襲。麥禮士又指,在襲擊期間,警員劉興沛、陳少丹及關嘉豪就在曾健超身旁,其餘4人則在外圍睇水,又不時走近曾健超查看,各人顯然是合謀參與襲擊。控方最後指出,曾健超仍然要面對淋水襲警案的上訴,但他在庭上直認向龍和道警察淋水,法官應該對他的誠信加分。相反,沒有案底的七警選擇不出庭作供,雖然這是他們的權利,但辯方事實上沒有提供證據解釋控方的種種指控。控方今繼續結案陳詞。案件編號:DCCC980/15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06/19856511
控方 七警 警或 或借 警棍 打曾 曾健 健超 指暗 暗角 角施 施襲 襲屬 合謀 犯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436

辯方:暗角遇襲者或非曾健超官聞言皺眉 即場播片認人

1 : GS(14)@2016-12-07 07:49:46

■七警案昨進入第二天結案陳詞,各被告到庭應訊。



【本報訊】七警案昨進入第二天結案陳詞,多名辯方律師均指無綫及《蘋果日報》拍攝的暗角片段太暗太朦,連七警的直屬上司也認不出任何被告。除了質疑施襲者不是各被告,辯方連被襲者身份也質疑,稱暗角被圍毆的人士或不是曾健超,可能是同晚清場被捕的42人之一。記者:歐陽聯發代表總督察黃祖成的資深大律師駱應淦率先提出,無綫拍攝的片段,在抵達暗角前,有長達49秒畫面沒有出街。駱質疑有份押解黑衣男的6名警員或已在49秒間換了人。此外,前年10月15日整晚清場行動有42名示威者被捕,部份人在暗角附近被搜身,片段拍到的或另有其人,未必是曾健超。法官杜大衛聽罷後皺眉,即場要求再次播放亞視、無綫及《蘋果》的片段,着控辯雙方認一認被抬到暗角的人穿的黑色上衣和白色波鞋,是否與曾健超的衣着相同。法官特別提到,曾的衣服背面有星星花紋。駱看片後表示,這些衣着特徵不是曾獨有,單憑衣着認人很危險。



辯方稱其中一人「阻止襲擊」

控方前日提及高級督察劉卓毅及警長白榮斌曾離開暗角取得涉案軍裝警棍,惟主控官昨撤回說法,指兩警回到暗角後襲擊似乎已停止。駱應淦批評控方「借棍打人」說法不合常理,尤其清場當晚軍裝警或預視到要用警棍控制人群,不會借給其他人。駱又指連跟黃祖成相識多年的上司都不能認出黃是否暗角七警其中一人,法官更不應該憑片認人。而代表高級督察劉卓毅的資深大律師清洪甫陳詞便提及,本案引起社會廣泛爭議,劉本身沒有政治立場,品格良好,當晚他是去龍和道保護合法示威的人;相反曾健超則濫用示威權利。清洪又指出,劉卓毅絕無參與合謀襲擊,法庭的裁決將會影響到劉的前途。清洪的副手大律師鄧皓明接着陳詞,指出曾健超雖供稱4名抬走他的警員沒有換人,然而按辯方觀察,抵達暗角時有5人抬着曾,他們的衣着也有改變。此外,法醫認為曾背上傷勢可由軍裝警棍造成,惟控方無證據顯示劉曾獲發軍裝警棍;7名被告當中,只有白榮斌獲發12支便裝警棍。由此可見,襲擊曾的人不是7名被告,而是另一班手持軍裝警棍的人。鄧皓明接着指出,被指是劉卓毅的藍衣男子離開過暗角,又兩度走近「阻止襲擊」,即使法庭最終認為該男子是劉卓毅,也不能因為他未能制止襲擊,或單單因為他在場而說他是「共犯」。警員陳少丹被指在中區警署會面室掌摑曾,其代表大律師鍾偉強指曾在庭上作供沒提及被摑後有大叫,直至看到申請司法覆核誓章有提及時才承認,質疑曾是否真的遇襲。另外,既然曾健超出入會面室時雙手均鎖上手銬,他究竟如何偷拍傷勢?即使曾健超稱警員在他投訴索帶太緊後鬆綁,卻沒有提及何時鬆綁和重新上鎖。代表關嘉豪的大律師林芷瑩則指,在花槽制服曾健超的警員只有程英偉講真話,其餘人均隱瞞對曾動武。聆訊今續,預計明年1月6日裁決。案件編號:DCCC980/15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61207/19857644
辯方 暗角 角遇 遇襲 襲者 者或 或非 非曾 曾健 健超 超官 官聞 聞言 皺眉 即場 場播 播片 片認 認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556

曾健超:對抗警暴的一個小勝

1 : GS(14)@2017-02-18 09:47:43

【本報訊】公民黨前成員曾健超昨日於facebook回應七警案,指「等了漫長的兩年多,而家總算係公民社會對抗警暴的一個小勝」,但認為不論雨傘運動抑或近年社會運動中,仍有許多如朱經緯案的警察濫用暴力個案仍未處理,希望各宗案件盡快得到公義的審訊。曾健超其後接受訪問時表示,隨着七警案審結,他要重新投入其襲警拒捕罪的上訴準備工作,「如果輸咗,我就要坐監」。


避談狂收離奇告票


佔領運動期間,遭七警抬往暗角毆打的曾健超,去年5月率先於裁判法院被裁定襲警及拒捕罪成,判監5周,但獲准保釋等候上訴,到昨日則輪到七警被判監。曾昨在facebook留言稱「希望大家毋忘雨傘運動的初衷,繼續努力爭取真普選」,又謂「希望政府、警方也會有所反省,改革警察的監管制度、檢討警隊文化,同時為其錯誤向香港市民道歉」。曾健超稱,將與律師團隊商討自己的上訴案,因此感到很大壓力。現時他已沒有任何工作,「呢兩日都冇乜出街」,然而網上則繼續不時出現辱罵他的言論。對於警務處處長盧偉聰昨日向傳媒講及對七警案判決的看法,曾健超坦言只想保持低調,不欲多談。另外,據本報了解,曾健超家中近日收到大量來自警方的郵寄交通違例告票,但指控內容卻莫名其妙,例如是屬於個多月前的違例泊車檢控,但有關時間曾健超並無於相關地址泊車,當時亦沒有警員將違例告票貼於他的車上。記者就此向曾健超查詢,但他拒絕透露詳情。■記者楊家樂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218/19932245
曾健 健超 對抗 警暴 暴的 一個 小勝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816

為承擔責任放棄上訴 望七警明白同樣道理曾健超含笑入獄

1 : GS(14)@2017-03-23 06:18:31

■曾健超昨通知法官放棄上訴後正式服刑,坐囚車離開法院時面露笑容。



【本報訊】佔領運動時遭七警帶到暗角打傷的公民黨前成員曾健超,去年因襲警及拒捕罪判囚5周,獲准保釋等候上訴。惟他前日宣佈放棄上訴,昨到高院通知法官並開始服刑。他坦言放棄上訴原因之一是七警已定罪,服刑為承擔責任,希望七警也明白這道理。曾離開犯人欄前脫下黃絲帶襟針及黃色袖口鈕予戰友,帶笑向支持者揮手道別。記者:楊家樂曾健超昨開庭前與代表律師文浩正擁抱致謝,又跟一直協助他的立法會議員陳淑莊及多名支持者逐一握手,隨後一臉從容步入犯人欄。律師文浩正在庭上向法官黃崇厚確認曾健超放棄上訴。黃官再向曾健超確認,曾表明「係,我自願嘅」,又謂明白會喪失再上訴的權利。黃官遂頒令維持定罪判決,曾要即時服刑。



■曾健超將黃絲帶襟針及袖口鈕交予戰友。

■曾健超入法庭前與支持者擁抱道別。許頌明攝



脫黃絲帶襟針交戰友

曾健超步入羈留室前,脫下黃絲帶襟針及黃色袖口鈕交給戰友代為保管,並笑着向支持者雙手作揖、鞠躬、揮手致意,庭上約30多人一同跟他揮手道別。有女市民哭起來,旁人安慰她:「唔好喊,要笑,佢係為公義入獄嘛!」預計扣除假期後,曾須服刑31天。曾昨早9時正開庭前現身高院正門與支持者會面,解釋放棄上訴的原因,「其中一個考慮係因為七警已經成功定罪;我定唔定罪,我從來都放到好輕。兩年幾以嚟一直尋找爭取嘅公義,係令到犯法嘅人繩之以法」。他自言是時候「找數」了。對於有人質疑他只因見3名暴動案被告遭重判監禁3年,害怕加監才放棄上訴,他直言「絕對冇諗過」,並謂「事實上我冇就判刑上訴,律政司亦都冇覆核我嘅刑期,無論上訴成功定失敗,刑期都唔會改變」。曾說:「我唔係因為唔承擔、或者要逃避而服刑;調返轉頭,我係因為要承擔、唔逃避呢個責任,所以我承認我有做嘅嘢而服刑。」他希望七警也明白這個道理。另外,曾被定罪後有現役警員在社交群組留言,疑以獄中安危威嚇曾,曾昨笑言相信本港懲教及司法制度健全,不擔心自己在獄中會遭受人身傷害,「我係樂觀嘅,當然大家保持聯絡,有乜再通知大家」。惟據了解,有律師認為他身份敏感,已建議他入獄後申請單獨囚禁。曾又揚言會在獄中投票選特首,但自言未有打算參與立法會補選。而他的社工註冊紀律聆訊則定於5月底在他出獄後進行。他強調「由始至終,我知道我做嘅嘢,光明磊落,對得住天地良心」,由參與社運第一日開始已有心理準備,知道抗爭要付出代價。但他相信抗爭才會帶來改變,希望更多香港人站出來守護公義。據了解,曾昨被押往荔枝角收押所,最快今日才轉往其他監獄服刑。消息指,懲教署會盡量避免曾健超與七警囚於同一懲教院所。案件編號:HCMA311/16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322/19965946
承擔 責任 放棄 上訴 望七 七警 明白 同樣 道理 曾健 健超 含笑 入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8300

曾健超社工牌恐被釘

1 : GS(14)@2017-05-13 05:31:33

【本報訊】佔領運動時遭七警帶到暗角打傷的公民黨前成員兼社工曾健超(圖),被控佔領時襲警及拒捕罪成,判囚5周,上月刑滿出獄。社會工作者註冊局因收到投訴,指曾違反社工註冊守則,日前展開紀律聆訊。據了解,曾被指控專業失德不成立,但因有本地刑事罪行紀錄,裁定違紀。


曾︰對得住天地良心


曾健超去年5月底被判襲警及拒捕罪成後,新家園協會服務總監(香港)陳義飛,便以香港社工及福利人員工會副主席身份,向社工註冊局投訴曾違反社工守則,促作調查。局方轄下紀律聆訊委員會待有關個案完成法律程序後,從備選委員小組選出5名獨立人士,日前展開聆訊。曾本身是社工註冊局成員。日前他出席聆訊,聽取委員會對其兩項投訴的裁決,其中構成專業失德不成立,因非執行職務時犯法,另一項因有本地刑事定罪紀錄,裁定違反註冊條例。委員會稍後將刑罰和判詞提交註冊局,輕則口頭警告,嚴重可註銷社工牌照。曾表示兩項裁決都是事實陳述,現階段不會上訴,指「對得住天地良心,冇玷污社工之名」。他指「我面對第一波,但唔會係最後一個,相信好多同路人會一齊守住呢一關」。社工註冊局未有回應。■記者王家文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513/20019933
曾健 健超 社工 牌恐 恐被 被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2784

林敏驄禁伊健超儀吹水

1 : GS(14)@2017-06-10 13:30:43

大師林敏驄將於今晚起,一連兩晚假紅館舉行作品展演唱會,大前日一眾歌手開始綵排,當中有份獻唱電影《全力扣殺》主題曲《來吧﹗人類要奔放》的鄭伊健、何超儀、劉浩龍與邵音音相約一齊綵排,怎料他們將原定一小時的綵排時間,花了大半來吹水,最後要大師出口阻止才肯埋位,幸好彼此間的默契令整件事順利完成。



■劉浩龍(左)及何超儀等綵排時只顧敍舊吹水,要阿驄出手制止。

隨後超儀再跟自己樂隊Josie and the Uni Boys綵排大師最新填詞歌曲《何飄移》,愛玩的超儀唱到「日日做,日日做,猛做」的時候,竟彎身對住張凳做出性愛動作,更在IG上寫上「fxxxing the chair」,未知演出時會否再演一次。撰文:君喬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609/20049216
林敏 敏驄 驄禁 禁伊 伊健 健超 超儀 儀吹 吹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11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