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國家公園 蓋千坪大違建 潘俊榮 招待所打通政界

2011-4-7 TNM




工信工程總裁潘俊榮位於台北市北 投復興三路的千坪豪宅,在國內政商界可謂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且非一定分量者不可能獲邀入內。此一讓潘俊榮建構豐沛人脈網絡的大宅院,其實是長期違法占地 為王的超級大違建,但從台北市政府到國有財產局及內政部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都未積極處理此事,足見潘俊榮身為國民黨長期大金主的能耐!

台北市長選舉前夕,因捷運文湖線工程和新生高弊案,引發高度關注的工信工程總裁潘俊榮,雖避走中國沉寂多時,但隨著國內立委及總統大選逐漸升溫,一向被視為藍營大金主的他,近日又開始活躍。

大宅院 出入皆權貴

知情人士指出,喜歡熱鬧的潘俊榮,最愛在週末假日呼朋引伴,到他位於北投復興三路的大宅院吃飯、聊天、打麻將,而能獲得邀請進出潘家別墅的,可都不是尋常的人物。

潘俊榮不僅是國民黨中央委員,更是藍營長期的金主,立法院長王金平、全國工總理事長陳武雄、國揚實業創辦人侯西峰等政商界重量級人物,均是他的好友,甚至連行政院長吳敦義、國民黨榮譽主席連戰和綠營的前總統陳水扁,也和潘素有交情。

只是,當這些政商名流出入這棟大宅院品嘗美食好酒、以絕佳視野俯看台北盆地時,鮮少有人知道這個豪華招待所,是違法強占國有土地、在陽明山國家公園大興土木的超級大違建!

根據台北市議員莊瑞雄接獲的檢舉資料,佐以台北市政府提供的地籍圖和測繪圖,潘俊榮的這座別墅占地千坪,除了二層樓主屋所在土地為工信公司所有外,別墅區 其他建物均占用國有財產局土地,如露天游泳池、標準規格的網球場,甚至是網球場下方一直延伸到溪邊,以鐵網圍住的大片庭園及魚池、圈養雞鴨等區域。

對此,莊瑞雄直指,潘俊榮在北投山上「占地為王,簡直是無法無天。」「台北市政府和國有財產局、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明顯包庇、縱容!」

潘俊榮在國民黨長期經營的好關係,讓他能肆無忌憚地長期占用國有地,甚至大興土木,不斷增建房舍和設施。根據北市府的查報資料顯示,台北市政府早於二○○七年八月就已接獲檢舉,發現潘俊榮的別墅有開挖整地、違規設置水池情事。

搞違建 北市府輕放

台北市政府產業發展局會同建管單位及國有財產局、陽管處等相關人員到場會勘後,只有產發局大地工程處認定在山坡地保護區開挖水池破壞水土保持,但因潘俊榮 將這個專供他個人使用的別墅登記在工信工程公司名下,因此產發局也只能將工信公司移送士林地檢署,最後檢方只要求工信進行植生恢復舊觀,即以緩起訴結案。

另外有關違建部分,北市府建管處人員無視潘俊榮在主屋旁自行擴大增建的違建,竟只拆除露天游泳池上的採光罩了事。

更離譜的是,中央機關國有財產局和內政部陽管處,也完全無視潘俊榮在國有土地,甚至在國家公園占地為王的行徑,一直拖到二○○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才向工信工程提起拆屋還地的民事訴訟,一審勝訴後,工信不服提起二審上訴中。

公訴罪 化為民事案

立委高志鵬指出,經他向國有財產局詢問潘俊榮北投別墅占用國有地的處理情況,國有財產局證實,潘家別墅所在的北投大屯段二小段一四三和一四三─六地號,確 實為國有地,明顯遭到潘俊榮占用,但國有財產局卻遲至二○○九年七月才提起訴訟。至於陽管處更無視國家公園遭到破壞的現況,至今毫無作為。

高志鵬不滿地指出,國有財產局和陽管處已「嚴重失職」。針對擁有「高層好關係」的工信工程長期占地違法情事,國有財產局本可強硬地以「竊占國土」的刑事公 訴罪嫌逕行移送法辦,陽管處更可直接要求工信將位在國家公園的違建立即拆除,但二個單位卻只是以民事訴訟消極處理,任由美麗山林遭到強占、破壞,實難辭其 咎。

王金平 也來摸八圈

一位曾多次進出潘家北投大宅院的人士透露,潘俊榮相當自豪能在北投山區擁有這一大片宅院。潘在事業上行事霸氣,但在經營人脈關係上,身段則極為柔軟,獲邀 到潘家北投別墅的人,一定都具有相當地位及分量,其中最為外界熟知的,就是立院龍頭王金平。知情人士說,王經常到潘家別墅打麻將。

潘俊榮原本只和政商友人在別墅的主屋內摸八圈,後來為圖清靜,不被打擾,更乾脆在二層樓的主屋旁擴建一間獨立的麻將室,後面還設有一間超大臥室,供打牌累 了的客人稍做休息,還增建一間設備齊全、整排櫃子全放置珍貴紅酒的專業紅酒收藏室;屋外另建造小木屋視聽室,供客人們歡唱卡拉OK。

知情人士說,擴建的麻將室、紅酒收藏室和視聽室,全沒申請建照。莊瑞雄也指出,依據北市府建管單位一九九五年留存的空照圖,潘俊榮北投別墅只有一處二層樓 的主屋、游泳池和網球場;而二○○五年的空照圖則可清楚看出主屋旁新建三處房舍,分布在工信私有地和國有財產局土地上,同時還破壞國家公園林貌。二○○七 年曾進入潘家大宅勘察的中央及北市府相關人員,卻都視若無睹,未予處理。

想查勘 黑衣人緊跟

當年曾進入查勘的北市府承辦人員透露,相關單位首次要進入別墅時,潘家工人還強悍地拒絕開門,官員們只好自行從遭潘家強占開挖的山坡地下方,鑽過違法築起的鐵網進入勘查。

第二次再到潘家別墅了解復舊情況時,潘家雖同意開大門放行,但現場卻來了十多位黑衣人將官員們團團圍住,亦步亦趨地跟著,承辦人員隨口詢問上次看到潘家在國有地上私挖水池養的多隻天鵝哪去了?黑衣人竟冷冷回說:「全殺光了!」讓在場官員們不寒而慄。

另一位多次進出潘俊榮北投別墅的人士說,潘曾豪氣地對他說:「在台灣,我不怕神、不怕鬼!」十足霸氣與自信。

潘俊榮最愛向外人介紹別墅院子裡的六棵十幾公尺高檜木。此外,在超大網球場下,還自行興建了巨大水泥建物,做為檔案室兼會議室,裡面放著工信工程歷年來的工程圖檔、帳冊及文件資料等重要檔案。

新生高 涉案也無事

該名人士說,這個巨大的水泥違建,明顯破壞國家公園山坡地,但「多年來官員們怎麼都視若無睹?」讓他不得不佩服潘俊榮的能耐。

莊瑞雄指出,潘俊榮和郝市府官員的「好關係」眾所周知。捷運內湖線工程,北市府都能創全國首例,給予工信十多億元機電物調款;在新生高弊案中,潘和前北市 府祕書長楊錫安互通電郵商談標案工程款,也能全身而退;甚至和國民黨黨政高層的交情,連國有財產局、陽管處都不敢動他一根寒毛,政府失職包庇莫此為甚。

潘俊榮 小檔案

年齡:68歲

出生:台灣屏東

家庭:太太李貴美,育5女1子

學歷:東海高中畢業

經歷:工信工程董事長、中華民國營造公會全國聯合會理事長、前行政院顧問、

現職:國民黨中央委員、工信工程總裁、台灣區營造公會理事長、工總副理事長

潘俊榮招待所 違建大事記

2007.08.22:台北市政府人員查獲北投復興三路212號山坡有開挖整地,及建規設置水池等情事。

2007.08.24:市府建設局、國有財產局和陽管處到場會勘,要求將開挖水池恢復原貌。

2007.09.06:北市府將工信工程行政部經理郭明發依違反山坡地保育利用條例,移送士林地檢署。

2007.10.01:北市府追加告發工信工程公司。

2008.07.17:北市府建管處僅認定招待所內游泳池加蓋採光罩為違建,要求拆除。

2009.07.22:國有財產局向工信工程提起拆屋還地民事訴訟,目前二審中。

2011.03:台北市議員接獲檢舉,指潘俊榮的北投招待所為千坪超級大違建。

工信:繼續上訴

工信發言人劉臺如表示,國有財產局已就侵占土地部分提告,「一審我們敗訴,對水土保持沒有影響的部分,已經自行拆除;部分占用國有地,拆除恐有水土保持之虞的部分,會請第三公信單位鑑定,繼續上訴,爭取能夠不動是最好 」。

他說,據他所知,紅酒室和卡拉OK室均已拆除,屬於國有土地部分雖圍有鐵網,但只要最後判決確定該點交就點交。

不過,本刊在3月23日前往現場拍攝時,緊鄰主屋的違建依然存在。


國家 公園 蓋千 千坪 坪大 違建 俊榮 招待所 招待 打通 政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919

又雞婆又感性 你不知道的葉俊榮 接掌「天下第一部」 林全讚他全才 游錫堃誇不怕苦

2016-05-23 TWM

台大法律系教授葉俊榮重返政壇,接掌「天下第一部」內政部, 他生性浪漫,卻又有著務實的執行力,被行政院長林全稱為「全才」; 然而為何他總是奮不顧身,又傻又雞婆地承擔所有的責任?

有人說,投入政壇的學者都是傻瓜,放著清白的知識分子不當,硬要鑽進魚龍混雜的臭汙泥裡;按這種說法,在蔡英文政府擔任內政部長的葉俊榮,不只是傻,簡直是傻到家了,他不但勇闖官場,而且還連入兩次,著實膽大包天。

而且葉俊榮不只傻,還很雞婆。台大法律學院門口有棵老樟樹,據說,有一次這棵樟樹長偏了,葉俊榮竟然廣發信函,行政人員及教授人手一份,裡頭一字一句苦口婆心,傾訴著「救樟樹」的訴求,當時行政人員收到資深教授的郵件,哪個不是心慌意亂?葉俊榮對此笑說,傳言太過,「我只是關心周遭生態。」38歲獲國科會「傑出研究獎」他卻放棄學界大好前途,踏入政壇說葉俊榮又傻又雞婆是有根據的,他求學過程順遂,一路從建中、台大念到美國耶魯大學,一九八八年回台後,立刻在學界發光發熱。那個年代,國科會「傑出研究獎」一生只能領一次(二○○○年後改為一生可領三次),葉俊榮年紀輕輕就因為嚴謹扎實的學術成果,在一九九七年雀屏中選,學界前程一片大好,那年他不過三十八歲。

然而,專攻《憲法》、《環境法》的葉俊榮,一九九三年在宜蘭縣「環保大憲章」活動,認識了游錫堃,○二年,他決定接受游錫堃邀約,擔任行政院政務委員,一幹就幹了四年。學界有學界的晉升管道,葉俊榮這麼一走,等於放棄了自己在學界累積的聲望。

那為什麼要走?自然就是雞婆了,畢竟「改革」、「實踐」一直是葉俊榮信念的核心,不傻怎麼能改革體制?不雞婆又怎麼能宣揚信念?

當年在政界,葉俊榮堪稱最忙的政務委員之一,不但起草《資訊公開法》、《行政程序法》、《科技基本法》等重要法案,還推動政府改造及永續發展等議題。

○四年改任研考會主委,更推動電子化政府、風險管理機制,還主導政府組織改造。

游錫堃談到葉俊榮直誇:「第一,他法學素養很高;第二,他頭腦冷靜清楚;第三他不怕吃苦、要求完美;第四他抱持著進步的價值觀。」加上嫻熟政府機關,游錫堃原本希望他能擔任內政部長,可惜未果,否則早在十年前,他就是「天下第一大部」之首。

研究與本土政治、經濟習習相關他說:想讓國際看見台灣憲政經驗談到這段往事,葉俊榮笑說:「我認為當時我不該去內政部。我是政務委員,站在行政院角度,必須超然!」他有點靦腆地繼續說:「我認為我做了好多事,我做的事,並不只是單純技術性服務,我在那個時代某種程度引導了『施政的氣質』,政治策略技巧不是全部,必須有那種『你是來做事』的氣質!」然而政壇水深,明槍易擋,暗箭難防。○七年,藍綠對立鬥得兇,已經回到學校的葉俊榮被當時總統陳水扁提名大法官,在立院卻慘遭國親兩黨封殺。葉俊榮沒有在官場一路高歌猛進,回到學界後,他也不算好過。

一方面他要在學術上重起爐灶,再打江山;另一方面,學院派系間誤解也深。學界和政界,說不像是不像,說像卻也挺像,學界甚至傳出耳語,指他為爭法律學院院長寶座,與其他教授鬧得很不愉快。

事實上,葉俊榮確實曾參選院長,但他多數是因資歷、能力被眾人推舉。他的學生、現任台大教授的張文貞談到此事坦言:「葉俊榮是英美派,在法律學院是少數派。」在法界,台灣多尊德、日主流,葉俊榮雖資深,但他對院長位置相當淡然,他笑說:「這跟派系無關,其實我真的參選只有一次。」張文貞說:「他只是很希望傳達理念。」對權位並不眷戀。

葉俊榮在研究上的理念也與台灣息息相關,他希望從本土政治、經濟各方面處境觀察台灣憲政發展歷程,呈現出台灣獨特的樣貌,「我希望讓國際上看到,台灣憲政經驗、民主議程和活絡的市民社會。」葉俊榮回到學界後,鎮日埋頭苦幹。張文貞說:「他非常資深,每個周六、日卻還是把自己關在研究室裡,非常刻苦!」他終於又一次站上學術的高峰。

從○六年到一六年,葉俊榮整整拚了十年,他的研究終於有了成果,世界知名的牛津Hart出版社,日前出版他的新書《台灣憲法:脈絡分析》(《Constitution of Taiwan : a context analysis》)。

這本書出版其中一個重要意義在於,牛津Hart出版社之前也出版了《中國憲法:脈絡分析》),由於政治、市場考量,Hart一度不願出版《台灣憲法》。葉俊榮花了很大功夫說服出版商,才讓此書順利問世,他驕傲地說:「台灣從日治的《明治憲法》到國民政府《中華民國憲法》,逐漸擺脫文本束縛,漸進修改,加上大法官解釋,終於賦予《憲法》新生命,促成民主轉型,這是憲政奇蹟!」然而葉俊榮再度犯了「又傻又雞婆」的毛病,張文貞說:「就學術上,如今應該是他要收割的時候。」但葉俊榮卻再度離開學界,接受了行政院長林全的邀約。張文貞無奈笑說:「他在學術上的努力正要開花結果,他卻願意放棄一切,把開拓的結果留給我們。」前車之鑑猶在,他竟然又義無反顧說放就放。

接? 不接? 內心小劇場翻騰ㄧ句「這是台灣的機會」,說服自己五二○就職典禮前一天,葉俊榮仍依循過去十年的老習慣,準時到台大研究室報到。即將上任,他不見焦慮,只是一派從容在辦公桌和沙發椅間來回,花整天時間與訪客對談,早做好就職的心理準備。

在他決定接下內政部長大位前,內心早就上演過幾百齣小劇場,「你們很難想像我在紐約旅館跟自己辯論,我問我自己,我為什麼不接受?也問自己,為什麼要承擔?」他笑說:「我好像有一種『使命感』。這一次是台灣的機會,不是蔡英文、林全或民進黨的機會,這是台灣的機會,不能搞砸!我心中最重要的不是這個官位,而是這個事情是什麼,我很認真考慮『內政部部長』到底可以做什麼?」「內政部有意思的地方,就是它是一個『人親土親』的單位,是關心人們最基本需求的部會。」葉俊榮認為內政部雖然事務龐雜,但一切以人為出發,「不論是治安、新移民,我們都有讓人民感覺到放心、安全以及尊嚴的責任。」另一方面,他也強調:「要對我們生存的土地,展現真正的關懷。」葉俊榮表示,他會先實踐「國土三法」,再解決「住居」問題。

他跳脫框架解決住居問題

「社會宅要蓋,也要潮得讓人認同」蔡英文選舉時保證八年會興建二十萬戶社會住宅,但葉俊榮認為,除了速度,更重要的是打好基礎。「先有好的國土規畫、住居政策,最後才透過政府部門投入提供社會住宅。我們不只是蓋房子的人!」他認為,不只是蓋,蓋出來的房子也不能讓年輕人覺得丟臉,「我們不可能奢侈,但至少像Uniqlo、Zara,要是『潮』的,要讓人有認同!」他的想法跳脫了公務系統既往的邏輯。

葉俊榮的研究室,幾乎就是暗示他信念的圖示。研究室中,兩側都擺了書架,它們倚著牆延伸到最底的窗戶。右側的書架是學校統一採購的制式家具,上頭堆滿了書;左側是手工打造的柳安木書架,除了書,還多了木製貓頭鷹等其他雕刻品。

「右邊是學校採購的,它其實是三合板,也不是很堅固,進來還有一點甲醛,這就是公家部門!但對不起,我不服輸,旁邊的書架都是我自己動手做的,買的都是回收木料,沒花多少錢,但它有哏!」比起總是「公事公辦」的官員、只談冷冰冰數字的法匠、制式簡陋的架子,葉俊榮和他手作的書架顯然多了分人味。

葉俊榮從小手巧,對木工、木雕很有心得,家中屏風、架上活靈活現的貓頭鷹,都是他一刻一劃的心血。

說著,他陷入思索,想著自己與這片土地、土地上的人之間的關係。他關心公共事務,但比起典型政客,多了點人味;燒得一手好菜,更善於煮咖啡,散發一身「人文氣質」。

「我很幸運,在許多地方都曾接受過洗禮。」他出生在萬華,在板橋長大,思緒回到了那段成長過程:「高中時,我每天騎腳踏車到建國中學,每天要穿越華江橋。」華江橋正巧聯結著台北市跟當時的台北縣,「都市計畫凌亂,以前的祖厝磚房被拆,鄰居不見了,廟也拆了。」滿腔的情感,似乎在他心中激盪起來,「我現在住在文山區,有時看到天空老鷹飛過,鷹影和叫聲總讓我心中悸動……。」聽他這麼說,忽然能更理解一點他說的話。

一個瘋狂又浪漫的理想主義者,改革,正式展開……豔陽正好,葉俊榮走出室外,鼻樑上的變色眼鏡因為陽光顏色轉深,遺傳自父親的烏黑頭髮最近剪短了些,下顎的小髭鬚卻是全白的,「我爸爸幾年前走了,當時我頭髮理得更短,像平頭,再講這個我會……」,他擺出個哭臉。

閒聊間,葉俊榮目光一掃,見到了正要回家的打掃阿姨,開心地拉住她說個不停。阿姨也感慨地說:「老師,你這樣去內政部,都不會來了喔?」葉俊榮開朗地大笑:「會啦!會啦!」轉頭接著說:「我最喜歡跟他們講話!我們社會應該要更公平,人和土地都是。」葉俊榮突然感性得不像個內政部長,更像個有血有肉的人,像個老師。

突然發現,原來那些聰明人反而是政客、是法匠,而葉俊榮這個異類,心裡可能抱持著更崇高的價值,正因為他是個雞婆到不可救藥的理想主義者,又是個傻到家的瘋狂實踐派。

撰文 / 陳亭均

 
雞婆 感性 你不 知道 的葉 俊榮 接掌 天下 第一部 林全 全讚 讚他 全才 遊錫 不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29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