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伍珮瑩大反擊追查被辭職黑手

2014-03-13  NM
 
 

 

本刊上月披露威普諮詢前亞洲區總監伍珮瑩「被辭職」,這位免費電視發牌顧問接受記者專訪,首度開腔交代事件,透露公司前後共收到兩封批評她的投訴信,促使她被解僱,公司更扣起其薪酬花紅等一千萬元。伍珮瑩說:「有人有部署有策略去做,令我的lost、suffer(損失、傷痛)好大。」她正進行其反擊大計,本刊直擊她跟其中一位打小報告的男子對質,揭發該男子訛稱與威普有生意關係,投訴伍的動機令人懷疑。威普近年接下中國大陸多宗大生意,客戶包括中移動、阿里巴巴等,為免自斷財路,大膽敢言的老臣子,也要被滅聲了。

伍珮瑩去年十一月狠批政府刻意曲解電視發牌顧問報告,嘗試替踢走香港電視狡辯,行政長官梁振英六日後公開表示:「就有關顧問公司這位人士,她出來的講話,政府是會認真跟進及處理。」翌日,便有人配合政府「跟進」事件,一位署名Kenneth Hung的人士透過網絡平台LinkedIn發信到威普行政總裁Giorgio Rossi Cairo的電郵信箱,Kenneth自稱曾介紹生意給威普,「我曾經介紹客人到威普。伍珮瑩公然反擊政府關於政府的顧問報告,並刊登在報章頭版,有一位客人問我,如果他不同意顧問公司的報告,會否遭受顧問批評?顧問公司代表很少接受傳媒訪問,講述她對客戶的意見,這是否單一事件,還是不尋常?」總公司同事向伍珮瑩查詢如何處理該電郵,她回覆稱:「我感到受恐嚇。」伍珮瑩向本刊大惑不解地說:「我不認識Kenneth Hung,也從沒有接過他轉介的生意。」記者追查發現,Kenneth Hung原名洪國權,他自稱是一間顧問公司HKK Executive Search的董事。本週一,記者隨伍珮瑩到洪的辦公室。HKK Executive Search設在中環名醫林立的中建大廈,不過,公司連水牌也沒有,僅租用九樓其中一個工作室。詢問處稱洪先生不在辦公室,伍珮瑩便致電洪的手機。

篤背脊者講大話

伍:伍珮瑩洪:洪國權伍:我知你send email去我之前嘅公司,佢哋亦將你嘅email俾咗我,咁我想知你嗰時點解send 個咁嘅email去我公司。洪:其實我唔知道你搵我咩原因,我都冇話我識你,不過send個email 去問,如果有啲客問我refer consultant時候,我應該from咩角度去睇,應唔應該refer 咩consultant。伍:我好肯定你冇refer過任何business去我公司。洪:冇冇冇,我冇refer過。我係話如果我有啲客要refer的話,咁我要base on咩regulation去refer。伍:但係你email話你refer過啲客去我公司。洪:冇冇冇,我冇咁講過。伍:我想知道有冇其他人叫你咁做?洪:冇。你send email俾我,我而家唔喺香港。歷時三分鐘的對話,伍珮瑩聲線逐步提高,收線後仍充滿火藥味,「我肯定(洪國權)有部署,佢撻朵話識邊個,話佢有介紹生意俾我哋,令啲人覺得需要睇佢嘅投訴。」她續說:「點解要查詢我公司呢?如果我同佢從來冇關係。」LinkedIn顯示,洪之前在著名的獵頭公司Futurestep, Korn/Ferry任職。去年七月離開後,成立KH & PARTNERS LIMITED,只有他一位董事。八月在HKK(跟洪英文姓名的簡寫一樣)工作,專長在亞洲的科技、媒體獵頭。

連環投訴有部署

洪國權打小報告後,威普沒有向伍珮瑩追究下去。直至十二月十一日出現第二封投訴信。發信者署名Alex T Pugh,自稱MBA(工商管理)、任職顧問,他寫信到意大利總公司,副本郵寄給巴西、中國、新加坡、英國、阿根廷等分公司十六位管理人員;另寄給香港《南華早報》,似乎刻意讓事件公告天下。信件題為「Issue Jeopardizing(危害) Your Consulting Businesses」,批評伍珮瑩違反諮詢界的守則,又漠視政府循序漸進發牌的原則,並附上《壹週刊》十一月二十日伍珮瑩一篇專訪報導,部分惹火內容翻譯成英文,刻意讓外籍管理層看到。據悉,威普財務總監Cosimo Santoro對投訴信反應激烈,發電郵給伍,以嚴厲措詞稱公司形象及聲譽受影響。

非普通市民投訴

由被威普解僱至今一個月,伍珮瑩仍然未明發出兩封投訴信的背後人物和動機。她向本刊分析箇中重重疑點。「第一次有人發電郵俾我公司;第二次行動升級,寫咗封信,用郵寄方式寄俾全世界十幾個合夥人,裡面有中文報導,有highlight,有翻譯,佢哋用啲字眼,係挑釁的手法。絕對唔係普通人表達意見。」「第一封講對你生意有影響;第二封直情話我唔尊重CEO,呢啲係好挑釁性嘅意見。第二個話自己係MBA學生,consultant。如果一個consultant見到另一個consultant做咗啲咁蠢嘅嘢,佢點會咁關心一個競爭對手嘅高層做咗啲蠢事呢。」記者問:「幾大程度相信同政府有關?」伍說:「由佢哋部署方式,到話自己係咩人,我唔覺得係普通市民做,我亦都唔信係政府公務員做,因為我同佢哋合作咗咁耐,我唔覺得佢哋做呢啲嘢,咁中間有咩人要做呢啲嘢打擊我,我都唔知。」

追討薪酬一千萬

接連兩封投訴信,行政總裁一直拒絕接聽伍的電話,令伍無法跟他商討工作,伍遂提出辭職,公司接納。原本以為好來好去,豈料一月二十七日,行政總裁與一大群總公司管理層來港。本刊獲得的獨家照片顯示,當日下午,多名管理層神色凝重地開會,唯獨不邀請亞洲區「一姐」伍珮瑩。當日傍晚六時,行政總裁要求她即時離開公司,不得折返。翌日公司更裝大方,發內部通告公佈伍辭職,感謝她過去的貢獻。明明已經辭職的伍珮瑩,二月四日收到公司發出的解僱信,指她違反僱員守則,包括接受傳媒訪問,影響公司聲譽。公司一聲解僱,即時閂水喉,她的薪金、花紅等共五百萬元;連同五百萬元公司認股證,合共逾一千萬元全遭扣起,她要花錢請律師追究公司無理解僱及追討欠款。九年賓主關係一拍即散,她驚訝地發現解僱信的內容,部分來自她私人電郵戶口的資料,經追查後,其私人電郵戶口曾被意大利IP非法登入,該IP屬於意大利總公司,伍認為私隱被嚴重侵犯,立即報警。

記:記者伍:伍珮瑩伍珮瑩接受本刊訪問,總結過去四個月的風波。她說,從來沒有後悔當初站出來批評政府曲解顧問報告。記:即使有人投訴你,其實你喺公司都做咗咁耐,點解要炒你?伍:我錯誤理解公司,我公開發表批評,出發點係認為對我公司有利,澄清立場。記:你有冇後悔過發表呢番言論?冇,睇番過去發生的事,我覺得我應該早啲出嚟。無錯我令政府尷尬,但我唔希望當時的香港人,糾纏一份我知道根本唔重要嘅報告,我有幾個身份,一個係香港人,一個係公司亞洲管理層的身份,咁我覺得我當時出來,幫我公司澄清公司的聲譽,我唔想俾人覺得,我係配合政府做嘢嘅顧問。記:呢件事你有咩損失?伍:過去一個月我好唔開心,喊咗好多次,瞓唔到覺,半夜兩點起身,六點都瞓唔番,典型抑鬱症狀。感受好似發現老公有外遇仲生埋仔,好似唔識你咁,背叛嘅感覺好強。去年十月中,公司仲加我一成人工,其他同事都冇,咁表明對我嘅重視。我亦幫公司簽咗啲大project返嚟。兩個月前當我係最重要資產,突然話你而家執嘢走,冇同事聽我電話,你唔再相信自己嘅判斷,唔係因為錢,情感嘅傷害最難接受。記:點解你近期出席咁多遊行集會活動?伍:如果我出嚟講一啲嘢,可以鼓動其他人,或者我希望我做嘢可以幫到人,可以do good to the society,咁我會願意做。記:聽聞有政黨有興趣邀請你加入,你會唔會從政?伍:我唔知道,之前我冇留意政黨啲嘢,我唔清楚佢哋立場,而家最多人關心二○一七選特首辦法,程序係點,用咩方法、立場,我有咩作用呢?我要研究清楚唔同嘅人爭取啲咩。如果我有機會幫任何一個政黨,而佢哋理念同我一致,我係絕對願意幫。

威普頻接大陸客

伍珮瑩○五年加入Spectrum Hong Kong,○七年威普收購Spectrum,她成為亞洲區一姐,將威普的版圖由歐洲擴展到亞洲。據悉,威普近年積極向大陸搵水,除了開設北京分公司外,去年簽下三大客戶中移動、國美電器及阿里巴巴。大陸的收入已佔亞洲區逾五成,也令亞洲區生意位列威普三大龍頭之一。威普向北望,是否容得下一個公開批評政府的烈女?最近中國社會科學院發表《法治藍皮書》,特別提到香港免費電視牌照事件,法律上特區政府沒有義務向當事人和公眾交代其決定的理據,但若要令有關人士對政府的決定有信心,政府需要解釋清楚。報告強調,保密原則只針對行政會議的具體內容,不阻礙政府作出解釋。報告書的定調,為公眾吐了一口烏氣,也為伍珮瑩帶來一晚安睡,「我睇到嗰篇藍皮書報導後,嗰晚冇失眠了。」

伍珮 珮瑩 瑩大 反擊 追查 辭職 黑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297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