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爭戰企業網:華為和思科的那些事兒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48607.html

去年,華為在海外做了一次品牌調研,發現一件有趣的事:雖然華為一直被排斥在美國市場之外,但華為在美國的知名度,明顯比西歐高很多。

當時時任華為企業業務BG營銷部總裁何達炳開玩笑說:「這是因為思科CEO錢伯斯在美國給華為做了很好的宣傳。」

錢伯斯對華為很警惕,每每被問及競爭對手,錢伯斯一定提到華為,卻不承想這一舉動給華為帶來了品牌效應。

自從華為企業BG成立,華為開始向企業業務領域轉身,思科與華為的對峙,火藥味又開始濃了起來。

為何說「又」呢?大概所有科技行業的人都知道十年前那場最為著名的「思科與華為的訴訟官司」吧。這件事,也間接導致了華為一直徘徊在美國市場門外,做了所有努力就是進不了美國市場。

任正非一氣之下,轉而曲線救國,與英國交好、互動,甚至都開始接受新西蘭記者採訪了,試圖圍魏救趙,最終讓美國人求著華為進入美國市場。

當然,任正非的目標能不能達到還不好說,但現在,在企業網市場上,華為與思科的又一次戰爭已經打響。

在企業網市場,華為必須要面對老對手思科。思科也不是吃素的,人家是路由器的發明者,是網絡核心節點的代名詞,是互聯網的基礎設施供應商,那可是網絡大咖(大咖是任正非愛用的詞,年近七旬的任正非,在用詞上很年輕嘛)。

華為交鋒思科

去年5月6日,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舉辦的Interop 2012上,華為的展台就矗立在思科的對面,打起了擂台。「思科很多人跑來華為展台看這個產品。」據說是華為展出的Cloud Engine 12800核心交換機產品線更把思科這個對手震撼了。

12800核心交換機可以支持128個8端口100GE傳輸,而思科的同類產品僅支持2端口100GE傳輸。

儘管連思科這個對手都不太相信華為能做出這樣的產品,但華為就是拿來了。而且率先在北美亮相,直奔思科的後院而去。

用華為企業業務BG CEO徐文偉的話說,Cloud Engine 12800的交換容量三倍於業界水平,「至少領先行業1年」。

因為企業交換機歷來是思科排兵佈陣的重點領域,華為所謂的「領先一年」還是驚著了思科。

不久之後在印度班加羅爾,思科公司全球化總裁Anil Menon在一次採訪中,終於按捺不住,直接說道:「華為的一些弱點是非常嚴重的。同時,我們要讓它顯現出來,不只是在這裡,而是在全球範圍內。我們將在解決方案和創新方面打敗華為。」

Anil Menon稱,思科的作戰計劃涉及解決方案,而這正是華為的薄弱環節,尤其是在企業市場方面,但同時卻是思科的強項。

以思科的量級,在印度面對全球眾多媒體,直接提及華為,就是我前面所說的「思科經常替華為做宣傳」。

對於思科高管的言論,一位華為公司的新聞發言人對此評論:表示遺憾,並稱華為一直「對思科非常尊重」。

華為目前也走國際范兒,在國外,都是由華為的新聞發言人出面講話,而且華為的國際新聞發言人通常都是老外,言語之間都特別的外交辭令,很符合國際標準。

當時就有Gartner首席研究分析師Naresh Singh直接就此點評:儘管思科一直是市場的領導者,但諸如Juniper網絡、惠普和華為這樣的競爭對手,已經在不斷地蠶食其市場份額。

企業網市場之爭

當下早已經是一個海量信息的時代,整個產業界都在關注ICT融合、移動互聯網、云計算、物聯網的大規模推進。

事實上,中國的ICT市場未來空間巨大,據預測,在未來幾年內,全球企業業務市場規模將達到14000億美元。與此相對應的是,消費者業務2700億美元,運營商業務1500億美元。

在驅動華為未來增長的「三駕馬車」中,企業業務是華為非常看重的一個領域,也是2012年華為增速最快的業務之一,營銷收入達到115.3億元。

這一市場不僅華為、思科在競爭,中興也不甘落後。中興的政企網部門,就是直奔這一市場而去。華為在對陣思科之外,還要面臨中興的挑戰。

對此,華為的徐文偉倒是挺淡然,他認為,華為在企業業務上想要獲得成功的關鍵有兩點:一是以創新推出極具競爭力和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立企業BG重要目的就是圍繞客戶需求,拉升研發、銷售到服務平台。」二是迅速進行渠道拓展,依靠合作夥伴的力量,並實現共贏。

所謂做出差異化,在華為看來,仍押注在新的、領先的產品。8月8日,華為發佈全球首個以業務和用戶體驗為中心的敏捷網絡架構及全球首款敏捷交換機S12700。

企業網產品競爭挺有趣,無論是思科還是挑戰者Juniper,抑或是華為,都在產品編號上大做文章。越大的標號,意味著我這產品越牛逼、越高端。這就是企業網產品競爭的節奏嗎?

這次華為的S12700主打云計算、BYOD移動辦公、SDN(軟件定義網絡)、物聯網、多業務以及大數據等新應用。比如,可以把網絡功能和業務能力定義從硬件化轉向軟件化,從而縮短企業業務需求響應時間和部署週期。

以業務和用戶體驗為中心重新定義網絡,基於大數據分析進行全網安全協同,這些交換機的新功能其實也是順應云計算、大數據、移動化和社交網絡的需要。

就拿昨天最熱的易信來說吧,大家都開始玩易信,但在易信上發照片的速度的確很慢。社交時代,無數人秀自拍,就這一個簡單的事,都會導致應用慢幾拍。搞得丁磊昨天晚上連連說:盡快擴容。

移動時代,需要所有企業都快速響應用戶需要,否則手機用戶拋棄你是分分鐘的事。

雖然舉易信的例子有點玩笑的意思,但如何讓網絡更快捷有效,想必是所有業務提供者不得不思考的問題。也正因為如此,華為、思科,他們都知道企業市場必須要加強,因為這個市場很大。

在1999年的第一波互聯網波潮之際,淘金的不如賣鐵鍬的,那個時候,基礎設施提供者思科達到了全球市值第一。

科技行業,有其必然的技術趨動的發展軌跡,時勢造英雄爾。當下,云計算、大數據時代來臨,誰又能順勢而起?

面對企業網這個大市場,大家都在搶。在這一波的技術浪潮下,別的不好說,但思科的衰落有目共睹。你認為呢?



爭戰 企業網 企業 華為 思科 那些 事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391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