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手術可續光明可惜他付不起

1 : GS(14)@2015-04-30 08:49:06

【本報訊】「最大嘅希望係減輕病情嚴重性,想喺世上睇多啲嘢!」雖然,他不是劇集「衝上雲霄」的機師,肩負將乘客安全送到目的地的重任,但曾任機場保安員的褚伯,同樣守護過不少港人旅客,也在當年狹小的啟德機場見盡中外旅客,可是近年他的雙眼先後患上黃斑病,現時視力僅餘一米,他只有個簡單願望,就是治好雙眼,用餘生好好看清楚這個世界。記者:馮詩媚73歲的褚伯,自1988年在已消失的啟德機場任職保安員,在閘口見盡悲歡離合,前港督回英述職,他曾護航上機:「嗰日我企喺頭等機艙入口,有架Benz駛到飛機旁邊,有位外國人上機,原來係港督衛奕信。佢好隨和,唔係搭私人飛機,亦冇特別座位,同其他乘客一樣。」他見過大人物,亦曾遇過大大小小的突發事件:「有人報警話機上有炸彈,要疏散幾百個乘客,仲要立即安排佢哋去安全位置,人多自然亂,驚佢哋心急跌倒,好彩嗰次喺虛報,冇人受傷。」在啟德機場做了7年保安員,因得知機場將搬到大嶼山赤鱲角,他擔心返工不便而辭職,將畢生積蓄和朋友合資在葵涌開大排檔,可惜生意不太理想,1年後「執笠」;輸了身家,他未有氣餒「蝕咗都冇辦法!不過就返唔到機場做,轉去地盤做保安。」惡運由此接二連三,在2000年某日,他正在地盤工作:「當時上樓巡查,點知扶手鬆脫,我由3米幾高跌落地,腎出血瞓咗幾日深切治療部。」康復後,褚伯繼續工作,5年前右眼視力突然轉差,更常常感覺右眼發脹和通紅,檢查發現患上黃斑病,當時本報曾替他籌得治療費用,可惜近月他割除大腸瘜肉後,又發現左眼患上黃斑病:「十萬個人只有一個會有呢個病,嗰個就係我!一米以外嘅人,眼耳口鼻我都睇唔清楚。」他更懷疑,眼疾是他第一份工的後遺症:「以前喺化工廠做電解石灰工人,每日工作8個鐘,其中一個過程,約每2小時10幾分鐘,用高電壓溶解電石,提煉風焊用燃料,喺提煉期間會發出3千幾瓦電極光(一般家用慳電燈膽約5至20瓦斯),醫生話有可能係眼疾源頭。」訪問中,褚伯常說眼疾是絕症,但他仍樂觀展望:「做人應該抱住一絲希望!」現時太太到親友家當家傭,平時只得褚伯一人在家,靠著3千多元綜援吃飯﹑交租及支付中西醫藥費,但他引述醫生指,左眼必須動手術,建議他可選擇3萬至4元的眼針治療或光動力療法,為求回復視力,褚伯希望獲捐助做光動力療法手術醫治,讓他看多點世界。「蘋果日報慈善基金」在「褚伯」首次發病時,已從S0003「醫療專戶」撥款約8,500元助他右眼的首針療程,惟近期左眼惡化,有待善長繼續發放愛心支持褚伯治療。「褚伯」捐款編號:C2868網上捐款:http://bit.ly/1nQRthE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430/19131073
手術 可續 光明 可惜 他付 付不 不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0070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