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野村打響申請合資券商持股51%第二槍,多家外資或緊隨

8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高莉在答記者問時提及,5月8日,野村控股株式會社等向中國證監會提交了設立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的申請材料,野村控股株式會社擬持股51%。證監會將依法、合規、高效地做好相關申請的審核工作。

至於野村證券在華合資券商究竟是哪一家,第一財經記者第一時間詢問,野村證券回應稱:“目前正籌備申請在中國境內開展證券業務的牌照,但是現階段不方便透露任何詳細信息。”野村證券投行部一位人士對記者表示,對於在華合資券商的具體事宜尚不知情。

野村證券是日本最大的證券公司,也是最早拓展中國金融和投資業務的境外機構之一。其前身為野村緒七在1872年設立的野村商店,1918年成立野村銀行。兩年後設立專門從事債券業務的野村銀行證券部。1925年該部獨立,成立野村證券股份公司。1946年總公司從大阪遷到東京。野村在日本國內有分社113個,海外國際子公司及分社、辦事處共30個。

巧合的是,同日,野村證券宣布,任命陸挺為野村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接替趙揚,並稱“他(陸挺)將帶領中國經濟研究團隊對中國的經濟走勢進行預測,並致力於影響中國發展的宏觀經濟專題研究,提升野村在市場的影響力和領導力。” 加入野村證券之前的兩年時間里,陸挺於華泰證券任職全球研究主管、全球銷售和交易主管以及首席經濟學家一職。

至此,這也是《外商投資證券公司管理辦法》(下稱《辦法》)發布後的第二家外資申請。《辦法》發布後僅5日,即5月3日,瑞銀(UBS)就表示已經申請中國證券監管機構批準其增持其在華合資券商股權至51%。

5月2日晚間,證監會官網“行政許可及信息公開申請受理服務中心”的“審批進度”一欄出現“瑞銀證券股權變更”的申請,狀態顯示“已獲受理”。據了解,該申請事項為瑞士銀行有限公司擬將持有的瑞銀證券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權比例從24.99%增至51%,實現對瑞銀證券的絕對控股。這表明,首家合資證券公司變更實際控制人的申請已獲證監會受理,進入審批程序。而幾日之後,野村證券也提出設立合資券商並控股的申請。

然而,頗為出人意料的是,市場普遍預期摩根士丹利(下稱“大摩”)大概率將緊隨瑞銀證券之後。截至目前,外資在合資券商的持股比例基本在33.3%。摩根士丹利是第一個將在合資券商中持股比例提高至49%的外資機構,近期也表示有意將在合資公司摩根士丹利華鑫的持股由49%提高至51%。

至於大摩何時會向證監會提出控股申請,大摩內部人士對記者表示:“具體何時提出申請,目前還沒有一個具體的時間表。” 不過知情人士也對記者稱,大摩應該不會等候太久。

業內人士認為,大摩在境內成立合資券商的目的絕不僅是財務投資,更多是戰略投資,他們要具有絕對的管理權。如今,控股合資券商的限制正式放開,大摩想必不會錯過控股華鑫證券的機會。

瑞銀、大摩已在境內設有合資券商多年,要實現51%的持股需要增持股份。“現在野村一上來設立合資券商,就可以直接申請持股51%,可以說是趕上了政策的好時候。”某合資券商人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此前,多位外資行人士對記者透露,提高持股比例涉及到外資行從當前持股方手中買股份,該過程需要與其他股東談判,因此並非一蹴而就,需要不短的時間。

過去多年來,合資券商受監管不確定、文化理念差異等因素影響,部分無法實現既定的計劃,20多年時間里,出現了許多分分合合的資本故事。例如,2017年10月,摩根大通與第一創業“分手”,將其所持一創摩根33.30%的股權過戶至第一創業證券股份有限公司名下。

與大部分後期成立的合資券商不同,高盛高華和瑞銀證券是比較早的一批,也是全牌照券商。而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一創摩根等稍晚一點成立的合資券商則需要分別拿一級市場和二級市場的牌照。按照監管層的要求,必須在一級市場,也就是IPO市場連續三年盈利,才可以進入二級市場。

盡管合資券商之路挑戰重重,但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仍然吸引大批外資機構紛湧而至。

目前,合資券商主要有高盛高華證券、瑞銀證券、東方花旗證券、中德證券、摩根士丹利華鑫證券、第一創業摩根大通證券、申港證券、華菁證券,還有未開業的東亞前海證券、匯豐前海證券等,眾多合資券商還在等候監管審批。

野村 打響 申請 合資 券商 持股 51% 第二 二槍 多家 外資 緊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705

美方打響貿易摩擦第二槍,中方作出對等還擊

中美貿易摩擦再升級。在美國拋出針對160億美元中國商品的關稅挑釁後,中方立即給予同等反擊。

8月8日晚,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表示,美方決定自8月23日起對16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25%的關稅,又一次將國內法淩駕於國際法之上,是十分無理的做法。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表示,中方為維護自身正當權益和多邊貿易體制,不得不做出必要反制,決定對160億美元自美進口產品加征25%的關稅,並與美方同步實施。

幾乎在同一時間,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發布《國務院關稅稅則委員會關於對原產於美國500億美元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公告》(下稱《公告》),公布了對美加征關稅商品清單二的商品,並指出自2018年8月23日12時01分起實施加征關稅。

第一財經記者查閱《公告》發現,此次中方征稅清單上共333個稅則號,其範圍涉及冶金原材料,包括煤、航空煤油等能源產品、基礎化學品,各類大中小型車輛,自行車及配件,光纖,核磁共振等產品。

清華大學中美關系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美國特朗普政府的一系列行為表明它試圖使用更大的賭註對中方施壓,並企圖令中國簽下城下之盟,只要中方頂住,對方就不會得逞。

美征稅將增加其國內采購成本

美國於當地時間6月15日宣布對從中國進口的約500億美元商品加征25%的關稅,其中對約340億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實施加征關稅措施,此次針對160億美元商品加征關稅為其第二階段的關稅措施。

此前在7月24~25日,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就“301調查”結果擬對160億美元進口自中國的商品加征關稅舉行公開聽證會,在該會議上,美國化工、電子、太陽能等行業的代表紛紛發言,壓倒性地反對特朗普政府對華進口商品加征關稅的行為。

以第一天為例,聽證會共安排了8組61位代表發言,其中僅有6人在發言中贊同美國政府對華加征關稅的行為。

不過,最終在會議上抗辯的大部分產品還是被納入了美方清單。根據此次USTR被征稅產品清單可以看到,目前的征稅範圍包括摩托車、蒸汽輪機以及半導體等產品,而看到最終清單的美國相關利益攸關方均表示“非常失望”。

美國半導體工業協會會長諾伊弗即在聲明中表示,該協會此前已用最強烈的措辭向特朗普政府說明,對從中國進口的半導體產品加征關稅將會損害美國芯片制造商的利益。

此前國際半導體產業協會(SEMI)提供的數據顯示,在半導體貿易領域,美國對華一直保持著順差,且從中國進口的逾四成半導體產品的生產企業不是美本土企業就是美資企業,為此,SEMI強烈要求USTR在關稅清單上去掉20項半導體產品。

此次USTR在聲明中表示,最終的關稅清單包含了此前6月15日公布的284個關稅項目中的279個。

參加了上述“301調查”公開聽證會的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合夥人孫磊律師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對比清單可以看出,美方沒有對6月20日公布的160億美元產品征稅清單進行增補,以替換前述被排除的5個稅則號。

其所在的中美律師團隊就前後清單對比後得出結論,即被排除的分別是海藻酸、切割機、特種集裝箱、浮動船塢以及超薄切片機等五類產品。初步評估認為,前述5個稅則號項下中國產品對美出口數額,不會對美方確定的160億美元征稅產品規模造成實質性影響。孫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由於獲取數據的原因,目前無法準確被排除五個稅則號的規模,但應該不會上億(美元)。

孫磊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根據美方此前公布的產品征稅範圍確定原則,律師團隊認為,USTR排除前述五個稅則產品的主要考慮為,此類產品的美國本地和第三國在數量或者質量上難以滿足美國國內需求,被排除的5類產品幾乎均屬於最終產品,替代性低條件下征稅損害美國消費者。

“其征稅的唯一結果是增加其國內采購成本,而不會降低中國出口。”孫磊表示。

確實,在征稅清單公布後,美國商會、半導體工業協會、全國零售商聯合會等美國業界代表立即表示反對,並呼籲特朗普政府懸崖勒馬。

據新華社報道,美國全國零售商聯合會會長馬修·謝伊表示,這是特朗普政府朝著拋棄稅改紅利邁出的又一步,這些關稅對於美國消費者和工人意味著巨大風險,“趁著我們還能爬出去,就別給自己挖更深的坑了”。

美國消費者技術協會也警告,美中經貿摩擦繼續升級會傷害美國小企業和消費者的利益。該協會表示,對華關稅威脅將鼓勵中國從美國以外的國家進口商品,這會令美國企業處於不利競爭地位。

美國商務部日前公布的數據則顯示,今年上半年美國貨物和服務貿易逆差總計2912億美元,同比增長7.2%。這表明,加征關稅不能有效縮小貿易逆差。

聽證會細節變化突顯美方“小心思”

8月初,美方還發布聲明要把對中國2000億美元輸美產品的征稅稅率由10%提高到25%。

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隨即在8月2日表示,美方不僅不顧全世界的利益,甚至也不顧美國普通農民、企業家和消費者的利益,對中方玩弄軟硬兼施的兩手策略,這種做法對中方不會有任何作用,也使世界上反對貿易戰的國家和地區感到失望。

孫磊表示,美方在之前有關160億美元的聽證會上反複問到,該產品的替代性強不強,有無替代品?

實際上,美方在選擇征稅的貨品稅號時有兩個原則,第一,可替代性強;第二,對國內產業直接的消費影響要小。不過,孫磊表示,目前其騰挪空間已經不大了。

孫磊解釋,在中國對美出口的價值5000億美元產品中,此前的500億美元就是從這5000億美元產品中篩選出來的,認為可以征稅(對美消費者影響小),而現在又要從剩下的、已經篩過的4500億美元產品中再找出2000億美元產品,難度很大。

中國對美國出口產品的三分之二都屬於日用消費品,征稅時美方不可能把所有的這些商品都排除出去。曾常年處理中美“雙反”案件的周世儉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如果以2016年數據計算,在玩具方面,美從中國進口占比高達86%,旅行箱包占61%,鞋類占60%,家具占44%,紡織品服裝占37%,機電產品占27.1%;此外,筆記本電腦和平板電腦占94%,數碼相機占40%,家用彩電占27%,美國不可能把所有的這些商品都排除出去。如果征稅,最終成本則會轉嫁到美國消費者身上,這必然帶來美國日常消費品價格的大幅上漲。

不過,值得註意的是,針對其征稅稅率提高一事,8月7日USTR方面也發出通知,指出要延長公共評論的時間,且聽證時間有可能延長。

具體而言,正式評論的時限從原定的8月17日延長到9月6日,同時原定8月20~23日的聽證會有可能會延長,而是否延長則將取決於“要求參與聽證的額外的感興趣人群”。

USTR在聽證細節方面的變更,突顯了美方在此方面的“小心思”。

孫磊對第一財經記者進一步表示,實際上,對於美方而言,聽證會的程序是必要的,但對他沒有拘束力,即便不聽證,看看公共評論也是可以的,其往後延時的行為,也許是美方想為溝通留出一些時間。

中國商務部發言人此前表示,對於美方升級貿易戰的威脅,中方已經做好充分準備,將不得不作出反制,以捍衛國家尊嚴和人民利益,捍衛自由貿易和多邊體制,捍衛世界各國共同利益。同時,中方一貫主張通過對話解決分歧,但前提是必須平等相待和信守諾言。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楊小剛

美方 打響 貿易 摩擦 第二 二槍 中方 作出 對等 還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05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