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抓到對手小辮子 想透3件事再出手

2013-10-07  TCW
 
 

 

好不容易抓到長官的小辮子,要越級告發他,讓他嘗嘗被整的滋味?還是要網開一面?

這是《半澤直樹》劇中最精彩的一堂課。敵人,一定要殺死嗎?

殺傷力夠嗎?貿然出手恐功虧一簣

此劇中的敵人學,第一個當頭棒喝是:抓到敵人把柄時,切忌見獵心喜!

當半澤拿到分行長和鋼鐵廠董事長一起吃飯的照片,才知道破產事件根本就是兩人陰謀,自己只是代罪羔羊。

「我一直因為自己身為銀行家,卻沒識破這次的假帳自責,毫無怨言的接受處分,但現在不同,淺野(分行長)做了銀行家不能做的事情,我一定要找到證據,把他從位子上拉下來。」半澤說。

打定以牙還牙主意的半澤,本可向媒體一舉告發,但他深入一想,這照片並無法成為分行長謀取私利的充分證據,於是,他決定按兵不動,先製造敵人的慌張,讓他自亂陣腳,並伺機套取司機口風,待關鍵證據一一取得後,才向敵人攤牌。

其間,他至少有兩次機會可以爆分行長的料,但他沒有,他選擇一次將敵人逼上絕路,讓對方連反擊的機會都沒有。

《孫子兵法》有云,「可勝在敵」,能否戰勝敵人,取決於敵人是否有隙可乘。如同貴為皇帝的雍正,對付日益跋扈的年羹堯,也得忍住心性,等了三年,形勢成熟才動手。

因此,拿到敵人把柄的第一刻,要先評估其殺傷力,是否可一刀斃命?若小辮子的威力太小,不如先存下來,等到殺傷力夠大,再出招。若貿然出手,勝負局勢可能一夕逆轉,自己反而屈居下風,功虧一簣。

當頭棒喝之二:當你握有可致敵人之命的撒手鐧時,要直接殺死敵人,還是刀下留人,得到更多?

對於栽贓自己的上司,半澤展現了刀下留人的智慧。

當半澤手握上司(分行長)之致命證據,雙方攤牌時,「我不打算原諒你,我要刑事告發你。」過去對他處處刁難,讓他背黑鍋的分行長,則聲淚俱下求和,「拜託你放過我,有沒有想去的部門,我跟人事部說一聲就可以過去。」

一般人被害到差點家破人亡,此時一定會狠踩敵人;半澤這時只要向警方或媒體公布證據,分行長立即身敗名裂,去吃牢飯。

但分行長的太太突然拜訪,含淚請託。

走回辦公室,半澤想到了自己的妻子,一人的錯禍及家人,他有些心軟。同時,他的心中也有了不同的謀畫,因為當敵人失去爪牙時,就已經不算是敵人了。

於是,他走回分行長辦公室,蹺著二郎腿開出條件,「營業第二部(銀行最菁英單位),調到次長以上的位子。之前你對我百般刁難,要把我調過去是難上加難吧!即便如此也要給我辦,不然我就送你去吃牢飯!」

原本分行長想踩著他的屍體往上爬,但是現在局勢反轉,半澤利用對方讓自己升官,還要求幫部屬調往理想職位。

如果半澤當時選擇直接消滅敵人,雖然殺了敵人,自己也得到升遷,但未必能轉調至最佳志願,部屬也無法同享成功。

換言之,直接殺死敵人,是最簡單的方法,也可讓自己洩憤,但職場高手會進一步思考:若不殺此敵,將其把柄永遠握在手中,或許可以拿來交換更大的利益。

該直接殺敵?懷柔轉為己用更高竿

另一個思考點:砍了此人,未來還有千百的敵人會補位,不如將其納入麾下好好利用。

這正是本劇最精彩的部分。在完結篇中,半澤抓到最大敵人──常務董事大和田,勾結外人,讓銀行產生呆帳,並乘機想拉下行長的證據。在眾目睽睽下,大和田依約向半澤下跪,半澤對敵人做到了百倍奉還。董事會上,所有的人都認為,大和田會被行長免職。

但數日後,行長單獨召見大和田。就像一隻沒有牙齒的老虎,大和田還想維持最後一絲尊嚴,卻掩蓋不住臉上的恐懼。

空氣凝結,不苟言笑的行長站起身來,平靜的宣布處分:「大和田,我解除你常務董事一職,降為董事會成員。」

大和田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來,嘴巴顫抖的問,「為什麼?就算對我懲罰性解雇我也無怨言,這樣解決真的可以嗎?」

老僧入定的行長看著大和田,意味深長的說出:「人的價值不能用錢衡量,銀行員不應該看錢,而是看人,我很尊敬身為銀行員的你。」

當場,大和田眼眶泛紅,第一次露出了認輸的表情,低下頭來,行長點醒對方回到銀行員初心,以智慧軟化敵人,堪稱是《半澤直樹》一劇中最有智慧的高手。

對行長而言,大和田既是一級主管,得力助手,但也是最大的敵人,隨時可能把自己取代掉,但當他抓到對手的致命把柄,行長非但沒有解雇他,僅把他降為董事會成員,還讓他位居高處。銀行上下都議論紛紛,「降職?沒有調走?這樣好嗎?」

「對待敵人最好的方式,不是消滅他,而是冷凍,明升暗降。」第一太平洋戴維斯台灣區董事長朱幸兒說。看過四次《雍正王朝》的她認為,真正有智慧的人,抓到敵人的小辮子時,不一定馬上砍他頭,一來把他留在身邊就近看管,二來,你若此時殺了此敵人,未來還有千萬個敵人會出現,不殺反降之,讓敵人轉為我用,並以其牽制其他人妄動,效用更大。

想得到什麼?展現風範更能收買民心

不殺敵人之因,也為建立領導風範。

身為領導者,「要執行懲罰時,自己的意見最不重要。」朱幸兒認為,當你對敵人(或叛將)的懲處方式,可能會失去民心,被認為逞兇鬥狠、心狠手辣時,此會傷害員工對企業的忠誠度,但如果不懲處,如何帶兵?

此時,她會先透過其他的主管去詢問同事們的看法,如果民意認為該留,就把懲罰程度降低,如果覺得此人不該留,她才會斬立決。

刀下留人,讓民心歸向,懷柔比報仇,更可以感化敵人。

就像半澤好友渡真利所言:「大和田這輩子再也不能對抗行長??把黑洗白的是行長。」

政治大學IMBA教授李瑞華認為,懲罰得先評估形勢,清楚目的,避免忽略民意而失控。劇中如果行長強硬懲罰大反派,必定會被認為格局狹小,夾帶私利報復政敵,跟壞人有何兩樣?

同樣的道理來看馬王鬥爭,為何手中握有監聽電話譯文、先發制人的馬英九,最後落得民心向背,甚至執政危機越滾越大?對比半澤,其一,馬不如半澤沉得住氣,只抓到對方的小辮子,就想對一線戰將斬立決。其二,馬不如總行長有智慧,未參透原來刀下留情,可以收服政敵,並收買民心的奧妙。

所以,敵人一定要殺死嗎?這堂敵人學,是下至小科員,上至總統,都得要不斷修煉的一門課。

抓到 對手 小辮子 小辮 想透 件事 事再 出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37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