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首推乾式熟成牛肉、飯店月子餐 劉恆昌 「打雜」十年的西華點子王

2015-04-06  TWM
 

站在台北萬豪酒店地下停車場前,迎面接待的人員,是西華飯店董事長劉文治的長子劉恆昌。掛名西華常務董事的他,早已在西華體系工作十年之久,隨著台北萬豪即將完工,近日才漸漸浮上枱面,展露他獨當一面的能力。

頭頂著工程帽,三十六歲的劉恆昌,熟練地介紹位於五樓挑高十米的宴會廳,尚在裝潢中的工地,像是一座大迷宮,每個轉角都長得相似,他卻可以快速分辨出口方向。

放膽衝 用國際規格,設會展貨用電梯「每天一大早就來這裡,下午六點工人下班後,再回西華飯店上班。」劉恆昌低調表示,他在台北萬豪酒店的角色只是「打雜」,看看工地的進度。但實際上,父親劉文治負責決策,而執行的工作就歸劉恆昌。

「我們有全台北市五星級飯店最大的貨用電梯,貨車可以直接開進來。」劉恆昌第一個介紹的設施,就是可以裝得下遊艇的電梯。原來這是他強烈堅持、終於說服劉文治之後才有的設計,也是台灣飯店業中唯一的一座。「如果我們是國際規格的會展飯店,怎麼可以沒有讓會展布置工程車進來的地方?」劉恆昌說。

台北萬豪酒店的所有空間尺度皆被放大,例如:可舉辦容納一千人以上的大型宴會廳,光是走道就有一米五寬,宴會廳後場則預留一千多坪寬敞的廚房空間給服務人員,劉恆昌強調,「我希望客人在台北萬豪用餐,永遠能吃到熱騰騰的菜。」「他人緣很好,和誰都能交朋友,很適合做飯店業,」採訪過程中,劉文治公開稱讚兒子,坐在一旁的劉恆昌顯得有些靦腆。劉文治育有二子一女,只有長子劉恆昌回家族企業參與飯店經營。

雖然劉恆昌至今才公開露面上媒體,但過去十年,他邊學習邊參與,其實西華飯店有幾項創新的服務點子,就是來自於他。

二○○四年夏天,劉恆昌原本準備在美國攻讀研究所,才念了兩個月,劉文治就說可以回來了,他的留學夢就戛然而止。

「我回台灣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去解散小西華飯店。」當時劉文治剛賣掉小西華飯店,他將後續員工人事問題、資產處理全交給劉恆昌負責,對於那年才二十五歲的他來說,壓力並不輕。

敢創新 天天和爸爸吵,也要推新服務「一開始跟著董事長工作很辛苦,每天都在吵架。」劉恆昌回憶,父親的管理風格非常實事求是,如果要提出新的建議,就要端出實際數字佐證,「例如,我打算在台北萬豪酒店提供酒窖出租服務,一開始他並不贊成,後來我算出租金投報率給他看的確有商機,才讓他點頭答應。」此外,西華是台灣第一家推出月子餐的五星級飯店,發想者也是劉恆昌。「這是很小眾的市場,熬煮又非常費工,常董會想做,是因為西華的老顧客差不多也有了下一代,市場開始出現這個需求,沒想到坐月子煲湯推出以來,受到不少老客戶青睞。」西華公關黃祖綺說。

劉恆昌的浪漫與劉文治的務實很互補。西華飯店外籍總經理夏基恩說,「Mark(劉恆昌)很有企圖心,會自我激勵,也擅長激勵別人。很多事他都希望是第一個做,他不要做市場上的跟隨者,他要當開創者。」夏基恩指出,劉恆昌的創新嘗試中,最成功的當屬○六年西華第一次推出的「乾式熟成牛肉」。在此之前,乾式熟成牛肉在台灣並不流行,也少有人聽聞。推出後,不只在顧客間形成回響,更帶動餐飲業界紛紛跟進。如今乾式熟成牛肉成為台灣人耳熟能詳的佳肴,代表當初西華的市場嗅覺靈敏。

西華飯店中餐總主廚高鋼輝說,劉恆昌常常有天馬行空的想法,不時會出考題考驗廚師。

由於西華飯店會在客人生日提供豬腳麵線,劉恆昌就強調,要讓客人有「感動的感覺」,高鋼輝想了三天,到底要怎麼讓客人感動啊?

他試了好幾種料理方式,都被退貨,最後他把豬腳炸過,把中間的骨頭剔掉,再把麵線塞進豬腳圈內,讓它看起來不像豬腳麵線,但吃起來是豬腳麵線,才過了常董那一關,「如果常董說『這個都嘛一樣』,我又開始煩惱了。」如果說,台北萬豪酒店開幕,是檢視劉恆昌接班的第一份成績單,那麼,這門修了十年的課,他也付出相當多努力。

為了搞懂台北萬豪酒店營造施工,這幾年,他每周二早上八點固定到潤泰集團,跟著潤泰集團總裁尹衍樑,參與公司內部的規畫設計會議;甚至,他還去念了台大土木研究所碩士學位,用功程度不輸父親。

打底深 磨練十年,還向尹衍樑學營造提起劉恆昌,尹衍樑對他讚譽有加,「小馬是我女兒的大學同學,他很優秀、很上進,潤泰的規畫設計會,他每周都很認真參與,幾乎沒有缺席。」為了觀摩世界頂級飯店的設計,劉恆昌與父親跑遍全球,參觀上百家飯店。拍照、作筆記是家常便飯,「每次回來還要分享給同事。」劉恆昌說。

隨著在劉文治身邊磨練了十年,是否到了接棒的時候?劉文治首度透露,台北萬豪酒店開幕之後,他將慢慢退居幕後,把營運管理交棒給劉恆昌負責。

「飯店開幕後,挑戰才正要開始。」劉恆昌明白,飯店投資金額龐大,不能說開就開、說關就關,要維持穩定的服務品質,必須靠眾多微小的細節累積而成,台灣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五至十年才有一家新飯店開幕,但現在一年就有十幾家新競爭者加入戰局,劉恆昌用他一貫謙虛的口吻,說明他不敢鬆懈的心境。

「小馬」高級料亭 原來出自少東小名西華飯店知名的餐廳很多,其中一家日本料理餐廳名字最特別,正是以劉恆昌的小名。

由於生肖屬馬,劉恆昌不僅英文名字取「Mark」,連小名都叫「小馬」,沒想到還有一個專屬的餐廳名字。原來是七年前,劉文治想將西華飯店地下室的餐廳,改裝為日本高級壽司吧,左思右想都沒有找到適合的名字,最後靈機一動,乾脆就拿兒子小名來命名,不難看出一開始就定位為大老闆無菜單私人料亭的意味。

去年餐廳正式改名為「KOUMA日本料理小馬」,找來日本知名室內設計師小博信打造全新用餐環境,增加私密性包廂,並請日籍名廚和知軍雄任料理長,要躋進米其林星級料理之列。 (梁任瑋)

首推 推乾 乾式 式熟 熟成 牛肉 飯店 月子 恆昌 打雜 十年 年的 西華 點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8386

核廢料乾式貯存 「最高標準」在哪? 台灣隱憂》核一廠除役計畫 疑點一籮筐

2016-03-14  TWM

台電擬在核一廠新建第二期核廢料乾式貯存設備,專家強調,須採用國際間最高標準。然而從台電對於乾貯設備的規畫來看,距離最高標準還有相當落差。

位於新北市石門的核一廠一號機將於二○一八年十二月停機,今年一月二十二日,台電公布「核一廠除役計畫」,全文多達十七個章節,其中關於「核廢料處理」的部分,近期成為熱議焦點。

計畫中載明,台電將在核一廠廠區內規畫新建「第二期用過核子燃料乾式貯存設施」,可貯存五七二○束的廢棄核子燃料。若加計核一廠已興建完成、尚未通過水保與環保的第一期乾式貯存設施,屆時,此地將有七千四百束的高階核廢料貯存胃納量。

「新北市絕對不可以成為核廢料處置場。」消息傳出後,新北市市長朱立倫以此強烈回應;而反核團體在既定的三月十二日反核遊行中,也新增「反對在廠內進行乾式貯存」的訴求。

核電廠除役後的核廢料該放哪裡?該怎麼放?這是問題的核心。

仿效美國原地乾貯

地質、氣候相對不穩定

根據除役計畫,「用過核子燃料處理方案為先在廠內乾式貯存四十年後,再運送至廠外的最終處置場。」換言之,「廠內原地乾貯」屬於過渡性處置;台電並強調,參考國際間的核電廠除役經驗,原地乾貯是普遍作法。事實上,就連反核人士也無奈表示,核廢料是人類無法處理的難題,在過渡階段,採取原地乾貯恐怕是選項之一。

原地暫存或許可被勉強接受,但是「該怎麼放」,以台電目前的計畫內容,卻令不少專家憂心忡忡。

首先,即使國際間普遍採取原地乾貯,但若以台電經常作為仿效對象的美國薩里(Surry)核電廠乾貯設施為例,地理條件就與石門相差十萬八千里。該電廠位於美國維吉尼亞州薩里郡,人口密度為每平方公里約十人,而石門的人口密度則是每平方公里約二五○人,加上地質、氣候相對不穩定,風險程度顯然遠高於薩里電廠。

因此,核一廠的核廢料即使原地乾貯,乾貯設備的材質與施作規格,都必須以國際間的「最高標準」為基本前提,不容絲毫折扣。

在除役計畫中,並未細述第二期乾貯設施的設計準則與需求,僅表示可參考先前核一、核二廠申請乾貯設施的安全分析報告。這部分,才是不少專家真正憂心所在。

舉例而言,目前核一廠的核廢料乾式貯存場,採用的密封鋼筒是使用三○四L鋼材, 三○四L密封鋼筒由多件鋼材經人工焊接(內外焊道長達五十四公尺)在台組裝而成。對此,台大大氣科學系教授徐光蓉說,美國核管會曾說明,建在海邊的核電廠若以不鏽鋼三○四L為乾貯筒材質,因受到海水鹽分中氯離子影響,容易在鋼筒焊道出現腐蝕、裂縫。

此外,核一廠乾貯密封鋼筒的外殼厚度為十五.九mm,即一.五九公分,鋼筒總重量為四.○八公噸,這樣的規格也被核工博士賀立維認為「嚴重不足」;他表示,參考德國所使用的核廢料乾式貯存筒,鐵壁厚達三十八公分,空筒重達一○五公噸,「厚重的製造,使得它能禁得起飛機的撞擊與飛彈的攻擊。」對於所使用的核廢料乾式貯存筒採焊接方式,非一體成形,也引起專家質疑。日本「原子力資料情報室」核廢專家澤井正子,日前受邀來台參與論壇時指出,採用焊接的金屬與混凝土護箱,除了容易產生腐蝕,焊接材料也容易劣化,因此目前國際所設計的乾式貯存筒大多為「一體成形」設計。

貯存筒非一體成形

焊接材料容易腐蝕裂化

事實上,早在一三年間,各界對核一廠第一期乾貯設施的規畫即有諸多質疑,台電當時雖陸續回應,但至今無法令外界疑慮稍稍降低,其中道理其實不難理解;首先,基於地狹人稠與多變的地理條件,台灣的乾貯必須採用最高標準規格,但僅就乾貯設施密封鋼筒的材質、厚度、重量、形態來看,顯然就已不是最高標準。

其次,從這次台電對各方質疑的第一時間回應,也讓人不免產生「態度輕慢」的觀感。在面對「高階核廢料還要原地存放四十年」的問題時,台電發言人林德福表示,「四十年是上限……,最快十年就可移出。」但在核一廠除役計畫中,精確載明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建造階段要到二○五五年才能完成,且強調「此目標時程至今仍有四十餘年」,兩者之間顯有落差。

至於林德福表示正在尋找無人島或準無人島作為核廢料終點站的說法,在台電一四年三月擬定的「用過核子燃料最終處置計畫書(修訂版)」中,二六八頁的內容裡更是隻字未提。

計畫與官方說法之間的矛盾,若非除役計畫有誤,就是主事者並不清楚計畫內容,無論如何,都令人感受到台電對於核廢料的輕忽。而如此態度,遑論最高標準,更是核一廠原地乾貯的最大隱憂。

核一廠反應爐的燃料池早已飽和,台電為因應,在核一廠區內興建乾式貯存場,計畫將用過的燃料棒,存放在這裡長達40年,引發民眾憂慮。

乾式貯存

乾式貯存是將燃料由反應器廠房內的溼式燃料貯存池移出,放到一個內殼是不銹鋼,外層以水泥密封的裝置。在水泥箱的上下緣,開一組通氣孔,以空氣對流的方式,將內部不銹鋼桶的高溫帶出。

撰文 / 許家峻

核廢料 乾式 貯存 最高 標準 在哪 臺灣 隱憂 核一 一廠 廠除 除役 役計 計畫 疑點 籮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938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