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屋頂光伏爭奪戰 電站上屋頂,號角吹響,「錢」景不明

http://www.infzm.com/content/83870

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號角下,曾經一文不值的屋頂變成了稀缺資源。身處困境的中國光伏企業四處尋找屋頂建電站,甚至用最原始的「百度地圖」排查可用的城市屋頂,然而轟轟烈烈的「尋找屋頂運動」背後實則隱憂重重。

瓜分屋頂

屋頂,在中國也成了稀缺資源。

過去半年,為尋得優質屋頂,商人們把各個城市「翻得底朝天」。從哈爾濱到海南島,從工業廠房、大賣場、體育場到部隊營房、監獄監舍,他們甚至坐在屏幕前用最原始的「百度地圖」逐個城市排查,不放走任何一個希望。

這並非拜中國房地產市場所賜,而是當下搞得熱火朝天的分佈式能源。

所謂分佈式能源,是相對於傳統的集中供電方式而言,是一種靠近用戶端的能源供給形式。隨著「第三次工業革命」風靡國際,分佈式能源在2012年得到了中國政府、學界和商界的高度關注。

簡單來說,第三次工業革命概念認為,分佈式發電將與互聯網技術緊密結合,今後,每個建築物都會變為一座發電主體。目前應用最為廣泛的分佈式能源,是建在城市建築物屋頂的太陽能光伏發電項目。

然而,要在中國的城市中找到適合建設光伏發電系統的屋頂,用阿特斯太陽能國內項目總監謝其紅的話說,是「難,真的難」。

過去半年,謝其紅手下二十多個人的團隊光去現場考察過的屋頂就在100萬平方米以上,把各個城市「地毯式」搜索一遍後,謝其紅收穫的屋頂不到十分之一。

這支尋找屋頂的大軍以新能源企業為主,華能、國電、中電投等五大發電集團,中廣核、中節能、南方電網等央企亦是領頭兵。「僅江浙一帶就被我們篩選過好幾遍了,除了自己找,還發動下面的供應商幫著找。」中廣核集團一位內部人士對南方週末記者說,他一個人看過的屋頂就不下100萬平方米。

而在河北保定,民企英利綠色能源董事長苗連生甚至將「找屋頂」這項任務從銷售部擴展至整個集團上下,連行政後勤員工都被動員起來為公司貢獻屋頂信息。

「到各個開發區開推介會,通過當地的物業公司,甚至用百度地圖放大每個城市的每個角落。」英利廣東分公司總經理武振磊說,他這半年的工作就是帶領團隊到每個工業園區挨家挨戶談屋頂。

國電龍源的一位項目開發經理甚至說,他現在已經開始關注未來規劃建設的大面積屋頂了,「要在建設之前就下手」,他說,現有的優質屋頂已基本被各大企業瓜分完畢。

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號角

光伏行業掀起這場「屋頂爭奪戰」的起因,來自於2012年下半年以來,「第三次工業革命」的大熱以及國內多項分佈式能源政策的啟動。

2012年9月底,醞釀已久的分佈式發電首次變成紅頭文件,國家能源局發佈了《關於申報分佈式光伏發電規模化應用示範區的通知》,鼓勵光伏企業積極申報分佈式光伏發電規模化應用示範區項目。

隨之,國家電網公司也一改往日對新能源的強硬作風,在10月底出台了《關於做好分佈式光伏發電並網服務工作的意見》,表示將通過一系列措施「歡迎、支持、服務」分佈式光伏發電並網。

財政部也不失時機地推出了第一批和第二批高達近4GW(1GW即1000MW)的「金太陽示範工程」。「金太陽示範工程」是中國自2009年開始實施的一項光伏產業扶持政策,計劃在2-3年內,採取財政補助方式支持光伏發電示範項目。

按上述政策預期,中國光伏將新增近15GW的市場空間。據業內測算,製造企業如果能夠佔有其中1/10的市場份額,按照10%的利潤率、20年的使用期計算,約有30億元的長期利潤預期。

高回報的誘惑讓本身處於經營困境中的光伏企業開始拚命申報項目,而申報的前提則是,先要在城市裡找到適合建設光伏發電系統的屋頂。

曾經一文不值的屋頂一時洛陽紙貴。

整個產業界的「尋找屋頂運動」讓原先「閒著也是閒著」的屋頂資源變得稀缺起來,那些屋頂資源的擁有者也頓時變成企業爭奪最激烈的客戶。

然而,讓飽受《第三次工業革命》一書鼓舞的新能源從業者感到失望的是,中國的建築物擁有者並不像美國人Jeremy Rifkin在書中描寫的那麼歡迎環保,那麼試圖降低建築物的碳排放。這些業主對新能源的漠不關心、猶豫不決以及待價而沽,讓轟轟烈烈的「尋找屋頂運動」變得進退兩難。

「做電站還不如賣廢紙箱賺錢」

過去半年,武振磊的團隊找過的屋頂包括工業廠房、物流中心、家具城、大賣場、體育場、學校等等。幾乎所有的屋頂尋找者都認為,最優質的光伏屋頂至少需要滿足三個條件:業主同意在屋頂建設發電系統;屋頂面積足夠大以確保規模效益;發的電可以賣出去以確保收入。

絕大多數優質的屋頂在第一個條件「說服業主」上就失敗了。無錫二泉太陽能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小型光伏企業,創業者陳華最近拿下了當地一個10MW的光伏屋頂項目,或將成為無錫市第一個光伏電站項目。為了湊齊10MW項目所需的屋頂面積,陳華經歷了一場跟十多家當地企業老闆的艱苦談判過程。

「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找到工廠負責人,做項目介紹,告訴他為什麼要在他屋頂上做太陽能發電,他將得到什麼好處。」陳華對南方週末記者說,得到的回覆往往是三個字,「不需要」。

目前,中國大多數分佈式發電項目都是採用合同能源管理(EMC)模式,這種上世紀70年代興起於西方的商業模式是一種以減少的能源費用來支付節能項目全部成本的投資方式,近年來得到了中國政府的大力支持,但實際運行時卻面臨業主缺乏節能動力的尷尬——大多數中國業主對節約的能源成本「毫不在乎」。越是大型企業,對節能回報越不在乎,而看重經濟回報的小企業,對屋頂的尋找者來說又意味著風險。

協鑫光伏系統有限公司曾找到過一個屋頂面積非常大的物流園,當物流園的業主聽完企業介紹說一年能為他節約近100萬元電費時笑了,這位業主說:「你知道我每年光賣廢紙箱能賣多少錢嗎?300萬,就是賣從廢紙箱上剪下來的塑料帶都不止幾十萬,何必要費這麼大勁在屋頂做什麼分佈式能源?」

屋頂業主的一連串問題讓很多談判的銷售代表無言以對。

項目火熱,隱憂重重

更讓光伏企業擔憂的是屋頂電站項目操作中的後續風險。比如,企業與屋頂業主簽訂的購電協議長達25年,而這家企業能否存活25年,能否保證25年都會照付電費就成為最大的不確定性。這讓光伏企業傾向於挑選國有企業、大型企業。在廣東,廣州本田、格力空調、比亞迪等大型企業的屋頂就成為爭奪最激烈的資源。

由於競爭者眾多,屋頂業主坐地漲價,項目開建之後提出各種不合理的附加條件等情況層出不窮,這導致2012年第一批「金太陽示範工程」的大量項目在開建時臨時更換地點或縮小規模,投資者損失慘重。

另一潛在隱憂在於,由於大量工業廠房屋頂都採用彩鋼結構而非混凝土結構,這讓屋頂的承重量和使用年限大打折扣。「彩鋼結構的屋頂使用壽命只有十多年,而光伏發電簽訂的協議卻是25年,兩者完全不匹配。」一位業內人士說,目前已經獲批的分佈式發電項目大都是彩鋼結構屋頂。

在「尋找屋頂行動」中,企業還發現,相對鋼鐵、汽車等用電量極大的行業而言,學校、醫院等機構用電量相對較少,即便有大面積屋頂,也難以產生經濟效益。「我們曾在江蘇的一個光電產業園屋頂上有項目,但現在LED行業蕭條,工廠停產,發的電沒人用,電費也收不上來。」一位要求匿名的企業界人士說。

為了拿下看中的屋頂,企業往往會借助地方政府,而地方政府又以企業在當地投資太陽能電池組件廠、解決用工指標或承諾納稅額作為交換條件。一些企業雖然一口答應,但心裡卻清楚在現有產能過剩的環境下絕不可能做任何投資,這也為未來的糾紛埋下了隱患。

一面是近在咫尺的肥肉,一面是可預見的風險,大量屋頂尋找者一籌莫展。他們有的好不容易申請到超過60MW的「金太陽示範工程項目,」但如今能落實屋頂的寥寥無幾;有的因為面對眾多業主,已陷入一場曠日持久的討價還價中。

未來怎麼辦,「大家不是不想,是想了就沒法幹了。」一位尋找屋頂的光伏企業人士慨嘆。

屋頂 光伏 爭奪戰 爭奪 電站 號角 吹響 不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7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