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黑客暴利生意 ——一個黑客的自白

http://www.chuangyejia.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123&id=5947

他們日進萬金,揮金如土,紙醉金迷,他們是隱秘黑客產業鏈的暴盈者,他們是一群沒有信仰的金錢奴隸。

  口述/前黑客B先生

  整理/本刊記者 辛建軍

  編輯/盧旭成

  2011年12月21日上午,有黑客在網上公開了中國最大的開發者社區CSDN網站的用戶數據庫,600餘萬個註冊郵箱賬號和與之對應的明文密碼洩 露;12月22日,網上接著曝出人人網、天涯、開心網、多玩、世紀佳緣、珍愛網、美空網、百合網、178、7K7K等知名網站的用戶賬號密碼遭公開洩露 ⋯⋯

  堪稱中國互聯網史上最大規模的用戶信息洩密事件,再次讓大家對黑客以及其背後的隱秘的產業鏈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以下為一個黑客的口述。

 

  盤下一家肯德基的「教父」

  那個靠做黑色產業發家,後來洗白,花800萬元盤下一家肯德基店的人,我們叫他教父。

  2003年年底,我加入了一個QQ群,那個群當時在技術性入侵領域很有影響力,無數人想進入,可以說是一位難求。群裡的聊天記錄每天能有3000頁, 大家都非常純真,純粹是為了交流技術。2004年,教父可能在黑客基地報名學了點簡單的東西,但是學得又不太明白,他進入了這個群。在群裡,我親眼見他和 群主討價還價買賣17173(一個遊戲門戶網站)的權限,群主開價700元,教父說我就500元,一年半以後,同一個權限有人開價15萬元購買。

  那個時候,大家都沒想到靠17173的權限還能賺錢,說白了,其實就是獲得網站控制權,掛馬,然後獲得用戶賬號密碼去網遊《傳奇》、《魔力寶貝》裡盜號。後來我找人打聽了一下,教父這單可能賺了兩三萬塊錢。

  教父真正開始立業,是在2004年時去做中國台灣的遊戲市場,他是先行者。他自建渠道,跟台灣當地人合作,在盜取網遊賬號後,由當地人負責賣遊戲裝 備,交易的錢被匯入當地人用假身份證開的賬戶裡。從2004年下半年到2005年上半年,教父在台灣賺了估計能有500萬元。台灣人被搞怕了,後來很多網 站都禁止大陸人訪問。後來教父又去做韓國和美國的遊戲市場,等到他2008年洗白那會兒(20歲),賺了絕對不少於2000萬元。他是一個很高調的人,經 常在群裡說他去哪個國家玩了,買了多少棟房子,買了什麼車之類的。

  教父的技術並不高超,但他有商業頭腦。不從技術角度出發,純講入侵水平,國內黑客一直都不弱於世界頂尖國家,可能比美國、俄羅斯還要強,中國人能算計,在入侵思路方面比較聰明。

  我親眼見過一個例子。2004年年底,有個黑客端著筆記本電腦進了一家五星級酒店,第二天他出來的時候,電腦裡存著這家酒店所有的客戶數據。這是酒店競爭對手給他下的單子——把客戶都搶過來。從談判到見面交易我都陪他去,後來這批數據賣了129萬元。

  還有一件事也是我親眼所見——在電商網站搶單。長沙有一幫人,在各大電商網站的數據庫裡裝後門,實時在本地更新數據庫或直接進入電商網站後台看數據。 他們一般挑貨到付款的顧客,只要一看到有人下單,立馬在最短時間內發貨,動作比電商網站的物流快,冒充該網站讓顧客簽收。等顧客下單的貨真正到的時候,他 肯定就拒收了。這夥人專挑服裝、成人用品、減肥用品這些出貨量大的品種,每個網站偷三五單,網站很難發現。但他們在四五十家網站偷,一年下來淨利也有 2000多萬元。

  比這更黑的生意是通過網銀或信用卡偷錢,但也更危險。很少有人敢在國內做,我以前有兩個手下因為做這個,現在還在牢裡待著。我知道有個人在澳大利亞偷 中國國內的網銀,他雇了一些台灣人和香港人來大陸,每個月付他們一萬塊錢,讓他們幫忙取他從別人網銀賬戶裡轉過來的錢。他曾經截過一張圖給我看,那是他弄 到的一張銀行卡的打款記錄,卡主人每個月的打款金額都在1000萬元左右,我記得很清楚有一筆是打給台灣一家唱片公司的,備註裡寫著「周杰倫演出費」。銀 行的U盾有沒有用我不知道,我自己用的是工行網銀,之前我試驗了一下,至少一代U盾算法不強,是可以複製的。

  網上流傳賺5000萬元的黑客我沒見過,但賺1000萬元的不少,我在北京有很多這樣的朋友,他們大多沒有正經工作,也不出名。但說句實在話,他們都 是打工的人,這條產業鏈上真正的大魚是渠道商。有人給渠道商下單了,他們就會雇一些人來找黑客談價錢,這都指不定倒幾次手了,可惜我沒有接觸過渠道商。

  中國黑客在韓國鬧得也很厲害,韓國現在被搞得比台灣當年還要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我手裡有4000萬韓國網民的數據(2011年韓國人口總數5051.5萬),而且他們實行實名制。

 

  黑客圈生態

  我是上大學以後接觸黑客圈的。我遇到了很多拿個簡單工具到處攻擊的菜鳥黑客,我在研究他們的同時對黑客技術也有了些興趣,心想「不過如此」,之後我就 開始自己下載工具,給別人裝個木馬鬧著玩,嚇唬嚇唬對方。再往深裡研究,我慢慢接觸到了一些掃瞄器、入侵工具,自己也到處看一些相關的原理,因為我大學讀 的是數學,跟計算機關係比較大,一年之後,我差不多把入侵需要的東西全學會了。那時候我就算是圈裡人了,每天跟一個小團體在一起探討技術。

  後來,有一個叫孤獨劍客的人開了一個網站「黑客基地」,我就去聊天室裡當講師,給別人做VIP培訓,講入侵,每週一節課,他們一節課給我200塊錢。 那個時候也沒有什麼法律觀念,每節課都拿別人的網站做試驗。比如這節課我要講這個漏洞,我就去找符合條件的網站,先把漏洞留好,講課的時候現場入侵,一步 步解說,工具發下去之後再把步驟說一遍。當時禍害了不少網站,我印象裡有網易的分站。

  但實際上入侵靠的是經驗,靈活應對各種情況,比如快速判斷這個地方會不會出現弱口令、有沒有驗證等。技術手段說白了,如果天天學的話,兩三個月足夠。 現在高明的攻擊手都不會那麼累,他會使用社會工程學的一些方法,比如他通過跟你聊天知道了你們公司的部門組成,如果你們是按部門排座位的話,他接著就能推 算出你們的網絡構架,他的攻擊能變得更加精準;再比如他通過掛馬獲得了你們老闆郵箱的賬號密碼,他用這個郵箱給你們的同事發一封郵件,要求獲得網絡管理員 的賬號密碼,基本員工都會中招。當然,技術高超的攻擊手能解決一些更複雜的問題。

  挖掘漏洞的人是我最佩服的,因為他直面系統。這是一個非常非常枯燥、我看見就想吐的活兒。圈裡有名的一位挖掘者,三個月不出門,全吃方便麵。所以擅長挖掘漏洞的人都不擅長入侵,因為他沒時間。

  黑客圈其實也是拼人脈的,因為得拿到漏洞才能由程序員去製作入侵工具,你人脈廣,才有人願把漏洞送給你或跟你交換。圈裡把沒公佈的漏洞叫0DAY,如 果剛好趕上這個網站有0DAY漏洞,也許我一秒鐘就能把它搞定。一個0DAY漏洞能換50個普通漏洞,拿去賣市價可能有幾十萬元,還有一些女黑客為了騙 0DAY漏洞情願跟人上床,所以圈裡人也把我們這個圈叫「娛樂圈」。

  我在「黑客基地」講了半年課,技術提升比較快,因為給別人講東西自己得先會,一些以前沒注意的東西,在講課的過程中重新學習到了,慢慢地我在圈裡有了 些名氣。大學最後一年,我想賺點錢,剛好有人給我下單子,讓我去一個全國性網站掛馬。他收我「信封」(一個賬號加一個密碼叫一封信),一封一塊錢,我一週 大概有700-800元的收入。然後,他拿這些賬號密碼去《傳奇》裡面撞庫盜號。

  2004年,我從河南、安徽、廣東、遼寧一共湊了9個人組成工作室,我們租了個100平方米的房子弄成上下鋪,兩個帶媳婦的住兩間,剩下5個人住單 間。我們分頭去攻擊網站,靠得來的賬號密碼去網遊裡盜號。我們中有人能挖淺顯的漏洞,但系統漏洞挖不了,寫程序的也不多,入侵工具我們寧願去買,穩定性比 自己做的好些。我們當時還特意分出來一個女生管後勤。

  2005年左右,我不太想做這個了,圈子裡其實很多人都在偷偷摸摸地做,但都不好意思說出來,怕別人鄙視,說你怎麼玷污了我們的精神?那個時候大家還 信奉有什麼東西就得公佈出來共享,入侵一個站點大家一起玩。其實我自己也是那種很糾結的心理,搞技術的還靠這個賺錢?但後來發現,都他媽有人賺幾百萬了, 我想想,還是偷摸著回去搞吧。

  黑客產業在 2006年的時候最兇猛,國內國外都兇猛,韓國、巴西、越南的網遊市場都被中國黑客搞過,我記得我還搞過馬來西亞的。後來有個國內網遊公司的工作人員跟我 說,馬來西亞市場運營得不怎麼好,自從某月被批量盜號後就不行了,我心想這事兒我多虧沒跟你說。馬來西亞代理公司的老闆給我打電話,說我每個月固定給你 錢,你別搞我們了,我們也快不行了⋯⋯那時候法律還沒管到這塊,他抓不了我。

  我做這行屬於斷斷續續的,比如這個月賺了50萬元,那我就出去玩,花光了回來再做,如果按全工作時算,前後可能也就干了三四個月,加起來也就賺了 200來萬元。這種錢花得可真快,動動鼠標就得到的我不會珍惜,我和女朋友出去玩都是住五星級酒店,有時候懶了經常跨省打車。

  後來我女朋友說,我們要結婚了,你別幹這個傷害人的事情了,於是我就徹底退出了。

 

  沒有信仰,只有喪心病狂

  從中國有黑客開始,我就開始接觸到一些網站的用戶賬號密碼庫,它們明文保存密碼,真是腦殘的行為。但以前我都是亂扔,新浪、天涯的我都直接刪了,心想哪有硬盤存這些東西,那時候沒有遠見能看到這些也是能賣錢的。

  中國黑產圈子裡的人有些喪心病狂了,講道義、講信用的人很少,大家都沒有信奉的規則,明的暗的都沒有。中國為什麼沒有維基解密?因為大家都沒有信仰再 加上文化程度低,很多人連世界觀、價值觀都沒了,當他們碰上法律不健全、看似自由的網絡世界,這個圈子能變成什麼樣子可以想見。

  當年我做黑產的時候,經常幾個人在一起討論:哎呀,真墮落啊,我們幹這個!但年輕人,沒有那麼多是非觀念,我們甚至在盜取一個網遊賬號後會這樣安慰自己:又拯救了一個網癮少年!

  我現在也沒什麼理想和信仰了,以前還會有一種精神,想在中國黑客圈佔有一席之地,我分享一些東西,讓大家覺得你這人值得尊敬,我會有一種成就和滿足 感。但是2006年之後,這個世界就變了,從業者增加了,我現在認識的這些人,基本都是在2005年之前就接觸過,2005年之後才進入的,我一個都不認 識。

  CSDN樹大招風,它的數據庫當年人手一份。今年年初我開始有意收集能接觸到的各個數據庫,想著以後還能寫本書,證明自己當年也牛逼過。當時有人想 50 萬元預訂我這些庫,我說不賣,我知道你想幹嘛,不就是寫個程序然後找網遊挨個盜號嘛。所以這次賬號密碼大規模洩露,還代表著新一輪的網遊盜號狂潮要到來。

  我還是懷念當初的那種日子,去名人的郵箱、網站看看,在群裡貼貼王力宏的ICQ聊天記錄,能知道別人不知道的信息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黑客 暴利 生意 一個 自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25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