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疑似張子強黨羽 涉勒索 郭炳湘4億

1 : GS(14)@2011-03-19 20:09:28

2011-3-9 EW
新鴻基地產非執董郭炳湘,險些再次成為綁架獵物!○九年九月,郭炳湘母親郭鄺肖卿、他太太李天穎及李胞弟、整形外科醫生李天澤,先後收到自稱是已被正法的「賊王」張子強黨羽的勒索信,索價四億元,警方火速拘捕兩名疑犯。

勒索案本周一開審,李天穎眼泛淚光的說,勒索信勾起她當年從張子強手上營救丈夫的痛苦回憶,可見十四年前被勒索六億的陰影,至今仍未煙消雲散。

第一次收到恐嚇信,以為是惡作劇。」李天穎周一在庭上作供時說。法庭文件披露,○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她首次收到勒索信,信件是寄往郭老太的南灣道住所,信封寫着給「郭李天穎」外,內裏卻無物。

同年十月十二日,第二封勒索信寄到她胞弟李天澤的醫務所,內藏紅色信封,指明要交給李天穎,她看罷驚覺事態嚴重,皆因信件署名「張〈Z〉」,還附有一張記憶卡,內存四張照片,第一張中間有英文字母「Z」,旁邊有郭炳湘樣子;第二及第三張則是一個蒙面人,身穿墨綠色衫和戴白手套,腰部圍着炸藥,左手拿着印有郭炳湘、郭炳江及郭炳聯樣貌的剪報;第四張則是新鴻基中心外貌。這一切,都令她聯想到曾綁架丈夫的「賊王」張子強。

「阿張(張子強)曾跟我說他綁架李嘉誠個仔時,在身上綁滿炸藥去見李嘉誠。」李天穎續說,那次營救郭炳湘的經歷太痛苦,令她認真對待恐嚇信。她又稱當年見過張子強,張說自己有同黨,令她相信今次勒索是張的黨羽所為。控方律師追問當年付了多少贖金營救郭炳湘,她突然眼泛淚光激動地說:「夠啦!我唔想再講呢件事,it's very painful for me!」法庭文件披露,○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郭老太亦收到勒索信。疑犯更附上郭炳湘行蹤的偷拍照片,勒索四億元,郭老太擔心兒子再被綁架,翌日報警。警方憑八達通資料、手機通話及短訊紀錄等,鎖定兩名疑犯陳威行和郭炳根,同年十二月十六日在旺角朗豪坊拉人。據悉,警方在一名疑犯家中找到跟勒索信所用的同款郵票,電腦內亦有數十張郭氏兄弟照片。

母親拍板六億救人

郭炳湘十四年前遭張子強綁架,被禁錮七日,本刊曾獨家披露郭家瞓身營救經過。當時郭老太、李天穎等人不惜付出六億元令郭炳湘獲釋。

綁架發生於九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晚上,郭炳湘獨自駕車,駛到深水灣道時,被張子強用車強行截停並擄走,藏在大欖隧道旁的馬安崗村村屋。其後,張致電郭炳江說捉了郭炳湘,更膽大包天要求郭家派人到灣仔新鴻基中心接他,郭炳江惟有安排張到舊山頂道的帝景園密會。

除了郭炳江,李天穎和新地一名高層一起見張子強,郭直截了當問張:「想要幾多錢?」但張只要了新地高層的手提號碼就走了。翌日早上,張再致電郭炳江索取一千萬美金(約七千八百萬港幣)作見面禮,後來又改要五千萬港元。

張子強同日下午再來電,一時說要幾百億港元,一時又說要新地股票,玩弄郭家於股掌之中。直至第四天,愛子心切的郭老太決定參與營救,帶同李天穎和郭炳聯,跟張子強在帝景園講數。「郭老太主動開價五億,最後以六億成交,張子強說見錢就放人。」知情者說。

十月三日早上,郭家火速預備六億現金,即六十萬張一千元紙幣,放入廿多個紅白藍袋,再塞滿兩部平治汽車,由兩名新地高層駕車到張子強指定的中環一條小巷,連車帶錢交收。

直至五日中午,郭老太終接到郭炳湘電話,他說:「佢哋放番我出來,我無事啦。」郭老太立即派人到新界把他接回家。

據悉,郭炳湘被禁錮期間,被鎖在一個細小木箱內,更曾被毒打,令他受驚過度,其後被醫生診斷患有躁狂抑鬱症。

第二封勒索信

請勿試圖挑戰我們的底線

願望盡快履行已訂的承諾

SMS XXXXXXXX

XXXXXXXX

       張<Z>

第三封勒索信

郭鄺肖卿太太:

你好,希望你一切安好!早前我們寄了兩封信給你,但你選擇迴避,而不與我們溝通,令我們懷疑誰指使你這樣做。無容置疑,這樣草率的決定是一個重大的錯誤,將你家族的興旺和後代的安全作為賭注值得嗎?

我們是有原則和有信用的人,已經在監獄辛苦地度過十年,而且喪失了五條人命,我們會拚命爭取一切,希望你履行承諾。

實話實說,我們的性命加起來,比起你們家庭任何一個成員來說,根本不算 甚麼。

撰文、攝影:時事組

設計:美術組
2 : GS(14)@2011-03-19 20:31:39

2011-3-17 NM
張子強軍團再綁郭炳湘   

張子強,香港犯罪史上的頭號大賊,曾策動多宗驚天大案,更狼到綁架兩大富豪,李嘉誠大仔李澤鉅和新鴻基郭氏家族的郭炳湘。

他不但成功將十六億元贖金拿到手,還有本事令當事人不報警。

一代賊王以為逃得過香港的法網,萬料不到內地上大人要插手,最後終於在內地被捕,更落得被打靶的下場,結束傳奇一生。

首領死後,群賊無首,他的犯罪軍團亦被內地公安打殘。

估不到十二年後,其中兩名黨羽在山窮水盡下竟然想到追尾數,向郭家追收十二年前收剩的四億元贖金,還暗示會背棄張子強生前許下不再搞李家的承諾,打算稍後向李家埋手。

可是,這兩名已一把年紀的黨羽有勇無謀,留下許多蛛絲馬跡,被警方一網成擒,上週因串謀勒索罪被重囚十年。他們今次重施故技,不單連累家人受查,還差點將早已四散的昔日黨羽拖落水。

○九年九月二十三日,兩名男子行色匆匆,將一封信投進郭家位於淺水灣南灣道的大宅,跟着急步離去。

這封神秘信件,抬頭是郭炳湘妻子李天穎,信內附上三張信紙和一張記憶卡,信紙上寫上英文字母「Z」,旁邊用箭嘴指向郭炳湘的相片;記憶卡內則有一張蒙面人腰纏炸彈、手執雜誌掩面的相片,雜誌印上郭氏三兄弟的合照。

信件明顯衝着郭炳湘而來,郭妻起初覺得可能是惡作劇,但曾任總警司的新地保安總監陳鐵堅建議報警,案件交由港島重案組跟進。

不到一個月,十月十二日郭家再收到第二封信,今次寄到郭妻當醫生的弟弟李天澤的中環診所,信件指明轉交郭妻,並寫着「請勿試圖挑戰我們的底線,懇望盡快履行已訂的承諾」,署名一個「張」字, 旁邊括着「Z」。

恐怖經歷

今次郭妻意識到事態嚴重,不禁聯想到九七年丈夫被張子強綁架一事。「收到第二封信我好唔開心,I was very upset and depressed!」郭妻上週在庭上供稱。多年來一直否認郭炳湘曾被綁架的郭家,首次由郭妻公開披露當年的恐怖經歷。

九七年九月廿九日傍晚,時任新地主席的郭炳湘下班後如常駕車回家,駛經海灘道時,坐駕突然被兩架客貨車前後包抄,跟着被幾名男子拖出車外並拉上客貨車被綁架。

郭被禁錮在新界元朗馬鞍崗的村屋,最初他的態度很強硬,堅拒致電回家求救。綁匪於是脫光他的衣服,將他塞進一個木箱,逼他蜷曲身體屈在木箱,大小二便都要在木箱解決,更不時拉他出來毆打洩憤。郭抵受不住折磨,終於屈服致電家人。

郭妻清楚記得當日收到噩耗時的情況,她正等候丈夫回家吃晚飯,但至晚上仍未見人。「佢係喺九月尾俾人綁架,之後係國慶放煙花。」她向警方說,後來收到二弟郭炳江通知,說其夫被綁架了。沒多久她收到張子強來電,要求郭家交贖金,一家人於是商量如何應付。

綁晒炸藥見李嘉誠

大約一星期,張子強約她單獨到外邊見面,開價十億。「佢提到自己嘅威水事跡添,好似話自己試過揸車撞赤柱監獄大閘,又話有好多炸藥。」

郭妻在庭上憶述談判過程時猶有餘悸:「阿張kidnap我老公嗰陣話俾我聽,佢綁架李嘉誠個仔時,試過綁晒啲炸藥喺自己個身度去見李嘉誠。」面對主控官追問她贖金的金額,亦顯得不耐煩:「enough! I really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It's very painful!」

幾次談判後,郭家決定給贖金。雖然郭妻在庭上多次推說忘記了實際金額,但知情人士說,她曾跟警方明確指出,郭老太、郭炳江和三弟郭炳聯最後決定給六億元換取郭炳湘的安全。記者向負責的探員查問調查詳情,探員拒絕回應,說:「你响法庭聽到咩就係咩。」

交了贖款後,郭炳湘很快便搭的士平安回家了,郭妻並不知交贖款的過程,只知有份交贖款的包括新地執行董事陳鉅源。

收六億後繼續騷擾

一星期後,張子強收了六億後竟然仍繼續騷擾郭妻,問她要錢,但遭拒絕。幾個月後,甚至有人致電郭炳湘本人要錢,郭同樣沒理會。之後郭家成員之間沒再重提此事,亦沒有報警。

「或者大家都唔想再提呢件事,所以無報到警。」郭妻說。他們今次報警,是為了盡公民責任。

以為事件告一段落,但事隔十二年,匪徒竟然捲土重來。

警方非常重視,由重案組升級交由O記(有組織及三合會調查科)C組負責。警方分析發現,匪徒並非白撞,明顯掌握當年綁架案的內情,隨即派員北上和公安開會,搜集有關張子強同黨的情報。

內地公安在九八年拘捕了三十六名以張子強為首的犯罪集團成員,只有其中五名包括張子強在內的主犯被判死刑,五人囚終身,其餘只是被判監一年至十五年,因此大部分都已獲釋。

玉石俱焚

警方取得張子強黨羽及親屬共四十多人的名單,經分析後鎖定十多人。收到第二封勒索信後數天,警方派出俗稱狗仔隊的刑事情報科探員跟蹤疑人,和直接向疑人查問,發現大部分人已金盆洗手,有的轉行做正當生意,有的無所事事,沒有明顯的可疑人物。

然而另一邊廂,匪徒開始焦急,發出第二封信的個多月後,於十一月二十三日再發信,今次抬頭給郭老太,措詞更強硬,指摘郭妻「以全家族之興衰及子孫上下幾十人的安危為賭注」,又說自己「合共承受了幾十年的牢獄之苦更損失五條人命」,要求郭家兌現當年的承諾,否則「到時玉石俱焚,各有損傷」。

警方同時追蹤疑匪留下的兩個電話號碼發出信號的位置,開始懷疑曾經跟張子強搵食的陳威行和郭炳根就是目標人物,於是派出O記高級督察吳宇凡假扮郭妻的私人助理,跟匪徒談判。

十二月四日下午兩點半,一名聲線粗獷、自稱姓張的男子致電吳,開門見山說:「當初我哋係攞十億,你哋就話呢個要股份,呢樣嗰樣唔方便,俾住六億我哋先,有四億就話分期俾我哋嘅……你最好同大郭太講,大郭太揸主意……嗰陣時佢話連棺材本都攞埋出嚟,用家族名義同我哋傾偈嘅。」

約定以Z為記

吳趁機試探對方身份,指郭家未必知道誰是張先生,對方回答:「你問佢(郭炳湘),佢臨走時同我約定有個英文字母嘅,就係最後一個英文字母『Z』,你問佢記唔記得呢件事,同埋佢胃痛食咩藥,我半夜三更都買藥俾佢食,呢啲無錯o架啦……」

正在監視陳威行和郭炳根的狗仔隊發現,就在吳宇凡跟疑匪談判時,陳威行在上水北區公園也正在講電話,並不斷向同行的郭炳根打手勢。當吳宇凡收線時,陳亦同時收線。根據疑犯的電話號碼追踪,亦正是陳的所在位置,此時警方百分百肯定陳便是疑匪!

現年五十八歲的陳威行一頭白髮,並非等閒之輩,是張子強犯罪集團成員之一,當年在綁架郭炳湘事件中擔當重要角色。他原名陳森友,七二年偷渡來港,早年曾因打劫及毆打被定罪。他亦有份參與另一宗驚天大案,但兩次都僥幸甩身。

根據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九八年有關張子強案的判決書中,提及綁架郭炳湘時,多次出現陳森友的名字,形容陳是「同案人」。當中提到陳用假身份證買綁架用的車輛和指使同黨租村屋藏參。

改名兼絕跡內地

他亦有份將郭炳湘綁架上客貨車,連日負責看守和毆打他,並向張子強匯報情況。難怪他今次與郭家談判時,特別說出當年曾在三更半夜幫郭買胃藥。六億贖金到手後,張子強獨得三億元,據知陳亦分得三千多萬,算是分得最多的黨羽之一。

郭家事後沒有報案,令張子強犯罪集團更加心雄,策動另一宗驚天大案,陳亦被指參與其中。

九八年一月,張從內地偷運八百公斤軍用炸藥、二千支雷管和五百米導火線來港,收藏在馬草壟一間村屋,炸藥的威力足以炸毀一幢高樓大廈。警方接獲線報掩至,在現場拘捕兩人,其中一人便是「陳森友」。

由於張子強事前已逃往內地,警方只起訴了他的三名黨羽,包括「陳森友」。陳當日在屋外被捕,辯稱只是負責運送水桶,對屋內藏炸藥毫不知情,經審訊後脫罪。

他之後隱姓埋名,改名為陳威行,從此不敢踏足內地,行事趨低調。

八十五日勒索案

郭氏兄弟內訌觸發

其實陳威行分得三千多萬元贖金後,本應不愁衣食。他風光時買豪宅,跟張子強一樣從不以自己名義置業。根據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郭炳湘綁架案發生後的兩個月,其妻斥資一千一百多萬購入黃埔花園一個單位。

因陳涉馬草壟炸藥案,律政司引用《有組織及嚴重罪行條例》申請凍結其妻的物業。在陳脫罪後,物業獲解凍,並於○二年賣出,但勁蝕七百多萬。陳妻○○年以三百八十多萬購入海逸豪園一單位,又是蝕本百多萬離場,她更於○四年申請破產。

陳威行投資失利,又不願安分打工,試過到巴西搞血鑽生意,但最後也只是得個桔,惟有靠積蓄度日。據狗仔隊跟蹤發現,他終日無所事事,不是跟女友逛街飲茶,就是上麻雀館打牌,上落頗大。

他原本百無聊賴過日子,恰巧郭氏兄弟○八年發生內訌,當年郭炳湘被綁架一事又被傳媒重提舊事,觸發他夥拍郭炳根,構思借舊橋撈一筆。

重出江湖

六十一歲的郭炳根,同樣有「豐富」經驗,早在九一年已搭上張子強。

九一年七月,一輛載着一千七百萬美元和三千五百萬港元的解款車,駛入啟德機場貨運站時,被五名持槍匪徒截劫。匪徒劫走解款車,然後將所有現鈔搬上一輛客貨車運走,整個過程只消十多分鐘,一億六千萬便消失得無影無蹤,成為本港開埠以來最大宗劫案。

張子強和郭炳根事後被捕,郭因證據不足獲釋,但張則被判囚十八年,三年後上訴得直推翻罪名。

之後郭炳根自己搵食,涉嫌在○一年綁架一名工程公司東主的六歲兒子,還安排自己的長子跟男童打機作安撫。後來警方根據情報成功救出男童,但未能當場緝拿綁匪,之後拘捕郭與長子,但再次因證據不足而將兩人釋放。

郭炳根和陳森友決定重出江湖。至○九年十二月十六日早上,警方懷疑陳威行可能會發現一直負責談判郭太的「私人助理」吳宇凡是探員,認為當日要盡快採取行動。

殺雞儆猴

下午三時,當時和郭一起在朗豪坊的陳再致電吳,警告吳不要拖延時間:「係我哋個死鬼老大臨死前吩咐一定要收呢筆數……你哋唔俾唔緊要,我哋仲有另一個老細俾o架,到時我做場大戲俾佢睇,殺雞儆猴個故事,你知唔知呀?」暗示會再向李嘉誠埋手。陳收線前要求吳先付兩成首期,即八千萬元以表誠意。一見陳收線後,警方決定收網,表明身份當場拉人。

由於警方相信郭炳湘會認得十三年前跟他共處了多天的陳威行,故希望郭能指證他,但郭表明「唔想再提」。雖然無郭炳湘指證,但在其他證據支持下,控方於上週四成功釘死陳威行和郭炳根串謀勒索罪成,兩人最後被重判入獄十年。

「我覺得佢哋好蠢,留低咁多蛛絲馬跡。以前做賊可能勇字當頭就得,但而家係資訊科技年代,犯案要食腦講求精密。」負責調查的探員一語道破時代變遷,做賊也要與時並進。亦有知情人士說:「如果佢哋要求一百幾十萬,人哋可能唔會報警,當破財擋災,但今次佢哋太大貪!」

犯罪天才張子強

的確,九十年代的情況和現在有很大分別,才造就張子強這名犯罪天才。九○年,張小試牛刀,打劫機場客運站運出的三千萬勞力士;一年後再幹下啟德機場二億元解款車劫案。張最初因解款車劫案被判囚十八年,在獄中認識了一班犯罪專家,包括頭號悍匪葉繼歡的頭馬陳智浩,以及出身慈雲山的毒梟劉國雄。

後來張子強上訴成功恢復自由身,滿腦大計的他於九六年在陳智浩撮合下,決定和葉合作綁架李澤鉅。一切準備就緒,但葉偷運軍火在西環上岸時,竟被巡警截查並中槍,導致下半身癱瘓。

雖然失去葉繼歡,張子強繼續在十日後,即五月二十三日綁架李澤鉅,成功取得十億三千八百萬元贖金。一年後張重施故技綁架郭炳湘,又成功勒索六億。

舊黨羽被牽連

在香港屢次甩身的張子強,始終敵不過中央布下的天羅地網,終在九八年一月廿六日在江門被捕,其三十五名黨羽亦陸續落網,部分為搏減刑,供出張子強和犯案細節。張最終因非法買賣爆炸品罪,於十二月被判死刑,並遭沒收六億六千萬元財產。

除了被判死刑和終身監禁的黨羽外,大部分人早已獲釋,包括軍師胡濟舒和得力助手胡文。在張子強案中,胡濟舒原被判監十五年,因獄中表現良好獲提早於三年前釋放。怎料他出獄後跟其他黨羽陳樹漢和張志烽再從事非法勾當,沾手毒品生意,去年失手再被公安拘捕。至於他的姪兒胡文,原潛逃泰國後被引渡回國,判囚十三年,○七年出獄,之後非常低調。

因牽涉張子強案坐了七年監的韓法,也說自己已改邪歸正。他因最近在大陸遇上車禍,面部嚴重受傷,原本長居於內地的他,才回港接受治療。他說一回港,O記便找他問話。他滿腹牢騷說:「我都想腳踏實地做人啫,你唔好寫我呀,唔係O記又入我數,又走嚟搵我傾偈。」

連累家人

陳威行和郭炳根今次再勒索郭家,連累昔日「戰友」被警方調查,其實受害人,還包括自己的家人。提起丈夫,陳的前妻非常勞氣:「香港係有法律,法庭判佢坐監打靶都唔關我事,呢啲人應該罪有應得,佢死佢賤!」原來陳十多年前包二奶令夫妻關係破裂。離婚後兩人仍與一對子女同住,據知大女現正讀大學,幼子在名校讀書。

前妻卻聲稱丈夫只是間中回來探望子女,又難怪她講大話,丈夫犯案纍纍確實連累家人,例如今次全家被警方審問。「對仔女係我一個單親媽媽帶大,有個咁嘅老豆好羞家,仔女都無晒面,見到佢個名都想嘔!」前妻氣憤說。

至於郭炳根的子女,則為他奔波擔憂,但子女仍然單純地相信父親是清白。幼子郭海榮出庭為父親擔任品格證人,形容父親一直是個腳踏實地的地盤工人,多年來盡心盡力照顧家庭:「佢係一個好爸爸,今次只係識咗壞朋友,無辜被連累。」
3 : 龍生(798)@2011-03-21 01:58:49

故事點出了一個事實

無本事的人, 俾再多錢佢, 都係枉然, 最後都係江詩丹頓....
4 : GS(14)@2011-03-21 21:59:17

江詩丹頓?
5 : 龍生(798)@2011-03-22 01:33:23

江山輸盡...
疑似 張子 子強 黨羽 勒索 郭炳湘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34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