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共和黨版醫改方案遭“群毆”,為何特朗普卻力挺

共和黨推出的奧巴馬醫改替代方案一經出爐就遭到多方反對,無論是國會內外的保守派、參議院溫和派,還是一些行業的利益相關者均對該案提出質疑。

目前,這份由眾議院議長瑞安(Paul D. Ryan)精心籌備的方案,最緊迫、最嚴重的威脅是遭到越來越多保守派議員的反對,後者認為該方案只不過是奧巴馬醫改的簡化版。雖然這些議員並不代表大多數國會共和黨人的意見,但他們的數量也足以對任何醫保法案在國會通關構成威脅。

不過,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當地時間7日下午和共和黨人召開的會議上說,他將同他們一起努力,確保該計劃得到通過。

有利於富人

新方案是實現特朗普和共和黨人廢除奧巴馬醫改誓言的關鍵一步,但保守派卻抱怨連連。共和黨參議員李(Mike Lee)稱,該方案“完全是我們批評民主黨人的那種幕後交易並倉促通過的”。

“自由夥伴”等共和黨“大金主”科赫兄弟支持的保守派團體均發聲反對該方案,他們稱該方案保留了一些奧巴馬醫改的政策和法令,而這些部分導致了保險價格上漲,同時創造了稅收抵免的新補貼形式,且未能擁抱自由市場理念。

共和黨的這份方案,主要內容是廢除奧巴馬醫改中使用聯邦政府醫療補貼幫人們購買保險以及擴充醫療補助等內容,聯邦政府付費封頂;以個稅抵免取代奧巴馬醫改對中低收入群體的聯邦保險補貼,每人每年根據年齡獲得從2000美元~4000美元稅收抵免;計劃從2018年開始廢止奧巴馬醫改的稅收。

同時,新方案保留了奧巴馬醫改中最受歡迎的內容,即26歲以下年輕人繼續使用父母的醫保計劃,禁止保險公司因客戶之前存在的醫療問題拒保或增加保費。

民主黨人方面指責該方案將奪走數百萬美國人的醫療保險,卻對富人大大有利。根據奧巴馬醫改,年收入超過20萬美元的單身納稅人和年收入超過25萬美元的夫妻必須基於超出部分額外支付0.9%的工資稅;同時,富有階層的投資收入需要支付3.8%的投資稅,以前這兩項稅收一直被用來為奧巴馬醫改提供資金,新方案則取消了這兩項針對富人的附加稅。

根據無黨派機構稅收政策中心去年12月報告,結束奧巴馬醫改意味著美國最有錢的1%人群,即年收入超過77.4萬美元的有錢人幾乎每人都享有大幅減稅,平均高達3.3萬美元;富人金字塔最頂端的0.1%則享有平均高達19.7萬美元的減稅。

新方案對有錢人的好處還包括允許人們更多地往健康儲蓄賬戶存款,而該賬戶主要是有經濟能力的美國人用來為健康和醫療費用存款用的。

此外,新方案讓高收入人群可以用稅收減免來支付保費。在奧巴馬醫改政策下,收入超過4.75萬美元的參保者沒有資格再獲得補貼,而共和黨的方案則允許收入達到7.5萬美元的個人以及收入達到15萬美元的家庭獲得全額稅收抵免。

獲特朗普認可

對新方案,美國副總統彭斯則稱其為一個“框架”,似乎在暗示該方案距離最終版本仍有距離。美國衛生和公共服務部部長普萊斯(Tom Price)亦稱該方案為“半成品”。

然而,特朗普雖表示還可以談判,卻同時稱它已經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另有與會人員透露稱,在前述特朗普和共和黨人的會議上,特朗普明確表示希望該方案得到通過,並原封不動地提交給他簽署。他承諾將親自說服持懷疑態度的議員。

“總統說得非常清楚……他希望該方案得到通過,且快速完成。”眾議院共和黨首席副黨鞭(政黨在議會中負責組織工作的議員)邁克亨利(Patrick T. McHenry)說,“總統正關註著人們的言行,甚至一舉一動。他非常清楚,對正發生的新聞非常敏銳,也真正了解面臨的挑戰。”

特朗普的舉動也似乎印證了邁克亨利所說。7日晚間,他發表了一條推特,將矛頭對準新方案的主要懷疑者之一、參議員保羅(Rand Paul),他寫道,相信保羅將會和新的偉大的醫保計劃站到一起,因為保羅知道奧巴馬醫改是個災難。

然而,對瑞安和參議院議長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來說,新方案的未來並不樂觀。鑒於參眾兩院可能沒有民主黨人會投票支持新方案,在眾議院,瑞安最多只能承受21個共和黨議員投反對票,麥康奈爾則只能承受2位共和黨參議員投反對票。

一些持懷疑態度的共和黨參議員私下埋怨,他們感到似乎被眾議院共和黨同僚及特朗普嘲笑。同時,他們懷疑,一些白宮高級官員在國會保守派中有深厚的根基,他們最終能搞定法案通過需要的票數。

白宮預算管理辦公室主任姆瓦尼(Mick Mulvaney)則稱,新方案將於4月中旬在眾議院休會前通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749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