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兄弟不和炒燶樓 敦煌家族一鑊熟


2002-6-13  NM




於七七年成立的敦煌酒樓,本應在 今年十月慶祝二十五周年銀禧紀念。然而,在上週三晚上,全線十一間(青衣城分店除外)分店,卻突然在一夜間關門大吉。敦煌集團結業,不但打破了二千名員工 的飯碗,谷爆了勞工處的欠薪補償基金,拖欠了近五百個供應商約五億貨款,而且揭示了敦煌因炒燶樓兼股東簡氏家族兄弟不和,以致執笠的真相。敦煌集團創辦人 簡煥章,一家三代經營酒樓,父親簡翼雲更於三、四十年代叱咤油尖旺,然而隨着敦煌結業,不單結束了一代酒樓世家的光輝歲月,而簡家家業亦都煙消雲散去。上 週三,晚上十一時,北角敦煌雜工黎先生,如常打烊,怎料這竟是他在敦煌的最後一夜。他憶述:「當時領班召我們圍於大堂中央,然後就宣佈執笠,叫我們明天不 用上班。」接獲噩耗,員工有些忙着收拾細軟,有些搶走魚缸的海鮮作補償,情況有點失控。而在家中的董事兼 股東之一的簡榮章,看見電視報導有關敦煌酒樓結業的消息,才如夢初醒。「我看電視才知執笠,之後不斷有親友打來問詳情,我都莫名奇妙。其實近兩年我已經沒 有參加股東會,還以為可以捱多兩個月,怎知……」敦煌酒樓廿五年前由簡家的老大煥章創立,簡家八兄弟姊妹,至今仍有約四成股權,而以簡煥章一房佔最多有一 成三,其餘股份則屬於幾十名小股東。敦煌結業,其實有跡可尋。據悉各分店近日已不敢接下七奶@回歸酒會的訂單。結業前兩天,公司更通知所有員工,五月份要六折支薪。簡家六弟簡榮章亦表示:「因為財政問題遲遲未能解決,最近敦煌開多咗股東會。」

簡家五弟種禍根直至結業前五小時,敦煌現任主席簡祺章(五弟),更召集各股東和董事, 罕有地安排於中環一間會計師樓開會,原來是要商討敦煌的生死。簡榮章當日沒出席,只知議程大概是挽救敦煌的方法。「走到這地步,很多股東都知無藥可救。或 者席上有人提議再供股或夾錢,但其他股東不肯,就索性清盤。」簡榮章說時,身旁的太太更激動地說:「我們真的不知情,你倒不如去問簡祺章,他應該最清 楚!」言語間似乎若有所指。事實上,本刊解剖敦煌的死因,發現主席簡祺章,於八十年代中,掌管敦煌後,問題便應運而生。現年六十一歲的簡祺章,在美國修讀 電機工程,六六年學成回港,從事相關工作。八○年代初,他經營電子產品貿易生意,辦公室就設於敦煌集團總部內。當時他對酒樓業務仍一竅不通,但眼見大哥簡 煥章一手創辦的敦煌酒樓,發展速度驚人,遂把貿易公司賣給敦煌,而自己亦參與酒樓業務。據一位股東透露,八三年簡煥章的孻子衞華已入敦煌幫手,準備接班。而簡祺章入董事局後的第一大事,是於八六年協助簡衞華,購入沙田畫舫地皮。「沙田畫舫是首個自置物業,不但成為該區地標,還把集團聲望推上高峰,令簡煥章對他(簡祺章)倍加信任。」

轟走敦煌舊臣其後,簡祺章更積極與姪仔衞華埋堆。而一向幫手的三哥炳章及其愛將麥招南,自此被擠出權力核心以外。「麥招南以前在我爸爸開設的品心茶樓當點心仔,可能他聰明可靠,故備受重用。敦煌創業時,他專責管理採購部。期後他更升至執行董事,在公司內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簡榮章憶述。為免權力過分集中於麥招南身上,簡祺章於九○年起,逐步進行改革,把原本麥所管核的範圍一開十個部門,例如開設人事 部、財務部等,雖然成功攤分了麥的權力,但人工支出亦倍升。九五年,麥招南見簡煥章病重,心知大勢已去,決定黯然離開。不久,簡煥章的頭馬楊位醒,亦位置 不保。曾任敦煌董事總經理的楊位醒,追隨簡煥章已有廿二年,「我和簡煥章的二子漢華,是香島中學的同學。而簡煥章是愉園足球隊的班主,我亦有搞公民體育會,因而認識。」九七年,七十歲的簡煥章因癌病辭世,敦煌董事局出現翻天覆地的動盪。首先,簡煥章懸空的主席位,竟由不熟酒樓的簡祺章頂上,其董事薪金,簡榮章形容為「天文數字」。而原任董事總經理的楊位醒,則降級至高級經理,捱至去年楊離開敦煌。

三 億五買鋪有知情者透露,原來早於簡煥章抱恙時,已屬意由幼子衞華接棒,但其後不知何解,主席一職卻落於五弟祺章手上。箇中因由,連楊位醒都不敢證實,只暗 示「總之你寫後來簡祺章接手敦煌業務便可以了」。當中似乎另有內情。當麥、楊這兩大敦煌老臣子被轟出局後,財政大權亦隨之易手。原本讀會計出身的簡衞華, 一直掌管財務,九七年突然被升任集團總經理,然後簡祺章換入世交兼老友歐陽亦芎,管理財政。到簡祺章掌握大權之時,才驚覺自己泥足深陷。原來,他在九四年 底至九七年間,先後策動敦煌以高價買入多項物業,結果令敦煌陷入財政困局。據簡榮章說,大哥簡煥章多年來也只購入沙田敦煌畫舫地皮而已。然而踏入九○年代 中期,簡煥章患病,簡祺章執政時,正值樓市高峰期,敦煌就高價買鋪,其中新蒲崗越秀廣場、火炭中央工場、太子聯合廣場及大埔昌運中心四項物業,便耗資了三 億五千多萬。

家族集資救亡其後,金融風暴掩至,鋪位成了負資產,加上經濟不景,敦煌的生意額由高峰期全年十五億,下瀉至近年的八億。但那高 峰期買入的四項物業,每年單是供款共達三千九百多萬。行內人表示,以敦煌的生意額,根本支持不來。為了拯救敦煌,簡祺章不但游說股東供股,還多次要求簡氏 成員私下借錢給公司以解燃眉之急。「近四、五年間,我們都不止一次出錢出力救敦煌。九八 年我曾經供股一百二十萬,而有些有能力的,則供股數百萬至千萬。任職社工的家姐瓊珍,可能損失最慘重,事關她九八年連自己間屋都按了,一心想挽救家族生 意。」簡榮章說。至去年,簡祺章將部分分店結業,並蝕讓太子聯合廣場,及大埔昌運中心等物業減債;又將沙田畫舫放售,但因無人問津,畫舫最後由簡氏家族成 員買下。雖然作價一億零五百萬,但由於資金只夠用來還大部分銀行負債,實質套現不多。簡榮章不禁說:「根本不值一億,屋企人胼手胝足向銀行借錢,(敦煌) 根本不會套現這麼多。」簡家兄弟眼見敦煌集團,經多次拯救依然流血不止,遂把敦煌清盤,而簡家光輝的酒樓歲月,亦告一段落。

六十年酒樓世家 簡煥章的父親簡翼雲,原籍佛山。在三、四十年代,簡翼雲於油麻地和佐敦一帶,開設十多間茶樓,繼有「雲」字派的雲來、雲華和雲天外,更有品心、富貴樓、龍 鳳和瓊華等。「當時選擇在油麻地一帶開鋪,因為該區就近旺角碼頭,人流最旺。「我們一家八口的生活不錯。家裡有兩個工人。媽媽又經常帶我到新填地街和砵蘭 街一帶收租。到五四年,還買了一架福特汽車,但是經常死火。」簡榮章憶述。雖然生活富裕,但簡家卻克勤克儉。「你看三張全家福,分別於四三、五三和五五年 影的,但爸爸都是穿上樸素的唐裝,而我則穿校服。那時我們連去飲都是穿着校服的,直至十六、七歲,我才有第一件顏色衫,節儉嘛。」在簡榮章眼中,爸爸是個 嚴肅而勤力的人。簡父每朝四時半起床,五時就拍醒伙記開工。他對每個小節都十分謹慎,即使每個叉燒包的餡料分量,都要逐一秤過。而八個子女當中,就只有大 哥煥章和三哥炳章,自小落茶樓幫手。

與中方關係密切七七年,打滾茶樓多年的簡煥章,集合簡氏一家及另外三十多位股東的資金,在油麻地彌敦道開設第一間敦煌。當時簡煥章高薪挖角,且公司福利好,員工特別落力。據當年的一名樓面經理憶述:「除了人工高市場三、四成外,做滿一年的員工,無論任何職位都獲公司請 去旅行。高級的去東南亞、日本;低級的去大陸。」除了肯花錢,簡煥章亦有過人之處。「他去其他酒樓試菜,隨身一定會攜帶一部傻瓜機,當遇到有獨特菜式和裝 潢,就會拍下來。」楊位醒說。而簡煥章與中方關係友好,對他的事業亦有一定幫助。一直是愉園足球隊班主的簡煥章,在六七年乘聯合國孤立中國之際,成立同章 足球隊,回北京比賽。從此,簡煥章便受中方看重,更曾擔任廣東省政協常委。亦由於簡煥章立場明確,只接十‧一國慶,拒接雙十的酒席,致令敦煌有「左派飯 堂」之稱。每逢中資機構要設宴,必定首選敦煌。然而簡家八弟簡鴻章,在九六年加入了「法輪功」,令簡家與中方關係逐步疏離。有員工表示,訂酒席的數目也因 此有少許影響。

祖屋也賣掉八十年代中,香港經濟起飛,更把敦煌集團推上高峰,「單是在沙田區已有四間分店。聽聞當時簡先生曾揚言,此後每年 都要開一間。」地產代理說。簡煥章的壯志雄心,把敦煌集團推上全線廿六間分店的高峰;奈何接棒人簡祺章,因炒燶樓遇上經濟不景,致令集團財困,為敦煌埋下 衰落的伏線。敦煌孭重債,簡家資產亦不保,近幾個月要出售老父置下的山東街祖屋,幫公司減 債。而簡氏家族已分散得七零八落,在九龍塘施他佛道的簡家大宅內,現只剩下任職皮膚科醫生的滿章、炳章和法輪功召集人鴻章三兄弟。而心灰意冷的榮章,兩年 前搬出大屋,寧願租住園圃街一個六百呎單位。至於簡祺章亦自身難保,手頭上還有兩個於九七年以千六萬買入的負資產單位。看來簡家家業,亦隨着敦煌倒閉而煙 消雲散。


兄弟 不和 敦煌 家族 一鑊 鑊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3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