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年度創業家】“同程”吳誌祥VS“易到”周航:屌絲逆襲?還是高富帥霸道?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213/148354.html

創業公司的風格有著天然的不同,有的人腳踩土地,目標瞄準普天下的眾多“窮苦屌絲”,他們心懷敬畏,忌諱“燒錢”,更願意腳踏實地一步步向前走;但有的公司則天生將目標群體定位為“高富帥”,做極致服務,關註用戶體驗,誓做“好中之好“。

今天i黑馬將介紹兩位年度創業家候選人,創業10年,敢與眾多旅遊業大佬PK的同程網創始人吳誌祥,和創業僅3年、C輪融資就超過1億美金的易到用車創始人周航。

同程網創始人吳誌祥口述:
 
第一次融資:錢多,一次性到賬
 
同程在這十年其實是沒有太明確的打法的,因為在創業之初,當我從阿里巴巴出來以後,第一個想法就是把阿里巴巴的B2B模式跟旅遊結合起來,做一個旅遊的B2B。
 
但是即使有這個想法,當時都不敢去做,因為這也是要花錢的,所以我們一開始從最簡單的幫別人做網站開始做起,一年大概賺了10來萬塊錢,用這個錢投入進去做我們想做的B2B的平臺。2004年我們B2B的平臺已經搭建好了,也是一個偶然的創意——我們找到了第一個產品叫網上名片。有了這個網上名片以後,我們就在B2B方向比較清楚了,無非就是賣名片,賣的越多,公司賺的錢越多。基本上到(20)06年參加《贏在中國》的時候,同程的名片已經賣到國內第一名了,其實也就是大概兩三千收費的用戶,但已經是第一了。
 
2006年參加完《贏在中國》以後,各種大佬、風投就跟我講你要搞大、搞大該怎麽搞,當時我們思路也不是非常清楚。但是我們知道要搞大光靠我們自己的積累肯定不行,肯定要融資。於是那會兒我們就晚上寫商業計劃書,白天去找投資,大概跑了三四個月的時間,基本上都灰頭土臉的回來了。
 
其實2006年的時候,國內的在線行業是比較冷的,在線旅遊更冷,基本上沒人拿到過投資。雖然我們融資很難,但是央視的500萬我們還是沒要。因為我們覺得那個錢太小了,要弄肯定弄個大一點的錢,500萬進來占我們很多股份,錢又太少,做不成大事情。這樣一直到(20)07年底的一個下午,我在公司里辦公室寫東西,蘇州凱風創投的一個投資經理啪啪啪啪闖過來,他說我是凱風創投的。剛開始我們以為它很有名氣,再一看原來是蘇州的,我就有點失望。因為當時覺得我們自己本來就沒什麽名氣,肯定要找個大腕來頂一下我們。
 
但不管有感覺沒感覺還是聊一聊,他也不是很著急要投我們,就一個月過來跟我們聊一次,大家喝喝茶,聊了大概3、4個月以後,我們就認可他了,因為我們覺得他人比較實在,也比較認可我們團隊,對我們做的事情也很有興趣。他當時已經投了齊家網,他並沒有因為我們這個創業團隊是土鱉而看不起我們,我們自己也想可能我們這個土鱉團隊一開始想找高大上的風投是沒人理的:很多國內現在一線的投資公司在我們這輪融資的時候都來找我們了,但是那時候都沒看上我們。
 
我們從2007年一直談到2008年3、4月份,最後他還是決定要投我們。其實我們當時講給他的故事跟我們現在做的不是一個,我們跟他講的故事後來證明是失敗了,但是他就認為我們這幫人還不錯,我們一開始也沒想到拿錢,沒表現的很緊張,沒拿他太當回事兒。所以大家彼此沒什麽戒心,聊了以後就拿了他那筆錢。
 
他當時對我們的估值大概是4000、5000萬,他問我有什麽要求,我說沒什麽要求,就要求你錢多,一次性到帳,就這麽一個要求。他4月底 1500萬全部到帳,我們就開了個大會慶祝了一下,宣布公司從此不用大家自己掃地了,我們要告訴大家我們會有個重大的變化,會請個阿姨過來幫我們打掃衛生。
 
融資這件事情其實跟大家好像關系不是特別大,但是我告訴大家跟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當你看到阿姨的時候,你就知道我們融資已經成功了,而且你就知道公司確實給你帶來的實實在在的好處。但當年我們跟投資人講的我們要做B2B的GDS的故事沒做起來,在此以前公司都盈利,當年投資投進來就虧了,所以我們壓力也非常大。
 
凱風當時最大的老大(20)09年春節的時候還專門到我們公司去了一趟,鼓勵鼓勵了我們,因為你跟人家講的故事沒變現,還把人家的錢賠了,那時候見他多少是有點不好意思的。
 
打開B2C市場:把所有的錢都砸給百度
 
同程在前面是沒有戰略的,當時就覺得既然這個路子不對,那我們就換個路子。那會兒1500萬已經燒掉500萬了,於是(20)09年我們換一種思路選擇直接走B2C,不做GDS。
 
剛開始我們選擇用B2C訂酒店。我們當時策劃了一個點評獎金的模式,為了讓用戶知道我們想了很多方法:我們當時想攜程在機場發卡,我們就在寫字樓里發卡,這個主意可能也行,但發了幾次沒效果。
 
在這個過程中間,我們忽然發現在搜索引擎上打廣告(效果)還行。(20)09年,我們決定把剩下的1000萬全部投給搜索引擎,當年我們是百度旅遊行業投錢最多的一個公司,在我們做之前,攜程、藝龍都不敢像我們這樣做,也不會像我們這樣做。
 
當時我跟同事們講的很清楚,我說現在公司就是破釜沈舟、背水一戰。我們將1000萬全部押給百度,不是一次性給它,是按月份給它。我們也不傻,因為我們發現今天扔的錢明天就能收回來。就像一個做生意的人,我們對錢的嗅覺非常高,可能要強於當時國內的絕大部分的在線旅遊行業的團隊。從來沒燒過錢,所以我們對錢有一種特別的感情、嗅覺,我們團隊在整個在線旅遊行業里面是看到錢絕對是看到命的這種。我們當時的決定是把市場上面能夠買到的SEO和SEM的書全買到,因為我們在蘇州這地方你知道是沒人教我們的。從那麽多書里面挑出三本,公司500人,人手一本,不管你是前臺,還是搞研發、搞市場、做招聘的,每個禮拜考一次試,從我開始,就考SEO、SEM。每個禮拜一告訴大家考前三章,禮拜五開始考試,全部是閉卷,考完以後禮拜一公布上一周考試的排名,從第1名到500名,最後10名每人罰款100塊獎給前面的5名。
 
我一般都是考的中間部分,反正也不是最後,因為我還是認真看的,怕最後同事們會不認真。一開始同事不理解,我就跟大家講,既然這個是我們的命,那麽全公司的人都要知道,我不求你們自己去投放,但是我要讓你們(知道)這是什麽,因為大家可以用共同的語言講話,這樣做SEO、SEM的人特有自豪感,他講的話全公司的人都能懂。我們在2009年就組建了100人的SEO、SEM團隊,同行都覺得傻掉了。在蘇州這麽一個地方,按道理是不可能有這樣一個團隊的,我們就組建了。
 
我們沒有挖一個人來,全是自己琢磨。那個時候猛到什麽程度,可以很自豪地告訴你們,到(20)09年底的時候,你在百度搜“城市名+酒店”,前面三個是花錢的:第一個是我們,第二個、第三個可能有其他網站,然後下面是不花錢的,不花錢的大概一共有20個結果,這20個各種各樣的搜索結果,其實那都是我們的。我們最多的時候一共做過大概有2千個網站。
 
我當時給同事們打的一個比方,商業街上面為什麽茶葉店東面開一家,西面開一家,中間還開一家,(消費者)認為是不一樣的。我說我們要做的事情就是,這一條街全是我的,但名字都不一樣。
 
2009年,我們的酒店預訂量一下就上來了。當時攜程、藝龍已經做了6、7年酒店了,在它們的眼皮底能把酒店做起來,投資人覺得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我們就做到了。2009年時,我們酒店預訂量已經做到大概有5000家一天,當時藝龍差不多在兩萬間左右,同程已經是它的四分之一了,10年我繼續高歌猛進,最多的時候做到藝龍的三分之一,但我還是掙錢的。
 
10年我們覺得我們酒店做完了以後,機票也可以上,又開始按照這個路子做機票。
 
其實機票行業的陷阱比酒店大多了,它非常複雜,技術含量非常高,當時我們的技術水平太差。SEO的技術比較簡單,絕對是靠人和錢堆上去的。我們又不知道跑北京跑關系把中航信的數據拿過來,導致機票查詢很不準。我們跑去跟底下的黑市對接,把他們的數據拿到網上面來做。我經常跟同事們講一句話,如果那個時候公司的財務是現在的水平,同程就不會有機票項目,因為我們在機票項目上虧了很多錢,酒店的事情很掙錢,全貼給機票。
 
慢慢做到2010年底的時候我們就清楚了,2011年我們就明白這個事情到底該怎麽做了,11年的時候我們的票量做到5000張一天,現在藝龍才1萬張一天。這個酒店項目做成了之後,我們自信心超級爆棚:做什麽就能成什麽!那個時候其實沒人關註到百度搜索,到10年底的時候,藝龍才關註到,攜程還在睡覺呢。
 
抓到門票的好寶貝,趕緊捂著
 
2009年藝龍想收我們,他們從09年開始跟我們談,一直談到13年底。剛開始我們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一個獨門秘笈,不用跟它(合作)我們也可以做得很好。2010年底,藝龍(老大)就跟我們講,誌祥,我很佩服你們的團隊,你們確實牛,但你要知道你們這個方法以後會不管用,有幾個原因,第一,我錢比你多很多,我可以砸錢進去,我可以找人;第二,百度很快就會有動作,百度即將投去哪兒,百度投了去哪兒以後,流量都會到去哪兒那邊去,你在SEO和SEM上的優勢就會降低。他講的有道理,但我們還是死扛住沒讓它投,我們覺得這一天還不會馬上到來。
 
另外,2010年的時候我們又發現門票這個領域。因為我們自己也很清楚,酒店、機票做的再好都不可能超過攜程、藝龍,而門票攜程、藝龍都沒做,我們差不多跟驢媽媽同時起步。
 
我們當時用優惠券的方式做,驢媽媽是用預訂的方式做的,我們認為預訂方式很難做的成。那個時候景區對網絡的基礎認識非常差,第一個項目周莊是當時我們團隊里設定的一個目標,如果周莊同意跟我們用這種方式合作,我們就幹。然後結果一個月跑了5趟,他還是沒同意,第六趟終於跟周莊談好:我們合資成立一個公司做這個事情,周莊的門票不直接給同程,周莊就同意了。
 
我們在2010年的春節上線,上線就有訂單,而我們這邊只要景區同意,網上的推廣能力是很強的。於是2010年同程開始全部進入景區這個行業,並改為預訂模式。網上拿訂單的能力我們很強,線下我們派部隊。我們在同程號稱有一支“同程鐵軍”,因為我在阿里巴巴就是做銷售的,我很清楚阿里巴巴怎麽管理地面團隊,我們底下有200多人的電話銷售團隊,他們攻景區很容易,2010年我們一年時間在景區的量就可以了,但當時我們最怕的就是巨頭進來。你撿了一個寶貝,你出去以後,一看一個金元寶把你絆倒了,你高不高興?一把捂住,怕大佬看到,如果大佬進來就完蛋了。
 
我們的團隊進入B2C以後,一直生活在攜程、藝龍的陰影底下,10年我們終於找到了一塊寶貝,我們看到了門票量蹭蹭蹭上去,那時候驢媽媽挺好,我們把它當對手,但是我們最怕的就是攜程進來。所以我們當時絕不接受任何媒體采訪,絕不在外面講景點門票的事情,也不提供任何數據,我們跟同事講,留給我們的時間可能就一到兩年的時間,如果這個壁壘建不起來,別人踩死你是很容易的事情。比較幸運的是,我們在蘇州非常低調,當時攜程也在睡大覺。10年底的時候我們知道這個時機來了,我們又拿了兩千萬投資進來,不幹別的事情就幹這一件事情:就幹門票這件事情,那個算是A+輪吧。
 
11年我們就繼續沿著這個往前做,跟攜程也去交流,但那個時候門票業務確實不被任何人看好,提起來的時候我們就說很賠錢、很沒意思、很累、很煩,11年的時候大概我們能夠做到100萬的門票。當年整個公司營收是一個億,它占了我10%,也不算多,但是我看到它增量很高:我把這個看成同程的一塊寶貝,你有可能成為這個領域第一名。到了12年,整個公司的傭金收入就已經有兩個億了,又翻了一倍,門票大概500萬左右,增速非常快。
 
12年的時候途牛做了一下門票,我們還不是特別緊張,接著攜程也開始上門票了,做的也很一般,所以12年又讓我們跑了一年。11年我跟驢媽媽平分秋色,12年跑完後,我已經大概是它的兩倍左右。
 
為什麽?因為我們線上、線下都比它牛,我們公司是一個拼執行力的公司,我們是一個慢熱型的團隊,但是我們看到的東西我們會認死理。
 
蘇州這種地方很難出平臺級公司:我覺得如果純粹是一個平臺性的公司,誕生在像我們這種地方很難,但是其實我們這個業務它其實不是平臺型的業務,它是一種生活服務的應用。做成功一定要有非常踏實的地面作戰能力。這種地面作戰能力我認為在二線城市一樣也可以培養出來,所以我覺得途牛在南京,我們在蘇州,肯定要花很多功夫,也有很多的缺陷,但是也有一些優勢。優勢就是你成本較低,團隊比較沈的住氣,缺點就是找人比較難。我們去年啟動了一個校園招人計劃,面了一萬個人。
 
攜程蘇醒:所有人的好日子結束了
 
12年大家都知道這個玩法了,攜程也終於在12年醒了,13年梁建章走馬上任,然後我們所有人的好日子都結束了。
 
在13年的時候,我們也不是特別害怕,因為我們在景區門票里面已經逐步的建立了進入的壁壘,酒店、機票漲勢就放緩了,到13年底的時候,我的酒店一天2萬間,機票一天2萬張,門票13年差不多一千萬張,是第二名的4倍以上。
 
但我們仍感到壓力很大。酒店藝龍跟它(攜程)打,一般情況下第一名跟第二名打架,第三名必死,這是行業的規則。我們酒店利潤蹭蹭蹭蹭就掉下來了,公司也不能虧損,這塊靠不上了。13年的時候,明顯看到機票的利潤也下降。景點門票我們全力往前沖保住這個項目,量還可以,但利潤率也在下降,而且攜程4月份開發布會說要建立全球最大的門票分銷平臺。
 
於是6月份我們一起爬了一趟黃山,告訴大家公司就這麽一個情況,雖然情況還沒壞到最差,我們還是有利潤的。當時我問大家,現在我們是要上市,還是拿筆錢再打一仗,50人有48個說我們要再打一仗。但大家覺得我們既要營收又要利潤的打法太憋屈,如果能拿到投資,燒把很過癮,殺個痛快淋漓,大家都覺得這種感覺更好,於是我們就拿了騰訊的那筆錢。
 
梁建章的原話是,我既然幹了CEO,攜程就正兒八經做門票了,之前都是隨便做做的,對手都不要玩了,哪怕我是對手的老大,我也不可能打敗攜程的,馬上排名一定會改變。基本上這個戰爭一年就結束了。
 
但是從我們內心來講,我們自己也很清楚,如果門票這一仗我們輸掉了,對於同程來講,所有的公司前景就沒有了。你所有的業務都是別人的五分之一,有什麽意思?當時因為錢還沒有完全到帳,我們就憋住,處於高度緊張和焦慮的狀態,就等錢到帳。過完春節錢到帳了。
 
梁建章說,一兩年基本就超過我們,把我們甩的沒影了。現在一年已經過四個月了,我現在還是領先它4倍左右。其實我們還是靠執行力,用執行力來花錢,但同時要把市場份額保住。
對於創業團隊來講,以我們的發展歷程來說就是:你撿到寶貝你千萬不要說,盡可能捂著,能捂多長捂多長。如果你實在捂不住了,你要打就放開來打。
 
同程現在巨大的挑戰就是我們把PC剛剛搞明白,手機又來了,我們手機一直是很落後的,但是我們現在公司里面現在就跟當年搞PC一樣,所有人開始考無線,一個月考一次。我們屬於慢熱型,我們只要認準了,砸它個兩年時間,我覺得我們不會比別人差的。
 
我為什麽要把ly.com拿下來,我是要做旅遊的第一名,以後旅遊就是同程,同程就是旅遊。我是以門票作為一個切入口。每個在線旅遊供應商都要要做一站式服務,每家切入點不同,比如去哪兒是搜索,藝龍是酒店,佰程是簽證
 
最後誰能勝出,我認為就是拼,反正就是拼,當然這個過程中間資本是不是也會有其他的整合,我們也管不了了。比如說攜程現在也在跟阿里談,是不是攜程還在跟百度談,跟騰訊談,這東西都很難講。反正從我們同程來講,我們的目標就是把這一仗打好,讓人們覺得如果要旅遊就打開同程旅遊客戶端。
 
你問我,你們什麽時候能跟微信對接,我始終講,其實所有被它投的公司都是這樣想的,但你到底怎樣能對接微信?騰訊團隊我們已經跟他配合兩三年了,他們對產品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一定要很炫的,很酷的,很好玩的應用,他們就會有興趣,當然我們也許很快就會給大家一個很好玩,這個東西果然同程跟微信一接,接的很好的應用。
 
無線的機會大家現在都看到了,但是最後誰能做成呢?PC的機會大家都看到了,有人能做成,有人沒做成。其實你看在線旅遊行業里每年都會消失一兩個品牌的,比如說芒果,當時也是砸了很多錢,現在芒果都停掉了。原因是什麽,幾乎大家都看到了——還是看團隊的戰鬥力、執行力,當然也有可能也有資本的變革,比如說像現在各種資本的變革,這個是我們把握不住的。
 
周航:我們就要做“高富帥”的公司
 
I黑馬:周航2010年創辦易到用車,主打按小時租車概念,近兩年趕上汽車後服務市場的風口,榜上百度、攜程等巨頭,估值和市場影響飆升。


以下為創業家挨&i黑馬對周航的采訪:
 
海底撈是在用心做服務,易到是用腦在做服務。海底撈是把員工都調動起來,讓員工從心底里為客戶著想,這種牛逼是無法複制的,你拿到他的培訓手冊也沒有用。易到不一樣,是在用腦子在做服務,就是說我們所有讓用戶感覺好的地方,都是通過技術,通過產品,通過模式本身來做到的。

易到的O2O用戶體驗的打造,在全國各類公司,我可以自誇的說,易到已經做到了極致,從預定到結算,到服務品質的控制等等,我們做了一個全流程,全閉環的業務形態,這一點上,除了小易,你看不到第二家。

易到跟其他那種“屌絲”公司就不同,我一直認為“高富帥”創業是有高富帥的價值的,為什麽呢?“屌絲”知道什麽是痛,但是不知道什麽是好,因為他沒見過。我們知道我們生活中有很多不爽的地方,我們坐公交很擠,打不到車,群租房很不爽,吃飯也有地溝油,但是“屌絲”最大的悲哀是不知道什麽是好,對吧,但是我們知道什麽是好,“屌絲”公司可以“止痛”,但是不會偉大,真正偉大的公司是能夠告訴人們未來美好的公司。

給用戶權力

易到不僅僅讓你打到一輛車,而是讓你享受到真正的私人專車。選擇誰來服務,由用戶自己選擇,當你發出這個需求以後,很多人開始實時競標,你可以從願意為你服務的車里面,根據距離、價格,根據服務的指標,自主去選擇一臺車,這是我們和其他公司根本的不同。易到這兩三年,都在致力於在輕的平臺上,去管控服務,或者激勵好服務。辦法有很多,只要你把選擇權交給用戶,然後用戶的反饋直接影響這輛車生意好壞,給予用戶權力。為什麽淘寶的商家們都願意做好服務呢?半夜郵寄的時候都要給你發個小禮物,不是道德水平多麽 高,而是怕你的惡評呀。

接下來,我們會在這方面做得更加的不同,在標準化和規範化的基礎上,鼓勵司機提供
更加個性化的、好的服務,會給他們很多標簽:愛聊天、力氣大、很熱心或者是非常沈靜的,你可以自由選擇標簽貼給司機,如果你的體驗很好,我們還會鼓勵你去收藏你的專車,如果你下次用的時候,系統會優先的安排你收藏的車。

持續創新

我認為易到沒有太直接的競爭對手,但是很多人很想跟易到競爭一下,但是太不用心了, copy易到的很多,它們不僅模式、汽車類型分類COPY,甚至懶到連文案都舍不得改一下,你變個字也好呀。在這個快速叠代的互聯網界,需要持續的創新能力,我不怕被抄襲,兩周後就叠代了,你怎麽追呀?所以我對抄襲不是很擔心,也很不屑。我們中國企業很崇尚copy但是靠copy真正成長起來的大企業嗎?我不這麽認為,騰訊做的每一個產品都比原創的產品要好,要牛。微信放在全世界都是一個一流的互聯網產品。你可以說(它)確實缺乏一些原創精神,(但)騰訊真正的成功,是它的產品,(那)放在全世界也是超一流的。

在創新方面,我們接下來會做的,跟移動合作,全面的提供4G的網絡覆蓋。接下來你將會在易到的車上免費享受4G的服務,免費看電影。很多人都關心 tesla,我跟tesla中國有合作,你很快就能在我們的平臺上訂到tesla,預定到tesla的試乘試駕的活動。再比如說,我們會調制一種易到香,用精油調制的,特別為易到的車調制的,會讓人更加清新、舒服,易到的用戶一上去,就會感覺到,這種味道是他非常熟悉。

打車業務本身就是一個很不靠譜的業務,叫了車只有(百分之)五六十的到車率。我們現在的用戶口碑好,重複使用率很高,是因為我們盡力去完善用戶每一步的體驗。既然是服務高富帥,那就要了解高富帥的生活,這個很重要,我們觀察到很多細節,用戶在接聽司機的電話很不耐煩,會說:“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在樓下等著吧。”他是非常不希望被打擾的,但是電話是非常強的打擾,不管你的時間對不對,“噌”的一下就打進來了。OK ,怎麽解決這個問題呢?觀察到所有讓用戶不高興的現象,我們就會琢磨這個現象背後的本質問題是什麽?

挖掘用戶的深層次需求

用戶其實是不希望被服務方打擾的,那我們就要建立更輕的打擾,那我們就再觀察,司機跟用戶到底在溝通些什麽?其實就那麽幾件事兒:你到了嗎?你到底在哪兒?你什麽時候到?電話打來打去就是這幾個問題。我們如何處理這個問題,傳統思維和互聯網思維在這個時候就出現分水嶺了。傳統思維做法是,我去訓練司機,更有禮貌打電話時說“您好”,但是你再有禮貌也是一個強打擾。而且我們也不願意去訓練司機,這司機不是我們的,而且我們觀察到(司機)從20多歲到50多歲,各種地方各種口音都有,訓練起來太困難。而且只要是訓練人就是個高成本的事情,我們也不願意做,這就是我們
跟傳統思維之間的區別,那麽,我們到底怎麽做呢?

比如說,小編你約我做采訪是通過微信。人們為什麽喜歡微信呢?因為被打擾得輕,溝通的主動權在我手里。這你就能理解,為什麽微信不會向你顯示對方的已讀狀態,你看這是多麽洞悉人性的做法:你發給我了,不知道我讀沒讀。在新版的APP里,我們就做了改進,內置了一個類似於微信的IM對話功能,這個對話不僅僅是實時對話,而且可以發地址,發常用語(到了嗎,在哪兒了,什麽時候到?),我們把這幾句常用語內置IM里面,隨時都能發出,減少用戶的操作難度。

如果用戶找不到位置,我們鼓勵他發一個帶有地址的街景圖卡片,(他)還可以實時看車輛的位置。實時動態提醒服務好評率比較高。它緩解了用戶非常焦慮的心情:當你叫了一輛車以後,你的心情是非常忐忑的,什麽時候來,能不能來,會不會誆我,看到車在動了,就沒事兒。

我們還開發了一個“發現”的頻道,把車輛和當地的活動結合起來,鼓勵用戶參加這些活動,比如說一個演唱會,一個公眾活動,一個美食餐廳,然後我們會跟這些活動主辦方給易到用戶更優惠的服務,鼓勵用戶去參與,到明年我們會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城市,大概國內80個(目前48個),國外擴展到20個(HK)城市布局,建立一個初步的全球性的用車網絡。在每個城市,都可以收藏你自己的私人專用車。我們首先覆蓋了一線城市、旅遊城市,過於偏遠的城市,我們可能不會去。

我們從用戶行為中觀察到,30%的用戶有為別人訂車的經歷,於是就加一個新功能。 以前我們有企業賬戶,現在幹脆把功能平行移到個人賬戶上,鼓勵他建立一個用車親友團,就像信用卡附屬卡一樣。請問(i黑馬)小編你的父母在北京嗎?(i黑馬小編答:在唐山)那你就可以把你父母的手機號,加到用車的系統中來,他們用車,還是你付賬,這你肯定很願意。

這種需求很有意思,比如老婆說:“老公,你幫我訂個車。”老公很煩,但是又沒有辦法,他老婆不願意去走這一樣一套綁定信用卡——填帳戶的流程,可不可以用一種輕的操作呢——把他老婆的手機號加上去就可以方便的用了,這樣不是更好麽。這樣的情況下,就會有很多有意思功能產生了,就能實時的看到他(老公或老婆)的位置。對吧,很有意思的事情,這些東西都不是靠人,而是靠技術,靠系統來去做到的。
融資6000萬美元做什麽?

(i黑馬小編問:攜程投資易到看重的是什麽?易到拿到6000萬美元投資怎麽用?老周的回答如下)

攜程看中的,我們認為是用戶體驗,產品模式的持續,以及戰略規劃吧。我們這群人絕對不是什麽接地氣的“屌絲”,當然“屌絲”有“屌絲”的好處,也有它的壞處。“屌絲”缺乏大局,他們知道明天會怎麽樣,但是沒有能力思考後天會怎麽樣。
易到的融資結構很清楚,每一輪都有自己的融資策略。比如說在A輪的時候,主體上是接受了晨興的投資,(引入)一個標準的VC,同時,我們還要了高通(的投資),因為高通在手機端上有各種布局,有很多供應商。我們希望未來在手機上會獲得種種幫助,推動我們跟手機廠商的合作(預裝等)。B輪的時候有寬帶(資本),攜程的這次本質上也是個B輪融資。因為大家都是按照B輪的概念進來的嘛。

我們的思考是,這一輪會需要戰略投資者了,攜程有類似的意向。過去半年中,我們跟攜程的合作非常順暢,默契度非常高,業務本身有很高的協同性,認同感也很強,所以接受他們的投資也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同時呢,DCM也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投資機構,所以這一輪戰略投資者和財務投資者一道進來。有三個VC,一個戰略投資者,易到有很好的投資者組合,接下來這幾家VC都是有持續投資的實力,如果我們還需要錢的話,他們還能拿出很多錢來。

戰略投資者的很多資源對我們非常重要。用車本來就跟機票、酒店、旅遊聯系在一起,攜程每天巨量訂單,接下來我們兩家會在賬戶上打通,在積分、優惠券的使用上都跟攜程建立很強的關系。這些合作,如果沒有資本紐帶,是很難達成的。當然我們還會有營銷上的合作,聯合推廣營銷,大家陸續會看到。

拿到的投資,主要還是投到用戶體驗上。我們的策略始終堅持不變,不管有沒有錢,有多少錢,我們最關註的就是用戶體驗。未來,我們融到了更多的錢以後,在和租賃公司的分成上,我們會更慷慨一些,同時把價格壓到更低,加強培育市場,讓更多的用戶能夠體驗到這種服務。LBS明年肯定會大熱,我覺得這本身就是一種趨勢,互聯網是如何改造傳統行業的,開始是改變用戶購物行為,接下來就要改造生活服務。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年度 創業 同程 吳誌 誌祥 VS 易到 周航 屌絲 絲逆 逆襲 還是 高富 富帥 霸道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334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