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網絡世界 他們把控大眾笑點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024/147126.html

i黑馬:草根和成名之間曾經有一條巨大鴻溝,如今,它正被視頻網站填平。

 

\在土豆網老濕自頻道界面的左邊,網站實時更新著他的5個原創欄目的總播放量:迄今為止共1.56億次,比高曉松的《曉說》第二季播放量差了0.4億次;《萬萬沒想到》,這部2013年中國互聯網最紅的自制劇第一季的播放量近4億;胥渡吧出品的所有視頻總播放量為2.65億次。

 

視頻網站的蓬勃發展誕生了這些只在網絡上活躍的名字。雖然大部分他們生產的內容將很快消失在網絡更叠中,但病毒式的傳播使得他們獲得了巨大影響力。他們做到了——搞怪的風格,無厘頭的吐槽,接近平民,反對權威。另一方面,視頻網站正將他們視為與電腦和移動端面前的觀眾的連接點,這種連接關乎商業利益,也影響著整個行業的風向。

 

 

天時

“中國的視頻網站迎來它們的黃金時代”

2013年12月,在東方衛視《中國達人秀》的舞臺上,胥渡吧團隊的五位成員站在自己偶像趙薇和蘇有朋的對面。

 

表演之前,胥渡自我介紹:“我們是胥渡吧。”觀眾席上立刻有人起身鼓掌,蘇有朋略帶驚訝地調侃“終於見到你這個熊孩子了。”一段惡搞的視頻配音表演之後,四位評委笑到飆淚,趙薇走下評委席與五位選手相擁。比賽結束,胥渡吧的五位成員獲得了四個整齊的“YES”。

 

早在參加比賽前,胥渡吧就在網絡中頗有人氣。

 

2010年2月,90後胥渡集結了一批喜歡經典電視劇的愛好者,組建胥渡吧,將它作為一個配音和影視劇愛好者的聯盟。當年10月,胥渡吧制作了一個基於經典影視劇《還珠格格》的創意配音視頻——所謂創意,就是自己改編電視劇劇本,進行區別於傳統的惡搞配音。

 

在上傳視頻前,胥渡的身份是一名大二的設計系學生,是配音圈里的籍籍無名之輩。而如今,網友將他創建的胥渡吧定義為“網絡第一配音團隊”。

 

隨著越來越多的配音愛好者加入到他們的團隊中,胥渡吧開始打造自己的“聲音文化”。他們的視頻產品逐漸有了固定的模式:惡搞的對象是經典的影視劇,改編的劇本聯系當下社會熱點,臺詞以吐槽風格為主。他們的作品風格鮮明,辨識度高。現在,作為《新白娘子傳奇》、《還珠格格》等經典影視劇惡搞視頻的制作者和配音者,胥渡吧得到年輕網友的追捧,微博粉絲以百萬計。

一夜成名的不只是胥渡吧。“原創”逐漸成為視頻網站的重點關註領域,越來越多的原創作者出現在觀眾的視野中。

 

美籍華人Mike隋——他更被人熟知的身份是“一人模仿十二種口音的老外”。2012年,Mike隋上傳了《老外屌絲超強十二人模仿》的視頻,9分鐘的短視頻中,Mike隋設計了簡單的劇情,一人分飾多角,模仿了十二種口音。僅一天,這個視頻在微博上的轉發量就破萬,因為姚晨、李開複等人的轉發,Mike隋從不溫不火的無名演員,搖身成為網絡紅人。

 

胥渡和Mike隋只是這個行業的一個縮影,在巨大的點擊量背後,是一整個群體的支撐:視頻網站內容作者的作品出現在各大視頻網站的首頁,他們與各大視頻網站合作,卻不願意為其中任何一家專職工作。

 

這是一個你沒有想到的巨大市場。2010年以來,各大視頻網站加大了對原創內容的重視。優酷網2010年發布“優酷出品”戰略計劃,聯合中影集團在當年投拍十部電影短片,總斥資金額達千萬元。此前,已經有土豆網映像節、56寬屏上線等加強原創的舉措。

 

2014年2月,優酷推出業內第一個專屬於用戶的個人頻道,為原創視頻作者提供包括視頻發布、粉絲管理和數據解讀等服務。優酷重點打造的“UGC作者分成計劃”,也讓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成功的可能性。

 

優酷總裁魏明表示,“視頻原創作者建立的頻道將成為他們對外展示自己視頻作品、吸引投資、聚集粉絲的核心平臺。”以優酷的UGC戰略為代表的視頻網站作戰計劃足以體現出視頻網站對原創內容的重視。

 

《老外屌絲超強十二人模仿》紅了以後,Mike隋花掉5000塊錢買了微博大號的營銷。但當視頻真正火起來後,Mike隋才意識到,具備病毒式傳播基因的視頻其實是不需要營銷的,它自然會火。

 

他開始意識到自己的成名不僅僅是偶然,而是因為他和他的同行都趕上了時代的大潮——中國視頻網站的黃金時代。視頻網站平臺的迅猛發展給原創視頻作者們提供了更多成名的可能性。

 

 

共生

“視頻網站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渴求制作內容的人才”

大量制作粗糙的節目開始在互聯網上走紅。他們的共同點是時間短、強調笑點——8到15分鐘的時間迎合了人們的碎片化時間。頻密的笑點吸引受眾的註意力。

 

“年輕的作者以85後居多,他們‘網感’很好,自己本身是深度網民,他們知道做什麽會被喜歡,做什麽會被罵。” 優酷土豆集團副總裁盧樊溪認為新生代原創作者們能夠熟練悉知觀眾的心理,他們做的東西未必符合傳統影視劇的要求,但卻總能在網絡上得到認可。

 

如果要分析這些原創視頻的共同屬性,一定離不開“搞笑”、“草根”、“吐槽”等要素。這些視頻大多控制在15分鐘以內,沒有具體的故事情節,多以“段子”拼湊而成。這其中,他們會聯系時下熱門話題,會吐槽被奉為經典的影視劇,會添加進小人物的生活遭遇。

 

與此同時,視頻行業也在改變,PC端一統天下的格局早已成為過去,移動端迅猛搶灘,成為人們觀看視頻、進行網絡互動的首選。另一方面,視頻網站的受眾越來越年輕化,他們喜歡隨時把握網絡動態,了解潮流資訊。

 

對視頻網站而言,類似的視頻制作門檻很低。盧樊溪在接受《財經天下》周刊專訪時表示,“在前幾年,來到優酷(拍片)的作者都要做好幾百塊、幾千塊拍一條片子的準備,我們需要病毒視頻”。視頻網站強調拍攝低成本,但不能影響傳播力度。在視頻網站上,有傳統行業做不到的與觀眾的交流機會——短視頻的一個特征就是容易傳播,也容易接受觀眾的檢驗。

 

“當然我們自己會有要求,我對年輕人說,你只有500塊錢的時候,你有沒有把它當成一個5萬塊錢的東西去做,這很重要。市場是開放的,你做的任何一個東西都有資格放到網上去接受網友點評,播放量說明一切。”盧樊溪說。

 

2014年,優酷為原創視頻作者打造全新的分成計劃,提高分成比例,激勵原創作者創作熱情。提供多元創收平臺之余,優酷還通過用戶見面會,視頻創作指南等線上線下活動,為原創作者提供視頻指導,作品扶持與品牌推廣,打造專屬個人品牌。

 

原創作者可以通過這些方式輔以多種渠道推廣支持,提升個人頻道品牌影響力,最終實現名利雙收。而視頻網站又聚攏起大批活躍的原創作者。他們在不斷創造精品原創內容的同時,也貢獻著大量流量。

 

這樣的背景下,對原創作者來說,機會與利益同時出現。

 

現在的網絡視頻紅人“老濕”原名朱子奇,按照朱子奇的規劃,他本該老老實實考上研究生,畢業之後找一份正經工作。但是爆紅打破了他的計劃——2011年7月27日,朱子奇將自己制作的視頻《老濕批西遊》放到土豆網上,引起巨大波瀾。這種被外界認可的不客觀不獨立、犀利吐槽的影評方式將“老濕”捧紅,很快就有電影和遊戲宣傳活動找到他。

 

“我當時唯一的感覺就是太好了。火了之後還考研幹嘛。” 朱子奇說。沒多久,後來成為萬合天宜影視文化有限公司CEO的範均聯系了朱子奇,希望他能夠加入萬合天宜團隊。

 

因為喜歡叫獸易小星,加上林熊貓(原萬合天宜主創之一)的鼓動,大四畢業前夕,朱子奇一人背著背包來到陌生的北京,投奔叫獸易小星。林熊貓給了他充足的鍛煉。他幫助朱子奇拉私活,以保證每月四個視頻拿來練手,四個視頻中只有兩個能公開播出。

 

2012年8月,看過朱子奇視頻的土豆原創頻道主編葛峰找到他,想讓他“做點有料的東西”。兩個月後朱子奇制作的樣片讓葛峰心花怒放。征服葛峰的是朱子奇的吐槽視頻《走進李元芳》。

 

時間跨越到2014年,朱子奇已是萬合天宜的老員工,此時他與土豆合作的《不吐不快》系列的第二季已經完結,總播放量為2430.7萬。根據土豆的站內播放指數顯示,“老濕”所開設的自頻道有922515人訂閱,他所生產的視頻總播放量為156699.4萬次。同時,“老濕”在2012年土豆映像節金豆角單元獲得“金豆角”獎,2013年土豆映像節金土豆單元榮獲“最佳人氣播客”獎,2014年土豆映像節金土豆單元榮獲“最受歡迎自頻道”獎。

 

對朱子奇們來說,成為網絡新貴的運氣是趕上了視頻網站的蓬勃發展,也是趕上了原創自制時代的到來,更重要的是,他們熟悉的興趣點恰好符合了現代網民的口味。在商業與成功的邏輯里,所謂運氣,無非是把握住了時代的浪潮。最終,是他們和視頻網站的雙贏和共生。

 

進入2014年,視頻網站在內容爭奪戰上摩拳擦掌。土豆宣布推出針對原創作者的自頻道戰略,針對UGC的內容土豆將會投入重金打造。土豆總裁楊偉東認為從全球媒體的趨勢來看自媒體的趨勢不可阻擋,而個人自媒體的展現形式多元化,理應得到重視。

 

後起之秀愛奇藝也絲毫不示弱。2014年,愛奇藝在UGC板塊進行規模性投入,希望以豐厚和便利的條件將原創團隊網羅到自己的平臺上。

 

視頻網站斥資打造平臺,原創作者提供高品質內容,這便是雙方實現雙贏的模式。

 

對於視頻網站來說,他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渴求人才。以優酷為例,一方面,優酷幾十個頻道的主編,會將用戶每天上傳的視頻進行篩選,將優質原創作者進行重點培養。另一方面,優酷跟各大院校合作,推出電影節、微電影節等,有潛力的學生可以直接得到在優酷平臺上創作的機會。

 

盧樊溪對《財經天下》周刊表示,優酷對人才的篩選格外簡單:以市場與網友的評判為檢驗標準。同時他會保護作者的個性,他們看重的是如何把藏在沙粒里的人才挖出來。

 

 

未來

“盡管收入不固定,但通過制作視頻賺的錢一定多過普通上班族”

經濟學家提出的“娛樂經濟學”應驗了。從2006年視頻網站興起以來,網友們對娛樂的需求只增不減。

 

對於靠視頻網站活著的年輕人而言,競爭環境已經日益趨同:技術讓電視、網站和移動端的觀看體驗日益趨近,誰提供好內容,誰就有最大的勝算。

 

他們都逐漸意識到了這一點。必須隨時關註著互聯網的動態,致力於生產吸引人的內容。

 

他們未來的工作方式和收入仍然是不固定的。視頻制作紅人楊英鵬的“吐槽脫口秀”紅遍大學生群體。他的節目內容從模仿香港脫口秀藝人開始,只要對著鏡頭自說自話就能受到年輕人的喜歡。他的視頻簡單到在宿舍里,用一部相機、一臺電腦就可以完成。對於他來說,做視頻帶來的最多的就是網友的關註。他並不在意能拿到多少分成。他在白天過著朝九晚五的白領生活,夜晚才在視頻網站上“兼職”。

 

更多的視頻網站“紅人”的工作狀態也相對隨性。比如“老濕”雖然加盟萬合天宜公司,但自己的創作卻不受任何人的限制。他的工作獨立,一個人兼劇本、剪輯、配音等數職,甚至可以一個月不在公司出現。

 

“胥渡吧”也一樣,他們從來不給自己規定工作量。有好的點子,有正確的時間節點,他們就會上傳一個視頻推自己一把。他們拒絕過風投公司的橄欖枝,堅持自己“個體戶”式的工作方式。

 

楊英鵬和胥渡都向《財經天下》周刊記者透露,自己通過制作視頻賺的錢一定會“多過普通上班族”。他們的收入方式也不會固定——可以通過視頻網站的分成計劃,年入百萬;也有人開始嘗試粉絲經濟。在許多個人頻道的主頁上,作者們會將自己售賣產品的鏈接附在旁邊,悄悄暗示粉絲。比如在優酷平臺上分成收入134萬的暴走漫畫團隊,已經開始借助視頻網站的力量培育自己的平臺。他們開發自己的APP,與自己粉絲形成良好互動。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嘗試做影視產品、開發衍生品或者培育品牌。

 

對於未來,很多人沒有明確的發展方向。有人選擇堅守,也有人離開。留下的人只知道,誰持續提供好內容,誰才能繼續獲利。

 

胥渡沒有想好將來的發展方向,但他很清楚的一點是,“創意肯定很重要的,我不懂營銷,但是我有內容。”老濕是“UGC為王”的忠實擁躉,“我是搭上了UGC時代的末班車,不管時代怎麽變化,最終還是要回到以內容為主的極客時代的。”

 

楊英鵬有同樣的感受,在他看來,原創作品的生長趨勢完全沒有要衰落的跡象。相反,他更能體驗到原創內容的珍貴,符合網民口味的東西,各家視頻網站都在爭搶。

 

Mike隋認為自己的轉型勢在必行,他也開始看清眼前的得失。“我的視頻火一是因為運氣,二是因為幾個段子寫得好。但是你能保證每次都火嗎?不能。現在該是拼演技的時候了。語言天賦在需要的時候拿出來用一下就可以了。”

 

現在他拒絕了很多視頻網站、各大衛視的邀請,堅持把拍視頻當成自己培育粉絲的一種方式。“我不希望我生產的東西放在一個網站上卻不能火。我的團隊還沒有強大到可以制作出一些特別好的商業方案出來,所以我不可能和一個網站簽約。” 他說,目前需要做的事情是擴大自己的產業,有了錢才能什麽都能幹。“將來中美(影視劇)合作的機會多了,像我這樣有雙重背景的人機會就多。我希望我能真正在中美兩邊的市場上都吃得開。”

 

不管是否跳出了他們曾經賴以生存的視頻網絡平臺,他們都在以不同的方式擴大自己的影響力。對於他們來說,享受當下比規劃未來更重要。至少,在幾億人的網絡世界里,他們還將繼續把控著大眾的笑點。

 


網絡 世界 他們 把控 大眾 笑點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642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