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個女人 如何周旋在112國家元首間?

2014-06-16  TCW
 
 

 

六月十一日,美國前國務卿希拉蕊(Hillary Rodham Clinton)新書全球同步上市,這是她第二本親筆自傳,記錄了她國務卿任內至今、周旋於一百一十二國之間的作為與想法。

在美國實力下滑、中國崛起的大時代中,時任國務卿的希拉蕊提出「巧實力」(smart power)之說,即「以軍事、政治等硬實力,輔以文化、價值、經濟、科技等軟實力,依據情勢選擇適當工具,形成巧實力。」希拉蕊將這個突破性的概念運用於政治領域,有別於傳統的硬實力思維,被《時代》雜誌譽為「希拉蕊式非典型做法」。

《商業週刊》是中文地區唯一取得希拉蕊自傳《抉擇》的出版社,特別摘錄精彩章節,一窺希拉蕊的巧實力。

第一幕》我帶著歐巴馬,突襲溫家寶場子

騷動中,歐巴馬總統溜進門,大喊:「總理先生!」安全人員再度擋住,我趁隙彎身鑽了進去。溫家寶他們看到我們,嚇得下巴都掉下來。

「不行!不行!不行!」中國官員在門口揮動雙手。美國總統正不請自來,闖進一場有中國總理在場的非公開會議,但沒有人可以攔住他。

身為在國外代表美國的資深官員,你的一舉一動都會被嚴謹的計畫著,每一扇門都會在正確的時刻打開;你要習慣坐在車隊裡,而且永遠不用等電梯。不過有時碰上協議破局、外交膠著,這時你必須隨機應變。現在正是這樣的時刻。

在丹麥一場大型氣候變遷國際會議中,排放最多溫室氣體的各國領袖齊聚一堂。歐巴馬總統和我尋找著溫家寶總理的身影。

然而中國在躲我們。更糟的是,我們得知溫家寶邀請印度、巴西與南非等國召開「秘密」會議,想要阻止或削弱美國努力尋求的協議目標。我們派出團隊成員搜查會議中心,最後發現這場秘密會議的所在地。

總統和我交換了心照不宣的眼神後,衝往這間北歐大會中心錯綜複雜的長廊,後頭是一群匆忙跟上的專家顧問。我們一路衝上樓梯,撞上一臉驚嚇的中國官員。他們把我們引到反方向試圖誤導我們,但我們沒有因此停下腳步。《新聞週刊》後來形容我們是「外交版的警網雙雄」(Starsky and Hutch)。

我們抵達會議室外頭時,七嘴八舌的助手,加上緊張兮兮的安全人員,現場一團亂。白宮發言人羅伯特‧吉布斯被一名中國安全人員困住。騷動中,歐巴馬總統溜進了門,大喊:「總理先生!」中國安全人員再次用手擋住入口,我趁隙彎身鑽了進去。

在臨時張羅的會議室內,玻璃牆僅以布簾遮住以防偷窺。我們發現中國總理溫家寶坐在一張長桌旁,旁邊是印度總理、巴西總統,以及南非總統。他們看到我們,嚇得下巴都掉下來了。

「準備好了嗎?」歐巴馬總統露出一個大大的燦爛笑容。現在可以開始真正的協商了。

昨日我抵達時,來自全球的數百位記者把會場擠得水洩不通。我告訴大家,美國已經準備好帶頭,集所有已開發國家之力,在二○二○年前每年斥資來自公私單位的一千億美元,幫助最貧窮、最脆弱的國家,減輕氣候變遷帶來的傷害;前提是我們要能在限制排放上取得協議。

我們一開始就鎖定中國並非偶然。中國由於過去十年驚人的經濟成長,很快就成為全球溫室氣體總排放量最大的國家。

中國一步都不肯讓,印度與巴西也一樣。部分歐洲國家則要求盡善盡美,也阻礙協商的美意和可能性。凌晨兩點左右散會時,依舊未能達成協議。

先前開的氣候會議從來沒有這麼多最高層級的領袖出席,結果卻連協議的邊都搆不上。最後法國總統薩科奇(已卸任)再也受不了,他翻了個白眼,看起來極度惱火,然後用英文撂了一句:「我真想死!」

一天之後,情勢逆轉。歐巴馬總統和我剛剛闖入這個小型領袖會議。我看著對面的溫家寶,再看看印度、巴西與南非的領袖。他們代表全球約四成人口,今天在這張桌子的一席之地,象徵著全球影響力的重大轉移。幾十年前還是國際事務的邊緣人,如今卻是關鍵要角。

望著眼前各領袖的肢體語言,我很慶幸歐巴馬總統決定前來丹麥。我們原本希望他抵達時已經達成協議,但如今的僵局讓一切成了泡影。

白宮顧問緊張起來。會談既已陷入僵局,真的值得總統耗時間飛一趟嗎?這是另一個我認為必須「置身事內」的例子。我致電總統,向他保證他若能親自介入,或許可以為打破僵局帶來必要的推力。總統同意了,空軍一號不久便抵達冰天雪地的哥本哈根。

眼前,我們來到談判桌,陷入膠著的重點是:如果各國都同意減少碳排放,又要如何監督與強制執行那些承諾?中國對外來監督始終很反感,一直抵制。不過印度比較講理。印度總理委婉反批了中國的拒絕。南非總統在先前的會議一向是我們最尖銳的批評者,此時也較具建設性。最終,在一波波勸誘、辯論與讓步之後,會議室裡的領袖訂出了一項協議,雖然離完美有一段距離,但已足以讓這場高峰會免於失敗,也讓我們有了向前一步的進展。

史上第一次,已開發與開發中的所有主要經濟體,都同意直至二○二○年在國內努力抑制碳排放,並且要以透明化的方式報告自己的國家對減排的努力。

在另一間小會議室,擠著布朗(英國前首相)、薩科奇、梅克爾(德國總理)等,大家仔細聆聽歐巴馬總統發言。他們不認同我們的讓步,不過因為沒有其他可行選項,只好勉強同意支持。歐洲國家說得沒錯,我們沒有達成任何想在哥本哈根做的事,但這就是妥協的本質。

●巧實力第1課當幕僚群起反對,怎麼說服大老闆跟你一起闖入對手場子?在平常的時候,就應先累積老闆對你的信任存摺

這場會議有美、歐、中三大勢力,但以中國為首的七十七個開發中國家是最大勢力,在形勢比人強的關鍵時刻,希拉蕊必須交互運用軟、硬實力,才能逆轉情勢。

但關鍵資源掌握在關鍵人手中,在白宮幕僚群起反對下,歐巴馬仍願意相信希拉蕊的判斷,跟她闖入中國的場子,在於兩人平時累積的高度互信。

華府觀察家林博文指出,這信任感來自兩人選戰後的合作。希拉蕊敗選兩天後,立即支持歐巴馬,丈夫柯林頓也幫歐巴馬拉票,並貢獻豐沛的人脈資源,因此歐巴馬當選後第一個打電話感謝的就是柯林頓。

想要做到軟硬兼施,該使出什麼手段?棍子要夠大、胡蘿蔔要夠甜,話還要說得夠軟

軟、硬實力,光一種不足以屈人之兵,必須視情況、對象運用,才能出奇制勝。

希拉蕊交互使出三種軟硬手段。一、棍子:會議前,先讓歐巴馬譴責溫家寶拒絕國際的減排監督,以威脅的硬實力,增加自己的正當性;二、胡蘿蔔:希拉蕊一出場就先拿一筆大錢給開發中國家,希望讓敵人「拿人手短」,降低其戒備之心、爭取認同;三、說軟話:這是最厲害的一招,請歐巴馬突擊會議,放軟姿態的同時,也釋放堅定的硬訊息。

美國總統「紆尊降貴」進入會場,不怕被趕出去?希拉蕊早有盤算。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秘書長張榮豐指出,突擊在外交談判上不常見,但美、中利益糾葛複雜,溫家寶不可能不識相的把歐巴馬請出去。

為了萬無一失,希拉蕊還帶了一群國際記者當軟姿態的護衛。如果溫家寶真的把歐巴馬趕出去,便落實了他召開秘密會議的事蹟,國際顏面掛不住,而為了給對方臺階下,事後歐巴馬也沒承認硬闖,而說自己是「準時到場」。即便歐巴馬進場時沒椅子坐,他也巧妙的說:「沒關係,我可以坐在我的朋友盧拉(巴西前總統)旁。」這都是「說軟話」的姿態。

張榮豐解讀,結盟在國際會議很常見,但也很脆弱,譬如印度跟巴基斯坦有領土爭議,需要美國支持,而巴西和南非經濟上依賴美國,因此,歐巴馬闖入的用意在於現場瓦解同盟,事實證明,這兩國在會議上都轉向支持美國。

目標定得太高卻達不到時,該讓步嗎?如果一心想打全壘打,最後結果多半是飛球出局

這場會議中、美的G2勢力形成,歐盟則吃癟,當歐盟被歐巴馬「告知」達成了協議,只能紛紛責怪美國妥協。

美國除了必須金援,也同意中國自行監督減排,但為了維持老大地位,也降低自己的減排標準,面子、裡子兼顧。

哈佛大學教授奈伊認為,歐洲把減排目標訂得太高,中、美兩國都不想接受,就是沒有認清事實。

有退有進,才能讓事情前進,希拉蕊的心得是:「我玩壘球總會牢記一個經驗就是,如果你一心想打全壘打,最後結果多半是飛球出局;然而如果你瞄準一壘或二壘安打,甚至只求保送,結果反而可能比較好。」

●巧實力第2課當幕僚群起反對,怎麼說服大老闆跟你一起闖入對手場子?在平常的時候,就應先累積老闆對你的信任存摺

這場會議有美、歐、中三大勢力,但以中國為首的七十七個開發中國家是最大勢力,在形勢比人強的關鍵時刻,希拉蕊必須交互運用軟、硬實力,才能逆轉情勢。

但關鍵資源掌握在關鍵人手中,在白宮幕僚群起反對下,歐巴馬仍願意相信希拉蕊的判斷,跟她闖入中國的場子,在於兩人平時累積的高度互信。

華府觀察家林博文指出,這信任感來自兩人選戰後的合作。希拉蕊敗選兩天後,立即支持歐巴馬,丈夫柯林頓也幫歐巴馬拉票,並貢獻豐沛的人脈資源,因此歐巴馬當選後第一個打電話感謝的就是柯林頓。

想要做到軟硬兼施,該使出什麼手段?棍子要夠大、胡蘿蔔要夠甜,話還要說得夠軟

軟、硬實力,光一種不足以屈人之兵,必須視情況、對象運用,才能出奇制勝。

希拉蕊交互使出三種軟硬手段。一、棍子:會議前,先讓歐巴馬譴責溫家寶拒絕國際的減排監督,以威脅的硬實力,增加自己的正當性;二、胡蘿蔔:希拉蕊一出場就先拿一筆大錢給開發中國家,希望讓敵人「拿人手短」,降低其戒備之心、爭取認同;三、說軟話:這是最厲害的一招,請歐巴馬突擊會議,放軟姿態的同時,也釋放堅定的硬訊息。

美國總統「紆尊降貴」進入會場,不怕被趕出去?希拉蕊早有盤算。台灣戰略模擬學會秘書長張榮豐指出,突擊在外交談判上不常見,但美、中利益糾葛複雜,溫家寶不可能不識相的把歐巴馬請出去。

為了萬無一失,希拉蕊還帶了一群國際記者當軟姿態的護衛。如果溫家寶真的把歐巴馬趕出去,便落實了他召開秘密會議的事蹟,國際顏面掛不住,而為了給對方臺階下,事後歐巴馬也沒承認硬闖,而說自己是「準時到場」。即便歐巴馬進場時沒椅子坐,他也巧妙的說:「沒關係,我可以坐在我的朋友盧拉(巴西前總統)旁。」這都是「說軟話」的姿態。

張榮豐解讀,結盟在國際會議很常見,但也很脆弱,譬如印度跟巴基斯坦有領土爭議,需要美國支持,而巴西和南非經濟上依賴美國,因此,歐巴馬闖入的用意在於現場瓦解同盟,事實證明,這兩國在會議上都轉向支持美國。

●巧實力第3課目標定得太高卻達不到時,該讓步嗎?如果一心想打全壘打,最後結果多半是飛球出局

這場會議中、美的G2勢力形成,歐盟則吃癟,當歐盟被歐巴馬「告知」達成了協議,只能紛紛責怪美國妥協。

美國除了必須金援,也同意中國自行監督減排,但為了維持老大地位,也降低自己的減排標準,面子、裡子兼顧。

哈佛大學教授奈伊認為,歐洲把減排目標訂得太高,中、美兩國都不想接受,就是沒有認清事實。

有退有進,才能讓事情前進,希拉蕊的心得是:「我玩壘球總會牢記一個經驗就是,如果你一心想打全壘打,最後結果多半是飛球出局;然而如果你瞄準一壘或二壘安打,甚至只求保送,結果反而可能比較好。」

第二幕》我和越南套招,中國氣到臉色鐵青!會議一開始,戲碼便跟著登場,由越南率先起頭,隨後其他各國一個個表達關切,當時機來了,我示意要發言;這是精心選定的詞彙。當我講完,中國外長臉色鐵青。

美中關係是在未知的水域裡航行。假如我們在某方面太過強求,便有可能危害到另一方面。同樣的道理,如果我們太急於妥協或屈就,對方可能得寸進尺。

在南海,中國和越南曾在一九七○和一九八○年代為了爭奪島嶼爆發嚴重衝突。到二○一四年,這個問題仍持續悶燒,隨時可能沸騰。

全世界有過半商船通過南海,其中許多自美國往返。新發現的近海能源礦藏和周邊漁場,也讓那些不起眼的岩塊四周水域成為潛在的寶庫。新的財富遠景加劇了舊有的敵意,衝突一觸即發。

中國喜歡採雙邊方式,即一對一方式,解決與鄰邦的領土爭議,因為在這些狀況下它的相對力量比較大。在多邊場合下,小國可能聯合起來,它的支配力量就會減弱。難怪這個地區內其他國家大多希望採取多邊方式進行。

我贊成這種方式。美國在南海或東海都沒有領土,我們不會在這類爭執中選邊站,我們也反對單方面採取行動來改變現狀。維護自由航行、海上貿易和國際法,攸關我們的長遠利益。而我們和日本、菲律賓訂有條約,有義務提供支援。

二○一○年五月,我在北京參加美中戰略與經濟對話,聽到一位中國領導人形容,南海領土主權與台灣、西藏等話題一樣,屬於中國的「核心利益」,並首次警告中國不能容忍外來干涉。

歐巴馬政府上任頭兩年發生在南海的對峙局面,令我更深信亞洲戰略必須包括積極更新這一地區的多邊機制。

我們結合越南的最重要工具之一,是名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rans-Pacific Partnership,簡稱TPP)的新貿易協定。 TPP將涵蓋世界貿易的三分之一,越南也能從協定得到許多好處,因此越南領導人願意做出改革以達成協議。談判有了動力,其他國家也感覺到有同樣需求,TPP成了我們在亞洲戰略的指標性經濟支柱。

七月二十二日下午,東協地區會議在河內國家會議中心展開,會議進入第二天,每個人心裡都惦唸著一個話題:南海。當天晚上,我召集團隊開會討論次日的計畫。我們花了幾小時修改我次日所要發表聲明的細節,並與夥伴商定如何配合演出。

隔天東協會議一開始,戲碼便跟著登場,由越南率先起頭。儘管中國反對在這種場合討論南海,越南卻提出這個會引起爭論的議題。隨後其他各國部長一個接一個表達了他們的關切,並呼籲建立以共同合作和多邊進行的方式,來解決領土爭端。兩年來中國耀武揚威,現在輪到這個地區的國家將它擋回去。

當時機來了,我示意要發言。我說,美國不會在任何特別爭議上選邊站,但我們支持眼前提出的多邊方式,依照國際法並在沒有武力脅迫或威脅之下進行。我呼籲地區內各國應維護南海航行暢通無阻,並致力發展出一套能避免衝突和對抗的行為準則。美國準備推動這一進程,因為南海的自由航行屬於「國家利益」。這是精心選定的詞彙,是為了回應早先中國所宣稱,它在該地區擁有的廣泛領土,已構成其「核心利益」。

當我講完,就看到中國的楊潔篪外長臉色鐵青。他要求在他回應之前先休會一小時。隨後他盯著我,對南海爭議提出反駁,並對外來干涉提出警告。他看著那些亞洲鄰國的代表,提醒他們:「中國是個大國,比這裡任何其他國家都大。」這句話在會議上難以令人信服。

後來幾年,該地區外交人員認為,無論從美國在亞洲領導地位的角度,或是遏止中國過度擴張的角度來看,那次會議都是個轉折點。

●巧實力第4課在對手有主場優勢的場子,該如何出奇制勝?以胡蘿蔔拉攏眾多小勢力,讓它們願意聯合次要敵人對付主要敵人

希拉蕊先以經濟利誘東協加入TPP,交換在亞太的發聲權,隨後美國軍方宣佈將在二○二○年把六○%的海軍部署在太平洋,還重新啟動菲律賓呂宋島的兩座美軍基地,這是美國冷戰後二十多年來,最大的兩個亞洲基地,軍事硬實力成為越南等東協國後盾,讓越南願意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

●巧實力第5課如何能不大打出手或張牙舞爪,以最優雅姿態獲取自身利益?動聽的故事,永遠是軟實力最佳「通貨」

吃相優雅,是美國強項,希拉蕊演出的方式很巧妙,是軟實力運用典範。她請越南先提出爭議,陸續讓小國呼應,最後美國才站出來,提出以國際法規解決「國家利益」,而非中國提出的「核心利益」。

「中國是大國,比這裡任何國家都大」,此話一出,預料中的反彈,更讓中國坐實了張牙舞爪、名不正言不順,讓希拉蕊把美國主持正義的故事說得理直氣壯。

奈伊為此事下了最好的註解:「有時領導者忽略了,使用硬實力的同時,將減損其軟實力,就像是小布希派兵伊拉克,中國在南海以武力恫嚇越南和菲律賓。」但多數領導者偏好使用硬實力,是因為硬實力能在短時間發揮效果,這正是阻擋他們鍛鍊巧實力的魔咒。

奈伊說,過去的政治比的是誰的軍事或經濟力強,但現在,「最終是看誰的故事最動聽,」讓人願意跟隨。論述,成為軟實力的最佳「通貨」。

第三幕》薩科奇是我的白馬王子我的鞋子掉了,在記者面前光著腳丫,他們無不見獵心喜按下快門。薩科奇優雅的牽起我的手,幫我穿回鞋子。

這幾年來,我花了不少時間思索瞭解(俄羅斯總統)普丁的方法。

我二○一○年三月我造訪他位於莫斯科郊外的別墅時,我們激辯貿易和原地打轉的世貿組織談判。普丁毫不讓步,甚至幾乎沒聽我說話,這意味我該嘗試另一個話題。我知道他個人熱愛野生動物保育。我突然問他:「普丁總理,請問您要如何搶救西伯利亞老虎?」他驚訝的抬起頭,我終於引起他注意了。

普丁起身,要我跟他走,然後我們的助理留下來,他帶我走過一道長廊到私人辦公室。幾個散漫走動的壯碩警衛嚇了一跳,我們經過時,他們趕緊立正。我們走過防彈門到他的桌子,旁邊牆壁上掛了一幅巨大的俄羅斯地圖。他興高采烈以英文和我談論東部的老虎、北方的北極熊和其他瀕臨絕種物種。看到他隨著話題改變態度,我覺得好奇妙。

國與國的關係立基於共同的利益和價值觀──但也立基於性格。個人因素對國際事務的重要性高於許多人所預期,且好壞皆然。舉例來說,雷根總統和柴契爾夫人舉世皆知的友誼助他們贏得冷戰,赫魯雪夫和毛澤東的長久不睦則導致落敗。

我將這點謹記於心,走馬上任國務院的頭一天,就開始聯絡歐洲主要領導人。

薩科奇最愛問為什麼來見他的外事人員都是老得要命、白髮蒼蒼的男人。我們會大笑、辯論,甚至爭執,但最後大都會對需要採取的行動達成共識。薩科奇一心想為法國奪回世界強權的地位,因而亟欲承攬更多國際責任,這點我從利比亞的行動就看得出來。雖然舉止活潑,薩科奇始終不失紳士風範。

二○一○年元月的某個寒冷日子,當我走上巴黎愛麗舍宮的階梯迎接他,我的鞋子掉了,在記者面前光著腳丫,他們無不見獵心喜按下快門。他優雅的牽起我的手,幫我穿回鞋子。後來我寄給他一張照片,上面寫道:「我或許不是灰姑娘,但你永遠是我的白馬王子。」 當我在二○一二年二月訪問保加利亞首都索菲亞時,總理博伊科.鮑裡索夫顯然對我們的會面十分緊張。「國務卿女士,當我從電視看到妳下飛機的畫面時,我好不擔心,」他這麼開場,「我的幕僚長跟我約略提過,妳把頭髮綰起時,表示妳心情不好。」那時我的頭髮確實紮著,很可能喚起他們對KGB(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特務和左翼共產黨官員的不好回憶。

我看著幾近童山濯濯(用以形容人禿頭、無髮)的鮑裡索夫,並笑著說:「我花在整理頭髮的時間只比你多一點。」他也笑了,而既然那不礙事,我們便開了場成果豐碩的會。

●巧實力第6課面對各種不同路數的對手,如何立即破冰?提對方有興趣的事,讓話題馬上由冷轉熱

軟實力其中一種是情緒智力,在面對各國領袖時,希拉蕊時而自嘲、時而強悍,有時則以幽默化解尷尬,目的是為了持續談判,更瞭解對方或拉近距離。

美俄的衝突多於合作,普丁也沒給希拉蕊好臉色,協商時,希拉蕊發現普丁沒在聽她說話時,突然提起「西伯利亞老虎」,才讓對方由冷轉熱,這顯示她在與各國領袖會面前的精心準備。

卡內基訓練大中華區執行長黑立言指出,溝通的第一步就是形塑對方願意交流的氣氛,如果對方沒興趣跟你溝通,就很難瞭解對方的底線與真心。

●巧實力第7課面對緊張、距離感,要如何化解對方心防?嘲笑自己是基本求生工具,比起爬回城堡躲起來更勝一籌

希拉蕊認為,「幽默感在政治不可或缺。」因此常以笑話或女性魅力,拉近彼此距離。在掉鞋後以逗趣小卡片回敬薩科奇,展現幽默,但這是因為薩科奇具有法國人浪漫的個性,如果面對普丁就不適合。

她深知自己同時是美國國務卿加上前第一夫人的身份,讓人感覺有距離感和架子,於是和保加利亞總理見面就以幽默笑話化解對方心防。

其實希拉蕊的幽默也包含自嘲。她開設推特帳號時,第一則訊息就是謝謝兩個曾經惡搞她照片的男生。她說:「嘲笑自己是基本求生工具,比起爬回城堡躲起來更勝一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3118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