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David Webb: Do you know Chinese?-富士高(927)


其實我一直持有富士高股票,之前出了公告後已經想寫,但由於我有眾多事務分身不暇,所以沒寫。

另外,我的工作要求我每天都寫這些「無聊」的財務分析(真係寫到熟),所以我回家後一直都不太想碰這些東西,而轉向寫財技方面的東西。

之前都看過公告,但是已經過了時候說東西,所以沒有寫,但是今天收到富士高年報,覺得時機成熟,故把想的東西都說出來一次吧。

雖然今次盈利比我想像中好得多,但是我有一些特別意見,我不太想webb 兄畀錯貼士,故出此文。

在公司東莞廠的電子公告板找出來的一個公告,而公司的生意可以在這個公告中看到,可以作為參考。

http://www.fujikon.com.cn/JavaWeb/FunFile/2008/11/2008_11_6_5_35_31_FIC_PERCN_HP.doc

若想知道更多,就老規矩,過25個留言再說。
David Webb Do you know Chinese 富士 9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530

David Webb: Do you know Chinese?-富士高(927)(2)


終於夠了二十五個留言,我大致的說一下好,就說一下壞吧。

公司的營業額只有少幅倒退約6%,有7.87億港元,若果如管理層所稱增加外包生產比重的話,實際營業額更可能有增長,公司其他收益方面大幅增加,由238萬港元,增加至824萬港元,但是因為勞動法的實行,行政成本上升了1,020萬,故公司盈利稍為倒退10%,至5,932萬港元,公司有大量現金,故除派發3仙中期股息外,更加派3仙特別股息,合計共6仙,較上年5仙增加20%。

公司資產非常雄厚,公司有約3.72億易於變現的資產,扣除公司負債約八千萬的稅項及其他負債,大概有約2.9億的現金,以公司有約4億股計算,折合每股0.72元,如再扣除其他應付款約1.04億,仍有折合0.46元的現金資產,足夠抵消其應付款,可謂是一家財政狀況極佳的公司。

但是真的這樣好嗎?請看以下三點:

首先,在半年報中提及公司其實是把約788萬的存貨撥回,而上年則把744萬減值,一來一回則相差1,532萬,可見公司業績不如大家想像很這樣好。

另外,公司的外包收入是計入營業額,還是計入其他收入?這個亦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因為外包帶來的收入應該是只計佣金,因只是計入人工支出,並不用購料,毛利應是較高,約有60-90%,故計入營業額則會帶來毛利率上升的錯覺,令人誤信其經營成本控制得宜,忽略了原料成本上升令自製產品毛利較低的事實。

更為重要的是,在營業額倒退10%的情況下,公司的應收帳款竟然大增一億元,而細閱其應收帳款的構成,增加部分竟然接近全部來自當期,即是公司這些訂單應該是在截數期前接到的,若以公司毛利率及純利率分別為約20%及約7%計算,毛利亦增加近二千萬,盈利亦相應增加了七百萬,可見公司盈利被誇大了。

若把公司的應收款按上年營業額調整,公司營業額約為6.76億,盈利亦把應收帳誇大、其他收入增加及存貨撥回的影響計算在內,盈利約被誇大約2,218萬,即實質盈利約為3,720萬,和上一年經調整後盈利7,490萬,下跌了超過一半。

但是公司為何要造好業績呢,我覺得是想派高息,為甚麼要派高息呢,這就要從一些細節中看出來。

在半年報告中,公司三位主席及副主席,總共行使了1,800萬股認股權,每股行使價為1元-1.287元不等,所費資金約2,000萬,,當中有一部分已經是蟹貨,加上楊主席在市場增持了一些,亦用了40萬。

這些資金從何而來呢?

公司三位主席們一年人工共一千萬,這些資金卻是他們兩年人工,尚未計他們其他個人使費,故可能是他們幾年的積累。

為解救危亡,公司宣佈多派八仙特別股息,以回饋股東和減少他們的損失,可見他們用公司錢作「自我你增持」,但是小股東應該都覺得高興,因為派的股息,大家都有份,也因管理層慷慨,令股價有一些起色。這已經好過不少上市公司,把自己的虧本資產或垃圾賣給公司套現,不但拿走公司的現金,亦要股東們替他承擔損失,這些就更是股民公敵了。

最後,要留意的是,公司的現金達3.6億,但貸款卻增加了約1,400萬,從明細表上一看,公司是把長期貸款全部還掉,但短期貸款卻增加了1,700多萬,可見公司雖想把債還清,但不能好好利用自有資金作營運用途,故令公司資金浪費在貸款利息上,此數約有220萬,故應該要改善一下問題。

P.S. 有一次我在仁濟籌款節目上,發覺公司楊主席和康健系人馬均為仁濟總理,公司之前又在關連交易上用金利豐做財顧,我真怕他們會學他們那些不乾淨的行為,希望楊先生能夠好好做生意,不要那班「財務顧問」或「融資高手」的迷惑。
David Webb Do you know Chinese 富士 927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597

星際穿越影評: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橡谷智庫

來源: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08e1afd0102v68g.html

星際穿越影評:Though <wbr>wise <wbr>men <wbr>at <wbr>their <wbr>end <wbr>know <wbr>dark <wbr>is&

    在我們的邏輯模型里,人口、制度、生產力是最重要的背景,這也解釋了為何我們會研究人類學、宗教、社會制度、社會行為心理學等等。

    伴隨著人口的增長,在合適的社會制度和科技發展下,一個經濟體才能夠穩定繁榮昌盛,國民富足。

    如果你熟讀歷史,你會知道人類史從來不是一帆風順的,伴隨著社會黑暗期的人口大損減和生產力倒退,然後又複蘇向上。

   傳統的經濟學只是解釋短時間的經濟體波動模型,只有結合哲學和人類學才能夠明白大趨勢的變化。

    昨天看了一個體制內經濟學家周先生的采訪記錄,與我們所理解的經濟邏輯有許多合拍之處,這讓我感嘆,即使是體制內也不乏有智慧的專家,並不都是諂媚無恥之徒。

    當然他所解釋的是房地產。

    正如我在過去21篇文章中所闡述的城鎮化已經結束,他提及了更深層次的原因,為何城鎮化已經無法持續。在日韓臺曾經發展超過40年的城市化進程,到了中國大陸,二十多年就戛然而止。

     不過我有點小小的異議,就是如果從1978年改革開始起,到2014年已經過了36年,城市化進程也不算短。

     我們和日韓城市化進程的巨大不同在於人口和遷徙。周先生把後者歸結為土地制度和戶口制度,我認為是一個人自由選擇的問題,這是制度的問題。

     個人選擇生育、遷徙、土地買賣是重要的命題。

      到今天,我們已經意識到中國人口的結構性問題,已經造成未來五十年的民族前途非常糟糕。如果你要是看到微觀方面,其實對房地產市場也造成了影響。另一個問題在於戶籍制度和土地制度約束農民無法獲得整體經濟騰飛的收益,並造成他們的購買力迅速塌陷在城鎮化進程中。

     這一點,對於城市化來說,周分析的人均擁有房產量,我是贊同的。從身邊一些人的房屋擁有來說,二成城市人口擁有幾套房屋,農民工中二成擁有縣鎮的房屋,其余的在老家擁有老宅。

     由於慣性的力量,中國還沒有徹底放棄計劃生育,實際上即使他們放開了二胎,想要生育的人也不多,最近的統計數據讓人們大吃一驚,只有一部分有資格的人決定生育。

     而城鎮化限制大城市的戶籍,仍舊是個絕望的命題。周六的論壇上,黑色金屬分析師小王說:造一個水泥城鎮是容易的,如何把人們留在那里是不容易的。

     因為沒有生存發展機會。

     產業的集中取決於金融、物流、人口集約化的成本、效率,人們為何要留在一個小城鎮呢?

     而農民工並無能力購買大城市的房產,土地和戶籍制度也制約了他們的消費能力,不可能基於一個表面化的數字,來考慮中國的城市化進程。

      中國的城市化進程已經終止了。

     所以,我和人講起股票,我說我目前還沒精力去研究細節,但從人口的大格局來說,我願意選擇一些板塊,去看未來十年的趨勢。

      在人類史的核心發展邏輯之下,才是信貸周期和經濟周期的演變。

      對於我們個人來說,精神和靈魂是自由的,生存在哪里都沒有關系。只是考慮子女。

      昨天和妻子去看《星際穿越》,一些地方潸然淚下。主人公說的是我所想的。我們的生存欲望很強烈,傳承基因的欲望很強烈,當我們有了孩子,就只會考慮為她選擇一個安全的未來,讓她心中平靜,此時對她講宏大敘事和偉大未來,是毫無意義的。

      我對未來有些渺茫的希望,正如我一再說,朝最好的方向努力,做最壞的打算。

      因為我們處在最好的時代,也在最壞的時代。

     難以言表,一些淤積在心頭。

      讓我讀一讀狄倫托馬斯的詩句,它貫穿了整部影片: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Old age should burn and rave at close of day;
Rage, rage against the dying of the light.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right,
Because their words had forked no lightning they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
白晝將盡,暮年仍應燃燒咆哮;
怒斥吧,怒斥光的消逝。

雖然在白晝盡頭,智者自知該踏上夜途,
因為言語未曾迸發出電光,他們
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

星際 穿越 影評 Though wise men at their end know dark is 橡谷 谷智 智庫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9575

另類ETF探營:KNOW,管理層買的股票,我才買! 美股基金策略

來源: http://xueqiu.com/3917237536/35994871

$阿里巴巴(BABA)$  $蘋果(AAPL)$  $京東(JD)$  $道瓊斯指數(DJI30)$  $Facebook(FB)$  $百度(BIDU)$  $特斯拉電動車(TSLA)$  $諾亞財富(NOAH)$  

Direxion可謂美國ETF發行商的最具創新,或者市場意識的公司之一,在杠桿ETF上自不必說,2倍、3倍,直到最近還搞出個1.25倍,而同時他們也設計了幾款定位為長期投資的ETF,當然視角也是非同尋常,比如最近他們就在力推其一支已被晨星評為5星上選的ETF:KNOW。

看這個代碼感覺就有些意思,“知道“,知道什麽?實際上,這支ETF的立足點還真跟這個代號有關系。這支ETF全稱是”內部人情緒“ETF,有意思吧,當然,很多人一聽”內部人“,總是有不祥之感,這支ETF難道靠打探小道消息為生?其實不然,其策略是:關註標普1500中各家公司的內部人持股和交易情況,從中選擇100支左右的股票構成組合。說白了,其“價值觀”就是,內部人對公司情況最了解,如果一家公司,其管理層都不願意持有,那麽一般投資人買它幹啥?通常,KNOW的標準是,該公司的如高管、總監等內部人持有該公司股份得在5%以上,這些股票才會納入考慮的範疇。

這支ETF持倉風格總體看大中小皆有,稍微偏大中盤股票,各個時期收益和參照對比情況如下,因為KNOW定位為一籃子全規模混合持倉風格,所以我們選擇了相似定位的VTI,以及標普500的SPY作為對照: 


看上去還不錯,畢竟晨星5星選擇,對其成了三年多來從風險到收益整體評價還是很高的,從晨星官網上也可以證實。
而Direxion這樣長期被定位短期投資,甚至投機工具制造商的ETF發行商有了這麽一支被主流認可的ETF,那可不賣力宣傳嗎:


基金檔案: 
名稱:All Cap Insider Sentiment Shares(KNOW) 
發行商:Direxion 
成立時間:2011.12.08 
費率:0.65% 
市值:51.9 mil 
今年以來回報率:0.12% 
近一年來回報率:20.51% 
近三年來回報率:71.23% 
晨星評級:五星 
ETFDB評級:B 

持倉:  
Travelers Companies Inc TRV: 2.63%
Hanover Insurance Group Inc THG: 2.54%
Chubb Corp CB: 2.51%
Huntington Bancshares Inc HBAN: 2.49%
Hartford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 Inc HIG: 2.46%
Consolidated Edison Inc ED: 2.34%
Ford Motor Co F: 2.28%
W P Carey Inc WPC: 2.26%
Gaming and Leisure Properties, Inc. GLPI: 2.23%
KeyCorp KEY: 2.22%

原文地址: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A4MTA0ODM2OA==&mid=202659506&idx=2&sn=91060f2eb714c7bcbb5ffe6c704d7bee#rd 
另類 ETF 探營 KNOW 管理層 管理 買的 股票 我才 才買 美股 基金 策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9662

Life was like a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http://gelonghui.com/#/articleDetail/13782


这句说话取自于1994年取得奥斯卡最佳影片奖《阿甘正传》美国电影内男主角阿甘的一句名言,译文为:「生命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也不知道你将拿到什么。」,这句说话如放在股票上,各位读者必定有更一番的体会。


在股市内各师各法,每位投资者都会以自己的方法,以基本分析研究股份好,以技术分析分析也好,甚至只看「人民日报」去决定如何操作,甚或靠消息也好,都希望自己买到的股票可为自己带来良好回报,事实上是大家买进同一只股票,但往往受不同的买入价、消息、各投资者的胆量而令结果各异,股市的不确定性可见一斑。


如果把这句说话投射到近期的股市,以上证指数为例,上星期刚好走到5100点的小丘上看着风景,吃着巧克力,但本周却在经济数字下行、收紧融资融券、又或者新股市场抢去市场流动性等跌市找来的原因下,数日间内回调至接近4,900点,报章上更传出国内投资者以融资方式买入中车,因股份大跌而输掉财产及性命。


孖展对于投资者而言是一把双面刃,看对方向时可以把你的盈利倍升,但若下跌,数倍的融资额会疯狂的把你的本金吃掉,可怜的是一般国内投资者在大牛市享用这孖展成果大久了,温水煮蛙下对下跌的风险看得低了。这点对于饱历沧桑的香港投资者来说,对市场波幅会敏感一点,较为成熟的投资心态在牛市中或许会赢得较少,但在市况相反的情况下​​则有较大的承受力,这一点或能解释为何香港股市在国内股市狂牛下仍然表现落后的原因。


至于香港股市,近期不同的评论家已多番作出评论,原因不外乎:


宏观上:


1. 经济下行


2. 美国加息的担忧


3. 欧希的谈判结果


政治/政策上:


4. 6月17日的政改投票的不确定性


5. 韩国MERS的爆发对香港的影响


6. 深港通或延期


资金上:


7. 多间大型企业在市场集资,如中信证券等动軏集资逾200亿,亦令市场资金减少。


8. 近期不少股份出现暴跌,加上如汉能(566.HK)的停牌,令不少投资者损手,影响了市场小型股份的投资气氛。




若然投资者在上一个升浪未能成功在高位脱身,应该如何自处?


首先笔者觉得各位投资者要调整心态,今次的跌市在一个大升市内不算特别厉害,以港股为例只回调了约2,000点,即调整约7%多一点,但若然7%已令你感到消极,又如何可以迎接未来的升幅呢?笔者觉得今次的下跌只是一个小型调整,应好好为可能在七月份再次来临的升浪中追回失地。


笔者的意见是看成交,港股的成交金额近日明显萎缩,以6月15日港股只有1,165亿港元成交,相对同日国内股市仍有近20,000亿人民币的成交而言明显偏低,反映出投资者观望气氛浓厚,个别股份亦在欠缺资金支持下受「地心吸力」拉下,建议各位投资者先比较个别股份数日的股价表现和成交,若然股价企稳,成交仍持续下跌情况下可慢慢吸纳,以迎接下一升浪。


股份选择方面,大家则要多下点苦功,先看看目标股份近期有否公司行动,上一浪高位、或本浪低位时的股价、集资情况等,若然发觉一只股份近期没有任何公司行动,但股价不振而成交低迷,在相对值搏率较高的时候慢慢增持,最坏的情况下你买入的成本价仍然较大部份投资者为低,即输不了多少,订下止蚀位就可以了。


「笑莫笑、悲莫悲」一向是小弟在股市的座右铭之一,笔者就在今次把这句金句送给大家,在升市开心时保持清醒,在大市下跌的当儿多做点功课,受伤了「抺干眼泪再上路」,笔者相信下一个升浪必定可享更好的成果。


老狐狸


Life was like box of chocolates You never know what you're gonna ge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9501

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艾滋病在1920年非洲出現,1981年美國通報了全球首宗艾滋病毒感染案例。

 

1996年,科學界發現CCR5基因是艾滋病毒入侵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

 

CRISPR基因編輯技術在2002年前後,也被學界所發現。

 

這十多年來,CCR5基因被研究的很透,基因編輯技術也發展的很成熟了,但是為什麽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國家的科學家直接上手做呢?

 

科學家除了聰明,也要有道德和底線的啊。

 

雖然CRISPR剪輯CCR5基因不難,但是CRISPR最大的副作用就是脫靶(編輯基因,需要引導序列把要編輯的位置找出來,如果找錯了,就是脫靶)。人類基因組包含了大約30億個DNA堿基對,要改CCR5基因差不多就得精準的大海撈針,萬一找錯了有什麽後果,那可是一條生命啊。

 

今天賀建奎在香港第二屆人類基因組編輯國際峰會現場,是這麽回答學術界對基因編輯脫靶可能性的。他在被基因剪輯的胚胎細胞上,放置了1萬個觀察點,觀察脫靶情況,在他們實驗的50個胚胎細胞上,沒發現什麽異常。(相關文字實錄於閱讀原文)

 

但實際情況是,這兩個被基因編輯的嬰兒中,只有一個達到了預期目標,還有一個未達預期效果。

 

當然,賀建奎的學術表達跟實際操守中出入不止一個地方。比如,明明基因編輯嬰兒出生的消息是他自己宣布的。

 

今天他要說,消息提前泄露是他沒想到的,他本來想先和學術界分享。( This leaked unexpectedly, taking away from the community before presenting in a scientific venue, and without the peer review process engaged before this conference.)

 

雖然上來前,大會就表示:此前完全不知道他要講的是基因編輯嬰兒!(We didn't know the story that was going to break over the last couple of days when he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to come and speak to us. We didn't know this story beforehand. In fact, he had sent me the slides he was going to show in this session and it did not include any of the work that he is now going to talk about. There was some clinical data, but nothing involving implanted human embryos.)

 

賀說南方科技大學不知道自己做了啥。反正不管知不知道,他在學校的實驗室已經被封了。

 

賀建奎口口聲聲說,艾滋病令很多出生嬰兒輸在起跑線,但是請註意非洲感染艾滋病的嬰兒,多數情況都是母親本人是艾滋病陽性。(For unaffected children, born to HIV+ mothers, make up a large percentage of births in South Africa. The risk of being infected by HIV in the first few months of life is many many times higher than other babies. )

 

此次基因編輯嬰兒的父母,母親為艾滋病陰性,父親為艾滋病陽性。(The mother was HIV negative. The father was HIV positive with undetectable viral load. Sperm washing was used to prevent transmission.)

 

有很多種方法可以幫助小孩健康成長,但偏偏要選擇編輯孩子的基因,唯一的好處是可能對艾滋病毒免疫,但對孩子健康的副作用就需要小孩用自己一生的時間去承擔了。

世界衛生組織關於母嬰傳播艾滋病的科普


 

浙大生命科學研究員教授王立銘撰文的點評就是:在人類個體身上嘗試高風險、又幾乎沒有任何健康好處的研究,不光是不科學的,更是不道德的。

 

更可怕的是,賀建奎在今天的會上,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是非常的驕傲和自豪。學術界提問:既然母親沒有攜帶艾滋病毒,父親的精液也已經被清洗過了,為什麽還要對嬰兒進行基因編輯?

 

賀建奎回答:因為還有百萬的兒童需要這樣的免疫保護,我自己見過村里30%的人感染了艾滋病,只能將自己的子女交給親戚養育,以免他們換上艾滋病。他們的人生中已經沒有希望,但有了我的技術,他們可以努力工作,賺多點錢,照顧好自己的妻子小孩。(我只能說,這也太答非所問了)

 

說到這次基因編輯到底要多少錢的問題。賀建奎說,這次參與實驗的夫婦費用,全部由自己承擔,夫婦也不會收到任何款項。

 

而根據經濟觀察網的報道,項目組承諾向每對夫婦支付28萬人民幣的總費用。

 

所以基因編輯費用28萬人民幣,患有艾滋病毒的貧困人口能不能負擔的了,大家心里有個數。

 

除了已經出生的雙胞胎外,賀建奎同期還有7對夫婦參與了實驗。雖然現在實驗已經暫停了。

 

真的,這個事看到這里,真的覺得很生氣,很喪。懷胎都要十個月,這世上怎麽可能沒有一個人知道呢?這也是今早學術界對賀建奎的重點問題之一,把雙胞胎生下來,他難道不用經過相關部門的批準麽?

 

回答依然是答非所問:我開始跟一些科學家聊過。我把一些數據,在2017年Cold Spring Harbor還有伯克利的基因剪輯會議上展示過,我收到一些正面負面的評論。當然我還跟美國斯坦福、哈佛最頂級的倫理學專家討論過。我開始臨床測試的時候,還有給美國的教授看過我的知情同意書。有四個人看過知情同意書還覺得沒有問題。

 

所以中國的實驗,中國的父母,中國的雙胞胎,竟然沒有跟任何中國的監管機構溝通過?光沒有出名字的美國的教授知道就可以幹了?驚呆!

 

當然,學術討論本來就是自由的,所以主辦方給了賀建奎發聲的機會。但是主辦方也表達了自己的看法:

 

不把安全性解決就進行臨床測試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賀建奎此次基因編輯的過程也非常不透明,大家都是小孩出生後才知道消息,我自己都不知道對這個雙胞胎進行基因編輯有什麽醫學必要性。我覺得正是因為不透明,才導致了學術界自我監管的失敗。

 

盡管有記者寫小紙條問賀建奎,如果是你親生的娃,你會幫他編輯基因麽?

 

他回答:如果他也面臨同樣的情況,我會去做。

 

真的是聽得呵呵噠。不知道的,還以為看的是小說《魔鬼積木》呢。

 

最後,摘錄一部分環球時報的社評《基因編輯嬰兒事件,理性比煽情重要》做總結吧:

 

全球範圍的科學家在如此短的時間里做出近乎一致的反應,當然不是偶然的。作為一家媒體的編輯部,我們的基因學知識雖很有限,但這個領域的每一個行為都應最大限度地減少對人類社會的風險,而不應將小團體的利益置於全人類的安全利益之上,這個倫理我們所有人都看得懂,而賀建奎的行為顯然有悖這一倫理。

 

就像反對這一實驗的科學家們所指出的,賀修改的是兩個正常胚胎的基因,那兩個孩子在出生前並沒有面臨必然得上艾滋病的風險,他的實驗不是為了挽救這兩個孩子生命而采取的最後手段,而是為了自己的“科學成就”。他沒有首先在科學家共同認可的平臺上探討自己的實驗,而是直接向大眾媒體發布消息,我們有理由認為他更看重出名,追求轟動效應。

 

賀建奎實驗所經過的所謂倫理審查敷衍潦草,與該實驗實際對應的倫理風險極不相稱。這樣的實驗顯然不是實施基因編輯的醫院和胎兒父母同意就能作為倫理過關依據的。這件事迅速引起的震動範圍足以證明,它涉及的是最高級別的倫理風險。

 

令人驚訝的是,賀作為一名大學副教授,對自己究竟在做什麽,似乎缺乏基本的概念。賀最後是以“世界第一”的豪邁之情對大眾媒體做出宣布的,很像是他完全沒有想過自己有可能闖了禍。

 

我們的問題是,一位大學副教授對科學倫理應該是這樣認知的嗎?這樣的科學家是個別的,還是有很多呢?中國要加強科學研究的立法,也要通過賀建奎事件開展一次深入的大討論,讓所有科研領域經歷一次倫理道德的洗禮。



閱讀原文
We don know what w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8693

What we are reading:What We Cannot Know?

1 : GS(14)@2017-02-19 12:26:48

「年青時曾以為只要有足夠的時間,沒有甚麼不可知」。牛津大學「公眾理解科學教授」Simonyi的繼任人Marcus du Sautoy年剛過半百,去年完成首部科普大作《What We Cannot Know》後,已感嘆「時日無多」。對個人而言,生有涯而知無涯。Du Sautoy身為數學教授,面對窮一生之力研究的難題,更恐怕即使有解,亦超出人腦閱讀能力。可是,作為人類共業,現代科學知識遠超前人想像所能及。在各領域的前線,今人有幸能在巨人肩上遙望那些窮宇宙所有亦永不可達的彼岸。教授的知識極限巡禮從混沌開始,首先否定古典物理「未來一切可知」的機械宇宙觀,繼而逐一審視基本粒子、量子論、天體學、時空重力四個物理領域。本文篇幅有限,容我借用Marcelo Gleiser在The Island of Knowledge的總結:「我們對宇宙的起始無從入手,無法對量子世界作出確定的描述,這些未知不單只因現階段的無知,或器材不夠精密,更是大自然的本質:光速有極限,時間不可逆轉,量子狀態不可確定……任何對宇宙起始狀態的科學描述,都完全依賴當時的科學觀念架構——場論、守衡原理、時空和重力的本質——而量子超距作用更宣告不可能對微觀世界作非隨機的描述」。物理學家Richard Muller在新作《Now:The Physics of Time》指出,物理即使完成萬有定律,亦不能解釋感質(qualia),或證明數學定理。在人腦思維以及數學世界最後兩大領域,人所能知的極限和基礎物理一樣,都涉及如Carlo Rovelli形容為「容器本身就是盛載物」,或「舞台背景亦是演員」的困局。無人能知你的「紅」就是我的「紅」,你的快感就是我的快感。軀體內的思維如何突破語言的局限,理解它人的思維?如果數學系統亦被哥德不定備定律無情地證明了自身不能保證沒有矛盾,如果時間和空間最終不再先驗地存在,如何建構完整的世界?同是無神論者,du Sautoy不會如其教席前任Richard Dawkins那般毫無餘地。「如果神代表一切不可知,無神論者豈非以為人沒有甚麼不能知?那我可不再相信……我不接受的,是一個干預宇宙演化的超自然智能,一個人們賦與一些奇怪特質——如憐憫、智慧、愛——的神」。不過,身負科學傳訊重任的du Sautoy就不能認同前英國皇家學會會長Martin Rees將終極問題如「何以有,而非無」拱手讓予哲學或神學,因為「我們甚至不肯定不知道甚麼:Comte曾以為人永不可知星上繁星的構造,數學家曾以為無法理解無限大,天體學家曾以為宇宙無窮無盡,腦科學家曾以為意識的大難題無從入手……」今天,星體光譜、Cantor的集合論、宇宙背景微波、EGG和fMRI等腦科技已一一揭開這些不可知的神秘面紗。因此「公眾理解科學教授」認為與其如維根斯坦晚年選擇在不可知面前沉默,不如發揮想像力,擁抱未來的不確定,不斷探索,就如既然數學系統不可能完備,何不接受有些陳述在不同系統中可真可假,與未知和不可知共存。
TC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219/19932715
What we are reading We Cannot Know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6970

香港娛樂集團控股(Levels、Bungalow、Club Legend、Solas、 I Know John)專區

1 : GS(14)@2018-11-16 05:08:14

Levels
http://www.levels.hk/

Bungalow
https://www.openrice.com/zh/hong ... BF%E5%BC%8F-r189817

Club Legend
http://barmap.hk/article/newbars/3rjJgnmgPsfCrKdbJ
https://www.google.com.hk/search ... eid=chrome&ie=UTF-8
https://zh-hk.facebook.com/clublegendhk/
http://the-sun.on.cc/cnt/lifestyle/20130517/00479_001.html

Solas (已結業)
https://www.openrice.com/zh/hong ... 9C-%E9%85%92-r17238

I Know John
https://www.openrice.com/zh/hong ... BF%E5%BC%8F-r497562
http://www.iknowjohn.hk/
2 : GS(14)@2018-11-16 05:09:10

http://finance.now.com/news/post.php?id=466304
【新股追縱】香港娛樂集團擬主板上市
【分析】 信報財經新聞 6小時前
【信報財經新聞】營運會所及酒吧的香港娛樂集團上載初步招股文件,擬在本港主板上市。

該公司旗下共有3家會所,包括「Levels」、「Bungalow」及「Club Legend」,以及兩家酒吧「Solas」及「I Know John」,均位於中環蘭桂坊及旺角,收益主要來自會所營運的飲料銷售。2018財年盈利2811.6萬元,按年增長99.56%。

上市集資所得淨額將用於開設一間會所及一間酒吧,收購一間或多間高級酒吧,升級現有的會所及酒吧,加強營銷及推廣計劃等。

上市前,該公司大股東為Rana Chakraprasad,而藝人王秀琳持有股份2.64%;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將出任獨立非執行董事。

獨家保薦人為豐盛融資。
3 : GS(14)@2018-11-16 05:09:19

https://www.mpfinance.com/fin/da ... 8999&issue=20181116
娛圈夜場股擬上市 藝人王秀琳有份
文章日期:2018年11月16日 Share  
【明報專訊】再有「夜場股」闖主板上市,在港經營「Levels」及「Bungalow」等酒吧會所的香港娛樂遞交初步上市文件,股東及董事名單充滿「玩味」。曾與郭富城傳緋聞的藝人王秀琳(Mango)為公司股東之一,現任香港行政會議非官守成員湯家驊則擔任獨董,集團主席Rana Chakraprasad亦曾現身娛樂版,與「味之天使」王寶寶(春卷)傳出緋聞。

據初步上市文件顯示,JR Investment為集團主要股東,Rana持有JR的84.76%,曾建榮持有6.6%、Alan James Schmoll持有5.58%,Mango持有2.64%及Yolo Group 持有0.42%。

現時蘭桂坊著名酒吧中,Magnum及Volar均已上市。今次闖關的香港娛樂在2012年開始在港經營會所「Levels」,「Bungalow」及「I Know John」兩分店分別在2014年及2016年開設,今年則在1月及3月連開另外兩間分店,似為趕上市鋪路。

旗下會所極速收支平衡

據文件顯示,香港娛樂於2017及2018財年收入分別約1.1億元及1.36億元,純利為1408.9萬元及2811.6萬元;「Levels」開業僅兩個月已收支平衡,10個月極速回本;「Bungalow」則要3個月收支平衝,回報期39個月。夜場股依賴酒水收入,以「Levels」為例,該店在2017財年的飲品銷售額達4200.7萬元,在翻新後的2018財年飲品銷售額更升至6893.2萬元,平均每單交易亦由2017年的1842元升至2958元。
4 : GS(14)@2018-11-16 05:09:33

http://www.hkexnews.hk/app/SEHK/ ... ls-2018111402_c.htm
招股書
5 : GS(14)@2019-05-29 00:00:04

http://www.hkexnews.hk/app/SEHK/ ... ls-2019052201_c.htm
again
香港 娛樂 集團 控股 Levels Bungalow Club Legend Solas Know John 專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5158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