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音樂150820 Ketelbey一曲致富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8/20/%e9%9f%b3%e6%a8%82150820ketelbey%e4%b8%80%e6%9b%b2%e8%87%b4%e5%af%8c/

音樂150820
Ketelbey一曲成名,一曲致富。
蕭律師執筆:名曲名盤系列之「In a Monastry Garden」

150820這張唱片的編號是SKL-4077。 Decca廠方將它定為輕音樂或輕古典音樂類,故用SKL編號字頭而不是SXL,而label是不常見的藍底銀字。

卻德比Albert William Ketelbey (1875-1959)是英國作曲家兼指揮家,出生於充滿煤煙的工業城市伯明翰,去世前卻住在南岸不遠滿泊豪華遊艇的渡假聖地Cowes。他的境況何以有那麼大的反差?

他的生平平淡,沒有其他作曲家那麼多釆多姿。 他在年僅十一歲時寫了一首鋼琴奏鳴曲,並在Worcester Town Hall演出,當時的名作曲家Edward Elgar是座上客。 此曲蒙受Elgar高度讚賞,使他獲得一筆獎學金進入 “三一書院Trinity”供讀音樂。 在那裡,他以能夠熟用多種樂器而出名,豐富及富原創性的配器獨特風格,特別在東方音樂領域,成為他個人的標記。他曾在三一書院舉辨的一場獎學金樂曲創作比賽中,擊敗了《行星The Planets》的作曲家Gustav Holst。

在三一書院期間他寫了不少樂曲,較嚴肅的作品用真名發表,而較輕鬆的沙龍類則用藝名“Raoul Clifford”發表。

離開書院後,卻德比擔任過不同的職位,包括十六歲時任 聖約翰及溫布頓的風琴師,二十二歲任West End劇院樂團永遠指揮,後來任倫敦Vaudeville劇院的音樂總監。 他以善於寫流行輕音樂而薄有名氣。當時的電影全是默片,亟需配樂,更因當時流行的 “茶舞”──香港五、六十年代也很普遍──也需要氣氛音樂。這都大大增加了對他擅長的這類音樂的需求。

在一個個人作品音樂會中,英皇佐治五世蒞臨聆聽卻德比的演出,但他遲到了,錯過了開頭演奏的《Cockney Suite》。英皇要求他再演出其中State Procession一段。

卻德比的運氣在1915來臨了。 那年他四十歲,寫下了《In a Monastery Garden》。至於為何寫這樂曲卻人言人殊。其中一個說法,1926年卻德比在《Musterpieces》雜誌三月號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目為《In a Monastery Garden》這樣寫:

“一個人寫東西必須有所感。我寫《In a Monastery Garden》時,幻想自己是一個僧侶。 我在早年曾有過苦修的傾向,故而有這種想法並不太為奇。我譜寫這樂曲的靈感來自一次往Scarborough的遊玩,途中參觀了一所美麗但古舊的修道院。 那度寺院門似乎將裡面寧靜及出世的氣氛與外面的煩囂世俗分隔開來。 我有了一個想法:這需要用一個樂團去表達。回到家裡,就開始譜寫一幅音畫,表達我所感受到的──僧侶的吟唱、靜穆的環境、與及一般的情緒感受。我感到極大的榮耀,因為後來許多僧侶要求我容許他們將樂曲吟唱那一段(該段樂是由合唱團唱出的)作為早禱和晚禱的吟唱。”

卻德比為自己這首樂曲作下註腳:“第一主題代表詩人在寧靜的修道院庭園裡遐想──和平靜穆的環境、樹葉聲、鳴鳥。第二主題是短調minor key,表達個人的哀愁、控訴與懊悔。 僧侶們正吟唱著祈憐曲Kyrie Eleison(這應由樂隊去唱)。風琴和鐘聲響著。 第一主題靜寂地再現,仿彿來自出塵的世外,然後續漸大聲和持續,整首樂曲在光輝與喜悅中終結。”

卻德比安排在海邊渡假勝地作這曲的首演。 曲譜出版商本來要求他刪除Kyrie Eleison一節才肯發行,但卻德比堅持不讓,終於出版商退讓了。這首樂曲在Ronnie Ronalde棒下演出出乎意料地空前成功。 他在以後多次演出都把這首曲放在最後作「壓軸戲」。這曲的唱片在當時竟銷售了一百萬張,風行一時,使卻德比發了大財。

於是他便「食住上」, 在以後幾年間,先後寫了類似風格的樂曲如《The Mystic Land of Egypt》、《In a Persian Market》、《In a Chinese Temple Garden》、《Bells Across the Meadow》等,都大受歡迎,他的身家也像豬籠入水。其實除了他確實去過那間修道院外,根本沒有去過什麼 “波斯的市場”,也沒有參觀過 “中國寺院的花園”,樂曲完全是憑空想像出來的。 合該他走運,當時的人轉向喜歡聽輕音樂。所有他的樂譜發行面世都有兩個版本,一個是樂團版本,一個是鋼琴版本。鋼琴版本走入家庭,你話佢發唔發?

十年間卻德比成為英國最成功的作曲家。1929年按演出場數計算,他被《演藝人權益憲報》形容為「英國最偉大的在世作曲家」,無怪引起同業們的嫉妒。一個在2003年由BCC電臺節目舉辨,投票選舉「你的一百首最好聽樂曲Your Hundred Best Tunes」,卻德比的《Bells Across the Meadows》榜列第三十六。

不過很奇怪,卻德比雖則在英國負享盛名,國際樂壇卻甚少關註他。 權威的Groves音樂字典《音樂與音樂人Music and Musicians》完全沒有提及他;即使在Oscar Thompson的《音樂與音樂人國際百科全書International Cyclopedia of Music and Musicians》也只有短短的粗疏的十一行文字。

他曾任英國有名的Columbia唱片公司音樂主管二十年之久,管轄超過六百個錄音。 到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他太富有了,再不須擔任唱片公司的職位,於是退隱專心作曲。 二戰後,英鎊貶值,他的身家大幅「縮水」,但相對而言仍非常富有。
他去世前留下遺囑,囑咐遣孀不要讓人翻查他的作品,由是無法直接研究他的音樂。1947年在一場水災中,他的居屋被水淹浸,流失了很多初稿。這也許導致他只有很少作品留傳於世。

順便一提,後來的名鋼琴家Clifford Curzon是他的姪兒。

英國Decca和EMI兩大唱片公司都為紀念他而有好幾個錄音,標題都用《In a Monastery Garden》、《In a Chinese Temple Garden》或《In a Persian Market》等。每個黑膠唱片約收納八至十個曲目(如果是CD版可以更多些),每首都有非常描述性的標題。 不知是否巧合,所有這曲目的錄音都達天碟水平,就算連二、三版都非常了得。 這或許由於他在配器安排時十分刻意各樂器群組也未可知。
以下是常納入唱片的曲目:
In a Monastery Garden在一個修道院的園庭
In a Chinese Temple Garden在一個中國寺院的園庭
In a Persian Market在一個波斯市場
Sanctuary of the Heart心靈的聖所
Bank Holiday堤岸的假日
In the Mystic Land of Egypt在神秘埃及國土上
Bells Across the Meadows橫過牧草地的鐘聲
The Clock and the Dresden Figures時鐘與德斯頓的人物
With Honour Crowned為榮譽加冕
Phantom Melody幽靈的旋律
In the Moonlight在月光下
A Passing Storm On a Sunny Day星期日經過的風暴

卻德比的名字,相信準發燒友多不認識,但只要你一聽上,必定會喜歡。起初Decca將這輯音樂歸入輕古典音樂light classical music類,所以唱片編號不用古典音樂的SXL(或單聲道LXT),而改用SKL流行音樂字頭;去到美國以London名義發行也不用CS(或單聲道CM)古典音樂編號而用PS字頭。唱片的label不也用黑底(London是紅底銀字)而改用藍底銀字。Gilbert and Sullivan的輕歌劇和Mantovani的輕音樂在Decca也歸入這一類。

這曲的錄音不很多,各位可從以下中選擇:
Decca SKL-4077
London PS-186。London版是Decca在美國發行的品牌,在英國印製,和英版Decca完全沒有分別,只是label不同而已。
London SPC-21036。Decca在七十年代中發行在當時是新猷的「四聲道」,叫Phase 4 Stereo,聲明也可以二聲道的一般身歷聲播放。這個「新猷」沒有成功,證諸以後各廠都不再生產(DGG及美國各廠都從不生產)可知梗概。 Phase 4 Stereo的失敗並不在技術上面(四聲道確實是技術上的新猷),而是適應市場需求估計失誤。 但四聲道用二聲道重播是沒有問題的,廠方在製作時已考慮到不是每個用家都有四聲道裝置,故可兩用。
Phillips 6514152,1981年的數碼錄音,由Alexander Faris指揮倫敦交響樂團和著名合唱團Ambrosian Singers。
EMI ASD-3542,是1978的錄音,由長於指揮芭蕾舞樂大師John Lanchbery演繹。
WESTMINSTER WST-15005,美國西敏寺錄音,意大利籍Alberti指揮Vienna State Opera Orchestra,1963錄音。不要小看細廠的製作,這是一張百份百天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7494

音樂150820 Ketelbey一曲致富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5/08/20/%e9%9f%b3%e6%a8%82150820ketelbey%e4%b8%80%e6%9b%b2%e8%87%b4%e5%af%8c/

音樂150820
Ketelbey一曲成名,一曲致富。
蕭律師執筆:名曲名盤系列之「In a Monastry Garden」

150820這張唱片的編號是SKL-4077。 Decca廠方將它定為輕音樂或輕古典音樂類,故用SKL編號字頭而不是SXL,而label是不常見的藍底銀字。

卻德比Albert William Ketelbey (1875-1959)是英國作曲家兼指揮家,出生於充滿煤煙的工業城市伯明翰,去世前卻住在南岸不遠滿泊豪華遊艇的渡假聖地Cowes。他的境況何以有那麼大的反差?

他的生平平淡,沒有其他作曲家那麼多釆多姿。 他在年僅十一歲時寫了一首鋼琴奏鳴曲,並在Worcester Town Hall演出,當時的名作曲家Edward Elgar是座上客。 此曲蒙受Elgar高度讚賞,使他獲得一筆獎學金進入 “三一書院Trinity”供讀音樂。 在那裡,他以能夠熟用多種樂器而出名,豐富及富原創性的配器獨特風格,特別在東方音樂領域,成為他個人的標記。他曾在三一書院舉辨的一場獎學金樂曲創作比賽中,擊敗了《行星The Planets》的作曲家Gustav Holst。

在三一書院期間他寫了不少樂曲,較嚴肅的作品用真名發表,而較輕鬆的沙龍類則用藝名“Raoul Clifford”發表。

離開書院後,卻德比擔任過不同的職位,包括十六歲時任 聖約翰及溫布頓的風琴師,二十二歲任West End劇院樂團永遠指揮,後來任倫敦Vaudeville劇院的音樂總監。 他以善於寫流行輕音樂而薄有名氣。當時的電影全是默片,亟需配樂,更因當時流行的 “茶舞”──香港五、六十年代也很普遍──也需要氣氛音樂。這都大大增加了對他擅長的這類音樂的需求。

在一個個人作品音樂會中,英皇佐治五世蒞臨聆聽卻德比的演出,但他遲到了,錯過了開頭演奏的《Cockney Suite》。英皇要求他再演出其中State Procession一段。

卻德比的運氣在1915來臨了。 那年他四十歲,寫下了《In a Monastery Garden》。至於為何寫這樂曲卻人言人殊。其中一個說法,1926年卻德比在《Musterpieces》雜誌三月號發表的一篇文章題目為《In a Monastery Garden》這樣寫:

“一個人寫東西必須有所感。我寫《In a Monastery Garden》時,幻想自己是一個僧侶。 我在早年曾有過苦修的傾向,故而有這種想法並不太為奇。我譜寫這樂曲的靈感來自一次往Scarborough的遊玩,途中參觀了一所美麗但古舊的修道院。 那度寺院門似乎將裡面寧靜及出世的氣氛與外面的煩囂世俗分隔開來。 我有了一個想法:這需要用一個樂團去表達。回到家裡,就開始譜寫一幅音畫,表達我所感受到的──僧侶的吟唱、靜穆的環境、與及一般的情緒感受。我感到極大的榮耀,因為後來許多僧侶要求我容許他們將樂曲吟唱那一段(該段樂是由合唱團唱出的)作為早禱和晚禱的吟唱。”

卻德比為自己這首樂曲作下註腳:“第一主題代表詩人在寧靜的修道院庭園裡遐想──和平靜穆的環境、樹葉聲、鳴鳥。第二主題是短調minor key,表達個人的哀愁、控訴與懊悔。 僧侶們正吟唱著祈憐曲Kyrie Eleison(這應由樂隊去唱)。風琴和鐘聲響著。 第一主題靜寂地再現,仿彿來自出塵的世外,然後續漸大聲和持續,整首樂曲在光輝與喜悅中終結。”

卻德比安排在海邊渡假勝地作這曲的首演。 曲譜出版商本來要求他刪除Kyrie Eleison一節才肯發行,但卻德比堅持不讓,終於出版商退讓了。這首樂曲在Ronnie Ronalde棒下演出出乎意料地空前成功。 他在以後多次演出都把這首曲放在最後作「壓軸戲」。這曲的唱片在當時竟銷售了一百萬張,風行一時,使卻德比發了大財。

於是他便「食住上」, 在以後幾年間,先後寫了類似風格的樂曲如《The Mystic Land of Egypt》、《In a Persian Market》、《In a Chinese Temple Garden》、《Bells Across the Meadow》等,都大受歡迎,他的身家也像豬籠入水。其實除了他確實去過那間修道院外,根本沒有去過什麼 “波斯的市場”,也沒有參觀過 “中國寺院的花園”,樂曲完全是憑空想像出來的。 合該他走運,當時的人轉向喜歡聽輕音樂。所有他的樂譜發行面世都有兩個版本,一個是樂團版本,一個是鋼琴版本。鋼琴版本走入家庭,你話佢發唔發?

十年間卻德比成為英國最成功的作曲家。1929年按演出場數計算,他被《演藝人權益憲報》形容為「英國最偉大的在世作曲家」,無怪引起同業們的嫉妒。一個在2003年由BCC電臺節目舉辨,投票選舉「你的一百首最好聽樂曲Your Hundred Best Tunes」,卻德比的《Bells Across the Meadows》榜列第三十六。

不過很奇怪,卻德比雖則在英國負享盛名,國際樂壇卻甚少關註他。 權威的Groves音樂字典《音樂與音樂人Music and Musicians》完全沒有提及他;即使在Oscar Thompson的《音樂與音樂人國際百科全書International Cyclopedia of Music and Musicians》也只有短短的粗疏的十一行文字。

他曾任英國有名的Columbia唱片公司音樂主管二十年之久,管轄超過六百個錄音。 到了二十世紀二十年代,他太富有了,再不須擔任唱片公司的職位,於是退隱專心作曲。 二戰後,英鎊貶值,他的身家大幅「縮水」,但相對而言仍非常富有。
他去世前留下遺囑,囑咐遣孀不要讓人翻查他的作品,由是無法直接研究他的音樂。1947年在一場水災中,他的居屋被水淹浸,流失了很多初稿。這也許導致他只有很少作品留傳於世。

順便一提,後來的名鋼琴家Clifford Curzon是他的姪兒。

英國Decca和EMI兩大唱片公司都為紀念他而有好幾個錄音,標題都用《In a Monastery Garden》、《In a Chinese Temple Garden》或《In a Persian Market》等。每個黑膠唱片約收納八至十個曲目(如果是CD版可以更多些),每首都有非常描述性的標題。 不知是否巧合,所有這曲目的錄音都達天碟水平,就算連二、三版都非常了得。 這或許由於他在配器安排時十分刻意各樂器群組也未可知。
以下是常納入唱片的曲目:
In a Monastery Garden在一個修道院的園庭
In a Chinese Temple Garden在一個中國寺院的園庭
In a Persian Market在一個波斯市場
Sanctuary of the Heart心靈的聖所
Bank Holiday堤岸的假日
In the Mystic Land of Egypt在神秘埃及國土上
Bells Across the Meadows橫過牧草地的鐘聲
The Clock and the Dresden Figures時鐘與德斯頓的人物
With Honour Crowned為榮譽加冕
Phantom Melody幽靈的旋律
In the Moonlight在月光下
A Passing Storm On a Sunny Day星期日經過的風暴

卻德比的名字,相信準發燒友多不認識,但只要你一聽上,必定會喜歡。起初Decca將這輯音樂歸入輕古典音樂light classical music類,所以唱片編號不用古典音樂的SXL(或單聲道LXT),而改用SKL流行音樂字頭;去到美國以London名義發行也不用CS(或單聲道CM)古典音樂編號而用PS字頭。唱片的label不也用黑底(London是紅底銀字)而改用藍底銀字。Gilbert and Sullivan的輕歌劇和Mantovani的輕音樂在Decca也歸入這一類。

這曲的錄音不很多,各位可從以下中選擇:
Decca SKL-4077
London PS-186。London版是Decca在美國發行的品牌,在英國印製,和英版Decca完全沒有分別,只是label不同而已。
London SPC-21036。Decca在七十年代中發行在當時是新猷的「四聲道」,叫Phase 4 Stereo,聲明也可以二聲道的一般身歷聲播放。這個「新猷」沒有成功,證諸以後各廠都不再生產(DGG及美國各廠都從不生產)可知梗概。 Phase 4 Stereo的失敗並不在技術上面(四聲道確實是技術上的新猷),而是適應市場需求估計失誤。 但四聲道用二聲道重播是沒有問題的,廠方在製作時已考慮到不是每個用家都有四聲道裝置,故可兩用。
Phillips 6514152,1981年的數碼錄音,由Alexander Faris指揮倫敦交響樂團和著名合唱團Ambrosian Singers。
EMI ASD-3542,是1978的錄音,由長於指揮芭蕾舞樂大師John Lanchbery演繹。
WESTMINSTER WST-15005,美國西敏寺錄音,意大利籍Alberti指揮Vienna State Opera Orchestra,1963錄音。不要小看細廠的製作,這是一張百份百天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58254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