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Becoming Human 蔡東豪

2010-8-5  NM





私隱專員公署揭發八達通曾把客戶 資料出售予多間公司,這跟八達通早前的說法出現矛盾。八達通行政總裁陳碧鏵為提供失實資料致歉,她解釋自己可能誤解出售資料的定義,以為資料「賣出街」才 算出售。立法會議員質疑她應否為隱瞞出售資料而引咎辭職,陳碧鏵表示個人去留不重要,現在最重要工作是協助完成調查。

面對辭職壓力,陳碧 鏵的回應表面看甚有道理,因為即使行政總裁或要為災難負上責任,但當前急務是救災,此時追究責任可能令軍心更不穩,行政總裁手握的資料始終比較個別部門全 面,應是領導救災的最佳人選。此邏輯的例外,是行政總裁在災難期間的去留,演變成為災難的一部分,BP漏油事件剛出現災難期間撤換行政總裁的例子。

BP行政總裁希活(Tony Hayward)是地質學家,加入公司三十年,三年前成為行政總裁,今年四月發生墨西哥灣油井爆炸之前,希活被視為稱職的企業領袖。一宗意外竟可淹沒三十年的功績,表面看似殘酷。

行 政總裁職務分開「實」和「虛」,兩部分難以分割,單獨或相連起來影響着行政總裁的工作。行政總裁須做實事,這容易明白;虛是指行政總裁對公眾的象徵意義, 特別是在今時今日永遠在線及極速傳媒的視線下,市民對企業領袖的期望。災難發生後,這期望提升至極高水平,很可能高至行政總裁欠缺能力和經驗去應付。行政 總裁許多時候不是死在「實」,而是死在「虛」手上。

 

先要指出的,近年市民對企管高層的所作所為早已存有惡感,這是一場未開波先輸一球的球賽。高層收取天文數字薪酬,但企業出事後,他們不是逃之夭夭,便是要政府打救,市民對輸打贏要的做法恨之入骨。因此,災難發生後,市民對行政總裁的困難處境不會同情。

希 活在油井爆炸後的言行舉止被傳媒以放大鏡追踪,不幸地他多次失言,被市民覺得他不能體恤民情,是一個跟災情脫節的傲慢者。要知道希活除了要處理這前所未見 的油井災難,還要處理美英外交戰,因為這是一間英國公司在美國境內引起的災難,為奧巴馬政府帶來災難般的政治打擊。不過,市民不會因災難的困難程度,而調 整對高層表現的期望,一般市民的想法是,你賺這麼多錢,當然要懂得怎處理災難。

 

希活的致命傷是,處理災難時處處先看公司和 自己的處境,他的一句「I want my life back」將會成永恒金句。希活面對的群眾是喪失生計,年薪三數萬美元以雙手賺錢的藍領,這些美國人無辜被BP累至失去生計,相比希活形容自己所謂的慘, 不可能相提並論。面對災難性事件,行政總裁首要做到的事情是Becoming Human,至於有沒有虛假成分,是否過分忍辱,這不重要。因為面對災難的時候,需要以人性化去處理,但希活做不到,他甚至令自己逐漸地成為災難的一部 分,BP董事局不得不棄車保帥。

希活對陳碧鏵的啟示是,她在傳媒視線下的每一句說話,每一個表情將被細心解讀。八達通面對的是一宗牽涉公眾 利益的公關災難,陳碧鏵不可能迴避公眾,她在公眾前怎自處將會決定其去留。現在舞台上的演員,包括政府、議員、港鐵,通通屬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配角,陳 碧鏵要知道市民才是公論法庭的法官。

 

相比因BP失去生計的美國人,香港人其實不算是很憤怒,出售客戶資料是多個行業中的公 開秘密,市民也知道的,大家最不滿是陳碧鏵前言不對後語,現在最想做的事,是先處置大話精。陳碧鏵可能至今日也不承認講大話,因為技術上她可能真的沒講大 話,但審判她的是公論法庭。前言不對後語已發生了,用定義來辯護將會引起更多麻煩,陳碧鏵要採取另一自救方式。

當所有人犯錯的時候,這不代 表你可以犯錯,但你的罪名不會太重。為了卸責而死頂、作古仔或以定義來甩難,你和我做過不知多少次,公論法庭的法官全是容易心軟及容易心虛的過來人。陳碧 鏵假如能放下身段,以阿珍式剖白,Becoming Human,爭取市民諒解,很大機會能避免把自己成為災難的一部分,或能保住這份工,更重要的是保住個人尊嚴。

蔡東豪Tony Tsoi

現任上市公司精電國際行政總裁,他曾任職投資銀行,在《信報》以筆名原復生撰寫財經專欄,對投資及求知有無限渴求,習慣早上四時起床寫作找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