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康哲药业(867):外包销售龙头强者,有别于同业的独有优势

http://gelonghui.com/#/topic/GG


$康哲药业(867)$




作者:刘一贺


凭借有别于同业的独有优势及良好的市场定位,我们相信康哲药业将最能受益于国内迅速发展的外包合同销售市场。


公司从单一的外包销售模式逐步向对产品实际控制的转变策略是外包合同销售组织的新台阶,这将为公司带来更佳的利润率和效率。


首次覆盖给予买入评级,12个月目标价15.60港元,对应2015年市盈率29倍或2016年市盈率22倍。


有别于同业的独有优势


1)专注于无法建立自身销售网络的中小型供应商;2)由主席林刚先生带领区别于同业的独家产品甄别策略;3)在医院层次产生需求,有别于传统的合同销售;4)策略地收购与国内新产品相关的所有资产;以及5)较佳的上游监控带来长期稳定性和盈利能力。


未来持续增长可期


我们认为,基于康哲的议价能力及与供应商的长期稳定关系,加上来自新业务策略的贡献,2015/16/17年度销售增长分别为30%/24%/21%,至于毛利率则维持于56%。我们预测2015-17年度净利润增长分别为1.8%/31.2%/24.1%。尽管预计2015年度利润增长受累于新产品推出的高销售成本,我们预计2016年将恢复强劲增长。


首次覆盖给予买入,DCF目标价15.60港元


港股医药行业目前估值为2015年市盈率23倍,较A股同业的平均大约42倍存在显著的估值价差。康哲现时的估值为23倍,而我们相信15.60港元的目标价相当于2015年预测市盈率29倍较为合理,因为我们认为:1)革命性的商业模式已将康哲药业与同业的差距扩大;2)新产品较同业具有优势;以及3)省级招标对降价的影响有限。




投资主题


康哲药业是中国快速增长的医药行业中最大的外包合同销售组织


公司以独特的双管齐下的营业模式通过其3,000名销售代表(两倍于市场份额第二大的先锋医药)共计覆盖超过20,000家医院。据弗若斯特沙利文咨询公司的统计,康哲药业是中国医药行业中最大的外包合同销售公司,目前占据中国市场约20%的市场份额。


通过自身良好的市场定位在供应链中取得主动权


国外中小型供应商由于成本以及平台等原因无法和国外大型企业一样在中国设立销售团队。康哲专注于为此中小型供应商提供第三方销售服务。由于国外中小型供应商高度依赖于第三方合同销售组织,康哲因此可轻松获得较长的合同期限;较高的毛利率;以及供应商的主打产品在华销售。


战略性买断产品相关的中国资产从而实现蜕变


康哲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战略性转移公司的营运模式,从最初签订独家分销协议到买断产品相关的所有资产。这种革命性的方法不仅为公司带来了更多的新产品,例如西藏药业的新活素,同时也使得公司从整个产业链对产品起到控制的作用。我们认为这一模式的转变是公司跨上一个新的台阶的标志。目前公司账面现金充裕,我们相信我们会在今年晚些时候看到更多类似的买断相关资产的交易宣布。


公司拥有经验丰富,稳定以及无与伦比的管理团队


由林刚博士为首的管理团队使得康哲拥有中国最好的药物筛选策略和无与伦比的网络推广能力。公司仅选择独家产品并具有高品质高利润,同时具有明确的治疗效果与巨大的市场潜力的药品。我们认为这种独特的策略将为公司保持高毛利以及高速稳定的收入增长,我们相信康哲将会逐步与其竞争对手拉开差距。


优秀的产品组合为其未来稳健的增长铺平道路


康哲绝大多数产品在中国推广并销售都具有独家代理权,这使得公司对于产品的降价风险抵抗力极强。在今年上半年的省级招标过程中,我们注意到康哲的主打产品只有5-10%的轻微降幅,此外,公司的两款旗舰产品:黛力新和优思弗都已包含在国家医保目录中,并且它们将有很大的潜力渗透到二三线城市以及基层市场中。此外,我们预计新收购的产品,例如诺迪康,丹参酮,慷彼申以及喜辽妥将会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贡献利润。


来源:招商证券


格隆汇声明: 本文为格隆汇转载文章,不代表格隆汇观点。格隆汇作为免费、开放、共享的16亿中国人海外投资研究交流平台,并未持有任何公司股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8534

中泰高鐵背後政經賬:進口百萬噸大米換867公里鐵路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5-12-12/969562.html

根據協議安排,中泰鐵路將在年內舉行開工儀式,並在明年5月實現項目全線開工建設的目標。

兩個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攜手高舉在空中,滿臉均是笑意。12月3日一張令人振奮的照片定格在了這一刻。這兩人是中國國家發改委副主任王曉濤與泰國交通部部長阿空-丁披他耶拜實,讓他們愉快攜手的項目則是中泰高鐵換大米項目。

當天在經歷了最後一個多小時的閉門會談後,王曉濤與阿空-丁披他耶拜實代表各自政府簽署了中泰政府間鐵路合作框架文件,中糧集團總裁於旭波與泰國商業部外貿廳廳長簽署了100萬噸泰國大米進口合同,協議的簽署意味著已經拖延了兩年之久的中泰高鐵換大米項目終於落地。

不過,據一名與會的人士透露,盡管中泰雙方對於鐵路建造的技術標準和實施方案達成共識,但在貸款利率方面還存在意見差異。雙方都在努力爭取更有利的條件,希望在未來的談判中能夠尋找平衡、達成一致。

“中泰鐵路對兩國政治、經貿都有很大的好處,應該早日建成。中國對泰國鐵路的貸款利率已經算是很低的了,泰國不應該在這一問題上繼續耽誤時間。”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告訴《華夏時報》記者。

根據協議安排,中泰鐵路將在年內舉行開工儀式,並在明年5月實現項目全線開工建設的目標。

項目落地

中泰高鐵項目的落地過程似乎完全應和了“好事多磨”這一俗語。

中泰鐵路合作項目為全長約867公里的複線鐵路建設,時速約每小時180公里,全線包括坎桂-曼谷、坎桂-瑪塔蔔、呵叻-坎桂及呵叻-廊開共4條線路。

就在協議簽署的前一天,泰國媒體還曾透露簽約儀式可能取消,因為與鐵路項目“捆綁”談判的橡膠合同未能達成協議。對於寄希望於減少泰國的大米和橡膠庫存,提高市場價格的泰國政府來說,他們希望從這條鐵路上得到更多的附加值。

這只不過又是中泰高鐵項目數次延期中最短暫的一次。從中泰高鐵項目啟動之初,延期話題就一直如影隨形。

2012年,時任泰國總理的英拉到中國出訪。當她在乘坐了京津高鐵後提出了引進中國高鐵技術的想法。此後,2013年10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出訪泰國期間,在《中泰政府關於泰國鐵路基礎設施發展與泰國農產品交換的政府間合作項目的諒解備忘錄》基礎上,中國與泰國將高鐵合作轉化成了更為符合泰國需求的“高鐵換大米”項目。

然而未久,2014年5月泰國政壇發生“地震”——英拉下臺,陸軍總司令巴育接任總理,加之泰國反貪腐委員會對於這一項目運作過程中,英拉涉嫌弄虛作假,假公濟私的起訴,讓該項目一度擱淺。

然而,無論過程如何波折,作為既有利於提高泰國薄弱的基礎設施條件,又同時能為泰國農產品市場帶來顯著經濟效應的高鐵換大米計劃,仍然是中泰合作的優良“範本”。

在泰國新政府執政僅4個月後,高鐵換大米重新啟動。對於一個項目總造價為122億美元的項目來說,資金自然成為了接下來需要討論的關鍵問題。

今年6月,中泰雙方代表達成共識,保證鐵路項目於今年10月開工建設。而開工時間也已經精確到了具體日期——中國鐵建東南亞公司總經理朱錫均表示,中泰鐵路合作聯合委員會計劃在9月10日簽訂框架協議,10月23日舉行開工典禮。然而這一開工典禮並未如期而至。

9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會見來華出席活動的泰國第一副總理兼國防部長巴維,同時,中泰鐵路合作聯合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召開。然而,有關於貸款利率的問題被泰方提上談判進程。按照計劃,泰政府將貸款2.2萬億泰銖,約合678億美元,在接下來的7年內使用這筆貸款投資興建水、陸、空交通設施。其中主要投資將用於興建4條高鐵,使泰國成為連通整個地區的樞紐。

11月,阿空-丁披他耶拜實宣布,泰中鐵路合作項目定於12月19日舉行奠基儀式,但項目正式開建可能將延遲至明年5月。

“高鐵出海面臨的最大風險就是政治風險,墨西哥高鐵、緬甸鐵路都是受到政治因素影響而難以推開。中泰鐵路也面臨這個問題。”王夢恕說。

打通泛亞鐵路

事實上,中泰高鐵不僅對泰國意義重大,也是中國打造“泛亞鐵路”,向東南亞推動“高鐵外交”的重要一步。

“泛亞鐵路把中國西南和東南亞連接起來,形成一條陸路運輸通道。目前我們已經有了中歐班列,再連接東南亞,中國出海的路就四通八達。”王夢恕表示。

狹義上的“泛亞鐵路”,從規劃上分為東線、中線、西線,都是從雲南昆明出發,經過中南半島,在泰國曼谷會合後經吉隆坡直達終點新加坡。泛亞鐵路不僅將加速中國高鐵技術走出國門,也將增強中國與東南亞各國的經濟聯系。

對於泰國來說,泛亞鐵路一旦貫通,泰國作為區域交通樞紐的地位將得到充分體現,泰國擁有了中國這一經濟發展的龐大夥伴,由於中泰兩國間運輸成本下降,這條鐵路將為泰國每年帶來200萬中國遊客,同時也為泰國的農產品出口進一步提供了便利。

除中泰鐵路外,泛亞鐵路其他段也在快速推進中。12月2日,中老鐵路磨丁至萬象項目在老撾首都萬象舉行項目奠基儀式,磨丁至萬象鐵路項目全長418公里,北與昆(明)磨(憨)鐵路相連,往南經老撾的南塔省、瑯勃拉邦省、萬象省後到達老撾首都萬象市,設計時速160公里,是老撾的第一條現代化鐵路。中老鐵路建成後,預計僅中國每年前往老撾等東盟國家旅遊的人將不會低於1000萬。不僅如此,鐵路的建設將直接拉動當地包括工程建設、建材供應、電力、農牧業等數十個行業的發展。

目前,中老鐵路中國境內段玉溪—磨憨鐵路已經開工建設,有望和中老鐵路同期建成。就在奠基儀式當天,中國和泰國就中老鐵路延伸段至曼谷的900公里鐵路項目簽署了諒解備忘錄。屆時,泛亞鐵路中線將初具雛形。中國鐵路未來可與老撾、泰國、馬來西亞等國鐵路連通。

  • 華夏時報
  • 柴剛
  • 張智

每經網客戶端推薦下載

每經網首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4486

周冬雨新劇網絡單集售價近867萬比肩《如懿傳》,但尷尬的是…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05/1179677.html

每經影視記者 丁舟洋 王禮迪

每經影視編輯 溫夢華

周冬雨在2017年的演藝之路順風順水,電影《喜歡你》、電視劇《春風十里不如你》都收獲了諸多好評。進入2018年,她主演的新劇《幕後之王》剛邁入制作階段,就被天貓技術以3.9億買下了網絡播放權,單集價格高達866.67萬元。

而對投資《幕後之王》的驊威文化而言,這個收入仍然未達預期。據公司公開披露,這部劇的預計收入為5.1億元。照此推算,目前還差 1.2億的銷售額才能達到預期。公司同時還披露,在擬投資於該劇的資金中,有1.31億元來自於通過“非公開發行股票”的方式募集。而目前證監會還未通過驊威文化關於募集資金的申請。

那麽公司會以何種渠道完成該劇5.1億的收入?如果申請未能獲批,又該如何籌集該劇的拍攝資金?每經影視(微信ID:meijingyingshi)記者多次致電驊威文化董秘辦,截至記者發稿,暫未回複。隨後致電公司官網上顯示的聯系電話,對方表示“會轉達董秘采訪請求”,截至記者發稿未得到回複。

兩部大劇尚未拍完,天貓技術已訂下播放權

驊威文化1月3日公告披露,全資孫公司夢幻星生園於近日與天貓技術(優酷土豆運營方)簽署了《影視作品授權協議》,協議授權天貓技術關於電視劇《幕後之王》的獨家信息網絡傳播權(全球),全部授權費用合計人民幣3.9億元。


▲驊威文化相關公告

公司公告顯示,《幕後之王》是由周冬雨、羅晉主演的當代都市劇,於蓬山傳媒處購得該劇劇本,共計45集,最終可能根據發行許可證確定的集數進行調整。

按照目前確定集數來看,《幕後之王》賣給天貓技術的單集價格達到了866.67萬元。該片雖然沒能達到“劇王”《涼生,我們可不可以不憂傷》1000萬/集的售價,但已經可以比肩2016年行業熱議的“天價版權劇”(《如懿傳》900萬/集、《贏天下》800萬/集的視頻網站獨播權)的售價。

對應著《幕後之王》高昂單集價格的,是它同樣高昂的制作費用。驊威文化公告中顯示,該劇成本擬定為2.8億元,單集成本高達622.92萬元;公司擬出資2.38億,占總投資的85%;公司在募集資金拍攝《幕後之王》之時,預計該劇的總收入約為5.10億,毛利率為45.03%,公司毛利可達1.95億元。


▲《幕後之王》相關情況(圖/驊威文化相關公告)

可見在將此劇售予天貓技術後,該劇仍然需要以其他渠道賣出1.20億的銷售額才能達到預期。那麽驊威文化會通過出售電視臺播放權完成5.1億的銷售目標嗎?截至發稿前,每經影視記者暫未得到驊威文化的回複。

在公司宣布將《幕後之王》售予天貓技術之前,還曾與天貓技術簽署了關於網劇《陸門》(後更名為《我知道你的秘密》)的授權協議。公司在募集資金拍攝《陸門》時,預計收入2.15億元,可見這部網劇完成交易之後,還能為公司帶來一筆不菲收入。

▲《陸門》(後更名為《我知道你的秘密》)相關情況(圖/驊威文化相關公告)

值得註意的是,《幕後之王》《陸門》均未完成制作。《幕後之王》計劃於2017年四季度開機,2019年完成;《陸門》計劃於2018年一季度開機,2018年完成。兩部劇還未完成制作就找到了買家,對於制片方驊威文化確實是一件好事。


▲《幕後之王》《我知道你的秘密》(原名《陸門》)預計拍攝進度(圖/驊威文化相關公告)

拍攝資金有待落實

劇集還未完成就被預訂,驊威文化的作品確實搶手。然而這兩部劇的制作資金,還存在有待落實的部分,這事關兩部劇集能否順利完成。

2017年6月,公司宣布擬以發行股票方式募集不超過12億元資金,用於投資拍攝4部電視劇、5部網絡劇,其中就包括《幕後之王》和《陸門》。

▲募投項目投資數額及使用安排(圖/驊威文化相關公告)

今年熱播網劇《白夜追兇》成本超過8000萬元,該片導演五百的新作《古董局中局》投資高達近2億元;而驊威文化相關公告顯示,網劇《陸門》的成本為1.13億元,單集成本283.54萬元,是比肩大制作網劇的成本。以“電視劇”形式備案的《幕後之王》,雖然先一步賣給了網絡平臺,其2.80億的制作成本無論在網劇還是電視劇中也都是大手筆。

公司計劃,擬將12億募集資金中的1.31億用以制作《幕後之王》,0.74億用以制作《陸門》,募集資金均占兩部劇集制作成本的半數以上。

在驊威文化披露了《幕後之王》《陸門》在內的一系列制作計劃之後,深交所對公司發出了問詢,要求公司披露相關投資的重大風險。

驊威文化在回複函中答道:電視劇投拍量和供應量迅速增加,電視劇市場整體呈現“供過於求”的局面,存在成本上升或產品無法實現銷售、銷售價格和收入下降等風險……如果公司影視劇的制作成本繼續攀升而發行價格不能獲得同比例上漲,則公司投資制作的電視劇可能存在利潤空間被壓縮的風險……

比起新劇制作的風險,驊威文化面臨的更近的問題是新劇的投資,因為證監會目前尚未通過公司“以發行股票方式募集資金拍攝新劇”的申請。而根據wind數據統計,2017年證監會僅批準了4家影視類上市公司的定向增發申請,更多的公司都在待審或已終止申請。如果驊威文化的定增方案未能通過,這兩部大劇的制作資金又該如何落實?

雖然現在還不能確定公司的定向增發申請能否通過,但辛運的是,證監會核準了驊威文化關於“發行不超過9億元的公司債券”的申請。如果定增方案不能獲批,這筆發債所得能否用於《幕後之王》《陸門》等一系列影片的拍攝呢?每經影視記者多次致電驊威文化,截至發稿暫未得到回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9970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