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股價二元的公司 五年內反向飆漲近二十倍 碩禾在鹽田雞舍「種電」 陳繼仁歷經三壞 找到好球帶(090-093)

2014-01-27  TWM
 
 

 

國碩與碩禾兩家公司董事長陳繼仁,將虧損連年的光碟片廠成功轉型太陽能材料製造商,為人津津樂道。為搶進連巴菲特都心動的太陽能發電商機,他刻正進行一場台灣版「太陽城」(SolarCity)能源革命!

撰文‧謝富旭

即使全台籠罩在強烈的冷氣團下,在冬陽的照耀下,南台灣仍透著暖意。高雄市左營區一處老房子櫛比鱗次的住宅區中,有一戶因為在屋頂裝設太陽能板,反射著冬陽餘暉而顯得特別耀眼。這裡正是碩禾電子材料公司董事長陳繼仁的老家,也是他用以證明太陽能發電到底是不是一門好生意的生活「實驗室」。

創業路途艱辛 創業生涯連投三壞球頂著太陽能產業股王的光環,陳繼仁正準備在台灣進行一場仿效美國太陽城(SolarCity)公司的能源新革命。這排總計六戶的老舊透天厝,目前住著陳繼仁的母親,以及陳繼仁五位兄弟姊妹、姪兒姪女等一大家子。屋頂上裝的總計四十二KW(瓩)的太陽能發電板。屬於陳繼仁那一戶,花了六十萬新台幣安裝七KW。

這套占地約二十一坪,耗費六十萬元的太陽能系統,每天可為陳繼仁高雄老家帶進約二二六元售電所得,一整年下來,售電所得八萬二千元。簡單算一下,陳繼仁這筆六十萬元的投資,年報酬率高達一三.七%。換個角度想,只要使用到第八年,六十萬元就完全回收;之後,賣給台電的售電收入都是「純賺的」,這豈不是一筆天上掉下來的投資好機會?

「問題就出在人性!」陳繼仁苦笑說:「如果有一間年租金報酬率只有二%~三%的台北房地產,大部分人的投資興趣,可能遠較年報酬率一○%的太陽能要高很多;理由是,房地產有增值潛力,太陽能設備只會折舊。」陳繼仁感嘆說,股神巴菲特是深諳長期穩定投資收益魅力的人,他已砸下了近二千億新台幣(編按:事實上是一八九○億元)投資太陽能電廠,「但畢竟有巴菲特投資眼光的人是極少數!」看來陳繼仁這筆投資勝負還未定,其實,如果把創業比喻成一場棒球賽的話,擔任投手的陳繼仁,目前才正處於三壞球、一好球的局面!

今年五十三歲的陳繼仁,就學過程一帆風順,以第一志願考上高雄中學,再以優異的成績考上清大材料學與工程學系,一路從學士攻讀到博士;但他萬萬沒有想到,創業的路途走起來會這麼艱辛坎坷。

一九九七年,光碟片開始取代錄影帶,成為影音儲存的主流,著眼於這股商機,陳繼仁找同學一同創立國碩科技。然而,光碟片產業風光沒有幾年,就因為各家廠商瘋狂擴廠,以及關鍵技術掌握在少數國際大廠手中,一片原本報價十幾元的光碟片,暴跌到以一至二元計價。國碩由盈轉虧,股價更從二○○○年的最高峰一百多元,狂跌至○九年的二元出頭。

這是陳繼仁創業生涯的第一個大壞球,但他試著穩住陣腳,想用變化球來化解危機;於是,他試著把國碩轉型成IC設計公司。國碩首款產品雖獲市場好評,但後繼無力,被淹沒在市場無情的競爭浪潮下。陳繼仁的創業球數,又記上第二個壞球。

市場上沒有人會預料到,陳繼仁投出的第三球會是一個大角度曲球──進軍當時正崛起的美容用面膜商機。他○三年成立的杏康科技,由於對生技產品的品牌與行銷掌握不佳,出品的面膜始終叫好不叫座,也落得無疾而終的命運。這下子,陳繼仁創業生涯又記上第三個壞球數。

連續三壞球,國碩轉型屢告失敗,元氣也受到不小損傷。所幸,陳繼仁的家族是高雄地主,雖稱不上富豪,但家底堪稱殷實。於是他回南部找親友調集資金,準備再投出一球。問題是,接下來這個球,已經不容許陳繼仁投壞,投壞的話,不但將使國碩更加難以翻身,甚至連高雄親友的資金也要跟著賠掉。

這第四球,就是把國碩轉型成太陽能材料公司。他從自己最擅長的材料領域切入,結合國碩原有的光電技術,研發出太陽能電池導電膠產品。於是,原本做面膜的杏康就成為碩禾的前身。同時把賠錢的光碟片工廠一家一家地關掉,將國碩轉型成太陽能半導體晶圓廠,在業務上與碩禾串聯成一氣。

轉型太陽能材料 導電膠刷出一記好球歷經三壞球之後,陳繼仁終於投出一記好球:碩禾的導電膠產品,挾著高品質而且價格低廉優勢,從國外大廠如杜邦,日本Toyo等勁敵手中,搶下全球四分之一市占率。持有碩禾股權六成的國碩,雖然太陽能電池晶圓獲利起伏劇烈,但憑著母以子貴,股價也從最低點的二元出頭,飆漲至近四十元。

國碩集團在太陽能產業找到轉型生路之後,陳繼仁前進的腳步絲毫沒有放慢下來。他預見,未來幾年太陽能產業最大的爆發力道是終端市場結構的改變,誰能搶得頭香,爭取到用戶以及蓋太陽能發電廠,誰就是太陽能第二波淘金潮的最大贏家。

於是,他兵分兩路,由碩禾轉投資禾迅,進擊大規模、集中式的太陽能發電廠;同時,在國碩旗下,成立太陽能系統事業部,搶攻小型用戶,特別是屋頂型的太陽能發電商機。

過去二年以來,國碩與禾迅的業務部隊積極地在日照相對充足的台灣中、南部尋土地、找屋頂,一座座小型的太陽能發電廠就這樣矗立起來。有些蓋在豬舍或雞舍的屋頂上、有些蓋在鹽田上、有些蓋在廟宇的空地上,更有些矗立在廢耕的農地上;林林總總下來,總計興建了發電容量五MW(千瓩),相當於一五○○戶一般四口之家,使用一年電力的太陽能發電站。把這些太陽能光板排在一起的話,約可鋪滿七個標準型的足球場(一萬五千坪),一年產生六四○萬度電力,可為碩禾帶進至少三千萬新台幣的電費收入。

但相對海外的布局,台灣只是小case。禾迅與日本坪井工業的一個合作案,總發電容量就高達十七MW。這家總投資金額高達五十億日圓的電廠,預計今年底完工,一五年即可併入日本電網發電,預計每年將產生二千萬度電力。

由於所產生的電力,日本當地電力公司將以每度四十二日圓買回(日本目前平均電價每度約二十七日圓),購電合約長達二十年;也就是說,自明年開始,日本電廠的投資,每年將可為碩禾帶進二.二六億元新台幣的電費收入。

其實,陳繼仁也想仿效美國太陽城,把電站「證券化」在市場募資,加快擴張腳步,以期搶到這波太陽能發電的商機。但是他無奈地說道:「已經三十年未修改的︽電業法︾,光一條不允許個人或公司賣電給台電以外的人的規定,就讓太陽城這種商業模式無法在台灣實現。」效仿太陽城的「證券化」方法來籌資行不通,碩禾投資太陽能電站目前只有仰賴銀行貸款奧援。陳繼仁指出,平均每一個電站投資案,碩禾均須向銀行融資七到八成之間,擴張腳步受到很大局限;所以,他還是希望能以證券化來解決擴張的資金問題。

「以台灣目前的環境,把碩禾投資的太陽能電廠包裝成類似『REITs』(不動產證券化)似乎較可行;不然,也可以把碩禾旗下負責電廠投資的子公司禾迅上市,也是一條路。」陳繼仁若有所思地說。

現行︽電業法︾ 綁住太陽能推廣腳步在苦思企業出路的同時,陳繼仁對政府也提出四項呼籲:一、能源是國家戰略性政策,應提升政策位階,盡早將能源局升格為能源部;其次,修改︽電業法︾,將電業特許的門檻,由五百KW大幅提升至五MW;三、放寬農牧林用地在太陽能系統設置的限制,尤其一些地層下陷,鹽化無法種植的廢耕地,不妨可用來「種電」;四、放寬及鼓勵壽險基金投資電站,獲取合理且長期穩定的報酬,活化閒置資金,為大型電站設置注入資金活水。

陳繼仁的努力,不單企圖使國碩集團掌握這波方興未艾的太陽能發電廠商機,他也希望藉由電費收入占營收比重的提升,讓集團能擺脫電子業易受景氣循環波動,以及科技產品生命週期無常的宿命。

「讓國碩與碩禾能成為更穩定,甚至宛如公用事業般的科技公司。」對曾經在光碟片產業嘗盡大起大落滋味的陳繼仁而言,追求公司獲利穩定的目標,恐怕比任何人都迫切吧!

陳繼仁(前排右)

出生:1961年

現職:碩禾電子材料董事長、國碩

科技董事長

經歷:工研院研究員

學歷:清華大學材料學與工程學博士我的屋頂會賺錢!

2014年台電對申裝太陽能發電的優惠購電費率一覽 單位:新台幣元每度購電費率 裝設成本預估 需要

面積 可發電數/天

(以每日有效日照3.5小時計算) 預估每年

電費收入

1KW以上不及

10KW(屋頂型) 7.1602 80萬(10KW) 30坪(10KW) 35度(10KW) 91,000(10KW)

10KW以上不及

100KW(屋頂型) 6.4190 700萬(100KW) 300坪(100KW) 350度(100KW) 820,000(100KW)

100KW以上不及

500KW(屋頂型) 6.0448 3500萬(500KW) 1500坪(500KW) 1750度(500KW)3,860,000(500KW)地面型1KW以上 4.9222 1KW平均約需8萬 3坪 3.5度 6,300 製表:謝富旭 資料來源:台電、太陽能系統業者

股價 二元 公司 年內 反向 飆漲 近二 二十 十倍 碩禾 禾在 鹽田 雞舍 種電 陳繼 繼仁 歷經 三壞 找到 好球 090 093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581

中科雲網控制權之爭“升級” 陳繼入駐重組受阻引發大戰

實際控制人遁走海外不歸、經營深陷困境,勉力沈寂一年之後,因為實際控制人、現任董事長之間的突然爆發的大戰,A股市場的“話題”公司的中科雲網,突然烽煙再起。

2月7日晚間,中科雲網一連披露了多則“自揚家醜”的公告,其中包括公司辦公場所被不明人員控制、實際控制人孟凱屢次要求罷免公司現任董事長、其股東權利受托人王禹皓、監事變更等多方面內容。從1月開始,本來過從甚密的孟凱、王禹皓,關系就已破裂,雙方齟齬不斷,直至如今互相攻訐的局面。公司董事陳繼的關聯企業,也揭發公司股東免除的債權是無效行為。

深交所2月8日晚間下發對中科雲網的關註函,連發八問,要求中科雲網說明監事會審議重複議案的原因及合法規性,核實相關當事人是否接受了媒體采訪,核實相關方是否籌劃涉及公司重大資產組或其他或其他重大事項等。

這場看起來由實際控制人大權旁落,從而引發的控制權大戰,背後似乎有著更為複雜的隱情。貌似局外人的陳繼,其實是孟凱的“金主”,巨資獲得孟凱個人負債的債權。援手的目的,正是獲得董事會董事提名權、成為重組方的目的而來。但金額數億元、牽扯控制權的交易,中科雲網、孟凱、陳繼三方,迄今誰也沒有進行正式披露。

混戰亂局

中科雲網2月7日晚間一口氣披露對立意味明顯的五則公告,將該公司實際控制人孟凱與現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王禹皓已經徹底破裂的關系暴露無遺。

在2月7日的“近期重大事宜的說明”中,中科雲網稱,1 月 24 日公司至2月6日期間,公司一直被不明身份人員控制,人員無法正常辦公,公司無法正常運營,亦無法及時進行重大信息的披露工作。直到2月6日上午,在警方幫助下,公司員工才得以辦公。期間,中科雲網收到以孟凱名義郵箱所發聲明,稱其“自掏腰包請安保人員維護上市公司財產不受損失”,但未阻止員工進入公司正常辦公,目的是維護股東利益。

2014年以來長期滯留境外的孟凱,2015年初辭去中科雲網董事長、董事、總裁等職務後,仍然“遙控”中科雲網。根據披露,2015年11月3日,孟凱簽署若幹經公證的《授權委托書》,授權王禹皓享有充分行使控股股東持有的公司股權的各項股東權利,包括中科雲網及中科雲網債務、資產重組的中介機構提交相關資料,出具相關承諾函、簽署相關法律文件,均委托王禹皓先生履行和簽署文件,直到委托人將與標的股份相關的債務全部清償完畢。

公開信息顯示,王禹皓2015年7月進入中科雲網。但好景不長,僅僅一年多之後,孟凱與王禹皓裂痕已現,直至如今反目。雙方關系破裂的緣由,是孟凱2016年12月底將上述權利轉而委托給中科雲網現任董事陳繼。

公開資料顯示,2012 年8 月至2015 年4 月,陳繼任西安海天天線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獨立董事,2015 年4 月至今任該公司執行董事,2016 年6 月後任該公司董事局主席;2015 年3 月至今任浙江信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

根據中科雲網1月16日公告,孟凱於 2016 年 12 月 29 日通過公證程序,撤銷自今年 1 月 1 日起,王禹皓作為其受托人的所有權利,病授權陳繼享有中科雲網董事會董事、監事會監事的提名權。陳繼亦稱,孟凱已將其中科雲網大股東的權利,委托給陳繼行使,後者還於1月12日向中科雲網提供了相關書面資料。

孟凱與王禹皓反目,中科雲網董事會已與監事會形成兩個對立陣營,雙方沖突也隨之升級,董事會態度明顯傾向於王禹皓。1月18日,孟凱以損害其本人、股東、公司利益為由,提請該公司董事會召開臨時股東大會,審議罷免王禹皓董事議案,兩天後遭到董事會否決。

而其監事會“倒王”意圖明顯。董事會否決後,經孟凱提請,中科雲網監事會卻同意在2月9日舉行臨時股東大會,審議罷免王禹皓的議案,並進一步提請董事審議罷免王禹皓董事長職務的議案,同時提議陳繼擔任中科雲網董事長。隨後,孟凱再次提請舉行臨時股東大會,審議罷免王禹皓董事的議案,再度獲得其監事會通過。

而王禹皓方面,也在進行反制。2月7日,中科雲網監事會上述兩次會議,均被律所認定無效。此外,王禹皓反面還對監事會釜底抽薪:通過 2 月 5 日的職工大會選舉,將監事會職工監事由艾東風變更為王青昱。

中科雲網此前公告顯示,艾東風在中科雲網任職多年, 在監事會審議罷免王禹皓議案的表決中,其監事會主席、艾東風均投了贊成票,另一名監事馮凱則棄權。而王青昱則於2015年9月進入中科雲網,擔任董事長助理、法務總監助理等職。

目前來看,孟凱、王禹皓已然決裂。2月8日,孟凱通過媒體放言稱,不管情況如何,必須將王禹皓趕走,“後續還將繼續用合法的方式逼退王禹皓”。

背後真相

孟凱與王禹皓沖突、直至反目,從表面上看,根源是王禹皓受托中科雲網後,孟凱作為實際控制人大權旁落,雙方為爭奪控制權而爆發大戰。

但將時間回溯四個月,便會發現這可能只是表象,其中的一個關鍵人物,便是中科雲網現任董事、獲得孟凱授權的陳繼。該公司近期的沖突中,陳繼不僅站在孟凱一方,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還左右著中科雲網的未來前途。

根據中科雲網披露,2016年10月27日的董事會上,由孟凱的授權代表王禹皓提名,陳繼為該公司第三屆董事會董事候選人,並在當年11月10日的股東大會上獲得通過。2016年12月28日,孟凱控制的克州湘鄂情函告中科雲網,放棄將2013 年 11 月減持 4000 萬股後,向該公司提供的3000萬元財務資助債權。

但在1月16日,中科雲網收到陳繼關聯方上海高湘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下稱上海高湘)郵件,稱其與克州湘鄂情於 2016 年 9 月 29 日簽署《債權轉讓協議》,上海高湘以 3000 萬元對價購買克州湘鄂情的3023 萬元財務資助,並向孟凱指定賬戶支付 3170 萬元,對中科雲網的財務資助 3023 萬元的債權,克州湘鄂情免除上述債務無效。

值得註意的是,克州湘鄂情免除上述債權時,陳繼已與孟凱簽訂債權轉讓協議,並已任中科雲網董事,但頗為蹊蹺的是,孟凱、中科雲網、陳繼此前均未對此披露,直到中科雲網公告後半個月才站出來反對。

而陳繼與孟凱簽訂債權轉讓金額,並不止上述3000萬元。孟凱此前曾稱,數年前,其將持有的中科雲網1.81億股份抵押給某銀行貸款4.8億元,嗣後無力償還,相關銀行2015年要拍賣這些股票。2016年,陳繼名下的上海高湘,答應接管上述債權,並於當年12月23日將5.5億元支付給銀行,從而取得了對孟凱的債權。

中科雲網披露情況於此有所出入。中科雲網2015年7月17日公告,2013 年 12 月 18 日至 2014 年 6 月 24 日,孟凱將所持1.81億股,在中信證券進行質押式回購融資。2015年1月,孟凱辭去中科雲網職務,並被證監會調查。中信證券認為,並且在孟凱財務惡化,要求其於 2015 年 4 月 27 日提前清償購回交易款、利息,但孟凱先生未按約贖回,福田法院於 2015 年 5 月 20 日凍結孟凱所持上述股份,中信證券申請對其拍賣。

陳繼與孟凱的債權轉讓,也有跡可循。2016年12月22日,吉艾科技公告稱,其子公司吉創資管以1500萬元服務費的代價,出資4億元,為上海高湘提供流動性,獲得以上海高湘為委托人,中信證券為管理人的定向資管計劃所持有的金融類債權本金 4.79億元,利息 325萬元的受益權,低於孟凱所稱5.5億元,吉創資管則應於 2016 年 12 月 23 日支付相關款項。

此外根據H股上市公司海天天線2016年12月23日披露,其主要股東西安天安投資有限公司(天安投資)、上海高湘還將所持1.8億股、1.89億內資股向第三方抵押,以供其本身用途及履行責任,而海天天線的董事局主席正是陳繼。

孟凱此前稱,若非陳繼所借5.5億元“救命錢”,其所持中科雲網股權已被拍賣。作為交換條件,孟凱將公司托管給陳繼,委托上海高湘進行資產重組,並向上海高湘承諾五個董事席位。在此背景下,陳繼及其律所合夥人黃婧已進入中科雲網董事會。但在此過程中,“王禹皓堅決不肯退出”。

按照孟凱的說法,陳繼並非只是債權受讓人身份,而是懷著成為重組方的目的接受債權,並進入中科雲網。可資印證的是,1月16日,中科雲網在相關公告中稱,孟凱委托陳繼代為行使中科雲網第四屆董事會董事提名權,期限為授權委托書簽署之日起 一 年。一個重要背景是,中科雲網董事會、監事會任期在1月20日期滿,但迄今尚未改選。

2月8日,第一財經記者撥打中科雲網董秘、證券事務部電話,對孟凱、王禹皓、陳繼三方關系、進行的相關交易、以及目前事態進展核實,但其工作人員稱,“這個事情的經過公告已經說得很詳細了”,對三者之間的關系,公司方面目前不做評論,相關情況要向孟凱、陳繼等人核實。但截至發稿,記者未能聯系上孟凱、陳繼。

中科 雲網 控制權 控制 之爭 升級 陳繼 入駐 重組 受阻 引發 大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4752

[貼圖]陳繼良

1 : GS(14)@2011-07-31 17:04:24



Source:RTHK
貼圖 陳繼 繼良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563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