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檔遊戲股 變台股漲幅王的真相

2014-02-24  TCW
 
 

 

你,今年辣到了嗎?元旦以來,有一檔個股明明去年業績不佳、每股虧損超過兩元,不過,漲幅累計到二月十四日情人節當天,卻能以一七三%高居上市櫃個股冠軍,並一舉登上遊戲股王,它就是紅心辣椒(以下簡稱為辣椒)。它上漲的原因,正是目前當紅的手機遊戲概念,而它的漲勢更讓投資人期待:冷了兩、三年的遊戲股,春天真的要來了嗎?

根據研究調查機構顧能(Gartner)預估,受惠行動網路速度越來越快、未來更將由3G走向4G,手機遊戲連線玩起來更順暢,去年全球行動遊戲市場已高達約一百三十二億美元,預計到二○一五年就可來到二百二十億美元,在兩年內成長六七%。

看準此趨勢,現在幾乎全台灣遊戲業者都宣佈投入手機遊戲,除了智冠、網龍積極佈局、遊戲橘子鼓勵內部創業,前遊戲股王傳奇也一改認為手機遊戲獲利不夠看的態度,在去年宣佈投入研發手機遊戲。

題材面刺激:政府做多遊戲股劃文創股,拉抬漲勢

然而,在營運數字表現上,這些投入卻還沒真正發酵,紅心辣椒今年大漲,也處處顯露題材面大於基本面,但在股市投資老手看來,這波漲勢卻是「有所本」,正隱約透露出未來台股的強勢類股方向。

辣椒去年的業績並不好看。由於認列無形資產減損,去年全年每股虧損逾二‧五元,而且扣除無形資產這塊,本業還是沒賺錢,只有今年一月營收較去年同月成長五四%,數字表現尚可。但辣椒今年以來動作頻頻,包括宣佈代理新遊戲、宣佈與同業歐買尬聯盟,加上子公司棒辣椒今年上興櫃的釋股潛在獲利,新聞不斷,成了激勵股價上揚的柴薪。

辣椒董事長鄧潤澤是統一證券董事長鄧阿華之子,當過外資分析師,也擔任過投信副總經理。有了他當公司招牌,吸引來的這波漲勢,果然也讓股市老手看得很起勁。今年初第一波多頭,連拉出五根漲停,直到第六根漲停才打開,一部分人獲利出場下了車;沒想到農曆年後的第二波上攻走勢更為兇猛,天天漲停鎖死,讓那些被提早誘出場的投資人徒呼負負。

斑斑斧鑿痕跡下,為何仍說這勢頭有所本呢?兩大憑據之一,就是政府做多。這兩年政府積極發展文創產業,但真正的文創掛牌公司卻不多。為了配合政策,櫃買中心在今年初直接從上櫃股票中劃出十八檔文創股,近年因獲利不佳被劃入的遊戲股佔了其中十一檔,意外得利。投資界眼看政府做多生技產業後,生技股多頭走勢不斷,寄望文創類股能如生技股般,拉出連綿不斷的波峰,期待手機遊戲代理權能如生技股的藥證般,一張在手就能享有高本夢比。

憑據之二是投資界對二○○九年時網龍、宇峻受惠線上遊戲熱潮,股價從七、八十元漲到五百多元的歷史唸唸不忘,希望手機遊戲題材也能重演雄風。就是在這樣的心理期待下,才讓辣椒的漲幅強強滾。

基本面虛弱:代理為主缺乏自製產品,毛利少兩成

但從股價表現來看,要寄望辣椒領頭帶動台灣的遊戲類股重返榮耀,為時尚早。由元旦起算,在辣椒飆漲的同時,只有樂陞、大宇資、統振的股價因為寒假傳統旺季到了而跟著起舞,包括智冠、歐買尬、遊戲橘子等股價卻都拉不動。「其他的遊戲業者股價沒漲,是因為題材還很虛。」台新投顧協理黃文清觀察,國內業者仍以線上遊戲為主,從手機遊戲來的營收還不大。

拓墣產業研究所研究員黃麗婉估計,目前台灣遊戲業者的營收結構約是線上遊戲佔六五%、網頁遊戲佔二○%到二五%,只有約一○%到一五%來自手機遊戲。「台灣業者在這波手機遊戲熱潮之中,因為觀望過久,去年才開始全心投入,動作有點慢了。」她說。不過,去年中智冠手機遊戲佔營收比重只有四分之一,今年已喊出將突破五成,遊戲股能不能從現在的無基之彈到有基之彈,就要看看這些數字是否真能達陣。

手機遊戲的趨勢已有國外先例可循。近來外國遊戲股最夯的話題,就是知名線上遊戲開發商動視暴雪(Activision Blizzard)明明公佈單季獲利較去年同期縮水五成,股價卻創下歷史新高,除了即將發表下一代大作有加分外,「該公司開始積極進軍行動遊戲,也(對股價漲勢)很重要。」美國R.W. Baird證券分析師賽巴斯汀(Colin Sebastian)說。

大陸阿里巴巴於今年一月底正式推出手機遊戲平台,並一口氣上架三款遊戲,消息一出,該公司將來IPO(首次公開募股)的分析師預估,總市值從四個月前的平均一千二百億美元跳升到一千五百九十億美元,可見手機遊戲的想像空間有多大。

不過,黃文清分析,國內手機遊戲大多靠代理,尚無較出色的自製產品,只能賺穩定代理獲利,毛利硬是比自製遊戲少兩成。同時,手機遊戲黏度不如線上遊戲,但吸引的玩家人數卻遠勝線上遊戲,經營的邏輯不同,台灣業者能不能重演當年線上遊戲股風潮,就要看各家業者交出的成績單,以及這波漲勢能走多遠了。

雖然基本面還掛著問號,未來的題材面卻不乏素材。今年第一季,專門經營大陸手機遊戲與軟體平台的F—通訊即將掛牌,目前興櫃股價已高達三百元;第二季也將有文創重量級公司霹靂掛牌,目前興櫃價也將近兩百元。屆時兩大高價股IPO題材,將如何吹皺遊戲產業春水,還是讓股市玩家們很期待。

一檔 遊戲 變臺 臺股 漲幅 王的 真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1946

他對外擅交陪,對供應商「擰毛巾」管理搬磚台灣囝仔 變台積電最年輕副總

2015-12-13  TCW

沒留洋的土博士王英郎,第一份工作就在台積電至今,卻有半導體人少見的交際能力,獲張忠謀欽點當上副總。

「哇!」

十一月十日,台積電最新公告的一紙董事會決議,宣佈擢升南科十四廠廠長王英郎為副總經理。訊息一傳出,半導體界的業者與媒體記者,多有類似反應。

讓大家喊「哇!」的第一個原因,是他的年齡與出身。

王英郎,四十九歲,台積電目前十八位副總中最年輕的一位。該公司多數的副總經理,不是喝過洋墨水,就是創業初期跟著工研院團隊來到台積電。但他卻是土生土長,首份工作就在台積電。

第二個讓圈內人「哇!」的原因,是他怎麼這麼快就「由黑翻紅」?

在內,有200項專利管理跟蘋果訂單最相關製程

去年三月,王英郎於台南大學演講時,犯了台積電向來不評論客戶的鐵律,脫口而出「蘋果手機會賣輸三星,是因螢幕太小」,並遭媒體披露。當時一位台積電高階主管透露,王英郎為此受到董事長張忠謀訓誡,他本人對此「非常懊悔」。

雖然在此之前,張忠謀接受本刊專訪時,才特別欽點當時身為十四廠廠長的王英郎。

他說:「台南的王英郎,負責那麼大的擴廠計畫,我上禮拜跑到台南去見陳德銘(編按:中國海協會會長)時,沒有從新竹帶任何人,因為我覺得台南有王英郎在嘛。」

王英郎,這個「非典型」的台積人,到底有何過人之處,在犯了公司大忌後,仍然被賦予重任?

他有管工廠的實力。他主管的南科十四廠,擔付跟蘋果訂單最相關、也最先進的二十奈米與十六奈米製程。

有人則說,他是專利王。一個不主責研發的廠長,卻能有超過兩百項專利,其中一項,甚至是當年台積電控告中芯半導體侵犯智財權時,重要的證據之一。

「但台積電很多人其實專利比他多……,他被認可,並不只是他現在這個工作做得好。在我來看,王英郎的老闆們,應該是看到他某部分潛力,可以擔付更多任務。」一位台積電資深主管透露。

在外,有公關力動土、公益活動都現身

與人為善,確實是王英郎的強項。和其他台積電主管普遍呈現的低調內斂特質不同,王英郎深具「交關」能力,半導體圈內的記者總開玩笑稱他是「南霸天」。

據瞭解,舉凡與南部各大學的產學合作簽約儀式、合作廠商的動土典禮、學生參訪、到市政府簡報,甚至是響應公益活動、擔任兒福聯盟的助養人,王英郎都親自參加,可說是「無役不與」,宛如台積電在南部地方的代言人。

連去大學授課,都很周到。「合開的課,他還幫忙準備資料給其他老師……,一般我們合開課就是你上你的,我上我的。」十年前擔任台南大學理工學院院長時,便開始邀請王英郎至學校授課的台科大講座教授黃國禎觀察。

黃國禎表示:「不要說台積電這麼大的公司,一般我們偶爾請業界的人來演講就不錯了,一個學期一次就很了不起。他(指王英郎)能這麼長期跟我們互動,很不容易。」

王英郎能彎腰跟所有人打交道,有助於其台南廠運作。十多年前,他帶領團隊,在當時半導體產學聚落不發達的台南,從無到有,蓋出光潔淨室面積就比十幾個足球場還大的十二吋晶圓廠。其中,與當地政府、產業與學校之間的互動,都是細緻的學問。

他能做,也願意跟大家交陪,和出身不無關係。

王英郎在台中海線長大,家中有九口人要靠父母養活,家境並不富裕。

二○○三年,他獲得第四十一屆十大傑出青年時,是這樣描述自己的:

進了國中後,身為長子的我,為了幫家裡多賺點錢,利用星期假日及暑假,到鄰居經營的營造廠及建築工地搬磚塊、推水泥車,一天的工資從兩百元升到四百元......。

服役後,為了一圓攻讀博士的夢想,我選擇到新竹工作,當時公司(台積電)並不有名,又得日夜輪班。

我先偷偷的報考交大電子博士班,考上後,因為是新人,不敢告訴主管,只好自告奮勇的上大夜班,白天才能到學校修課。

在公司前五年,幾乎都是日夜顛倒、睡眠不足。為了不讓主管及同仁有話說,在工作上力求表現,因此幸運的,我考績年年第一......。

過去二十餘年的生命裡,似乎都被搬磚塊、念書及半導體三件事所填滿,連歌星李玟長什麼樣子都不清楚。

別人認為我是工作狂,但我認為我只是喜歡做有意義的事,而我更堅信,只有努力耕耘,才有收穫。

王英郎沒有名門家世,也沒有喝過洋墨水;但他能彎腰、也夠拚,而被賦予重任。

「他每個milestone(里程碑)都給你超前,你要十萬片(晶圓),他給你十二萬片,總是可以達成使命。」一名半導體設備商主管觀察。

與王英郎認識十多年,同為清大物理系所畢業的台南大學副校長莊陽德,用「好勝心非常強」形容他。

莊陽德說:「之前我跟他去大凍山爬山,那其實不太好爬,我爬好幾次都沒攻頂,他第一次去就要攻頂,好勝心非常強。」

對供應商「鐵血」 沒討價還價空間,不從就罰

然而,王英郎並不是沒有爭議。為了做出成績,這代表他得在別處將毛巾擰得緊一些。

「他就是一個非常aggressive(積極好強)的人格。」一位半導體設備廠副總經理這樣評論王英郎。

「他很drive vendor(驅策供應商)……,他要你怎麼樣就是怎麼樣,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不從就被懲罰。別的廠長會不會這樣做?不一定。但是別的廠長會不會達到目標?可能也會。」半導體設備商主管描述。

不喜歡他的供應商會說,他太會「向上管理」,讓張忠謀欽點他,而台積電高層每到南部視察,也總會看到王英郎的身影。

儘管沒辦法讓每個人都喜歡他,但至少王英郎達成了目標。現在,他負責的十四廠,占台積電約四成營收,外界估計是營收最高的單一廠區。

一個一流企業的壯大,本來就需要多元化的人才。當台積電晶圓代工的龍頭地位已穩固,隨著持續擴廠、與走出台灣,接下來將更常和社會各界、環保團體溝通,甚至與中國政府打交道,這讓這位「台灣囝仔」的未來舞台,有了更多想像的可能。

【延伸閱讀】「洋味」是台積電副總典型特徵—台積電副總留洋、外商經歷

羅唯仁-研究發展資深副總經理 .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英特爾廠長暨協理

孫元成-研究發展副總經理暨技術長.美國伊利諾大學.IBM研發部門

孫中平-企業規劃組織副總經理.美國康乃爾大學.IBM科技事業群台灣總經理

米玉傑-研究發展副總經理.美國洛杉磯加州州立大學.IBM研發人員

金平中-業務開發副總經理 .美國南加州大學 .英特爾技術研發處長

林本堅-研究發展副總經理 .美國俄亥俄州立大學 .IBM部門經理

註:本表未列出所有符合條件之副總資料來源:台積電 整理:吳中傑

對外 擅交 交陪 供應商 供應 毛巾 管理 搬磚 磚臺 臺灣 灣囝 囝仔 變臺 臺積 積電 電最 年輕 副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7322

它用縮時攝影相機,切入全球沒人做的市場 營收三億小廠 變台股超額認購王

2015-01-14  TCW

縮時攝影想一機搞定,現在全球只有邑錡做得到,這讓它EPS僅約兩元,掛牌卻能凍結市場資金一百五十億元。

年底IPO熱潮中,超過十家來自半導體、電子、餐飲與醫材等各領域的企業趕著上市櫃。

其中的超額認購王,卻是在十二月二十九日掛牌上櫃,營收僅有約三億元、全年EPS(每股盈餘)約兩元的小公司──邑錡。

它不是這波掛牌熱中的營收王,專攻縮時攝影(詳見小辭典)相機的邑錡,為什麼吸引超額認購達一千三百三十七倍,凍結資金一百五十億元?

其實,依算術邏輯來看,邑錡的超額認購並不令人意外。

以邑錡轉上櫃前最後一天的興櫃股價約一百二十元,對照掛牌價每股七十六元來看,投資人只要中籤,若無意外,每張股票至少可賺約四萬元,是年底這波掛牌熱潮 中,掛牌價與興櫃價價差最高的一支股票。再加上,邑錡此次僅提供一千六百張股票用做抽籤,自然容易形成高倍數超額認購。

每股盈餘僅兩元,掛牌價高達七十六元,本益比約三十八倍,研究光學類股的凱基證券分析師柯良蔚表示,這樣定價並不低。

邑錡敢定如此高價,除了其股本小,它最大的利基,是切入連iPhone與GoPro也都投入的利基市場——縮時攝影相機。

自創品牌,客戶逼出來的

邑錡是目前全球唯一能「一機搞定」,不須外接硬體,也不須再經過軟體後製的縮時攝影相機製造商。

但邑錡走上這條「全球唯一」的路,其實是被客戶給逼出來,在夾縫求生存的結果。

以工業設計代工起家的邑錡總經理陳世哲,八年前受友人請託,接手經營、「入殼」當時負債的邑錡。

陳世哲曾經營工業設計公司,知道若僅有設計代工,成長性十分有限,為了迅速讓營運上軌道,決定雙軌並行,在代工外,也創立自有品牌。「台灣公司要能長久,除了代工,一定要轉型,國外公司能做品牌,我為什麼不可以?」

但像鴻海信誓旦旦不做自有品牌的筆電與手機,台積電強調不自主設計生產晶片,就怕與客戶打對台,訂單將不保。

當時包括微軟、華碩與日本的鏡頭大廠Hoya等國際級企業都是陳世哲的客戶,代工範疇從筆電、手機到光學產品都有。他坦承,要找到一個完全不會與客戶競爭的品項,「等於是大海撈針,很難。」

經過數個月的討論,決定結合公司過去代工經驗,在「消費性電子產品」、「光學產品」與「低功耗技術」中找交集,同時既不與現有客戶競爭。於是六年前,誕生了邑錡的首款產品,專門以縮時攝影記錄植物生長過程的「花園監控相機」(Garden Watch Cam)。

「當初老實講,市場多大都不清楚,等於我創造一個市場,完全沒有(研調)數字……去國外參展,都還是參加園藝展,旁邊攤位都在賣自動灑水系統。」陳世哲自嘲。

這樣一個利基到沒有任何國際廠商投入的市場,卻意外讓陳世哲闖出一片天。

它的產品,倫敦街頭也用

不斷參展,並委託經銷商主攻歐美市場後,開始有客戶幾千台、幾千台的訂購,陳世哲追問才發現,原來客人將縮時攝影相機拿去做工地監工用,記錄施工進度,也讓他陸續開發專為工地設計的不同機型。甚至英國的政府部門也採購五百多台相機,架在倫敦街頭上,記錄交通情形。

邑錡的產品在每秒自動拍攝一張照片的情況下,能連續拍攝至少四天、超過三十萬張照片都不斷電,續航力比動態攝影的GoPro高出許多。

資本額僅一億七千萬元的邑錡,電源管理技術能勝過當初有鴻海等大廠投資的GoPro,靠的是將許多研發委外,如將軟體開發外包給印度、介面設計委外給中國、電子機構件委外美國,公司內部的研發團隊則擔負統整功能。

該公司二○一五年營收雖比前年成長四成,但因市場小,仍僅約三億元,稅後淨利挑戰三千萬元,不如想像中驚人。

未來,邑錡要面對的挑戰,是市場逐漸長大後,國際大廠若也切入縮時攝影相機領域,該如何持續保有競爭力。同時,手機也能有縮時攝影功能後,到底有沒有這麼多專業的縮時攝影需求,仍是個問號。

同樣開發、製造利基型相機的Memora共同創辦人葛如鈞認為,縮時攝影未來如果能結合智慧辨識、人臉辨識等功能,技術往上升級,才能讓更多人「需要」這類產品,拓寬市場。

邑錡的故事讓大家看到,小國寡民的台灣,或許沒辦法在主流消費性電子產品上做世界第一,但只要找到定位,仍有可能當全球「唯一」。

撰文者 吳中傑 

它用 用縮 縮時 攝影 相機 切入 全球 沒人 人做 做的 市場 營收 收三 三億 億小 小廠 變臺 臺股 超額 認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225

它去年開店數全台第一、EPS逾10元 瓦城靠飛輪式炒功 變台餐飲獲利王

2016-02-29  TCW

瓦城泰統去年締造三冠王:單一品牌開店數、淨利率、每股獲利皆上市櫃餐飲業第一,只攻東方菜的它,如何勝出?

在餐飲業,店數多不稀奇,但店數多又賺錢卻不容易。全台最大東方菜連鎖集團瓦城泰統(以下簡稱瓦城)將喜孜孜迎來三個第一:單一品牌開店數最多、淨利率達九%、EPS超過十元,獲利稱霸上市櫃餐飲企業(累計至二○一五年第三季)。過去五年瓦城每股獲利都接近一個股本,前年遇到食安風暴,對瓦城獲利率毫無影響。

旗下泰國菜餐廳瓦城在台灣有五十五家,店數比王品集團旗下的石二鍋還多,泰國麵大心一年半開十四家店,平均三十八天開一間店,也相當令業界驚訝。

瓦城泰統董事長徐承義指出,這速度看起來快,但都在掌控中,是因瓦城獨創的「東方爐炒系統」發揮作用。這是把菜色研發、食材跟廚藝標準化的過程,是瓦城累積二十六年的功力。

徐承義曾經引用《從A到》的管理理論比喻瓦城的營運,優秀的公司必須先厚植實力,才能突飛猛進,就像是推動巨大、笨重的飛輪,一開始得很費力才能啟動飛輪,但是,長時間下來,飛輪累積動能後,就會自己快速奔馳,這就是瓦城的寫照。

起步慢!做廚藝SOP師法跆拳道,養爐炒人才

創業二十一年,徐承義才開三十家店,速度平緩,但當人才培養、菜色研發制度化就緒,飛輪滾動的動能加快,近五年就開出六十五間店,展店速度加快。

瓦城總監蔡秉錚表示,開店速度快是「有跡可循」的,一般中餐大廚都藏私,爐炒人才最難培養,瓦城的研發團隊就把廚師的廚藝系統化。

以火候為例,以爐火高度跟顏色(如藍黃火)的比率,區分為八種,教廚師依鍋子被燒紅、水冒泡的程度,判斷下食材的時間,師法跆拳道,以顏色區分十一級培養廚師。

廚師不僅要會做菜,還得會用電腦,每道菜的食材大小、顏色列入電腦考題,三到四個月就得學會一級,有一次補考機會,認真學習多半會過關。

晉升到藍帶以上的廚師開始學管店務、食材成本管控、壓低報廢率等,目前約有五十人晉升到最高段。

廚藝學院除了在標準化廚藝,更重要是深諳廚師心理,一來未來升遷學習之路清楚可見,更願意留下來,降低廚師離職率;二來電腦考試公平、透明。現在七百多位廚師都是廚藝學院培養出來。

重深耕!一碗麵磨26年拉高門檻,換九%淨利率

當廚師人才穩定,徐承義並不急著創新品牌,他說湘菜要跨川菜和上海菜僅一線之隔,但沒準備好,他不輕易出手,反倒選擇做深現有品牌。

王品跟瓦城的成立時間相差不遠,但是王品在成立第九年時就由西餐跨入日式餐點,瓦城泰統卻是成立第十六年才跨入湘菜,相較於王品品牌種類的寬與廣,瓦城品牌數僅有王品的五分之一,則顯得力求窄與深。

徐承義說創新品牌有兩個原則:一為複製門檻高,二為產品獨特性。以大心為例,過去能賣到兩百元以上的麵食僅有日式拉麵,徐承義能研發一碗售價二百五十元的泰式麵,背後是二十六年的菜色研發與複製能力的累積。

以研發來說,徐承義說,當時市場沒有泰國麵連鎖,他是以「一碗麵解決一餐」的目標研發,一碗麵放上炸金針菇、蝦子、豬肉、高麗菜等有十種以上配料,光麵條,徐承義就試了十多種,蔡秉錚指出,大心只有六種麵,但是花了六個月研發時間,當時他跟徐承義天天吃麵就是為了找出完美湯頭與麵條Q度。

大心的複製門檻也比一般麵食連鎖店高,日式拉麵店廚房只需三人,負責下麵、湯頭與擺盤,但是大心每碗都是現點現做,需要用到六人,而且廚房沒有聘雇工讀生,都是廚師調理,以點菜率最高的海鮮酸辣麵為例,炸金針菇、煮蝦子下菜、組合配料、煮麵、擺盤都有專人負責。

徐承義說,比起設定的價格,他更在意「價值」,一碗麵不僅要吃飽也要好吃,他堅持,大骨湯由處理食材的資運中心統一製作,再分送各店提高效率,但是蝦子須在店頭內放入湯才能煮出鮮味,再擠幾滴檸檬汁才能上桌。

這是經過上百種嘗試,在美味與效率化間找出的平衡點,南僑董事長陳飛龍在國際美食論壇演講提到,麵食作業快速,相較於米飯類也容易標準化,是下一波外食產業快速成長的餐飲類型,瓦城的大心,就切到這塊市場。

王品近期遇到品牌擴張太快,互蝕市場,各品牌獲利狀況不一,正在重新調整品牌定位與特色;但是,品牌擴展慢的瓦城反而每一個品牌都賺錢,以大心來說,每年淨利率約為九%,隨著日後店數增加,獲利率有望再提升。

師大運動休閒與餐飲管理研究所教授王國欽認為,瓦城人才培養就緒,未來組織成長的壓力加大,勢必加速創新品牌的速度,在成長與穩定間的平衡,是未來能否持續成為獲利王最大挑戰。

瓦城泰統成立:1990年創辦人:徐承義資本額:2.3億元成績單:2015年營收34億元、稅後淨利3.21億元(估)地位:台灣第一大東方菜連鎖集團

撰文者曾如瑩

去年 開店 數全 全臺 臺第 第一 一、 EPS 10 瓦城 飛輪 式炒 炒功 變臺 餐飲 獲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7387

台東尚德社區》他要把老人村變台版普羅旺斯 返鄉小商人 把深山精油買到日港星

2016-08-08  TCW

台東,尚德社區,一座沒有便利商店的村子。

它夠遠,當天的報紙送不到,收到已是隔天。它夠荒涼,是東河鄉七個社區中,人最少的一個,僅存的二、三十戶近半是老人,政府建設經費花在這,會被質疑「C/P值」不夠。

它夠黑,在主道路上觀星,山谷像碗一樣盛起整片「粒粒皆明」的星空。

雞多於人,水源保護區中生態完整,還有一棵四百多年的神木,每一個月,都有兩到三組地主或宗教,想要插旗。

當一座偏鄉中的偏鄉,遇上了四十公頃的開發案敲門,結果是什麼?

土地成交了、開發案遞出了,沒想到殺出一位近四十歲的平地人說要返鄉,向中央陳情,硬是擋下了開發案。

漢人的他帶著一班阿美族Ina(媽媽之意),五年之內,從一有機」都沒聽過,到五年後,成為台灣第一個大規模生產有機香草的聚落,二〇二〇年,要成為「台灣的普羅旺斯」。

我們從台東開了兩個小時車,才抵達這座神秘的山谷,沒想到映入眼簾的,是近四公頃的土地上,薄荷、香茅、左手香等十幾種作物搖曳,早上七點,Ina配著保力達B,熟練的割下兩百公斤香茅,提煉的精油從山谷一路賣向日本、香港、新加坡。

他種香草不灑農藥,被叫白癡

「村子要站起來,不是只能靠賣地」七個Ina,是當地最高薪的工班,他們不只種出台灣唯一大規模種植有機香草的聚落,讓每公頃土地產值比過去多四到六倍。未來海線兩公頃的土地、村子裡二、三十公頃的地,都等著她們發揮。Ina身後的陳人鼎,從清晨五點多就開工,Ina們都叫他老闆,或者「白癡」。

被叫白癡,因為他不灑農藥、不灑肥料,更不用除草劑,寧願手工除草。被叫老闆,因為當地最高薪是他定的行情,地的租金他付,連一個月三、四場的舞蹈班、老人供餐或送藥到家,都是陳人鼎。

「再叫老闆的人就扣錢,」他一邊發薪水一邊笑,他其實更喜歡「白癡」的稱呼,但「叫傻子啦,白癡還是有點難聽。」他邊幫Ina倒酒邊說。當時擋下開發案,讓社區撕裂的是他,五年來讓社區團結、引來居民移入,也是他。

「我只是想證明,我們村子要站起來,不是只能靠賣地,」陳人鼎說。

一個簡單的念頭,讓他回家的第一年,就以釘子戶的方式在老家出現。

當時,他在台中經商,從大學時代就創業的他,開公司做保養品平行輸入,在各地尋找商機,從大學時代就開始百萬年薪,「做久了,也覺得沒意思了,」他說,保養品市場最終就是靠包裝,消費者只看價錢、噱頭,即使都是化學香精,他們也不在意。小時在尚德社區長大的他,期待有一天舉家搬離城市,回到真實的鄉村。

突然,從家鄉傳來開發案的消息。

「一座四十公頃的廟蓋在山谷裡?我想怎麼可能?」五年前的尚德,除了種梅子、稻米的老人家,沒有其他住戶,雖然是水源保護區,賣地開發的事情沒有吸引太多注意。

他翻遍法條擋開發案,被當眼中釘

「鄰居婆婆問,怕不怕小孩被殺死」他把所有法條翻過,找土地代書朋友上課,想知道水源保護區的土地,有沒有辦法阻止開發?「山谷要變成良田,都要好幾代的整地才可能,阿美族的都不會賣地,因為那是祖先留下來的。一賣地的,大部分是早期開墾的漢人,搬離尚德之後,不斷轉手,「土地沒有情感,就變成資本財了,」他說。

他直接發文內政部之後,取得公文,證明尚德社區為森林區,不得變更土地使用。接著,他申請了五十份公文,親自送給中央、地方的各部門。只要官員知情,如果還有違法事實而不管理,官員就是瀆職。「我一開始只知道打一九九九,」他笑說,他不斷打電話,確保台東縣府上下都知道,尚德不能變更地目,也不能進行大型開發案。

公文發出的隔天,他家出現了議員,對這個返鄉的青年,痛罵了兩個小時。

「他們說,你又不住這邊,為什麼擋人財路?」他回憶,還有人警告,地方沒得發展、窮匱潦倒,未來都是他的責任。

就是一口氣,他決心一家四口遷回,證明地方有別的出路。「那時候旁邊的婆婆都問我說,怕不怕小孩被殺死。」陳人鼎的妻子回憶。一個只剩二、三十戶的村子,因為開發案而分裂,陳人鼎被視作眼中釘。

一開始,最難的是「人」

辦老人餐、揪活動,卸下質疑者心防

因為清楚知道「地方沒有產業,就沒有根,」有創業經驗的他開始計畫,尚德不缺地,但要做事,必須先有人。

他從成立社區發展協會開始。每一天,騎著摩托車拜訪一個老人家,後來申請了有機農業的課程,每天準備飲料、每一天騎車通知上課,叫長輩們來「吃個便當啦!」

第一年、第二年,村子裡至少有一半的人,看到他只有漠然。在山谷中遇到人並不容易,但遇上他,硬裝作沒看見。但透過社區工作,他開始卸下長輩們的心防,接著開始辦理老人共餐,一個月一次大型活動,後來還加上阿美族傳統舞蹈課,一週三、四次。

就這 一點點的做,第三年,老人家們眾在一起煮飯,還會催他,「什麼時候還有跳舞啊?很久哎!」他一邊笑一邊拿出手機給我們看,在通訊軟體上,他成了老人家跟外地兒女的溝通橋樑,「叫我媽吃藥」、「我是人鼎,你媽要我跟你說她身上沒有錢了」等。

Team Building(團隊建設)做完,第二步是產品研發。

接著,尋找家鄉賺錢的「根」鑽研史地,發現這裡曾種大量香草他從在地歷史跟產業開始研究,包括阿美族的傳統文化。他發現全盛時期,尚德社區有兩千人口、五座精煉廠,香茅、薄荷從這裡銷向日本。「你看到那棟白色的建築物嗎?」我們站在山谷的制高點往下看到中間的稻田,他說從腳下的香茅田,曾有流籠直接把貨載到谷底,產業規模可想而知。

另外,他也發現尚德的高嶺土含量高,是拿來做阿美陶的原料。

山谷的歷史、土壤和高霧氣、無午後雷陣雨的乾爽氣候,讓他想到了曾多次拜訪的南法,普羅旺斯。自然條件相同,過去也曾量產,他接著盤算成本,如果在人工如此高價的南法,一個香草產業都能長久經營,尚德只要能夠克服生產門檻、找到通路走向國際,說不定有機會。

人心匯聚後,開始想加值讓雜草瘋長!因有機種植精油越多找到根了,有了社群,第三步是讓它產生經濟價值。

他一邊替社區上有機農業課程,一邊幫稻農賣無毒米,試圖推動轉型。好的價格賣得出去,鄰居們開始問他有沒有新的擴產計畫。他順勢成立合作社,還沒用到自己的地,就先有了近四公頃的土地,接著以合作社名義,申請政府資源,從水土保持設施到對外宣傳,準備開始試種有機香草。

必須有機,是因為香草類作物在生長過程中,田地中的雜草越多,萃取出來的精油含量越高。

「這是半野化的過程,」經營香草種植十年的璞草園創辦人許仁和觀察,陳人鼎懂得香草市場,也知道如何差異化產品,讓尚德的山谷從規畫開始,就把市場納入考量。成立十年的璞草圖,因為接單不及,花了兩年在台灣各地尋找適合的量產基地,直到遇見陳人鼎和尚德社區,經過兩個月蹲點觀察之後,終於找到心目中的產地。

「複製泰源不是不可能,但要遇到陳人鼎,很難,」許仁和說,他也曾在知本契作十公頃,但「人不對」。陳人鼎從保護土地出發,又有商業頭腦,才能真正成為如普羅旺斯般,大規模、穩定的生產基地經理人。

例如,陳人鼎一開始就用最高日薪一千二百元,讓Ina們能夠長期在此工作並且推選班長,讓他們彼此管理,遇上偷懶的員工,他也沒有心軟、直接開除,如今知道要賺錢、穩定的,都會主動來要求加入工班,若是種在他們自己的地上,除了工錢還有地租可拿,養出了一批無可取代的香草大軍。

他有地方人脈、又有產業知識,知道須走向二級加工才能增加產值,於是找到當地一座廢棄梅子加工廠,並且取得長輩信任,說「年輕人回來是做功德!」工廠月租價甚至不到萬元,如果要合作社從頭蓋起,兩百萬跑不掉。

為了工廠的順利運行,他去考堆高機、鍋爐證照,什麼都學,因為他知道,有了加工,合作社的淨利會再拉高。

從社區發展一路做到二級加工,在去年與璞草圖確定合作後,每公頃產值提高到過去種稻的五到六倍。鄰居見狀,紛紛要求加入量產,耕地下一期會再多出兩倍。苦於台灣原生原料不足的璞草園,也樂得貢獻十年經驗,加入兩方的合作。

目前合作社旗下每甲地淨利三十萬元,第一年四公頃生產穩定後,將邁向十四公頃的大規模生產,加工廠收入則有三成淨利。一切都往好的方向進行,唯一的威脅,是當初讓他返鄉的原因:大型開發案。

每個月兩到三次的土地買家拜訪,讓身為社區理事長的他數度不耐,他明白,尚德真正要成為普羅旺斯,土地是唯一品牌,沒了土地,就像沒有根的經濟,任何地方都能複製,非長久財,鄉村根本無法長久的站起來。

但從佛學院到飯店,一個個開發商不斷蠢動,連廢校的國小都被議員親戚盯上。

他白天做農,晚上要處理跟中央、地方的公文往返,過去反對他的鄰居們,看著過去在工地裡打零工的Ina們,現在在香草堆間工作,相對高薪、穩定、輕鬆,下班後還跟他一起吃飯、跳舞。除了地主之外,沒有人會再攻擊他。

下一步,把土地變品牌香草為圓心,把民宿、新居民拉進來要反擊,除了公文戰,他知道只有用市場價值,才能守住家鄉的唯一美景。

例如,他看見海線的民宿,因為農地農用的規定,必須在農地的九成面積進行農耕,並且附上交易紀錄。於是他找上曾二父手」過的仲介,主動提供解方:賣香草苗給民宿主人、幫他們種、並且收購作物。如此苗種成本有人負擔,也多了可種植的土地,還有人付Ina日薪,同時滿足璞草園對原料的需求。

又例如,在第一年量產之後,發現七、八月不宜採收,於是他開始尋找資源,試著引進精油Spa、戶外瑜伽、香草採收體驗等人才,從民宿直接帶人進入山谷,讓Ina們七、八月也有賺頭。

把都市裡保養品貿易的知識帶進山谷,年近四十歲的陳人鼎回頭看,「鄉村的機會其實很多,會打字,其實就贏一半了,」他守下山谷的自然面貌之後,不只是出產的其他作物靠網路就賣完,還陸續吸引了新的居民遷入,全都衝著自然環境而來,還有超過五國的訪客,來到連民宿招牌都沒有的山谷中。

現在當地年輕人都知道,要回來,「陳人鼎那邊有工作!」

陳人鼎×阿美族老人村

年齡:39歲

經歷:創業做保養品平行輸入

現職:有限責任橄欖葉合作農場負責人、尚德社區發展協會理事長

成績單:

農田單位面積產值翻4倍以上

把廢棄梅子加工廠,變高端精油萃取廠

「國際上有的是拿錢找好東西的人,老天爺給我們這麼好的土地,我們為什麼不能成為世界買家的選項?」

他山之石

法國普羅旺斯×香草、薰衣草年產值超過五千萬歐元,加上地景規畫、精油、Spa,每年靠三大文化活動成世界觀光熱點。

文·劉致昕


臺東 尚德 社區 他要 要把 老人 村變 變臺 臺版 普羅 旺斯 返鄉 商人 深山 精油 買到 到日 港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965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